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說她是美人,她就是美人,難不成本王覺得的美人,還要經過你的同意!」

黑魔這話說的很是響亮,慕容涼頓時怔住。

自己這是怎麼了,突然如此嘲諷黑魔,「抱歉啊,黑魔大人,我一時腦抽,所以才……希望您可以不計較。」

慕容涼雖然是在道歉,可是揚著腦袋,腰板挺的很直,完全沒有一點兒道歉的樣子。

「哼!大事未成之前,本王不與你計較!」

黑魔自然是有著自己的打算,如今不能與慕容涼決裂,他的大計劃,還要靠慕容涼來鋪路。

慕容涼何嘗也不是這樣的想法呢。

利用黑魔,達成自己一統四大陸的目的,到時候自己便是四大陸至高無上的主宰!

滅了黑魔,必然是不在話下!

「好,這個美人兒和那隻兔子,你就帶走吧。」

黑魔看向沈傾,語氣有絲欣喜,「美人兒,快過來,我帶你離開,否則你們會死在這裡。」

沈傾冷冷的看著黑魔,看著慕容涼。

「除非你答應救我們所有人,否則我是不會跟你走。」沈傾雙手抱胸說道。

「這不可能!」黑魔思考都沒有思考,便直接拒絕了。

「既然不可能,那你走吧。我們自然有辦法活著離開。」

「你有什麼辦法,你能有什麼辦法?這個陣法可是我們一族贈與慕容涼的血祭陣法,你們是不可能逃脫的。」

黑魔似乎很喜歡沈傾,還是耐著性子勸說。

沈傾已經不想搭理黑魔,徹底安靜了下來。

「沈傾,需不需要我直接滅了他們?」

萬籟寂靜之下,突兀的聲音傳入了在場每個人的耳中。

循著聲音看去,說這話的人正是厲星河。

「哈哈哈」慕容涼頓時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黑魔也大笑了起來。

「黑魔大人,你看到了吧?你覺得他們會臣服於你嗎?我還是奉勸不要因為一時的美色,壞了咱們的大事。要是被他們逃出去,很可能會通知星月大陸,到時候其他兩個大陸也會知道,那我們的計劃,可就要泡湯了。」

黑魔聽著慕容涼的話,滿臉的抉擇,實在是難以抉擇。

「罷了,一統天下之後,什麼樣的美人都有,我又何須為了這麼一個小美人,斷送了我們的天下呢。」

「這就對了,等收拾完他們,我送你幾十個像她這樣的美人。」

慕容涼大言不慚的說。

「好!那本王就等著你了。」黑魔頓時高興了起來。

「沈傾,你看這個怪物都不是真正的在乎你,有沒有一點難過啊?」

小白鮮亮的聲音,此時很是突兀。

沈傾瞪了小白一眼,開著玩笑「是啊,難過啊,還很難過。」

黑魔聽著沈傾的話,頓時開口「小美人,這可怪不得我,是你自己不抓住這機會,現在已經沒辦法了,你只能想著來世再來找本王,本王絕不會虧待你。」

黑魔這話說的很漂亮,似乎還很有義氣。

沈傾實在是覺得好笑,黑魔哪來的自信啊,覺得沈傾會感動,投奔自己。

沈傾轉頭看向厲星河,眉眼彎彎的盯了片刻,好聽的聲音吐了出來,「不需要你動手,我們還有小白。」

小白此時,一臉懵逼。

沈傾啊喂,你經過我同意了嗎,怎麼就為我做主了啊。

小白覺得自己需要和沈傾理論一番。

卻沒想到,還沒開始就偃旗息鼓了。

原因是,厲星河眉目含情的看著沈傾,然後說,「好。」

「你們兩個秀恩愛,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啊。」小白低聲嘟囔著。

「小白,你在說什麼?」 浮生幾重戀 沈傾沒有聽清楚,於是問道。

厲星河的目光也隨著沈傾的目光,轉向小白。

小白臉忙笑了起來,燦爛極了「我是說,必定完美的完成此次的任務。這點小事,完全不需要你和厲大哥動手!」

「我告訴你們,收拾你們,簡直是易如反掌。之前不過是逗你們玩而已,不用我大哥大姐動手,就我自己就可以滅掉你們。」

小白對著在場所以慕容涼的人,和黑魔的人,仰著脖子大喊道。

哈哈哈哈哈,所有圍著他們的人,全都笑了起來,連那些小弟們也不例外。 一個小屁孩,居然在這裡大言不慚的說,我要滅掉你們!

我一個手指就能滅掉你們!

這真是他們看過的年度最佳笑話,沒有之一。

猛然間,小白感覺到一道鋒利尖銳又帶有攝人寒意的目光,朝著自己射了過來。

小白一個激靈,便知是這是來自於那位他完全不敢惹的大哥。

神獸在他面前,也只能低下高貴而高傲的頭顱。

這是讓他少說廢話,快點動手吧。

小白頓時正襟危坐,直接戳破自己的手指,將手指上的血滴在陣法之中。

神獸王族之血,可破萬陣。

這一點,恰好小白符合。

陣法中頓時升騰起強烈的霧氣,迷人眼。

霧氣中發出哧哧哧的聲音,好像燃燒一般的響聲,隨後嘭的一聲,似乎是什麼東西在爆破一般。

沈傾幾人便從陣法中走了出來。

黑魔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場景,這可是他們一族的血祭之陣,根本沒有破解之法。

怎麼可能一個人族的小屁孩,就那麼輕易的一滴血,就破解了這陣法!

黑魔自然是不知道,小白並非人族,而是高貴的神獸王族血脈。

「控住他們!」黑魔大喊一聲,他必須抓住這個小孩,研究出陣法被破解的秘密。

這可是天大的大事,簡直比在這裡一統都要重要。

黑魔的屬下,和慕容涼的屬下,此時戰線統一的對著沈傾幾人。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小白和千里,這是屬於你們的戰場。」厲星河好看的嘴巴,此時幽幽吐出這句話。

厲星河畫了一個圈,便看到畫出來的圈升騰成一個光罩,將沈傾厲星河、小兔子和梅花鹿罩了起來。

小白和單千里則是在光罩之外。

單千里興奮不已,這可是一次好玩的機會啊。

小白則是滿臉苦逼,整個人面色愁苦,為什麼又是我啊!

難不成我就是專門用來做打手的嗎?

只是看著厲星河,小白便將這苦吞了下去。

收拾面前這幫畜生而已,絲毫是不在話下。

都是他們害的!

這麼想著的小白,幹勁便十足了。

「小白哥哥,可以打死他們嗎?」

眾人看著單千里這麼一個小正太,張開便問出如此驚世駭俗的話來,不禁莞爾。

「當然可以,小千里,我們來比試一番,看誰殺的這些人何必怪物多。」

小白嘴角扯出了一個,極度不符合他年紀的驚悚笑容來。

小白才剛說完,單千里便已經沖了出去,對著那些怪物橫衝直撞。

很奇怪,那些怪物,厲星河用手掌都觸摸不到,單千里卻是一碰一個準!

而且這個準度有些讓人毛骨悚然!

只要被單千里碰到的怪物,就好像是自爆了一般,砰砰的爆炸了!

小白看著單千里這麼兇猛,便也立即出手了,對著慕容涼帶來的人群。

「天堂有路你們不走,地獄無門卻偏要來,真是找死啊!」

小白也是直接粗暴的捏住一個人的脖子,砰砰砰,這人便直接被小白用手捏爆了。

此時的場面,兩邊都是爆破的聲音,一邊黑色的霧氣快速的消散於天地之間,一邊滿是鮮血橫流。

「真沒想到,小白和單千里居然有如此粗暴的傾向。」站在光罩中的沈傾嘆息道。

真看不出來,兩個人畜無害的小男孩,都在最短的時間內便殺了十幾隻怪物,十幾個人。

沈傾這邊愜意無比,慕容涼這邊卻是心驚膽顫!

黑魔的無形的眼皮也是抖動不已。

這是人嗎?這簡直是比惡魔還要惡魔的存在,比黑魔這個怪物都要怪物啊!

「撤!」慕容涼大喊一聲,便向著皇城內跑去。

如同瞬移一般,小白出現在了慕容涼的面前,臉上還帶著人畜無害的笑,「慕容皇主,怎麼這麼著急走啊?」

「我」慕容涼還沒說出來,半句話便卡在嘴裡面。

整個人被小白直接掐著脖子提了起來。

慕容涼不敢大喊了,他可是親眼見到小白殺他的屬下們就如同是殺一直小雞一般容易。

雖然他的修為比屬下們高很多很多,但是還不夠看!

「求你放了我,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慕容涼斷斷續續的求饒著。

單千里看到小白已經勝出之後,嘴巴撇了撇,直接看向黑魔。

單千里雖然人小,卻也知道黑魔是這些怪物的首領。

再出現,單千里便一口將黑魔腦袋上的霧氣吞在嘴裡。

黑魔啊啊啊的大叫不已。

這些霧氣就如同是他的臉,此時臉被咬掉了一截,那不得疼死啊。

「別喊!再叫我就直接撞死你。」單千里稚嫩的話語,卻發出最為強大的威脅。

然而黑魔卻不能不聽,眼前這個小人兒,可是他的祖宗啊!

掌握著他的生死!

黑魔不斷的點頭。

真的不是自己太弱,是這個小孩太強了。

就這樣,黑魔與慕容涼便落在了沈傾的手裡面。

場面的反轉,只用了一刻鐘的時間。

沈傾笑意盈盈的看著兩位階下之囚,目光中有著無盡的光芒。

「黑魔,說出來你和慕容涼的協議和陰謀。」沈傾好聽的聲音,是如此的動聽。

「我幫他奪取天下,他供我們黑魔一族在此生存。這就是我們的協議。」

「你們的計劃,是不是犧牲星斗大陸,來騙取星月大陸,然後再以同樣的伎倆掌控星月大陸,直到四大陸。」

「沈傾姑娘實在是智慧的象徵。」黑魔笑著說。

「黑魔大人,你怎麼能透漏我們的計劃呢?」慕容涼很是憤怒的說。

「閉嘴,你個死老頭,要不是你,我會變成現在這樣嗎?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算盤,不過是想要利用我們黑魔一族,當你鐵蹄的先鋒,只要計劃成功,你便會滅掉我們。」

「黑魔,既然已經撕破臉,那你也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算盤,無非是想在我一統天下之後,奪取我手裡的天下罷了!」

「我慕容涼今日告訴你,無論如何,這天下始終是人類的天下,而不是你們這些見不得光怪物的天下。」 黑魔和慕容涼開始互相謾罵。

實在讓人想要發笑。

「慕容涼,既然如此,那我告訴你,你兒子和你女兒的命,可都是在我手裡,即便我現在在這裡,我要他們自爆,他們便會馬上自爆。」

黑魔桀桀桀的笑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