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公子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行了,畢竟是人家救了我們。要是讓我現在離開的話,我真的是做不出來!你們讓開!「

「可,唉…」

看著自家公子,一臉堅定的樣子。家僕無奈嘆口氣。只好同意。因為他知道自家公子決定的事情,誰都改變不了!

「小心保護公子,一有情況馬上保護公子離開這裡!」

那名家僕對著其他兩人嚴聲說道。

「是!「

在三名家僕的保護下。那名富家公子拿著玉龍墜,緩步向葉楓移動而去! 此時倒在地面的葉楓,似乎陷入了昏迷。一動不動的趴在地上!

很快,三人就來到葉楓的身前。

富家公子緩緩蹲下自己的身子。拿著玉墜緩緩向葉楓靠近而去。

「啊!」

突然,葉楓怒吼一聲。雙眼怒睜。眼中血氣濃濃!一把將那名富家公子的手腕抓住!

「公子閃開!」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反應過來的家僕準備抽刀,將葉楓的手臂砍斷。

就在這時,那枚玉龍墜中散發出一道綠色的光芒。裡面充滿勃勃生機!一股奇異的芳香瀰漫而出。所有聞到這股味道的人。就感到心中一片寧靜。心中所有的煩惱憂愁,都遺忘的乾乾淨淨。

就連那名,準備抽刀砍向葉楓的家僕。手中的動作都是一頓!

那道綠光如同一道慧光,直接射入到葉楓的眉心中。

漸漸的,葉楓眼中的暴戾之色退散而去。滿頭的紅髮也是逐漸恢復到正常。緊握著富家公子的那隻手臂,也是慢慢鬆開。

「多謝!」

眼中徹底恢復清明的葉楓,道謝一聲后。用重新暈倒過去。

「成了!「

看見葉楓再次昏迷過去。那幾名準備出刀攻擊的家僕。不用鬆口氣。

「呼!」

就連那名富家公子也是一樣。長出一口氣。直接坐在地上。心臟砰砰直跳。剛才葉楓的舉動,也是嚇了他一大跳!

「公子,你沒事吧!!」

家僕關心的問道。

「沒事,沒事。把我扶起來吧!「

此時,富家公子臉上的汗水已經凝固。他將玉龍墜重新收回到自己的懷中。

「公子,那他怎麼辦!」

家僕指著葉楓,詢問道。

「嗯..」

富家公子環視一周后,沉吟說道:「把他也一同帶回府中吧。放在著荒山野嶺也不安全。就這樣吧!」

「是,我們知道了!」

……..

三日後,葉楓猛的睜開自己的雙眼。額頭上布滿冷汗。

「呼呼!」

葉楓深吸幾口氣,讓自己的內心平靜下來。

「該死的,怎麼會是這樣。它不是死了嗎?」

其實,葉楓在昏迷的這段時間。他一直在自己的腦海中,與一直妖獸的魂魄交戰。而那隻妖獸正是本應該死去。

同時,被妖獸控制意識那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 佳人太難追 葉楓都記得清清楚楚。他實在是想不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令他感到擔心的時,這隻妖獸竟然可以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之下。控制他的身體。

「該死的!」

葉楓煩躁的甩甩自己的腦袋。想要將腦中一切的雜緒甩出!

」咯吱「

推門聲響起。

葉楓扭頭看去。當看到來人的時。雙眼不由的睜大起來。口中喃喃道:「什麼東西?」

順著葉楓的視線看去,只見一個無比巨大的胖子擦著門框走了進來。肚子肥肉幾乎快要掉到地面上。眼睛也是幾乎快被臉上的肥肉擠得沒有了。

」太好了,你終於醒了「

看見坐在床上蘇醒的葉楓,來人臉上一喜。

看著來人向自己移動而來,葉楓都感到地面在微微顫動。

當來人坐到床邊時,葉楓心中都不由「咯噔」一下,生怕床板這弱小的身軀,支撐不住這龐然大物!

「你是?」

葉楓試探的詢問道。

「你忘了嗎,那天在山林裡面救過我。然後你昏迷過去了。我擔心你發生意外,所以我將他送到我家裡來了。「

聽完來人的話后,葉楓也是記起那日他昏迷的最後一段畫面。

「哦,我想起來了。其實,我應該感謝你才對。要不是你最後出手的話,我恐怕到現在都神志不清!」

「哈哈,對了,我叫江林,是順天城江府的少公子。你是哪裡人啊!」

「我叫葉楓,一介散修而已。居無定所的!」

葉楓笑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這段時間你就在這裡好好休息吧。想住多長都可以。反正我家裡就是房間多!」

「那真是打擾了!』

「小事而已!那你在休息一會。我出去幫你弄點飯菜。! 總裁狂寵軟萌妻

說完之後,江林便是扶著床邊慢慢站起。

「嗯?「

就在這時,葉楓輕咦一聲。

「怎麼了葉楓,還有什麼事情嗎?「

江林扭頭詢問道。

「哦,沒事!『

葉楓擺手說道。

等到江林走出房間后,眼中露出思索之色。口中暗自低語道:「不太可能啊,這種東西下界不會有的。但願是我眼花了吧!」

說完之後,葉楓重新躺在床上。腦中思索著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自己現在的問題。要不然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身體又被那隻妖獸給控制去…..

兩天的時間,一晃而過。

在這兩天的時間裡,通過與江林的接觸,葉楓發現江林的內心很是單純。不管是對任何人,都很熱情客氣!

「葉楓,你看。這裡就是我江府的練武場。你要是覺得躺在場上枯燥了。可以來這裡舒展一下筋骨的!』

順著江林的手指看去。整個練武場足有三個籃球場大小。場上十八般兵刃應有盡有。還有許多用來練功的石墩。不少的家丁護院正在場上熱火朝天的操練著。看見江林走來。所有的人都快速放下手中的事情。對他行禮。

葉楓看的出,這些人對江林是發自內心的尊敬。而不是那種表面功夫。而至於原因,葉楓想應該和江林的待人方式有關。

走到場地的邊緣,江林看著重新操練的眾人。眼中露出羨慕之色。

發覺到這一幕的葉楓,開口詢問道:」你也很喜歡修鍊嗎?「

「嗯!」

江林點頭應道。

「那怎麼不和他們一起。」

「呵呵,想是想,但是沒有辦法啊!「

江林低頭看了看自己身體,眼中露出回憶之色。口中緩緩說道:「其實,我當初並不是這般模樣。對於修鍊也算是有點天賦。但是,自從三年前開始。不知道為何。生了一場大病。大病過後。身體就開始不主的膨脹。怎麼都控制不住。就連以前的那些修為,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一點點的消散流逝。現在不要說是練功了。就是跑都可能沒有你走的快!」 「有時候我真的懷疑我的運氣是不是不好,這種事情才會發生到我的身上。」

說道最後,江林的眼中有著說不出的落寂!

「沒想到竟然會是這個樣子!」

聽完江林的解釋,葉楓心中對他的遭遇感到一絲憐憫。這時,他的腦海中不由回想起,前幾天他看的那一幕。暗自沉吟起來。

「拜見少爺,葉公子。「

就在葉楓準備詳細詢問,已確定自己心中的猜測時。 喪夫 有一名家僕趕來,恭敬的說道:「稟告少爺,老爺回來了。現在人已經人已經在大堂內歇息!」

「父親早些來信不是說,還要幾日才會回來。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江林心中雖然疑惑。不過還是快步向大堂方向趕去。

江勝,江林親生父親。江府的現任家主。與江林不同。寬鬆的長袍也掩蓋不住他那壯碩的身材。一雙虎目,炯炯有聲。聲音如驚雷。鏗鏘有力!

「爹,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來到大廳之中。江林恭敬的行禮道。

「林兒,你沒有什麼事情吧!該死的,沒有想要我才離開幾日。竟然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實在是膽大妄為!」

江勝的目光充滿疼愛之色。細細檢查下。確定江林沒有什麼大礙后。雙目怒睜。聲音如洪鐘般響亮。大聲的謾罵道。

「爹,我這不是沒有什麼事情!你就不要擔心了!「

「我知道,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爹的心中自有分寸。以後要是想要出門的話,多待幾名護衛。一定要注意完全!」

「我明白的爹!」

得到江林的保證后,江勝滿意的點點頭。自從他的妻子張氏離世后。他將全部的愛都放在的江林的身上。三年前的事情本就讓他心痛不已。現在江林有遭遇到他的人的暗殺。這讓他心中大為肝火!

這時,江勝的目光落到,一直在旁邊站立的葉楓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后。他一步來到葉楓的身邊。抱拳說道:」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經聽下人說過了。老夫在這裡謝過這位公子的救命之恩了。「

」江家主客氣。「葉楓連忙抱拳回禮道。

葉楓與江勝有交談幾句后,便是借故離開。留下他們父子在大堂中交談。

沿著院中曲折小徑,穿過亭樓閣台。葉楓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關上房門。

突然,心臟處傳來一陣悸痛。葉楓捂著胸口。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知道又是自己體內的那隻妖魂開始作祟!

葉楓直接就地盤腿而坐。雙眼緊閉。開始運功壓制!

漸漸的,從葉楓的身體散發出氤氳之氣。情況似乎慢慢有所好轉起來。然而,下一刻。葉楓的身體突然一顫。那氤氳之氣竟是多出一絲絲的血紅之氣。摻雜在其中。

葉楓的臉色也是變得越加難看起來。

「呼!「

葉楓從嗓子中發出奇怪的聲音。臉上繚繞著一股血氣。 快穿之撩漢之路 整個人看起十分難受!

突然,葉楓張開雙眼,臉上露出掙扎之色。他的左眼中一片清明。而他的右眼之中儘是血絲。

「滾出我的身體!」

葉楓怒吼道。

「嘎嘎!」

下一刻,葉楓的面色一變。猙獰恐怖。發出陣陣奸笑之聲。

「啊!」

這一刻,葉楓終於是堅持不住。此刻他的腦海中,如同百根鋼針在穿刺。又如同千萬隻蟻蟲在撕咬著他的神經。這樣的疼痛讓葉楓在地上痛苦的打滾著。

葉楓的口中不斷發出如同低沉的嘶吼聲。

「砰!」

就在這時,緊閉的房門突然從外面踹開。有兩道身影,一前一後進入到房間之中。

「葉楓!」

江林著急的喊道。

「爹,你快點幫幫他!」

「不要著急!我看看!「

說我之後,江勝身影一閃。想要查看葉楓的情況。

就在江勝的身體,距離不足一尺時。原本倒在地上的葉楓,突然跳起。眼中露出嗜血光芒。對著江勝一掌拍出。迅捷狠辣。對著江勝的心口打去!

「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