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承卻仍舊執意是要使用昭陽翻天印,他將手中的昭陽翻天印猛地往天上一拋。

轟隆隆!

昭陽翻天印一升入到高空中,頓時是快速放大,後面真的是演變成一座天闕般的雄偉模樣。

天闕在空中旋轉,撕裂著空間,一道道恐怖的空間裂縫在四面八方出現。

大印本身的天闕乃是中心,在周圍還不斷形成著重重的虛影。

最後一共九座大型宮殿圍繞著最中心的大印旋轉,在高空中展現出霸氣雄偉的模樣。

就像是有九輪太陽出現在了眾人的頭頂,給人一種無比壓抑的感覺。

這恢宏的氣勢一展現,整個陽鳳城的房屋都是搖搖欲墜,無聲中塌陷。

四面八方的街道上,出現一道道龜裂的痕迹。仿若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撕扯毀壞著這一切。

「啊!」

周圍眾人驚聲吼叫著。這昭陽翻天印一出,竟是讓陽鳳城都變成了一片末日景象。

這法寶之威,竟是恐怖如斯!

「歐陽公子竟然祭出了他們昭陽殿的上古傳承,難怪有如此威力!」

「這是傳說中昭陽老人在滅世大戰中使用過的法寶啊!連強大的魔族都有不少死在了這昭陽翻天印之下。」

「完了完了,昭陽翻天印一出,陽鳳城就要淪為廢墟了!大家都閃避開點,不要被波及得丟了性命!」

眾人在驚恐的叫著,他們已是徹底的亂了。

所有人都讓昭陽翻天印給嚇到了。

這個時候,忽然聽得鹿羽冷冷的說道:「歐陽承,我奉勸你還是早點將昭陽翻天印給收回去。昭陽翻天印在你們老祖宗昭陽老人的手中,就已經破損了一角。你們後代雖然將翻天印修復了,但根本就不可能真的讓它復原。你們平時將昭陽翻天印供著緬懷一下也就算了,今天還妄想真的出戰,真是可笑至極。到時候你們修復的那一角重新破損,再想修復可就是千難萬難了。如果不是看在你們老祖宗認識我的面子上,我還真是懶的提醒你們。」

在昭陽翻天印這製造的兇猛畫面中,鹿羽這淡淡然的話,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古怪。

眾人差點沒讓鹿羽這話給聽的吐血了。

他們還真沒見過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

就算是有意要在昭陽殿面前不示弱,卻也不是這樣說話的啊。居然將上古的法寶昭陽翻天印的事情都信口開河,胡編亂造說什麼缺了一角。

而且還說什麼看在昭陽老人認識自己的面子上,才給歐陽承點明一下。

這真是狂的沒邊了!

昭陽老人是什麼人,那可是上古時代的強者啊!參加過滅世大戰,手下沾過魔族的鮮血!

這對後世人來說,乃是高不可攀的存在。而如今,鹿羽卻一副昭陽老人認識他,乃是昭陽殿的榮幸的樣子。

這真是讓人大跌眼鏡。

「混賬!你居然敢說認識我們昭陽老人,真是狂徒!」

歐陽承在極度的憤怒中出手,將昭陽翻天印的功效催動到了極點。

嘩!嘩!嘩!

這下子當真是席捲風雲,天覆地滅。

陽鳳城的房子徹底沒辦法保住了,居然倒拔而起,紛紛湧入到上空,和那九座宮殿影像碰撞。

轟隆隆!

無數的粉末濺射落下,灑落到一地。

周圍狂風肆虐到極致,人尊以下的圍觀武者,全部被掀翻在地。

這等恐怖的聲勢,使得很多人都在內心咒罵鹿羽了。

昭陽翻天印的威勢這般恐怖,鹿羽居然還說昭陽翻天印破損了一角,這也太能扯了!

「下!」

在歐陽承的催動下,昭陽翻天印朝著鹿羽碾壓而下。

帶動九座宮殿影像!

這當真是將攻勢張揚到了極點。

圍觀的人都承受不了這威壓的餘波,那首當其衝的鹿羽,在這碾壓之下,還不得化作齏粉?

這時,鹿羽卻根本沒有任何驚慌的神色,居然不屑的看了昭陽翻天印一眼。

「你如果用剛才的天圖百業扇可能情況還好點,偏偏就是用這昭陽翻天印。既然不聽我的勸,那也就怪不得我了。」

鹿羽冷笑一聲,忽然淡淡然的揮出了一劍。

唰!

揮出的是王劍。

鹿羽並沒有施展特別的招式,似乎昭陽翻天印連讓鹿羽出招式的資格都沒有。

只是正常的飛射出去。

王劍就像是一條遊盪的蛇一般,從九座宮殿影像的縫隙中穿過,劈在了虛空一處地方。

看似是虛空,實則是昭陽翻天印這法寶形成的陣法中心。

轟!

鹿羽這輕飄飄的一劍,產生了難以想象的後果。

那本來碾壓而下的九座宮殿忽然就停滯了,卡在了高空中,就像是被人忽然點中了命門似的。

接著周圍一片空間風暴,狂風四作。那九座宮殿忽然化作了光影泡沫,片片散開。

「他好像破了昭陽翻天印的力量形態!」

越來越多的人看出了其中的名堂,都為鹿羽的出手而心驚。

鹿羽竟似乎對這強大的昭陽翻天印非常的了解,隨便出手,就正中了昭陽翻天印的命門破綻。

「大家看昭陽翻天印那裡!」

隨著又一聲驚吼響起,眾人震驚的發現了一個變化。

只見昭陽翻天印的其中一角呈現出真形,變化出一種紫光的色澤。

這種紫光的色澤和昭陽翻天印整體的碧綠是截然不同的。

一個事情非常顯然,這一角的材質和昭陽翻天印其他部位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放在平時,可能不會如此明顯。但這次鹿羽直接刺中了昭陽翻天印的命門,使得這些不同的因素直接呈現出來。 「咔嚓!」

只聽得一聲劇烈無比的響動,一片光暈爆閃,昭陽翻天印的一角忽然崩碎開來。

昭陽翻天印的四角變成了三角。

「啊!我的昭陽翻天印!」

歐陽承嚇了一跳,連忙將翻天印給變小,收了回來。

昭陽翻天印重新落入到他的手中,那缺了一角的地方卻沒有什麼坑坑窪窪,而是顯得十分的光滑。

似乎這昭陽翻天印本來就是這樣的,第四角真的只是後面強加上去的。

「這……」

昭陽殿的其他人也都是呆立當場,只感到腦袋一片空白。

這時刻,無論是圍觀的那些武者,還是昭陽殿的人,其實內心都可以確認了一個事情。

那就是,鹿羽先前說的話,很有可能是真的!

這代表著昭陽殿最高權威的昭陽翻天印,很有可能真的在上古時代就損毀了,第四角乃是後面的人修補上去的。

之前,他們聽到鹿羽的話,還覺得是天方夜譚。但是如今的事實卻讓他們不得不相信這點。

只是他們實在想不通,鹿羽這個外人何以對昭陽翻天印的事情這麼了解。

不僅是懂得昭陽翻天印的破綻和命門,還知道昭陽翻天印背後的大秘密。

「混賬!你敢損毀我們昭陽殿的翻天印!我們昭陽殿便是傾盡全力,也要將你碎屍萬段!」

歐陽承那一聲厲喝炸開在周圍。昭陽翻天印的損毀,讓他幾乎是要瘋了。

面對歐陽承的質問,鹿羽只是冷冷一笑,說道:「不知好歹的東西,我看在你們老祖宗認識我的面子上,才好心提醒了你。你自己擅自催動,最終讓昭陽翻天印重回修復之前的樣子,倒反而怪起別人來了。或許我一開始就不該看在你們老祖宗的面子上,對你們抱有憐憫之心。如今的昭陽殿早已不是當年昭陽老人的昭陽殿了,現在已淪為沆瀣之所。我覺得我也沒必要再手下留情了。」

他淡淡然的瞥了歐陽承一眼,說道:「歐陽承,昭陽殿傳到你這種奸詐之人的頭上,留你在這個世上,不過是禍害他人。」

歐陽承被鹿羽斥責的都不知道怎麼反駁了,他在激怒的憤怒中出手。

此時他持著的不是天圖百業扇,也不再是昭陽翻天印,而是一柄寒光蓋日月的長劍。

此劍一出,天地色變。寒風凜凜,有如是十二月的大雪將至,似乎天上地下都要處在這極致的冰凍中。

此劍之氣勢外放,赫然是一柄次仙器!

「便讓我用手中之寒耀劍來取你的項上人頭!」

歐陽承大喝一聲,對著鹿羽沖了過去。

一劍還未正式揮動,便已是寒芒耀九天!

「昭陽殿真是財大氣粗,歐陽公子不僅是坐擁兩件稀世的法寶,隨便一出手也都是次仙器!」

眾人這邊剛感慨歐陽承的財大氣粗,那一邊便又要鹿羽給震驚了。

因為鹿羽也祭出了他的滄海劍!

「什麼!他也有一柄次仙器!」

眾人渾身劇震。

今天大家算是見識到了,什麼是真正的土豪對決。

不過他們還沒來記得見證一場土豪對決的勝負歸屬,馬上聽到一聲蒼老的叫聲:「住手。」

不知何時,一個老者來到了場中。

這老者白髮蒼蒼,老態龍鍾,似乎隨時都要被吹倒了一般,但是他一出現,卻使得場中的氣勢立馬改變。

氣勢洶洶的歐陽承當即就不敢動手了,馬上收回了寒耀劍,恭恭敬敬的站立到老者的身邊。

還有上千個修為高強的丹元境高手,跟著老者一起出現。

「殿主您來了!」

王金龍等人連忙圍上來。他們的臉色顯得十分的難看,這次他們跟著少殿主歐陽承一起出來喝茶,卻不想弄得這麼憋屈。這次他們怕是難逃責罰了。

眼前這老者,正是他們昭陽殿的殿主王道玄!

他們的殿主王道玄,乃是一位真正的人王!

「師尊!他損毀了我們昭陽殿的昭陽翻天印……」

歐陽承憤怒著指向了鹿羽。

在他眼中,鹿羽已是死人了。以他對師尊王道玄的了解,王道玄心狠手辣,並且最是護短,這次王道玄不會放過鹿羽的。

但是面對歐陽承的狀告,王道玄卻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憤怒,只是深深的看了鹿羽一眼,反而對著鹿羽拱了拱手,問道:「這位小友,請問你尊姓大名?」

「鹿羽。」

鹿羽惜字如金,淡淡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鹿羽?」

王道玄的眼中閃過一抹疑問。周圍幾個域,似乎都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但似鹿羽這等高強之人,又豈能是默默無名之輩呢。

「鹿羽公子,冒昧問一聲,你是如何知道我們昭陽翻天印的秘密。」

王道玄問出了內心的疑問,他的眼神中閃爍著複雜的神色。

他之前就從悅來客棧趕到這邊來了,只是一直在暗處查看。

對於鹿羽說破他們昭陽翻天印的事情,他是十分震驚的。

這個秘密,只有他們歷代的殿主知道。他雖然將昭陽翻天印提前傳給了歐陽承,卻還暫時沒有將昭陽翻天印的秘密說給歐陽承。

這個只有他們歷代殿主知道的秘密,實在想不通鹿羽一個外人如何知道。

鹿羽太過的深不可測,他必須要試探清楚鹿羽的底細,才好動手。

而隨著王道玄說出這番話,已是徹底坐視了鹿羽之前所言的正確。

「殿主王道玄都被鹿羽給唬住了!」

眾人內心震動。

王道玄這身份尊崇的殿主都不惜屈尊紆貴的來詢問鹿羽了,鹿羽卻是絲毫不賣面子,直接說道:「有些事情不是靠隱瞞能瞞住的,我知道你們昭陽翻天印的事情,算不得什麼。」

「鹿公子能否給個面子,借一步說話詳談?或是我昭陽殿請鹿公子喝一杯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