石牧這樣跟齊韻旁若無人的說話,那還能夠不招人恨啊。

人人都喜歡的齊韻啊,卻這麼對這個廢物石牧死心塌地。

對了,現在石牧已經不是廢物了。

還想石牧是廢人的這二十多個人突然想起來,剛剛石牧是一個人單挑了他們二十多個練氣五六層境的人,那如果這樣的石牧還是廢物,那他們豈不是更加廢物?

拉著齊韻的手,走出小花園的石牧,收集到的仇恨值已經破千。

石牧真的很想苦笑,自己難道就那麼招人恨?

不過,能夠收集到這樣多的仇恨值,就算是再招人恨,都讓人覺得開心啊。

今天未婚妻齊韻給石牧過生日,在石城最好的館子定了雅間,齊韻還特意定了許多石牧愛吃的菜,並且親自和侍女藤兒一起服侍石牧吃飯,這讓石牧更加感受到來自未婚妻的溫暖。

不過。

坐在雅間吃飯的石牧,人在雅間坐,都沒出門,仇恨值就是從天而降,砸在他的頭上。

「仇恨值加5!」

「仇恨值加5!」

「仇恨值加5!」

……

得,帶著這麼漂亮的未婚妻出來吃飯,都招人恨。

那石牧收集到這麼多仇恨值,還真不奇怪了。

一寵成癮:總裁上司來敲門 ……

中午吃過飯回來,石牧收集到的仇恨值竟然已經過了兩千了。

甚至只是牽著未婚妻的手,走在大街上都是招人恨,仇恨值不斷增加。

哇,有個漂亮的未婚妻,帶出去,簡直就是天然的拉仇恨啊!

石牧什麼都沒做,現在仇恨值就已經過兩千了。

「哪個混蛋把小爺的家給搬空了?」剛回到家,石牧就是忍不住跳腳要罵人了。

因為,回到自己的破屋子,竟然裡面的東西都是被人給扔出來了。

難道是那些今天被自己打了的人給的報復?

打不過自己,就趁著自己中午出去吃飯,然後把自己的家給破壞了?

「我去找他們算賬!打不過牧哥哥,就偷偷搬牧哥哥的傢具,找死!」這未婚妻齊韻,真是怒了。

因為這些人實在太可惡了,竟然一直欺負石牧。以前石牧沒有實力,如同廢物,就已經很受欺負,很委屈了。現在石牧已經有了一挑二十的實力,還被人欺負,那這些人就真是太欺負人了。

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了!

「誰的小爺,誰又找死啊!」這時,突然傳來石牧的爹,石戰的聲音。

「石伯伯!」石戰來了,作為石牧未婚妻的齊韻,不能夠視而不見的。那畢竟是未來公公,所以趕緊叫伯伯。

石牧卻是有些不想搭理他,但是,還是拱手叫了聲:「爹。」

這聲爹,叫的有些怨氣。

當然要有怨氣了。

十八年的爹不疼,娘不愛,誰心裡會沒有怨氣啊。

「嗯。」似乎也明白石牧對他有怨氣,誰讓這過去十八年,他都沒把石牧當回事的。一直讓他住這樣下人都是不住的破石屋。所以,石戰現在自知理虧,現在也沒法怪石牧,便是只能夠容忍了。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我給你換了個地方住。你的這些破東西,一些該扔的,我做主給你扔了。一些你還能夠用上的我讓人給你搬去忘憂閣了。你以後就搬那兒住吧。有事再找我。我先走了。」石戰有點覺得愧對石牧,所以說完給石牧換房子住的安排,馬上就是走了。

「牧哥哥,石伯伯終於開始重視你了。」齊韻替石牧很高興。

石牧卻是覺得無所謂:「我要是不中午打那一架,一挑二十,他哪裡會給我換好地方住。不過,有好地方住,不住白不住。忘憂閣不錯。有山有水有池塘的。韻兒你不是一直很喜歡那裡嗎?以後你可以常來住。」

「嗯。」齊韻突然臉紅了。

石牧突然看到了,然後也是一笑道:「別臉紅。我不會欺負你的。要碰你,也得等大婚。你牧哥哥不是那樣會委屈韻兒的人。」

「謝謝牧哥哥!」得到石牧這句話的齊韻,心裡不止更加安心了,也更加感覺到,石牧對她的好了。

「去忘憂閣吧!」石牧笑了,拉著齊韻的手,叫上她的侍女齊藤,然後三人一起歡快的往忘憂閣跑去。 仇恨值加5!

仇恨值加5!

仇恨值加5!

……

石牧在帶著自己的未婚妻看忘憂閣的時候,人在家中坐,依舊不斷有仇恨值出現。

石牧也是無語了。

自己只是得到自己作為一個石家少爺應該得到的待遇,一座忘憂閣而已,就這麼受人仇恨嗎?

看來,這些人真的是覺得,他石牧,天生就該住跟下人一樣的住所,甚至是下人居住的住所都不如的居所!

既然如此,你們愛恨就恨吧。

反正,小爺也正需要這些仇恨值呢!

石牧正需要很多很多的仇恨值,想要幫自己的未婚妻齊韻,在最強仇恨商城系統的系統商城裡兌換一顆築基丹,來幫妻子築基呢。

妻子是石城裡的修仙天才,現在年紀輕輕就已經是練氣九層境。

其實,她甚至已經在沖級築基境了。

可是,也許還是因為她太過年輕的關係,機緣不到,始終不得沖級成功。

這未婚妻齊韻對他是如此的好,現在石牧有了如此給力的系統,又怎麼會不早想到幫自己的未婚妻兌換一顆能夠助她築基的靈丹呢!

石牧早就問過小仇了。

小仇說,只需要消耗兩千仇恨值,就可以得到一顆築基丹。

這可把石牧高興壞了。

立即就是想要兌換。

但是,接下來小仇的話,卻是及時提醒了石牧。

其實,想要直接兌換築基丹,那很貴的。

二萬仇恨值都不夠。

畢竟築基丹,那是能夠讓一個人從練氣九層境直接築基成功的丹藥啊,自然珍貴!

石牧現在才是只有二千多仇恨值,小仇是幫他想辦法,折中了一下,那就是築基丹,系統可以幫石牧煉製,但是,所需要的靈草,卻是需要石牧自己配製。

為了讓石牧得償所願,此刻,小仇已經把築基丹所需要靈草的方子,交給了石牧,讓石牧先準備妥當了,之後,系統就可以幫石牧煉製築基丹了。

原來是這樣。

石牧就是說嘛,築基丹這等昂貴的丹藥,不可能這麼便宜的,才兩千仇恨值就可以兌換的。

果然,事情沒這麼簡單。

可是知道了這回事,石牧也沒有怪小仇。反倒還要感激小仇。因為是小仇幫他想辦法,才是讓石牧有了折中的辦法可以走,雖然靈草要自己配製,但是,總歸還是能夠只花兩千仇恨值就是幫自己的未婚妻把築基丹煉製出來不是?

那自然還是要感謝小仇,感謝系統的。

「韻兒,喜歡這裡嗎?」在忘憂閣里,石牧單手擁著自己的未婚妻,憑欄而望,望著水榭邊池塘里紅的金的綠的錦鯉,覺得特別難得。

上午不打那一架,現在,自己哪裡能夠拿回本就屬於自己的少爺待遇,住進忘憂閣了,給未婚妻一個可以安心修仙的地方。

「牧哥哥,喜歡啊。這裡太好了。」未婚妻齊韻很是為石牧驕傲地道。

這忘憂閣可是石牧當著她的面,靠著自己的一拳頭一拳頭打下來的成果,齊韻當然會為她的未婚夫覺得驕傲了。

她喜歡!知道未婚妻喜歡這裡,石牧聽了,心裡不知道多高興。

「韻兒喜歡就好。韻兒,你和藤兒替我打理一下這裡吧。晚上你們就住這兒,多陪我幾天。我現在呢,需要去我爹那裡一趟,有些事要辦。」石牧道了。

「知道了,牧哥哥。你放心去吧。我和藤兒留下來幫你收拾屋子。」未婚妻雖然也是大小姐,可是,卻是心甘情願的願意為石牧收拾屋子。

石牧也是拿這個當做借口,留下未婚妻在這裡安心收拾屋子,他才能夠及時抽身去找父親,然後搞定煉製築基丹所需要的靈草的事情。

現在石牧什麼都沒有,為未婚妻所煉製的築基丹,所需要的材料,自然只能夠先向父親伸手要了。

不過,石牧也不會白要。

作為石家的少爺,他有享受權利的權利,卻也有做石家子孫的義務。

保護石家,光宗耀祖,這些石牧都會做的。

所以,現在此刻向父親伸手要東西,石牧不會覺得心虛,更不會覺得自己不要臉。

父親石戰就在戰魂堂。

石牧找過去的時候,自己的二哥石林剛好也在。

「仇恨值加5!」

石牧剛來,什麼都沒有說呢,石林看到石牧來了,立即就是一個5點的仇恨值砸在石牧的頭上。

石牧都感覺莫名其妙,他剛來,什麼話都沒有來得及說呢,招誰惹誰了,就這麼招人恨?

何況自己,一直都是廢物少爺,從來也沒有地方,可以威脅到這二哥,一個飯都吃不飽的少爺,哪裡會招惹到爹跟前的大紅人,二哥石林了?惹得二哥這麼恨他。

你是人間荒唐一場 一見到他,就是五點仇恨值立即生起來,砸到石牧的頭上。

「爹。」

「二哥。」

不管別人怎麼想,石牧還是懂的禮數的,來了,便是先跟爹和二哥打了招呼。

「是牧兒啊!」看到石牧來了,石戰一下就是很高興,竟然馬上就是笑了,還立即就是招手石牧坐道了:「坐,牧兒先坐,等爹先跟你二哥說完話,就跟你說話。」

仇恨值加15!

二哥石林又是沖著他,生了十五點仇恨值。

只是爹讓他坐一下而已,就這樣都得罪二哥?

石牧頓時心涼了。

看來,這二哥真是不待見自己啊。

那自己以後就心裡有數了,知道該如何對這個二哥了。

既然別人不拿自己當做兄弟,自己何苦拿別人當兄弟。

現在想來,有了這個系統,可以偵測到仇恨值,還真是一件好事啊。

至少可以讓自己很輕易的就是知道,誰恨自己,誰對自己有善意,倒是方便了自己不用怕人心隔肚皮,險惡難測了。

倒是一個意料之外的好處。

「好,爹。你先跟二哥說話。我等著。」既然是來找父親要靈草煉製丹藥的,石牧自然知道要對父親放低一些姿態。

不然等下,爹不高興了,不給他靈草,他不就沒法幫未婚妻煉製築基丹了。

為了未婚妻,石牧願意低頭。

石戰也非常意外,剛剛去見石牧的時候,石牧對他可是頗有怨言呢。

現在,突然間,就是發覺石牧對他好些了,這是孺子可教,石戰的心裡,本就覺得愧疚,覺得虧欠石牧,現在對石牧自然就是更加重視了,想要彌補了。

這會兒,便是加緊對石林道了:「林兒,你這半年來,向為父索要的靈草,已經超過每個人的定額了。爹這次,不能夠為你再破例了。不然,家族裡人心會不服的。對你的處境,也不利。別人會因為你搞特殊化,孤立你。所以,為父為你著想,你這次想要的靈草,還是忍一忍吧。明天就是家族月試了,你要是在月試上表現出色,爹才好替你開口,格外給你這些靈草。」

這話,石林顯然聽不進去。

「可是,爹。沒有這些我急需的靈草,我明天的家族月試,怎麼能夠取得更好的結果。不就是今天和明天的一天時間差別么,請爹先給我吧!」石林堅持索要。

石戰都是聽得不悅了:「你這孩子!爹不是說了嗎?爹已經給你的夠多的了。家族不是爹一個人的,爹總不能把家裡的庫房裡的靈草,都專供給你一個人吧!那你大哥,又怎麼說?誰都得有意見!爹到時何以服人?此事不用說了,爹心意已決。」

石戰都是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石林還是不甘心放棄。

他還想繼續說服石戰,但是突然感覺到有石牧這個傢伙在,他覺得不方便。

頓時,拿著二哥的架子看向石牧道了:「石牧,你有什麼事兒嗎?沒什麼事兒,你先下去,我跟爹說話呢!」

石牧還沒有開口說話,石戰就是不悅的站起來替石牧說話道了:「林兒,你不要太過分了。牧兒終究是你的弟弟!」

「爹!我沒有這樣的廢物弟弟。我建議你,你也不要把他當兒子,一個十八歲,靈根都是沒有顯現的人,要他何用!」石林理直氣壯的站起來,頂嘴石戰道。

好,好啊!

說得好啊!

這話,當著石牧的面說的,簡直就是絲毫的,完全的不把石牧放在眼裡啊!

石牧也不是軟柿子捏的,自然不會不反擊。

石牧頓時也懶得講什麼禮數了,直接拿出單子來,拍在石戰的面前道了:「爹,我是來找你要靈草的。你看看單子,然後直接說給不給吧!您一句話,給,我就等著拿我想要的東西。您也是同樣一句話,說不給,我立即轉身就走!」

石牧跟石林頂牛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