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孟嬴此時也是很緊張,就連忙在邊上給他鼓勵打氣,「孟大哥,相信你自己,你一定可以的。你是馬三娘的唯一傳人,如果連你也做不到,那這世上就沒有人可以送他們回家!」

「嗯!」孟嬴重重的點了點頭,也知道身上的擔子很重,容不得半點疏忽,道:「我現在嘗試一下能不能將他們喚醒,如果能控制他們自己破開冰層,那我就有辦法送他們回家!不過,初九,一會兒你得在邊上協助我!」

「孟大哥,儘管放心做你的事情!有我在你身邊,絕對相安無事!」話音一落,我就這麼筆直的站在了孟大哥的身旁,寸步不離!

接著,孟嬴才拿出了他的陰陽鈴,還有趕屍匠用的符籙和各種法器!只見他先拿起了一個酒葫蘆,擰開就灌了一大口!但只是把烈酒含在了口中,沒有吞下,也沒有吐出!

隨即,孟嬴又拿起了地上的銅錢劍。手腕輕輕一繞,銅錢劍在地上一掃,那劍身上正好就沾了兩張靈符。孟嬴就盤膝坐在地上,一隻手並著道指,另一隻手快速的舞動著銅錢劍!喉嚨更是快速的翻動著,像是在默念北斗七星的咒語!

坦白說,認識他這麼久,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他正經的使用趕屍術。我看的好奇,也是在邊上安靜的觀察了起來。

待他七星決默念完畢之後,便張嘴把之前含著的烈酒吐在了銅錢劍上。說來也奇怪,那烈酒打濕了銅錢劍上的靈符。

可聽到孟嬴爆呵一聲后,那烈酒打濕的靈符竟然刺啦一聲燃燒了起來。隨著這靈符燃燒起來,孟嬴便握著銅錢劍在空中劈了一劍。

銅錢劍劈落下去之時,銅錢劍同時脫手而出,在空中翻轉了好幾下子之後,穩穩的落在了那些屍體冰層上面的最中間!

那冰層雖然不算僵硬,但想要刺進去,也需要一定的力量!可這輕輕落下的銅錢劍,就如同是刺在豆腐里一樣,輕輕鬆鬆的就刺入了冰層中!

這一刺,銅錢劍一半的劍身就完全沒入了冰層中!原本完整的冰面,突然間傳來一陣「咔咔」的清脆聲響。 超級私服 下一秒,那冰面上便出現了無數的裂紋,正以銅錢劍為中心,逐漸向四周擴散!

跪寵嬌夫 剛好蔓延到了孟嬴之前擺的黑白陰陽魚處,那裂紋瞬間戛然而止。

我看到這冰面裂開了無數的裂紋,當場就差點激動的大喊了起來。心想著只要出現了裂縫,那就說明這冰層可以破開!

可還來得及高興,立馬就被殘酷的現實潑了一盆冷水。

因為之前我並沒有看清楚,後面我才看清楚了真實的情況。那裂紋並不是從冰面上裂開的,而是從冰層下面裂開的。

那裂紋很細也很淺,像是蜘蛛網一樣。想要破開冰面,這還遠遠不夠。除非是冰層的表面出現了裂紋,否則很難!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就回頭看了一眼孟嬴。他此時閉著眼睛,一直沒有睜開眼睛,倒也不著急,很是氣定神閑,好像早就猜到會是這樣的局面。

看到他如此氣定神閑,我的情緒也無形中平靜了不少。孟嬴這麼做,那說明還有絕招,我得相信他。

我暗暗深呼吸了一口,再次安靜的觀察著孟嬴的一舉一動。等了差不多十來秒鐘的樣子,孟嬴突然雙手翻動結印。

和道教的正統手印不同,好像是他們趕屍匠專用的手印!嘴裡更是急切念叨著我聽不懂的咒語,手印翻動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待他咒語念完的同時,我就看到他從懷裡掏出了七枚青銅鑄成的五帝錢。孟嬴不知道有多久未曾使用過那五帝錢,上面全是綠色的銅銹。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孟嬴把七枚陳舊的五帝錢扔向了黑白陰陽魚圖的香燭中!說來也蹊蹺,那七枚五帝錢不偏不遠,正好就落在了正中間的位置,剛好靠著最中間的那把銅錢劍,神奇的擺成了北斗七星的星宿圖!

趕屍匠是屬於走陰人一脈,他們能在道門的鬥爭中存活到現在。可以想象,他們的手段絕對不弱!而且,每一個職業不同的走陰人,都有其核心的法術和手段!

孟嬴露出這一手,不光是熟練的遊刃有餘,而且很具觀賞性!

「哈!」我正暗暗稱讚,孟嬴突然大喝了一聲,手上不知何時抓起了他身旁的陰陽鈴。一手拿著陰陽鈴,一手並著道指,同時指向了那紅燭鋪成的黑白陰陽魚,嘴裡更是大聲的念叨:「杳杳冥冥,天地同生;散則成氣,聚則成形;天精地精,日月之精;天地合其精,日月合其明;吾乃趕屍走陰人,特奉祖師爺神令,上請蒼天開陰門,下請地府送亡靈!北斗七星正立時,護送亡靈回故土!起!」

孟嬴的咒語越念越急,咒語聲也是越來越重。到最後,幾乎是嘶吼出來的。那一聲爆呵的「起」字,震的我渾身熱血沸騰。

而這時的孟嬴,也搖響了他手中的陰陽鈴。這陰陽鈴沒有芯,但他這麼一搖,那陰陽鈴還是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聲音不刺耳,也不驚魂,反倒是很好聽!但孟嬴沒有連續搖,搖晃了一下后,那手就這麼筆直的立在了空中。

我沒有看出孟嬴的意圖,等他喊第二聲「起」字時,我才看到他額頭上去密密麻麻的大汗。再一看他的臉色,彷彿也比之前蒼白了不少。

而在他接著搖響第二下陰陽鈴之後,我突然看到那黑白陰陽魚陣法中的七枚五帝錢跳了一下!因為周圍很安靜,靜的可以用詭異來形容。任何的風吹草動,自然逃不開我的眼神。

只看到那七枚平躺在冰面上的五帝錢跳了一下后,跟著就再次跳動了起來。跳動的頻率很快,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是冰面下發生了地震。

而隨著那七枚五帝錢動起來后,我更是發現那冰層下面的裂紋,竟然再一次發出了破裂的「咔咔」聲響。聲音很小,但我還是聽的清清楚楚。

直到現在我才算是明白了孟嬴的意圖,他是想讓那擺成北斗七星的五帝錢立起來。只要這五帝錢能立起來,那孟嬴就可以用趕屍術喚醒冰層下面埋著的屍體!

只要屍體醒來,孟嬴就可以控制屍體活動來破開這厚厚的冰層!

想通了這一點,我也激動了起來,只能在心裡暗暗的給他加油助威。而那七枚五帝錢此時跳動的也是越來越厲害,但就是沒有立起來的想象!

再一看孟嬴握著陰陽鈴的右手,竟然也是在劇烈的顫抖著,好像快要握不住那陰陽鈴了!尤其是他的臉,此時是汗如雨下,面色蒼白,緊緊的咬著牙,一言不發!

我看到他出現了這樣的異常,心裡也是擔心了起來。正要詢問他的情況,孟嬴再次爆呵了一聲,「起!」

隨著他第三次喊出了「起」字后,他也同時搖響了第三次陰陽鈴。那陰陽鈴剛一發出清脆的響聲,孟嬴的整個身體就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面色瞬間蒼白如紙,額頭上更是青筋暴起,看起來好像很難受!

而那黑白陰陽魚陣法中,七枚五帝錢也是「蹭蹭」的跳了起來,比之前還要不安分。跳動了幾秒鐘后,有兩枚五帝錢突然就立了起來!

「孟大哥,成功了!」看到這兩枚五帝錢立起來后,我當即脫口驚呼道。

可誰知,我剛一喊出口,那原本立起來的兩枚五帝錢突然倒在了地上,就連其他的五帝錢,也是全都整齊平穩的躺在地上。

「噗!」我還沒從這嚴厲的打擊中回過神來,就聽到孟嬴口吐鮮血的聲音。我猛的一回頭,正好就看到孟嬴的手一松,手中的陰陽鈴哐當一聲落到了地上,並沒有發出任何的響鈴聲。

而孟嬴口裡吐出來的鮮血,粘稠成絲的滴到了冰面上。再一看孟嬴的臉色,簡直比紙人的臉色還要蒼白!

我還沒來得及詢問情況,孟嬴就朝我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初九,對……對不起,我……我失……失敗了!」 南宮無警惕看了眼那墨家弟子。擔心泄露月千歡他們行蹤。所以只好把這個省略過去,重新組織語言。

「千公子這絕對是很糟糕的決定。可能你不清楚,這墨家是朱雀的超級世族之首。而且他們在上界,還有勢力。很棘手,很厲害!」

「那個墨都左是墨家內門長老的親侄子。所以囂張跋扈。千公子你殺了他,那個長老也不會就此罷休的。所以咱們還是殺了他滅口的好!」

見月千歡還沒有反應。南宮無急忙給妖妖使眼色,「妖妖你說對不對?」

「嗯。殺了他是最好的處理辦法!」妖妖說著,眼睛一直直勾勾盯著墨九卿。「就算你實力滔天,也無法跟墨家斗!」

「為什麼?」月千歡開口。

「因為墨家是最厲害的啊!沒有人能得罪了墨家,還能存活到現在的。」

「是嗎?那如果我要毀滅墨家呢?」

「嘶!」南宮無倒吸冷氣。他和妖妖瞪大眼,面上的神情無疑是覺得月千歡瘋了。

不僅他們,在場所有人都是這個反應。包括那個被嚇破了膽的墨家弟子。

毀滅墨家?這不可能。沒有人能毀滅那個巨無霸世族,那可是朱雀最厲害的存在!怎麼可能被毀滅?

南宮無喉嚨乾涸,艱難開口:「千公子,你在開玩笑對吧?」

南宮無不信,月千歡並不意外。反倒是他們要相信了,這才有鬼了。淡漠挪開眼,月千歡彈指一顆蠱毒沒入墨家弟子嘴裡。

她開口,嗓音冰冷無情。「滾吧。你有一炷香的時間消失在我視線內,遲半步,墨都左就是你的下場。」

「啊——」

那墨家弟子被嚇得啊啊慘叫,屁滾尿流的爬起來轉身就跑。路上跑的急,還在地上滾了幾圈。

妖妖眼底閃過戾氣。她想出手殺死墨家弟子。墨九卿不屑瞥了她一眼,妖妖頓時渾身僵硬,一動也不能動。

月千歡:「靈船受損。南宮無你們現在這附近暫作停留,我和墨九卿去去就回。」

「啊,千公子你們去哪兒?」

「抓大鵬鳥。」

清冷悅耳的聲音剛落下。面前黑影一閃,月千歡和墨九卿憑空消失了。同時不見的,還有狐妖屍體和大鵬鳥的半邊翅膀。

南宮無再次倒吸口氣,震驚又仰慕。「千公子真是太厲害了!我要把她當做本少的偶像!」

「南宮無我們有麻煩了。」

「什麼?」

「剛剛那個墨家弟子逃走。他除了千公子,也看見了我們。」妖妖嗓音冷硬。

聞言,南宮無愣了愣。緊接著皺眉,「你這是怕引火上身?你要是害怕,現在就可以追上去跟著他一起離開。」

「南宮無你把我當什麼人了?我妖妖雖然放蕩,裙下之臣無數。可我愛上誰,就一定會一顆心專註,哪怕為他去死也絕不遲疑!」

「那,那你這是什麼意思?」

「傳信回家。告訴我娘,我的決心!這件事跟合歡宗無關,是我妖妖自己的決定。」

「妖妖你!」南宮無震驚瞪大眼。「你瘋了嗎?都給你說了千公子是女人,而且她有愛人了!」 孟嬴話音一落,身體猛的一下子綳直,口中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全灑在了冰面上。再一看他的臉色,煞白無比,看起來很是虛弱!

「孟大哥,你怎麼了?」我擔心的喊了一聲,迅速將他扶了起來。在我攙扶他時,我能發現他的身體在微微顫抖,雙腳更是站不穩,踉蹌了好幾步這才站穩了。

「初九,我沒事兒!只是使用趕骨還魂術極度耗損心神,加上剛才我想強行逆轉陰陽,這才遭到了反噬!容我休息片刻,大可無礙!」孟嬴擺了擺手,怕我擔心,臉上始終掛著笑容說沒事。

我知道反噬的厲害,雖然不至於致命,但對身體的影響不小,尤其是對精神氣方面的影響。 豬顏改,情自來 我扶著孟嬴坐在了被風的地方,又取出了一顆丹藥給他服下后,再次擔心的問道:「孟大哥,真的沒事吧?」

「嗯!」孟嬴笑著搖了搖頭,說:「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只是短時間內可能無法再使用趕屍術!也怪我學藝不精,丟了馬三娘她老人家的臉,無法同時驅趕這麼多的屍骸!要是師父她老人家在,肯定能讓這些屍骸重新站起來!」

我看孟嬴在自責,連忙安慰他:「孟大哥,不是你學藝不精,只是這裡的情況很嚴重。你也只是差一點而已,要是你師父她看到這一幕,也會為你感到驕傲自豪的!還是我說的那句話,辦法總比困難多。好好休息一下,我們再想其他辦法!」

「嗯!」孟嬴點了點頭,隨即開始盤膝吐納!看他的樣子,他是不準備放棄。或許等他休息好了,重新使用一次趕骨還魂術,便能讓這冰層下面埋著的屍體破冰而出。

趁著這個功夫,我也走到了他擺下的黑白陰陽魚陣法周圍,重新打量了起來!冰面上的香燭並沒有熄滅,都還冒著青煙。

最中間的那把銅錢劍,還有一大半劍身沒入了冰層中。從那銅錢劍開始,冰層下面裂開的細紋,如同蜘蛛網一樣散開,幾乎是貼在了冰層下面,唯獨冰層上面始終沒有破開一條裂紋!

還有那七枚銅銹斑斑的五帝錢,還是保持著北斗七星的圖案。至於冰層下面那密密麻麻的屍體,仍舊是沒有任何的變化,眼睛還是大大的瞪著,猩紅的瞳孔,顯得無比滲人猙獰!

我盡量不去看冰層下面的屍體,因為只要多看幾眼,我心裡就瘮得慌,好像有幾十雙眼睛在直勾勾的怒視著我,看的我心裡直發毛!

我看孟嬴還在調息,準備試試看能不能用蠻力把冰層破開。我趴在了冰面上,慢慢的握緊了拳頭,體內的玄真真氣瞬間爆發了出來,接著才猛的一拳打在了冰面上。

砰!

只聽見砰的一聲巨響,如同整個冰面都搖晃起來了一樣。最先感受到的是我震的發麻的拳頭,就好像是在打在了一塊無比僵硬的冰塊上一樣!

我這一拳的力氣不小,如果是打在人的身上,肯定能要了他的小命!可讓我詫異的是,我如此猛烈的一拳打下去,並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只是看到冰層下面的細紋又裂開了不少,但冰面上還是沒有任何的破裂跡象。至於拳頭打在冰面的地方,也只是留下了一團白色的拳頭印記而已!

「好堅硬的冰層!」我皺著眉頭,神色凝重的嘀咕了一句。這昆崙山的冰層起碼是上千年的堅冰,想要靠我一人的力量打破冰層,絕非易事。

而且,我怕用力過猛,會引起周圍雪崩坍塌。到時候,不但無法把這些屍體帶出去,還會把我和孟嬴埋在這懸崖底部。

只能用孟嬴的方法,讓這堅冰從裡面破裂。強行使用外力,可能會造成更加嚴重的後果!

考慮到這些因素,我只得放棄用蠻力來破冰層的想法。而這時,孟嬴也醒了過來,看到我的舉動后,笑了笑,道:「初九,沒用的!這冰層雖然離埋在裡面的屍體只有十來公分的距離,但這些冰層冰凍了好幾十年,再加上底部那上千年的冰層,想要蠻力破壞,難如登天!而且,稍不注意,會引起裂谷坍塌!你看我們兩側的地形,雖說都和山體冰凍成為了一體。可要是引起了共振,恐怕這些冰塊掉下來,也足夠把我們活埋!」

孟嬴也考慮到了這一點,我看了一下他的臉色,比之前恢復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麼煞白虛弱。

不得不說,李瀟雨煉製的丹藥,對我們修道之人而言,真能起到起死回生的功效。對於我們修道之人而言,並不懼怕外傷,反而是害怕內傷!若是傷了元氣和真氣,恢復起來很慢不說,還會影響我們的修道之路。

恰好,丹藥就能起到固本培元的作用。對於內傷,無疑是最好的靈丹妙藥!

我還沒來得及詢問他現在的傷勢,孟嬴又說了一句,「初九,你容我在調息一個時辰!等我重新使用一次趕骨還魂術,一定能將這冰層破開!」

「好!」我笑著點了點頭,勸道:「孟大哥,別著急,先慢慢修養好!我們有的是時間,你放心調息,我給你護法!」

絕色寵妃 「嗯!」孟嬴嗯了一聲,繼續閉眼調息!我閑著無事,也是挨著孟嬴盤膝靜坐了下來,想看看還能不能想到其他的辦法。

可我剛閉上眼不到五分鐘的時間,眼前忽然傳來了一陣「咔咔」的奇怪聲響。一聽到這聲響,我猛的睜開了眼睛,下意識四處警惕的打量了起來。

環顧了一圈,還是沒有任何的發現。等我收回視線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後,當即猛然一驚,只見孟嬴之前滴在冰面上的血液,竟然不知何時流進了那黑白陰陽魚的陣法中!

好像是有意識一樣,順著冰面流到了陣法中間那銅錢劍的位置!那銅錢劍有一半插進了冰層中,正好就順著銅錢劍流進了冰層里!

在那殷紅的鮮血流進冰層后,那冰層裡面原本像蜘蛛網一樣的裂紋,竟然開始慢慢擴大。那「咔咔」的奇怪聲響,正是冰層裂開的聲音!

可弄清楚了眼前的情況后,我當場就疑惑了起來。孟嬴噴出來的心頭血,面對如此寒冷的幻覺,而且還差不多已經過去了十來分鐘的時間,按理說早應該凍結成冰。

然而詭異的是,這些鮮血不但沒有凍結成冰,而且還保持著液體的狀態流進了冰層里。

不對勁,一定有怪事要發生!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才準備喊醒孟嬴。我一回頭,誰知孟嬴此時已經睜開了眼,看到眼前這一幕後,也是一臉的震驚和疑惑。怔怔的看了半分鐘左右的樣子,這才脫口呢喃了一句,「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師父她老人家在幫我?」

孟嬴的師父正是湘西的傳奇人物馬三娘,名震道門之時,正好是湘西某間死屍客棧的掌柜!據說當年日軍追擊打散的解放軍戰士,無意中來到馬三娘的死屍客棧!

馬三娘聽聞此事,一怒之下使用了奪天地造化之術,活生生把日軍將領變成了驢子,然後用凌遲手法,一刀刀把驢子身上的肉割了下來,只剩下一具完整的驢骨架!

神奇的是,那隻剩下骨架的驢子,不但沒有死,還當著那些日軍的面活蹦亂跳的跑了出去。就是因為這個典故,馬三娘名震湘西,也成為了走陰人的掌舵人。

如果傳言是真,馬三娘有如此恐怖的逆天之術,恐怕已經位列了仙班。只要位列了仙班,她的神威就會永遠留在天地間。只要她的後人請神與她,她便會出手相助,正如我們道士請祖師爺神威的道理一樣!

我的思緒逐漸被拉遠,孟嬴此時也是激動的站了起來,神色激動,彷彿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咔……咔……」

而那「咔咔」聲也越來越刺耳劇烈,再次把我拉回了現實。我一回過神來,當即就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只見那堅硬如石的冰面,竟然慢慢裂開了一條條細細的裂紋。

裂紋蔓延的速度很快,正好以銅錢劍為中心向四周開裂。就是這麼眨眼般的功夫,那原本立在冰面上的香燭,全數坍塌,有的掉進了裂縫中,有的直接倒在了地上!

「初九,看來這次是老天爺要幫我們吶!」孟嬴激動的歡呼了一聲,我也被他帶的激動了起來,點頭道:「老天爺向來不厚待我們,如今總算是開眼了!只要冰層一破,我們就能把這些埋了幾十年的屍體帶出去!」

「嗯!」孟嬴激動的點點頭,幾步躥到了黑白陰陽魚的陣法面前,一隻手抓住那纏著兩支紅燭的紅繩,另一隻手順勢拿起了地上的陰陽鈴。

可就是這麼一剎那的功夫,我突然察覺到我們的腦袋上方出現了一抹詭異的血光! 這一抹突然一閃而過的血光很詭異,完全是在不經意間出現然後消失。等我抬頭一看時,哪裡還有那詭異的血光!

「難道是我太緊張,出現了幻覺?」我皺著眉頭,自言自語的嘀咕了一聲。我再次看了一會兒腦袋上方的情況,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這才開始懷疑我剛才是不是真的出現了幻覺?

孟嬴此時仍舊顯得很激動,抓住那紅繩后,立馬纏在了陰陽鈴上,猛的壓在了地上。雙手再次翻動結印,嘴裡急速的念著咒語。

而那冰面上裂開的速度,還在持續著,就連陣法最中間插著的銅錢劍,也是倒在了裂縫中。等我想去找那些流進冰層的鮮血時,卻發現早就已經消失了!

不過,按照目前冰層裂開的速度,頂多幾分鐘的時間,這已經冰凍了幾十年的冰層就會徹底裂開。

「唉!肯定是我剛才太緊張,都開始疑神疑鬼了!」我苦笑著暗自嘆息了一聲,隨即擺正了自己的心態,讓自己不要亂想,馬上就能帶著這些屍體出去了!

趁著孟嬴在準備趕骨還魂術,我連忙去查探河流的流向。一會兒等孟嬴把這些屍體喊醒,就要帶著他們走出去。爬上去肯定是不行,只能從平地出去。

穿過後面那最窄的裂縫后,眼前的裂谷又是一番別有洞天的景象。比那些屍體冰凍的裂谷寬了不知道多少倍,隨處都能看到怪石林立。

因為亂石太多,加上雜亂無章,實現完全受阻,看不到太遠的地方。我聽著那水流的聲響,翻過左側的一片亂石,正好就看到了那條汩汩流淌的暗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