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陸昊蒼能夠躲過自己的攻擊,野狼王覺得是後者的運氣,又或是實現給自己加持了什麼BUFF,但這次它沒有看到陸昊蒼有任何釋放技能的前兆,所以多少有些疑惑。

「嗷嗚!」

野狼王反應過來,發出憤怒的長嘯,這是對自己的蔑視,狼族的王者不能忍受陸昊蒼的挑釁。

「噗嗤!」

「-201!」

一道寒芒閃過,在即將逼近野狼王時,陸昊蒼來了一個突然加速,瞬間來到前者的面前,小刀劃過野狼王的脖子,在它頭頂冒出鮮紅的數字,傷害高大201點。

「叫什麼叫,還是說,你到發情期了?」陸昊蒼一擊得手,並沒有打算停下,直接伸出一腳狠狠地踢在野狼王的前胸。

「-54!」

這次沒有擊打在要害部位,只造成了54點傷害,不過陸昊蒼這一腳的力量不容忽視,將比自己大很多的野狼王踢飛出去,撞在遠處的大樹上,直接斷裂。

「???」從地上爬起來的野狼王一臉懵逼,根本沒有搞清楚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晃了晃有些發矇的腦袋,回想自己究竟經歷了啥。

被一個人類用腳踢飛,這是野狼王出生以來第一次遇到,完完全全感受到自己作為區域王者的尊嚴受到了挑戰。

「吼!」

野狼王的前爪狠狠拍下,地面應聲而裂,它真的被激怒了,眨眼功夫自己就損失了255點生命值,雖然對擁有3000點生命值的它來說不算什麼,但這也是至今沒有遭遇過的事情。

周身泛起強烈的綠芒,無數風刃形成,野狼王準備使用拿手的風系魔法發動進攻。

「嗖!」「嗖!」

鋒利且數量眾多的風刃急速朝陸昊蒼飛去,連周圍的樹木也受到牽連,風刃切過,樹木紛紛倒下,揚起一片塵土。

野狼王的對策很簡單,既然陸昊蒼的速度很快,自己就用量來取勝,它斷定後者用了加速類的技能,肯定有時間限制,只要耗到對方效果結束,就是自己反擊的開始。

陸昊蒼看著密集的風刃朝自己襲來,沒有太過慌張,稍稍退後幾步,輕鬆從容地閃避著綠色的風刃。

風刃以野狼王為中心四散發射,距離越遠,密集程度就越低,正所謂退一步海闊天空,現在的陸昊蒼遊刃有餘,憑藉超高的敏捷,風刃完全沾不到自己的一角。

對戰的時候,腦子是個好東西,活用大腦,能夠輕鬆擊敗對手。

怒氣上涌的野狼王,判斷力早已降低,它看到陸昊蒼竟然能夠完美規避自己的風刃,熱血上頭,不停持續釋放風刃,決心一定要擊中後者,至於其他各種因素,不在考慮範圍內。

半分鐘后……

「呼!」「呼……」

隨著時間推移,風刃的數量瞬間減少,到最後消失不見,因為過度使用風刃技能,此時野狼王的魔力值已經見底。

畢竟野狼王不是以魔法見長的BOSS,區區350點魔力值哪能被如此揮霍。

魔法使用過度,加上魔力值見底,野狼王頭腦昏沉,陷入了短暫的力竭狀態,正是陸昊蒼進攻的好機會。

「結束了?換我來!」陸昊蒼可不是善茬,本著痛打落水狼的原則,提著小刀就沖了上去,朝野狼王脖子、腹部、眼睛等要害部位一頓狂捅。

「-187!」「-204!」「-196!」

一大串鮮紅的數字從野狼王頭頂冒出,刀刀致命一擊,野狼王的血條瞬間空了一半。

劇痛刺激了野狼王,讓它清醒過來,看到自己的生命值減半,大吃一驚,嚇得它連忙向後跳去,拉開與陸昊蒼的距離。

「哎,別走啊,我還沒捅夠呢!沒想到捅人,哦不,捅狼的感覺真不錯,讓我多捅幾下唄!」陸昊蒼拿著小刀在空氣中比劃了幾下,嘴角勾起壞壞的笑容,心中的小惡魔覺醒。

野狼王不寒而慄,它從未見過如何變態的人類,恐懼慢慢佔據了心頭,它萌生了退意。

「別想跑哦,你知道的,你的速度比不上我!」猜到野狼王的想法,陸昊蒼提前開口道,繼續給前者施加壓力。

「嗷嗚!!!」

認清了這個現實,野狼王發出悲壯的嚎叫,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過,現在魔力還耗盡了,連急速都用不出來,心中的一股憋屈勁,甭提多難受了!

「野性狂暴!」

野狼王釋放了最後一個技能,這也是它最不希望使用的技能,這個技能釋放的條件就是自身生命值低於50%,一旦釋放后,攻擊力提升50%,防禦力下降50%,純屬搏命。

但目前的情況野狼王沒有其他選擇,必須進行殊死一搏。

大吼一聲,野狼王主動發起了進攻,猛然撲向陸昊蒼,露出了鋒利的獠牙和尖銳的利爪。

在野性狂暴的加持下,雖然攻擊力大幅提升,但速度上還是處於劣勢,而且防禦力降低,對於陸昊蒼來說反而能夠節省不少力氣,於是,接下來就是戲耍時間。

…… 「嗷嗚……」

「-89!」

野狼王眼中充滿了不甘,發出一聲哀嚎,隨著頭頂冒出最後一個鮮紅的數字,它的血條終於還是見底了,這也意味著它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失去支撐的力量,野狼王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一代森林王者就此死去。

「呼,真過癮,有敏捷就是好,即便這個身材,依然能夠飛來蹦去的!」陸昊蒼收回自己的拳頭,看著躺在地上的野狼王屍體,開心道。

在剛才的對決中,陸昊蒼完全是戲耍野狼王,攻擊力大幅提升有什麼,摸不到就是白費,他開始還用小刀劃一下野狼王的要害部位,後來發現後者根本沒有威脅時,收起小刀,改用拳頭和腳。

拳拳到肉,陸昊蒼直接跟野狼王展開了肉與肉之間的激烈碰撞,後者心裡那個憋屈,堂堂BOSS級的魔物被一個人類用拳頭活活打死,說出去真是有夠丟人的。

「唔姆……」陸昊蒼打完收工,從存儲箱中掏出肉乾咀嚼,他發現,劇烈運動會加速飽食度的消耗,一場玩耍般的BOSS戰下來,飽食度基本上已經見底。

「搞定,接下來先回去看看那幾個冒險者怎麼樣了!」恢復完畢,陸昊蒼將野狼王的屍體直接扔進存儲箱中,自語道。

陸昊蒼也很想直接料理這頭野狼王,不過想到那五名冒險者或許還處於危境之中,決定先回去看看情況。

……

「穿心箭!」

「噗!」

「-72!」

一支閃動著紅光的箭矢射在一頭森林野狼的胸口,造成大量傷害,野狼發出痛苦的哀嚎,血條見底,不甘地倒地身亡。

作為冒險者小隊的主力輸出角色,格雷斯的弓箭還是相當致命的,尤其是附加了各種效果的魔法箭或技能箭,都能夠給森林野狼沉重的打擊,它們那不多的250點生命值很快被清空。

失去了野狼王的指揮,這群森林野狼明顯沒有了先前的統一性。

而冒險者小隊則更有默契,在羅威爾的指揮下,與巴克組成堅實的前排,頂住狼群的攻擊,在後方的格雷斯瘋狂輸出,將野狼們射翻在地,薇薇安專註使用治癒魔法,確保羅威爾和巴克保持安全血線,最後的漢森則是警戒四周,對那些殘血的野狼進行補刀。

「喝啊!」

羅威爾跳起來,一劍狠狠地劈在野狼的腦袋上,後者紅白之物四濺,宣告了它的死亡。

終於,在五名冒險者默契地配合下,在失去野狼王后的狼群終於被徹底擊潰,沒有留下一個活口。

「呼,總算結束了!」格雷斯放下弓箭,長長出了口氣,慶幸道,一開始還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事情有了轉機。

「趁現在我們趕緊離開,萬一野狼王回來,恐怕我們都走不了!」剛剛從一頭森林野狼嘴上取下狼牙的漢森建議道,他可不想再見到野狼王,否則後果難料。

「不行,我們要去幫助那位……呃,勇士,是他引開了野狼王,我們不能棄他不顧!」羅威爾是一名騎士,他的騎士精神不允許自己忘恩負義,決定去救引開野狼王的陸昊蒼。

「醒醒吧!那個傢伙引開野狼王純粹就是找死啊!」漢森不想為了陌生人冒險,狡辯道,「就算我們去了,又能怎麼辦?還不是打過野狼王,過去送死嗎?」

「不管怎麼說,也不能坐視不理!」羅威爾固執道。

漢森攤了攤手,建議道:「既然如此,我們投票表決吧,想要離開這裡的請舉手!」

說著,漢森率先舉起了他的右手,表示不願意摻和其中。

巴克和薇薇安看了一眼漢森和羅威爾,最終還是沒有舉手,他們覺得還是要去看看陸昊蒼的情況。

「格雷斯,你!」看到格雷斯竟然舉起了手,羅威爾一臉震驚道。

「很簡單,我不想死,所以並沒有打算去營救那個傢伙。」格雷斯對於突然出現的陸昊蒼沒有太大的感激之情,為了自身安全考慮,他也不準備去救後者。

「現在是3比2,我是這個小隊的隊長,命令你們一起跟我去營救那位勇士!」羅威爾眉頭微皺,沒想到格雷斯和漢森會選擇逃離,但自己身為冒險者小隊的隊長,必須做出決斷。

「不不不!要去你們三個去吧,我準備會鎮里好好休息一下,反正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漢森並不買賬,拍了拍自己腰上的口袋,悠然道。

「你!」羅威爾氣急,沒想到漢森竟然不聽自己的命令,而正好這次的任務物品在後者手上,回去之後確實能夠交任務。

羅威爾緊了緊手中的長劍,內心極其複雜,甚至想要對漢森出手。

「怎麼,想動手?我可不怕你!」漢森看出羅威爾的心思,掏出腰間的短刀,擺出了迎擊的姿勢。

「別,你們不要內訌,都住手!」身為白牧師的薇薇安看到自己小隊的成員發生內訌,十分焦急,勸阻道。

「哦,你們還好嗎?沒想到你們把狼群解決了,真厲害!」就在羅威爾和漢森僵持不下時,一個略微帶著喘息的聲音傳來,一道肥胖的身影出現。

「是你!你沒死?」看到突然出現的身影,漢森大吃一驚,手中的短刀差點掉落在地。

「你,你沒事吧?還好嗎?」羅威爾同樣露出震驚的表情,打量著對方,難以置通道。

這肥胖的身影自然就是解決掉野狼王的陸昊蒼,他其實剛才就已經回到附近,利用隱匿技能偷偷觀察,發現冒險者小隊協同作戰能力還是相當不錯的。

「噹噹當!你最愛的小Q又登場了,這次呢,告訴你一個欣喜的消息,創世神大人因為考慮到你是來自異世界,無法聽懂艾特拉斯本地語言,於是給了你一個隱藏的福利——神言的加護,有這個加護在身,你可以聽懂、看懂這個世界任何一種語言!」許久不見的小Q在陸昊蒼隱藏一旁的時候突然現身,告知其另外一項特權福利。

「當然,那種『嗷嗚』、『吼』、『哼哧哼哧』的獸語還是沒辦法翻譯的,請放棄!」小Q補充道。

於是,後面發生了的爭執同樣盡收陸昊蒼耳中,只不過他現在裝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樣,擱著在演戲呢!

…… 其餘三名冒險者也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陸昊蒼竟然能在野狼王手底下逃脫,而且看樣子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哦,是這樣的,我有一個特別的道具,能夠附加相當可觀的移動速度,所以僥倖甩掉了那頭大狼。」陸昊蒼早已想好了借口,睜著眼睛說瞎話道。

雖然陸昊蒼這麼說了,但包括羅威爾在內,五名冒險者臉上都多多少少充滿了震驚,不太相信前者所說。

「我代表小隊所有人感謝您,不過……」羅威爾畢竟是隊長,雖然心有疑惑,但基本的禮節不能少,向陸昊蒼表達了謝意,然後委婉地詢問道,「能否冒昧地問一句,您的姓名是?您又是做什麼的?為什麼會一個人出現在里瓦羅森林?」

通過對話,陸昊蒼首先知道了這座大得離譜的森林叫做里瓦羅森林。

對於羅威爾,陸昊蒼還是比較客氣的,躲在暗處時,已經聽到了後者與漢森的爭執,用已經編好的身份回道:「我叫阿古拉(葡萄牙語「暴食」的諧音),是一名旅行商人,因為途中遇到了一隻極其可怕的魔獸,與護衛隊走散了,正在想辦法離開森立。」

一口氣回答了羅威爾的三個問題,沒有猶豫停頓,一氣呵成,論演技,以前作為主播的陸昊蒼還是有一定的信心。

羅威爾點點頭,倒是接受了陸昊蒼這個設定,在艾特蘭斯確實存在許許多多的商人,在森林中遇到一個與護衛隊走散的也情有可原。

有相信的,自然也有不相信的,剛才與羅威爾對著干,主張不救陸昊蒼的漢森發話了:「你說你是商人?有什麼可以證明嗎?身上沒有任何包裹之類的,你拿什麼賣?菊花嗎?」

漢森說話一點都不客氣,此前與羅威爾發生爭執就是因為陸昊蒼,雖然看起來救了他們一命,不過還是抱著懷疑的態度。

陸昊蒼微微眯起眼睛,盯著漢森,如果不是要問一些關於艾特蘭斯以及周圍情況,他真的想出手幹掉這個討厭的盜賊。

臉上依然保持著笑容,陸昊蒼早已想好應對這個問題的辦法,伸手從存物箱里拿出了之前在森林裡收集的各種東西,有野豬皮、野豬牙、狼牙、愛珀果等等,放在地上,確實像是一幅商人的模樣。

五名冒險者看到陸昊蒼突然拿出那麼多東西,都嚇了一跳,瞬間瞪大了眼睛,獃獃地看著地上的一堆東西。

「阿古拉先生,您,您是從哪裡拿出那麼多東西的?」羅威爾詢問道。

「儲物箱啊,怎麼了?」陸昊蒼疑惑道,他以為這個世界的人應該都有儲物箱這種方便的設定,而自己這個恰好沒有容量限制罷了。

「儲物箱?沒想到您竟然擁有『次元存儲道具』!看來您所在的商會來頭不小!」羅威爾聽到解釋,露出恍然的表情,隨後眼睛看向陸昊蒼手腕上那個造型奇特的手環,推斷那應該就是次元存儲道具。

其實陸昊蒼手腕上那個只是普通的運動手環罷了。

「哦,難道你們沒有儲……這類道具嗎?」陸昊蒼試探性地問道。

「當然沒有,那可是相當稀有的道具,一般只有高階的冒險者或是大型商會才擁有,以我們的經濟實力,還買不起。」羅威爾擺了擺手,回道。

通過交談,陸昊蒼又知道了自己這個儲物箱的變態程度,艾特蘭斯管這類道具叫次元存儲道具,不僅數量稀少,也沒有自己這儲物箱無限容量的設定,就算是1立方米的次元存儲道具都十分珍貴。

難怪陸昊蒼看到五名冒險者身上都帶著類似背囊、包裹、袋子之類的裝備,都是用來放道具的。

陸昊蒼表面不露聲色,他可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有個無限容量的儲物箱,不然肯定會引起巨大的震動。

羅威爾、薇薇安以及巴克他們都相信了陸昊蒼之前所說的一切,能夠擁有次元存儲道具的人,有能夠大幅提升自己速度的保命道具也不足為奇。

格雷斯則是保持沉默,一副冷漠的樣子。

漢森眼珠轉動,似乎心中有謀划著什麼,不過也沒再多說什麼。

陸昊蒼把所有人的反應看在眼裡,心中冷笑,留了一個心眼。

接下來就是離開里瓦羅森林,陸昊蒼朝羅威爾道:「我現在與護衛隊走散了,而且暫時沒有多餘的保命道具,一個人太危險,能否雇傭你們帶我離開森林,去到最近的城鎮?」

「不過我身上暫時沒有金錢,可否用材料支付?」陸昊蒼想起自己身上沒有金錢,指著地上的「貨物」道。

「不需要阿古拉先生支付額外的報酬,剛才您冒險救了我們一命,帶您離開森林算是我們的報答。」羅威爾拒絕陸昊蒼提供物資的支付,說道。

「好吧,那謝謝了。」陸昊蒼也不勉強。

「應該是我們說謝謝才對!」羅威爾真誠道。

隨後陸昊蒼收起所有東西,跟著羅威爾他們朝附近的城鎮而去。

路上,陸昊蒼了解到羅威爾這冒險者小隊是來里瓦羅森林採摘一種名叫「醒魂草」的特殊草藥,是一位鍊金術師的委託,具體有什麼用,他們也不清楚。

碰到森林野狼王也是湊巧,只能說他們運氣真的不好,如果不是陸昊蒼,他們很有可能全軍覆沒。

走了半天時間,陸昊蒼他們終於出了里瓦羅森林,再走了一會兒,看到了陸昊蒼來到艾特蘭斯后的第一個城鎮。

「那就是賽蘭鎮,裡面的常規設施齊全,阿古拉先生可以好好看看。」羅威爾指著眼前的城鎮介紹道。

這個賽蘭鎮並不是很大,就如一般RPG遊戲中小鎮的規模相仿,外面有一圈五米來高的石砌城牆,用來抵禦魔物、魔獸的侵襲。

來到城門前,羅威爾指著門口的衛兵道:「阿古拉先生,只要出示『身份牌』,確認身份后,您就可以進入賽蘭鎮了。」

「嗯哼?身份牌?那是什麼鬼?」聽到羅威爾說了一個新鮮的東西,陸昊蒼一臉茫然。

…… 身份牌,是艾特蘭斯特有的一種證明自己身份的魔法牌子,是五大人類王國聯合研製並推廣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驗證人類的身份,防止魔族探子潛入人類王國。

這種身份牌唯一的作用就是證明自己是不是人類,通過特定魔法,將個人信息錄入身份牌中,其他人就可以查看上面的信息,判斷是否與本人相符。

這些消息是陸昊蒼後來得知的,現在的他處於茫然狀態,還搞不明白這所謂的身份牌是個上面玩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