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事情就知道了,在林軒身上感覺到小鳳妍的氣息,大鵬鳥高興壞了,大鵬鳥感覺到了對方的血脈絲毫不比自己差,似乎隱隱還要高出一線,而這幾個人看起來似乎也是對自己沒有惡意,雖然有些警惕,不過大鵬鳥知道有些警惕是正常的……所以很想要玩伴,找朋友的大鵬鳥就開開心心的找林軒,想要融入他們的小圈子……說到底大鵬鳥還是有些小孩子心性,認準了林軒既然等人心性不錯,而且在家上想和小鳳妍做朋友……於是大鵬鳥就跟上來了……

總而言之,就是一個孤單的孩子想找組織,找了一些不靠譜的覺得不喜歡,就跟著林軒他們試試,反正如果不開心了,振翅一揮,誰也奈何不了他……

林軒將事情跟其他人通報了一下,張明大笑著這是犯法,竟然給那麼小,那麼可愛的小鳳妍找對象,周佳鑫則是賊兮兮的問林軒小鳳妍不是他的養成的小蘿莉么……

太邪惡了,真是太邪惡了林軒大吼一聲讓他們學點好,不要總在網上看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有那時間不如好好的修鍊……

——

就在林軒他們開心的趕路的時候,外界也開始有些潛移默化的改變,在外人看來沒有什麼,不過確確實實的開始有那麼點改變了……

會議還在繼續,修鍊者的存在足以顛覆現在的政府統治,修鍊者也是人,也有一些修鍊者是自己覺醒的特異功能,是人就會有欲,有了欲就會被有心人利用,現在修鍊者沒有公布出來,每年龍組在國內外擊殺的修鍊者就很多了,如果公布出來,說不定會鬧出什麼來,一旦控制不好,真的容易引起內亂……

不管怎麼樣,各個部門的一把手也不能一直在燕京耗著,所以會議開了幾天以後就回到各自的工作崗位上了,會議改成了華夏內部的網路會議……不過耗著前期的會議已經通過了,推行傳統文化……

華夏的傳統文化有人讚揚,有人唾棄,但是不管怎麼說,自己的老祖宗憑藉著這些文化在他們的時候是世界的老大,而現在卻差了很遠……去蕪存菁,歷史文化還是有非常多值得讚揚,值得繼承的地方。

於是在某些公子哥,大小姐的帶頭下,在華夏精英的年輕一輩中颳起了一陣儒風,這幫人都是行業的精英,就算曾經不喜歡這些,但是拿起書來也是一副儒生的做派……

而作為宣傳的咽喉,娛樂界,影視圈也開始流行起了古風,有的衛視台舉辦起了詩詞大會,有的衛視開始對歷史上的閃光文化大肆宣傳,歌詞中開始量出現華夏風……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華夏高層的異常自然引起了其他國家的關注,即使是一些常務會議都會引發其他國家的窺視,更何況是這麼奇怪的緊急會議,基本上把華夏的高層全部囊括了,所以在這段時間華夏各地的,特別是燕京的各國間諜十分的活躍,在廣闊的土地上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精彩的間諜與反間諜戰……

每一個參加會議的領導都被下了非常嚴密的封口令,不過前期會議的內容是可以透露的,後期會議由於太過驚世駭俗,可以說是古今之首例,所以任何人不允許向任何會議之外的人透露口風……至於透露了將會有什麼懲罰,這點大家都不用多說,都不是小孩子了,能做到部門一把手的位置沒有一個是傻子。

於是這些領導本來就忙碌的生活變得更加忙碌了,有太多人想知道會議的內容了,不論是國外的還是國內,於是無數人旁敲側擊的想要打聽消息……至於灌酒,送禮什麼的自然不必說,手段太多了……不過每一個參加會議的領導都深深的知道其中的利害,很多人甚至連酒都不敢喝,每天除了本職工作就是思考會議內容,以便每三天一次的會議中陳述自己的觀點……

不過有一點是已經被透露了出來,華夏傳統文化將要被重視起來,一些大學的教授們,或者是在傳統領域非常有造詣的老人們,院士們都被國家召集,對傳統文化進行篩選。傳統文化並不是所有的都是燦爛的,也有糟粕,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選擇是很重要的。

但是在浩如煙海的傳統文化中,想要篩選出好的,適合的,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其工程量十分的巨大,而且還要分門別類,所以沒有個幾年功夫是不可能的,所以現在僅僅是在宣傳方面,民間自發的方面開始重視起來了我們自己的東西……

說起來還有一件事比較有意思,在這段時間裡抓了不少埋伏很深的間諜,還雙規了不少被外國勢力腐化的官員,也算是意外之喜了。當然,這裡面免不了流血犧牲,不過可以見到的是,在一番清洗之後,外國的間諜將會減少六七成……

——

外界的事情暫時不去理會,再次經過兩天的飛行,七人一鳥終於接近了這片空間的邊緣,值得一提的是,在飛行了一天之後,楊晨和趙靜音調整好狀態之後,在地面選擇了一處山洞進行了進階……

趙靜音使用的自然是夔牛的黑晶,而楊晨則是使用的那條空冥蛇的黑晶,那條空冥蛇被大鵬鳥吃掉了,但是黑晶卻是留了下來,他不需要這顆黑晶,所以就留給了楊晨,就這樣楊晨白撿了一顆物鏡二十九品的黑晶……不過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在眾人高速的移動中,眾人距離空間的邊緣越來越近了,所以七個人要以最巔峰的狀態來迎接接下來的挑戰……

於是在這一連串的巧合中,幾個人全部湊齊了物鏡二十九品,在兩個進階的時候,其他人一邊護法,一邊將夔牛和翼虎的皮毛給剝離下來,做成內甲的式樣,虎皮在裡面,夔牛皮在外面,這樣一來七個人的防禦力瞬間增加了好幾層,還剩下了一些全部塞到了林軒的空間裡面,反正林軒的空間面積大……

在五個物境二十九品,再加上一隻大鵬鳥的威懾之下,沒有哪一隻不開眼的妖獸過來打擾楊晨和趙靜音進階,就算是半步天境的妖獸也沒有,畢竟半步天境的妖獸多是獨來獨往的,手下也是一些實力比較低的妖獸,沒有幾個半步天境湊在一起的情況。

在楊晨和趙靜音全部破關而出之後,七人一鳥再次踏上了征程,這一次可就不一般了,八個物境二十九品的湊在一起基本上已經可以橫掃了,天上地下全部橫掃,也就是在水裡能差點……

「唳!」金翅大鵬鳥長鳴一聲,前面的路他很熟悉,那裡面有很多強大隱晦的氣息威懾著他,所以它很少往這邊跑,偶爾也就是路過,馬上就走,在外森林他可以制霸天空,但是在這裡他只能夾著尾巴……

「注意了,前面就是蜂巢空間了!」張明的聲音響亮起來。

「還用你說,這麼強大的壓迫,也只有天境了……」周佳鑫說道。

「其實你們往前面仔細看看……」林軒忽然說道:「前面是一片白雲遮住了路,也遮住了視線,能夠讓軒轅部落費心思遮掩的自然就是那個傳說中的蜂巢空間了……」

正如林軒所說,在眾人的正前方是一片白霧蒙蒙,根本看不到前路,也看不到白霧後面有什麼……眾人在白霧前面停了下來,林軒試著將精神力透過去,但是卻發現似乎有什麼東西阻擋著,精神力根本看不到白霧後面的世界。

「怎麼樣?進不進?」周佳鑫笑著問道。

「都走到這裡了,難道原路返回?」林軒笑著回答:「陸大哥,怎麼說?」

「進!」陸然斷然說道。

「好!」周佳鑫和林軒回答道。

「等等……」忽然張明說道。

「怎麼了?」陸然問道。

「我有個顧慮……」張明皺了皺眉說道:「這裡面忍組還剩最後一個成員,我覺得他會對我們造成一點麻煩,進入的時候小心一點。」

「嗯?」幾個人默默的記住了張明的話,雖然其他人並不覺得現在還有什麼人能對他們造成威脅,不過他們還是習慣性的聽從了張明的建議……

「走吧……」陸然招呼一聲,飛行器一馬當先的進入了白霧,林軒和周佳鑫緊隨其後,期間大鵬鳥有些不安,不過在林軒的安撫之後也是平靜了下來……

大約二十分鐘左右,幾個人飛出了白霧,白霧並不寬闊,只是為了稍稍遮掩罷了,沒有任何的意外,所有人安全的衝過了白霧,不過在衝過白霧之後,眼前的景象卻是讓眾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眼前彷彿一道通往天際的巨大屏幕,高不見頂,寬不見邊,在這巨大的屏幕上分割這一個又一個的六邊形方格,真的像是蜂巢一般,而在這些蜂巢的上是一幅幅山河的畫面,有些的畫面上還有著一些奇怪的生物,看上去就散發著強大的氣息……這就是這幾千年來在這片空間中誕生的天境妖獸,大部分的方格中並沒有妖獸的存在,也不知道是空的空間,還是妖獸死掉了,還是妖獸在空間的深處並不能展現出來……

不過不管怎麼樣,眾人都是被這強大壯麗的蜂巢空間給深深的震撼了,同時也深深的感嘆,終於到達這裡了……

「砰!」忽然,眾人正前方的一個山水空間轟然破滅,幾個人影緩緩的走了出來…… ?一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終於等到你們了,你們還真慢啊……呵呵!」正在眾人觀察蜂巢空間的時候,一個陰冷的聲音從破碎的空間中傳了出來……

眾人將目光集中了過去,本來眾人還在抬頭往上看,空間破碎也沒有去理會,初來乍到還是先觀察環境,但是這個聲音的傳來卻是讓眾人心中一驚,因為他們發覺那個人影離他們還很遠,但是聲音卻是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

「降落!」沒有任何的猶豫,陸然輕喝一聲,飛行器迅速的下降,周佳鑫聽到陸然的話之後,頓了半秒,也降落了下去,林軒輕撫了一下大鵬鳥的後背,跟著降落了下去。

在聽到這句話,又感受到那股壓力之後,眾人明白,這次的敵人超乎預料的強大,絕對不是周佳鑫和林軒兩個人可以解決的,在半空中等於是等死,左右已經到達了飛行器已經完成了他的使命,而他們是一定要達到天境才會回去的,到達天境之後,這飛行器也沒有了用處……

不過一分鐘左右的時間,眾人落在了地面上,林軒跳下了大鵬鳥,大鵬鳥盤旋在空中。飛行器被林軒收回到了空間裡面,雖然現在沒有用了,但是這個飛行器的造價極高,在修鍊者界都是很寶貴的東西,所以沒必要的話還是收起來的好……

那個人影似乎沒有看到眾人的反應一般,站在那一處蜂巢空間的邊緣,不屑的看著降落的七人一鳥,沒有選擇在他們降落的途中發起攻擊。

「準備好了?」就在眾人做好戰鬥準備的時候,那個人的聲音再次響起,眾人仰頭看去,卻只是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那人依舊在空間的邊緣站立著,但是聲音卻是清晰的傳到了眾人的耳朵裡面……

「好強!」陸然面色凝重的說道。

「已經可以影響到天道的運轉……絕對不是物鏡可以達到的!」林軒同樣臉色凝重。

「天境?怎麼可能?他是誰,難道是軒轅部落的人?」周佳鑫問道。

「不可能……」趙靜音搖了搖頭:「軒轅部落的人如果在這裡應該不知道我們來,而且也不應該表現出來敵意……」

「他會不會是那個忍組最後的一個人?」李馨問道。

啞醫 「怎麼可能?他怎麼跑這裡來了?」楊晨瞪大了眼睛,那小子不應該在內森林的么,沒有軒轅部落的指引,到達這裡的概率很低的好吧……

張明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雖然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跑過來的,不過我想,應該就是他了,之前我總感覺這個人會有些變數,沒想到他竟然提前我們一步出現在這裡,而且恐怕已經達到了天境……我們有麻煩了……」

聽到張明的話,眾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雖說不算是歷盡千辛萬苦,也算是受了許多波折才到達了這裡,結果發現這個一直被他們忽略的,實力最低的人竟然先他們一步到達了,還到達了天境?

卻是是有些難以置信,不多事實就是這樣,不過等那個人身後出現一個大鳥的身影之後,眾人心裡皆是微微一沉,因為他們發現這個大鳥竟然也是金翅大鵬鳥……

而之前跟著林軒的大鵬鳥在看到另一隻大鵬鳥之後情緒明顯有些激動,不過林軒卻感覺到了大鵬鳥憤怒的殺意……

「這隻大鵬鳥和我們之前的那一隻恐怕有些過節……」林軒低聲的說道。

「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想想怎麼破局吧……」周佳鑫說道。

「我們七個人,他們只有一個人,剩下的幾個應該是轉生的活死人,我們的敵人只有那個天境而已,我們七個人也許可以打敗他!」楊晨說道。

「道元……我們能打敗他么?」林軒在心裡問道。

「半斤八兩!」道元無所謂的說道。

「什麼意思?」林軒一怔。

「你看這人的氣息虛浮,明顯就是和你們一樣,強行提升上來的,恐怕這個人更勉強一些,沒有經過戰鬥,直接開始融合血晶,而且進階天境也是剛剛完成,還沒有夯實基礎,這樣一來天境的實力能發揮出五六成已經是運氣了,你們這些人人數佔優,不過實力差了一些,所以你們別想殺了他,他殺你們也有些費勁,就這樣……不過你們要考慮一下他增幅能翻幾倍,所以你們更劣勢……不……是很劣勢,小心點吧……」道元詳細的解釋了一下,畢竟這是他們第一次真正意義的面對一個天境,雖然這個天境的水分很大……

道元頓了一下接著說道:「像這個人這樣的天境,我在物鏡二十九品的時候能打十隻……切……」道元強烈的表示對千葉佐木的不屑。

林軒心中苦笑,我要是源氣到達的物境二十九品,我也有自信可以斬殺他,可是他們現在是血晶到達的物境二十九品,實力差距有些大啊……

這時千葉佐木緩緩的踏出了蜂巢空間,就這樣站在了半空中,強烈的壓迫瘋狂的涌動出來,身後的兩個身影在踏出空間的時候,就轟然降落,這樣看來天境也只有一個人,倒是讓眾人微微的鬆了一口氣。而那隻大鵬鳥在看到林軒這邊的大鵬鳥之後就沒有再看別人……

林軒感覺腳下的土地已經有些鬆動了,天境的強大壓迫讓七個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之前的三位族老雖然也是天境,不過他們並沒有對林軒等人漏出敵意,而這一次眾人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天境的殺意……

之前聽了道元的話林軒心中還是微微鬆了一口氣,但是真正面對的時候林軒才發覺,道元的話還是說的輕鬆了,階位之間巨大的差距讓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迫……

「那兩個老不死的是不是已經死了?」就在眾人思考的時候,千葉佐木的聲音再次響起……

眾人皆是一怔,兩個老不死的?是那兩個忍組的成員?難道他們之間不合?這關係可是真夠亂的……

「呵呵,是不是很奇怪,我們明明都是忍組的,他們還有一個人是我家族的前輩?但是誰讓那兩個老不死的看不起我,死了也是活該……還有你們,憑什麼評價比我高?現在還不是我先成就了天境?成就了這地球上的最強者?」千葉佐木十分得意的說道:「不過算你們倒霉,誰讓你們搶了我的風頭,所以你們該死……」

「……」七個人頓時感覺非常無語,這小子明顯就是一個叛逆青年嘛,這樣的人也能成為天境?真是老天不開眼了吧……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軒轅分部,族老別墅。

「落花啊,算算日子,他們也應該到了蜂巢空間了吧……」公孫青玉躺在躺椅上,輕輕的搖晃,手中捧著一杯香茗,伴著騰騰的熱氣,不時的小酌一口。

「別叫落花,沒大沒小的,叫大哥!」公孫落花沒好氣的說了一聲,放下了手中的書籍感嘆道:「應該是這兩天到了吧,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預言啊預言的,這次不想預言了,想給自己一點驚喜……」

「落花啊,要是一旦出點事情怎麼辦……」公孫青玉輕輕的呷了一口茶水,接著搖晃著問道。

「能出什麼事情……」公孫落花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他們幾個走出內森林的時候就已經基本上全員物鏡二十九品了,在這片空間里還有誰能威脅他們?對了,姬封在幹什麼?」

「姬封啊,他在指導那幾個小子修鍊呢,估計是看到林軒他們一個一個的修鍊神速,受到刺激了……」公孫青玉閉著眼睛說道。

「呵呵,也難怪啊,那七個孩子的修鍊速度我都要嫉妒一下啊,當年我也是花費了百年的時間才到達天境的。可惜咱們血晶的修鍊模式缺陷太大,多少驚才絕艷的先輩也沒能彌補,不知道帝尊能不能勘破那最後一層,真正的完善血晶的修鍊系統啊……」公孫落花無限惋惜的說道。

「修鍊系統哪是那麼容易創造的?想當年道聖者道元厲害吧,突破了那一層的強者,不也是最後身死道消,偌大的道域已經陷入了一片混亂,可嘆啊……連那等強者都沒辦法創造修鍊系統,帝尊還沒有勘破那一層啊……」公孫青玉搖了搖頭。

「對了,帝尊曾傳言,那個道聖者似乎還沒有真的死去,在幾千年前在道域中出現過一次,當時還掀起了一些波瀾,不過後來又消失不見了,帝尊曾經追查過這件事情,不過後來線索斷的很整齊……」公孫落花笑了笑。

「我猜啊,跟那誰有關係啊……」公孫青玉指了指頭上,神秘兮兮的說道。

「去去去,別瞎說,別瞎想,那位的修為雖然和帝尊差不多,但是精神力修為卻是遠遠的高於帝尊,他可是道聖者之後最有可能突破那一層的強者,雖然我們現在另外的空間,但是難保不會被察覺……」公孫落花輕聲說道。

「有沒有那麼神啊……」公孫青玉又喝了一口茶說道:「你我現在在道域大小也可做一城之主了,那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了……」

「城主在道域可算不得什麼……」公孫落花輕輕的搖了搖頭:「你說那道聖者是怎麼死的呢?聽說他曾經走出過道域,查看過星空,但是回來的時候就身受重傷……難道外面還有敵人?」

「誰知道……」公孫青玉撇了撇嘴說道:「那種層次的爭鬥距離我們太遙遠了,眼下的事情就是完成帝尊的預言,然後我們就去道域,尋找突破的機緣,說不定我們之間就有人可以完善血晶之路,不然的話要不然就等死,要不然就廢棄血晶,修鍊源氣吧……對了,說起來,那個朱雀小丫頭怎麼樣了,我看林軒好像挺寶貝那小丫頭的。」

「被應龍老祖帶去修鍊了,到現在閉關沒出來,我怎麼知道怎麼樣了,不過應龍老祖當初和四神關係還是不錯的,當年四神死的死,散的散,能有後人傳來下真是萬幸啊……」公孫落花感嘆道。

其實嚴格來說,龍三遺迹裡面蘊含著道域以及天境的秘密是沒有錯的,只是這些秘密掌握在族老們的手中,外人很難接觸罷了……

就在兩個人談天說地,無比愜意的時候,一股強烈的氣勢從遙遠處爆發……公孫青玉和公孫落花一下子站了起來,公孫青玉將手中的茶杯放著了桌子上,有些驚奇的望著氣勢爆發的地方。

「刷!」一陣風吹過,姬封也出現在了屋子裡面,和公孫落花,公孫青玉一齊站立著……

「這是?蜂巢空間方向,難道他們已經成功了?」姬封驚訝的說道。

「這……這麼快?」公孫青玉望著公孫落花。

「有點不對!」公孫落花皺著眉搖了搖頭說道:「氣勢只有一人,而且是在戰鬥,而且是在外森林的空間,而不是在蜂巢空間裡面,也就是說只有一個人成就了天境,衝出了蜂巢空間,還釋放出了氣勢,而且這氣勢中充滿了殺意,有點不對……」

「還有,這天境的氣勢有些……」公孫青玉說道。

「有些弱……只是比物鏡強了一線而已,比我們之前進階天境都要弱……有點不像是林軒他們進階的成果吧……」姬封有點猶豫的說道。

「是,不但弱,還虛浮,但是比物鏡強多了……」公孫落花說道。

「那我們……過去看看?」公孫青玉猶豫道。

「不需要都去,青玉你過去看看吧,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不需要出手……」公孫落花說道。

「好!」公孫青玉點了點頭,隨手撕開了空間,一步踏了進去。

「真的不用去么?」姬封疑問道。空間里每誕生一個天境都是要受到所有族老的照顧的,如果是自己部落的成員要怎樣,如果是妖獸要怎樣,幾千年下來都是有規矩的。

「沒事,青玉應該可以應付了……」公孫落花搖了搖頭,神色有些奇怪,在剛剛他還是算了一次,只是結果有點讓他看不透。

「好吧……」姬封聳了聳肩,轉身消失了,回去繼續指導晚輩修行了……

「嘿……嘿嘿,真是……」公孫落花在姬封走了之後,哭笑不得的笑了笑,繼續捧起了手中的書籍,閱讀起來。

——

在三位族老各自行動的時候,林軒七個人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迫力,千葉佐木竟然就這樣瘋狂的釋放者氣勢壓力,依舊在上面滔滔不絕的講話,誰也沒想到這個地球首位新晉天境竟然是個話嘮,在進階天境之後,千葉佐木將他前半生受到的欺負以及感嘆全部說了出來……

更奇葩的是,這小子竟然將自己以前偷看女生洗澡,然後被人家女生家長追著打也說出來了,這小子學了劍道之後竟然回去把那個追著他打額女生全家殺了乾淨,只有那個女生……就不必多說了……

類似喪盡天良的事情一件一件的說了出來,仗著他自己是修鍊者的身份,做下來不少孽,都是人家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得罪了他,然後他就殺了人家全家,又是修鍊者逃避了法律的懲戒……

陸然眼中極為冷酷,他平生最恨的就是仗著修鍊者的身份欺壓普通人,他殺了不少這種人渣修鍊者,原本他們之間沒有什麼仇恨,不過現在卻是不得不動手了,如果這樣的人成為了天境跑了出去,修鍊者界就真的亂了……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第二更求訂閱推薦!第一次求哦!)

自古俠以武犯禁,而修鍊者擁有了超人的能力之後,很多人都會走上犯罪的道路,將法律踐踏在腳下,這樣的人很多,而龍組的存在有一部分職能就是要講這些現象消滅,如果有向善之心,則會被吸納到組織裡面,畢竟修鍊者是稀缺資源,如果死不悔改,那麼龍組也絕不會心慈手軟,能力越高的人犯罪的危害越大。

好在那些人基本都是初級覺醒的人,說危害也是有限的,龍組的軍部很容易就可以解決,甚至有的時候精英的特種小隊就可以解決……但是怕就怕在國際上有些組織的不作為,甚至有些組織縱容或者直接就是邪惡組織……這些都是修鍊者界的毒瘤……有些邪惡組織甚至認為修鍊者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而普通人都將是他們驅使的奴僕……

國際上比較大的修鍊者組織都會有很強的約束,底線就是不能再普通人面前展露修鍊者的能力,或者說是不能使用自己的能力來對付普通人,這些方面龍組管的很嚴,所以在國內很少發生外面修鍊者進來亂搞的事情……因為龍組一直很強勢……

也許是因為東洋的修鍊者很少,也或許是因為千葉佐木的修鍊天賦很高,千葉佐木在東洋,甚至世界各地犯下的種種惡行並沒有被制裁,甚至還活的非常滋潤……

「嗯?我感覺到你們很氣憤?」千葉佐木說著說著忽然停了下來,看著七人說道:「別跟我說你們沒有做過?」

緊接著千葉佐木十分驚訝的問道:「你們一個一個都是第九小組的後代,有強大的背景,難道不會做這些事情?」

「別把所有人都想得像你一樣,人渣!」楊晨大聲喊道。

「呦呵,我是人渣?有特權不去利用,你們真是蠢貨,別告訴我你們的生活只有修鍊和執行任務?太無趣了吧……啊?哈哈哈,你們還真是一群無趣的人,既然這樣,不如我送你們上西天吧,你們華夏是這麼說的對不對?」千葉佐木仰天大笑,很多人在成功了之後就會去回首自己的往事,將一些以前難以啟齒的事情,或者失敗的事情說出來當做成功路上的坎坷和挑戰,而現在千葉佐木就認為自己成功了,認為已經可以掌控全局了,所以他很放鬆,他在發泄……

「哈哈哈,等殺了你們之後,我就出去殺了你們的父母,滅掉龍組,滅掉其他所有的修鍊者組織,忍組的人如果有不同意也一樣滅掉,這樣一來我就能統治全世界,做全世界的皇帝,我才是天皇!哈哈哈哈!」千葉佐木仰天大笑。千葉佐木狂笑著,但是他沒有發現,早已經落地的兩個轉生活死人在聽到千葉佐木這句話的時候,目光稍稍的轉動了一下……

「別做夢了,這個世界有多大你根本就不知道,你不過是一個新晉的天境,而且是最弱的天境,就你還想統治世界?」林軒反唇相譏。

「我?我弱?哈哈哈,地球上已經一千多年沒有天境了,而我現在是天境,我就是長生不老的仙人,我可以永遠的統治整個地球!」 鬼夫夜敲門:乖乖嫁了吧 千葉佐木大吼一聲。然後猛地朝林軒等人拍了一掌。

「噗!」七人齊齊吐血,踉蹌了兩步,站住了腳,天境太恐怖了,即使是最弱的天境也要比物鏡強上太多了,僅僅是第一個回合,七個人就都受傷了。

「哈哈,我弱么?我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大!」千葉佐木忽然從天空中落了下來,同樣的高度,林軒等人用了一分鐘左右,但是千葉佐木只是用了一秒鐘……

千葉佐木站在了另外兩個活死人的前面,似乎是微笑著看著有些狼狽的七個人,還記得之前這七個人好像還是看不起自己,就像那兩個老傢伙一樣看不起自己,但是又能怎麼樣,在自己一掌之下也只能如此狼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