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微的腳步聲傳來,雜草搖晃,何凡心頭一凜,這兩股氣息,比他還要強,絕對是涅槃七級,不一般的那種。

心中一動,正要展開羽翼,先飛一步,兩道身影同時衝來,其中一道人影很熱情,很激動,直接撲向何凡:「何凡,好久不見。」

「你誰啊?」何凡一臉懵逼,快速閃開,一位留著山羊鬍的中年道士,一位渾身髒兮兮的,看不清面容。

「我季天涯啊。」髒兮兮的人開口道。

「誰?」何凡一愣,看著邋遢骯髒的人影,一時有些迷,你不是有個進化學家的朋友么,這怎麼混的這麼慘?

「季天涯,好友,之前我們一起越獄的!」季天涯激動地道,以為何凡真忘了,急忙解釋起來。

「季天涯啊。」何凡一臉恍然,然後轉身離開:「我突然想起來,秦薇喊我吃飯,告辭。」



一道人影閃過,中年道士擋住去路,打了個稽首,客氣地道:「何凡道友,何必急著離開。」

「好友,別這麼見外,當初我們在監獄的時候,一起越獄,多麼深厚的感情啊,你怎麼能說走就走?」季天涯心痛地道,對於何凡很失望。

「呵呵,我真的急著回去吃飯。」何凡說道。

「道友,把嘴角的油擦擦。」中年道士說道。

「好友,我是來報恩的,當初答應你三個條件,我季天涯沒忘。」季天涯連忙說道。

「報恩?」何凡上下打量了下季天涯,嗤笑道:「不是我注重外表,而是你這情況,是不是報恩,你心裡沒點逼數?」

臧興盛和我說過,你一直想見我,若是報恩,你早該去臧興盛那,而不是等到現在。

「好友,你這就沒意思了,我季天涯有恩必報。」季天涯輕哼一聲,表示自己多麼好,但見到何凡冷笑的表情,面上漸漸多了一絲尷尬:「好吧,我說實話,這次來請你幫個忙。」

「呵呵。」何凡仰頭望天,露出誰都懂的笑容。

「好友,只要你幫我辦了這事,以後這裡保你橫著走。」季天涯再次道:「這位是道門玄雲道長,玄陽的師叔,你和玄陽是好友,有他做擔保,以後……」

「玄雲?」何凡小心臟一跳,這是玄陽的師叔?老子剛搬空他家,你把他帶我面前,你幾個意思?

「貧道玄雲,見過道友。」中年道士微笑道。

「好友,你考慮下,只要幫忙,一切好說。」季天涯說道。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何凡淡淡地道:「我突然發現,我是良好市民,良好市民怎麼可能越獄?你們認錯人了,我不叫何凡,我叫何小凡。」

「好友,我們又不是請你作惡,你要什麼好處,我們能拿出來,也可以給你,你何必拒人千里之外呢?」季天涯無奈道。

「我就想安安靜靜做個美廚子,你們為什麼要破壞我的平靜生活呢?」何凡仰天輕嘆,做個安靜的美男子,好好研究廚道,就這麼難么?

「道友,你在江河市,也壞了對方不少事,此刻對方沒急著對你下殺手,全是因為我們在與他們糾纏。」玄雲開口了:「若是我們失敗,對方肯定不會放過你。」

「你們道門加軍隊,也搞不定一個進化學家?」何凡不信:「我感覺你們在騙我,想拉我入坑。」

「若是單純的進化學家也就罷了,此事還有不明勢力插手。」玄雲說道:「此事非常棘手,軍隊內部,還未查清,當初能陷害季天涯,對方實力絕對不低。」

「那找我也沒用,我連季天涯都打不過。」何凡搖頭拒絕。

「我們是想請你進入軍隊,暗中探查消息,順便照看一下夢桐,當初季天涯出事,貧道動用道門關係,強行讓夢桐上位,就是不想對方得逞。」

玄雲說道:「若是對方想要統領之位,必定會對夢桐和朱元下手。」

「去軍隊當卧底?不幹,我頂多幫忙獵殺變異凶獸。」何凡果斷拒絕,自己可是要煉製百毒不侵丹的,這關係到自己的廚神大業,哪有時間去當卧底?

「道友,貧道好心與你商量……」

「怎麼,你還能給我關進執法局?」何凡冷笑道:「來,我絕對不還手,將我關進去。」

MMP,執法局關不住這廝,而且,執法局若是知道何凡要進去,估計會不收!

玄雲鬱悶了,季天涯也很無奈:「好友,我現在也不知道找誰了,你幫個忙,我欠你一個人情。」

「你上次都還沒還,又欠人情?」何凡鄙夷:「你幫我屠了所有凶獸,我也欠你一個人情,如何?」

「你開個價,你想要什麼?」玄雲咬牙道。

「我可以幫你們看著師夢桐,但要軍隊給我一個小隊,幫我獵殺變異凶獸。」何凡說道。

「要軍隊……」

「師夢桐身為統領,派個小隊給我不難吧?」何凡冷笑:「還是說,你們也就嘴上有誠意?」

「但你這還是沒幫……」

「怎麼沒幫?他們要對師夢桐下手,我在暗中看著師夢桐,等對方跳出來,一個個找,找到什麼時候去?能找出來?」何凡冷聲道。

「這,你的實力?」兩人有些懷疑,讓何凡去卧底可以,但是,暗中當保鏢?

「一招。」

何凡一聲落下,一掌打出,一道沛然掌力籠罩季天涯。

季天涯面色一變,連忙提掌應對。



雙掌碰撞,兩人都壓制了實力,兩股進化之力爆發,季天涯退了三步,何凡退了四步。

「你的實力,已經到了涅槃七級中期。」季天涯驚疑地看著他:「你怎麼提升這麼快?」

「我何凡是個天才,一天頂別人一年。」何凡毫不要臉地吹噓自己。 「如何?」何凡問道。

「你實力足夠了,我們答應你。」季天涯和玄雲對視一眼,答應下來。

「對了,你們怎麼不找玄陽和濟玄?」何凡疑惑,玄陽偷了涅槃丹,應該涅槃七級了吧?

「他們兩人實力太弱,季天涯都遭了毒手,他們沒到涅槃七級,我會想辦法將他們弄走。」玄雲說道。

你怕是還沒回去!

何凡眼中閃過一絲憐憫,你要是回去,就不是將他們弄走了,是將他弄死。

「天涯道友,何凡道友,不如去貧道的玄雲居,細細商議一番?貧道剛煉製了一爐涅槃丹,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玄雲說道。

「我還有要事,你們長話短說,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畢竟我也和對方有仇,不關注不行。」何凡詢問道,拒絕玄雲的邀請,你的玄雲居,就剩下一張床了,我還去幹啥?

「現在局勢複雜,若是單純的進化學家也就罷了,還牽扯出另外一股勢力。」玄雲從懷中取出一張獸皮,上面一張猙獰臉孔:「邪派。」

「邪派進化者?」何凡挑眉,他對於邪派也只是聽聞,還沒見過。

「不錯,他們的進化法都是邪惡的,他們也有進化學家,他們的研究無所不用其極,哪怕是活體研究。」玄雲沉聲道。

「希望我不會遇見,現在情況,他們會不會對我下重手?」何凡很關心這個問題。

「不會,現在他們重點還是在道門和軍隊。」季天涯道。

「那我就放心了。」何凡鬆了口氣。

「若是道友喜歡壓力,貧道可以和他們商量下,重點照顧道友。」玄雲笑道。

「這個笑話很不好笑,那樣我會叛變的。」何凡不善地看著玄雲,你個牛鼻子,一看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夢桐就有勞道友了,天涯道友,我們先回玄雲居,幾天沒回去了,希望玄陽還沒去拜訪貧道。」玄雲說道。

「哈,拜訪不是更好,那樣你那爐丹藥,就有人照看了,不用擔心你不在,可能練廢。」季天涯笑道。

「你知道個屁,那小兔崽子,若是知道貧道不在,肯定會將丹藥吃了,就像貧道當年有事沒事抽他一樣。」玄雲一揮手,長劍出現,帶著季天涯御空而去。

「何凡,拿著這玉符,有事聯繫我,你要的軍隊小隊,明日便能到來。」季天涯扔了個玉符給何凡。

「你的小師侄,已經拜訪完了。」何凡低嘆,你回去后,希望不會吐血。

想了想,何凡索性不出去了,在山洞鑽研道門幾本書,先將書上內容看完,再熟練下煉丹爐。

傍晚,凱文他們回來。

何凡做好菜,四人圍著紫金鍋吃肉:「凱文,你知道師夢桐在哪么?」

「知道,你要找她?」凱文好奇,你不是不想見到她么?

「不是找她,是找濟玄和玄陽,你明天幫我通知下,我就在這裡等他們。」何凡說道。

「好。」凱文點頭。

第二天。

何凡吃著肉,等凱文他們離開,將三顆涅槃丹,全部塞進嘴裡,進化法快速運轉,飛快提升,基因數去到了70%,差一點到涅槃八級。

「要是有一整爐涅槃丹就好了。」何凡嘆息一聲,血球加持的更少了,接下來再吃改造凶獸,估計也沒什麼幫助了。

「何凡,你找貧道和小禿驢何事?」

臨近中午,玄陽和濟玄來了,一點也不尷尬,和之前一樣熟絡,好像之前沒有開戰一樣。

「有點事找你們商量。」何凡很自然地道,同樣不尷尬。

三人都是沒皮沒臉的傢伙,那天的事情都沒有提,好像都忘了。

「不會又是朱元吧?」玄陽冷笑道:「貧道已經問過小師妹了,小師妹不喜歡朱元!」

「當然不是。」何凡搖頭,面色嚴肅地道:「不知道你們想不想救師夢桐?」

「救?什麼意思?」兩人面色一寒,你該不會又想對小師妹下手吧?真當我們沒有脾氣?

「先聽我說,師夢桐之所以不見你們,而是因為,軍隊出了變故,季天涯之事,不知你們是否有了解,師夢桐身邊,潛伏著危險,她不想將你們牽扯進來。」何凡說道。

「什麼?那貧道(貧僧)更要在師妹身邊,保護師妹。」兩人同時道。

「在身邊不覺得太過明顯了么?」何凡淡淡地道:「你們需要暗中潛伏,保護師夢桐,只有敵人跳出來,你們才知道誰是敵人。」

「你說的有道理,我們毫無所知,查也不知怎麼查,想必小師妹也用盡了辦法。」玄陽思索道。

「不錯,之前玄雲和季天涯找我了,請我幫忙照看師夢桐,以防不測。」何凡說道:「嗯,稍後會想辦法將你們弄走,玄雲覺得,師夢桐跟我很配。」

「何凡,你……」

「別激動,但我不喜歡師夢桐,我喜歡溫柔如水……」

「小師妹就溫柔如水。」玄陽面色冰冷地道。

你們是瞎么?師夢桐那明明是母暴龍,也就你們覺得他溫柔如水,何凡抹了把汗道:「好吧,我一生都要奉獻給廚道,沒興趣關注男女之事,所以我請你們來,是想將這個任務轉交給你們,不知你們會不會用生命去完成?」

「保護小師妹,魂飛魄散,貧道也要做好,而且,只能貧道保護!」玄陽警惕地看著何凡,生怕何凡和他搶師妹。

「濟玄拼盡一切。」濟玄肅然道。

「好,有你們在,我只需要應付軍隊中的內鬼就行了。」何凡說道:「稍後,軍隊會派個小隊過來,裡面有不少可疑人員,你們最好每天露下面,證明你們在我這邊,不在師夢桐身邊。」

「此法簡單,一道化身足矣,只要不動手,除非是涅槃七級,否則誰也看不出來。」玄陽說道。

「很好,師夢桐交給你們了,若有搞不定的對手,發信息給我。」何凡說道。

兩人留下一道化身,匆匆離開了,得知小師妹有危險,他們必須時刻保護。

「請問何凡統領是不是在這裡?」

沒多久,一道中期十足的聲音傳入洞內。

「我就是何凡。」何凡從洞內走出,面帶笑容,六個軍隊進化法,六人小隊伍,最強的不過是涅槃四級,五個涅槃三級,不過沒關係,找藥材足夠了。

「見過何凡統領。」六人恭敬抱拳。

「嗯,接下來分配給你們一個任務,去尋找藥材,本統領還有大事要辦,每日夜晚來此集合,將藥材上交。」何凡說道。

「是,統領。」六位軍隊進化者轟然應聲,隨後快速散去,很聽話。 「先去吃東西。」何凡取出凶獸肉,這次一定要突破到涅槃八級,然後去和巔峰期凶獸較量較量。

變異凶獸肉,以中級煉丹之法凝聚,中級煉丹之法,可以提取百分之六十基因數據,這樣吃起來效率很快。

將所有凶獸肉乾掉,血球也吃掉,何凡終於衝破關卡,基因數據到達72%。

「終於涅槃八級了,巔峰期凶獸,等死吧。」

何凡感受著體內澎湃進化之力,比涅槃七級的時候,增加了近乎一半,也更加凝練,更加強大。



展翅飛行,何凡施展風之力,速度比純粹進化之力凝聚的雙翅更快,而且突破到涅槃八級,進化雙翼的消耗,完全不放在心上。

空中青光一閃而逝,何凡在凶獸地盤轉悠幾個時辰,沒有找到巔峰期的,有些納悶:「這天雲市巔峰期凶獸,難不成都被殺絕了?還是繼續往深處去?」

何凡又找了幾個小時,還是沒找到巔峰期凶獸,只能鬱悶地去找變異凶獸,雖然數據少,但總比沒有強。

至於更深處,何凡沒去,純粹是浪費時間,為了獵殺巔峰期凶獸,耽誤尋找藥材的時間有些不值得。

而在何凡清理變異凶獸時,玄雲居內。

「這個小兔崽子,貧道要弄死他,弄死他!」玄雲氣的破口大罵,在玄雲居發火。

「行了,老友,你從昨晚罵到現在,就算是你不累,我也聽的累了。」季天涯看著玄雲,有些好笑地道:「不就是一爐丹藥么,是你師侄拿去了,又不是外人。」

「一爐丹藥?現在是一爐丹藥的事情嗎?」玄雲氣的差點沒背過氣去,指著玄雲居道:「你看看,丹爐都沒了,這就算了,貧道的收藏,煉丹術,全都被清光了,就給貧道留了張床!」、

「這個,雖然玄陽混賬了點,但這些東西,除了煉丹爐外,其餘的對你來說,也不算什麼重要東西,不必這般生氣。」季天涯說道。

「不必這般生氣?」玄雲氣的差點給他一巴掌,指著那兩行字,身子在哆嗦:「你看看,你看看著兩句話,知識就是力量?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這是在教貧道?這小兔崽子反了天了,貧道一定要給他一個教訓!」

「那你直接去找他,或者聯繫他不就行了?」季天涯淡淡地道,只會在這裡罵,又有啥用?

「對,貧道真被氣糊塗了。」玄雲一拍大腿,取出一道玉符,灌注進化之力,聯繫玄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