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讓血殺變老,現在楊風只能讓血殺變成中年人,血殺的實力不但不能夠減弱,反而會增強,那樣的話,如果血殺成為魂帝,那楊風就別打了,直接的就被捏死了。當然,成為魂帝的可能性不大,畢竟,楊風的武魂能量不可能嗎的強。但是,提升到魂聖還是有可能的。這樣的話,楊風也肯定不是對手。

「恩?」血殺的臉色不由的一愣,他感覺自己又回到了幾年前的實力了,現在的實力正好是魂尊初期。

這時間的作用實在是太奇妙了。竟然能夠起到這樣的作用。

「焚盡天下。」這個時候,楊風肯定要抓住這樣的機會,一般的招數那肯定是不行的。或者說,一般的招數根本就沒有多少的把握。

既然機會已經出現,那楊風就用最強的招數,直接的滅了這個血殺,不然的話,等這血殺恢復了。那就太難對付了。

「閻王之怒。」這個時候,血殺的臉色也是不由的一變,如果楊風這招真的作用在了自己的身上,那自己可真的是完了。

這個時候,他也是用出了自己的天賦魂技,閻王之怒,在他的周圍,一道道血浪出現了,迎接上了那無邊的恐怖的火焰。

雙方展開了一場廝殺,最終都是消失了。

楊風不斷的喘著粗氣,然後快速的一顆補充能量的丹藥,幸好,自己煉製了一些,在這樣的戰鬥中也是充分的體現出他的作用了。

「小子,真是讓我驚訝啊,如果不是我反應快,我還真的要栽在這裡了。」看著楊風,血殺不由的沉聲的說道。

「呵呵,你也不錯啊,反應速度真快。」楊風苦笑著說道,血殺不愧是血殺,反應的速度那也不是一般的快。

這一次,楊風沒有殺了這個傢伙,接下來,難度只能是增加數倍不止,這也讓楊風的眉頭不由的緊皺。

血殺這個對手,真是不簡單啊。

同時,楊風也是看了看擂台上的武魂學院的院長,這個院長,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對於兩個人的戰鬥,簡直就是無動於衷呢。血殺明顯的違反規矩了,還不阻止。這讓楊風也是知道,自己想要活著出去,那就只能依靠自己了。

這是第一次,自己當眾用出輪迴武魂,但是,也沒有佔據上風。

「哼,你才是魂皇初期的實力,能夠讓我動用全力,就算是死,你也足以自傲了。」血殺看著楊風,沉聲的說道,他血殺是誰,曾經的天榜第一。

同境界根本就沒有人是他的對手,越級殺敵那是經常的,現在,面對一個實力比自己弱的多的,他竟然戰鬥了這麼久。

「哼,如果咱們兩個只能一個活著走下這擂台,那這個人一定是我。」楊風淡笑著說道。

面對血殺的氣勢,楊風絲毫不懼,他楊風,豈是嚇大的。

「口氣倒是不小,我這就讓你知道,我血殺的厲害,我血殺,不僅僅是天賦技能強大,就是普通招數,也是一樣強大。」血殺說著,再次的行動了起來。

「死亡穿透。」隨著這道聲音的落下,血殺直接的來到了楊風的面前,要知道,剛才的時候,他這招是被楊風的天賦魂技時光回溯給破了,現在呢?楊風還能再使出時光回溯嗎?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門突然間的出現在了血殺的面前。血殺直接的走進了那道門。

輪迴之門。

楊風就防備著這一招呢。

第一次,血殺用的時候,楊風是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在,這一次,楊風卻是反應過來了。

「這是什麼門,那血殺呢?」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戰鬥就這樣的結束了嗎?」

「這血殺真是強大啊,不愧是十年都在天榜第一,楊風則更加強大啊,除了擁有強大的不死鳳凰武魂,竟然還擁有輪迴武魂,同時掌握兩種天賦技能,如果再加上藥王的身份,想想他們都是不敢相信,但是,事實就在他們眼前,他們不相信也得相信。

他們很多人以前也認為他們是天才。實際上,他們和很多人比起來,他們都是天才,但是,和楊風還有血殺這樣的比起來,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楊風也是注意著輪迴之門的變化,楊風也真的是希望輪迴之門能夠徹底的殺死血殺,最起碼也是將血殺給困住了。

這個血殺實力要比他強的太多了,而且招數神秘莫測,突然間的殺出,讓楊風也是有些防不勝防。

這個時候,那武魂聖院的院長沒有宣布比賽結束,楊風也只得繼續在這擂台上面。他抓住這機會進行全力的恢復,這樣的話,即便是血殺再出來了,楊風也能和其繼續戰鬥。

「轟。」大概有半個小時的時間,那輪迴之門,發生了爆炸。

血殺,再次的出現了。

「小子,真是沒有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手段啊。」血殺的臉色很是不好看,本來嘛,他以為戰鬥馬上就要結束了,結果呢。戰鬥不但沒有結束,反而他被陷進去了。在裡面也是拼盡了全力,然後才能出來。

「時間幻境。」 絕處逢愛 這個時候,楊風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的就出手了。

這血殺能從裡面出來,但是在,和血殺肯定也是拼盡了全力的。這個時候,他正是比較虛弱的時候。

趁他病,要他命。

這是你死我活的戰鬥。

要麼你死,要麼我死,絕對不可能有第三種的可能性。

血殺剛出來,卻是感覺自己的意識渾渾噩噩了。

「哼,死去把。輪迴之刃。」楊風直接的拿出了武器,輪迴之刃。同時也再次的用出了他的一個絕招,輪迴之刃。

「砰。」的一聲,那血殺的身體直接的就被擊中了。這個時候,血殺的身體直接的開始萎縮,枯萎了。

楊風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戰鬥,終於要結束了嗎?這正是他想要的結果。

這輪迴之刃武器,再配合上輪迴之刃的招數,那威力可是非常的驚人的。

「啊。」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慘叫的聲音響了起來。

猛然間,那血殺的身體再次的恢復了。

「這,這怎麼可能。」楊風的臉色那是很不好看,看到這樣的情形,給他的第一感覺,那就是見鬼了,這他媽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樣的話,這個血殺竟然都不死。

「小子,還真有的,我也沒有想到竟然被你逼到了這一步,你知道我死神鐮刀武魂的能力嗎?只要我不死,就能讓我身體復原。」血殺看著楊風,如此的說道。

「嘩。」不但是楊風震驚,就是所有的觀戰者都是非常的震驚,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怎麼打?

「呵呵,那我就直接的殺死你,看你還能復原不能。」楊風沉聲的說道,這個時候,楊風的臉色也是很難看,這個血殺,那可不是一般的難纏啊。

天生娛樂家 「小子,你倒是挺能說大話的。」血殺不由的笑了,冷聲的說道。

「哼,你一直覺得我說大話,可是剛才呢,不是你武魂特殊的話,你早就被我殺死了,難道不是嗎?」楊風淡笑道。

… ?–

–>

「可惜,我沒有死,那死的人一定是你。」血殺看著楊風,淡笑著說道。

不過這個時候,血殺的表情也是非常的凝重,這個時候,他真的是不敢再小看楊風了。他知道,他們的情報錯了,他們得到的情報,楊風根本就沒有輪迴武魂,這樣的話,想要殺死楊風,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了。

他已經動用了絕招,甚至說是動用了天賦技能,但是,楊風依然沒有死。

這就說明一種情況,想要殺死楊風,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楊風也是很無語,這個武魂聖院的院長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他真的有些搞不清楚了。這場比賽按照規定來說,就不應該存在的。

這個血殺在武魂聖院的院長面前那是公然的違規。公然的作弊。

武魂聖院的院長竟然坐視不理,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態度呢。

和楊風相比,這個血殺可是擁有碾壓性的力量的。

「血海衝擊。」這個時候,血殺再次的動了,在擂台上,到處都是鮮血,沒有多大一會兒,血海便是形成了。

楊風的腳被那血水浸泡,這個時候,一動都不能動。

「小子,看你還怎麼跑,今天,你必須要死。」血殺的臉上出現了冷笑。

這血海衝擊這一招他也是基本上沒有用過,因為沒有對手讓他用這一招,他也沒有想到,碰到楊風,竟然逼得自己不得不使用這一招。

「死去把。」血殺迅速的來到了楊風的身旁。

但是,這一次,他卻是立刻的停了下來。

在楊風的身旁,出現了五道輪迴之門,在楊風的四周和上方,都是有輪迴之門的,想要擊殺楊風,那是必須要通過這輪迴之門的,可要通過這輪迴之門。

血殺也是寒毛都樹了起來,他剛才可是進去過,僥倖才出來的,如果再次進去的話,那就不一定有這樣的運氣了。他真的沒有想到,楊風竟然能支撐起五道輪迴之門,這魂力那可不是一般的強。

「小子,你就像烏龜一樣,只能躲在龜殼兒下面嗎?」血殺看到這樣的情形,冷聲的說道,他也想快速的解決戰鬥,然後快速的離開這裡,留在這裡,總是不太好的。

「呵呵,如果你現在只是魂宗初期的實力,你就是當烏龜,我也能一拳打爆你。」 娛樂有屬性 楊風淡淡的回應道。楊風的意思很明顯,你的實力比我強那麼的多,這樣的話,你竟然好意思說出來。

楊風說這話也是很大,畢竟,魂尊巔峰比魂皇初期強太多,比魂皇初期和魂宗初期的差距大的多。

「我想,你維持這五道輪迴之門那是絕對要消耗大量的魂力的,我看你能堅持多久。」血殺沉聲的說道,不再繼續剛才的話題,畢竟,他真的是以強打弱,如果這樣還不讓對方防禦的話,那真的是說不過去。

如果他要是魂宗初期的實力,楊風還真的能夠一拳將其打爆。

「哼,那就不牢你費心了。」楊風冷笑著說道。

實際上,楊風自己也是知道,這要耗費多大的能量。

但是,他也沒有辦法,他撤去一道輪迴之門,那血殺就有可能從哪個方向攻過來,自己是防不勝防啊。

劍靈同居日記 這樣的話,消耗的能量那可不是一般的大,但是,從目前情況來看,楊風也只能是堅持。

能堅持多久就是多久。

這個血殺的血海也不能一直釋放吧,估計也是堅持不了多久的。這也是楊風的想法。

血海衝擊,維持著這麼一個血海,這血海還有這樣特殊的作用,楊風就不相信,這血海就不消耗能量。

「小子,你肯定是在想,我的血海衝擊也消耗能量吧。對,我的血海是消耗能量。但是,我的能量要比你充足的多,而且,我九道魂影都能給我提供能量。所以,我能維持很長時間,你也就別有什麼想法了。等到你能量耗盡的時候,那就是你的死期。」血殺看著楊風,如此的說道,很明顯,他也猜到了楊風心裏面的想法。

「哼,說的好聽。」楊風冷聲的回應道。

這個時候,楊風其實也在想,如何擺脫掉這血海,如果要是擺脫掉那血海的話,那自己也就不用維持這五道輪迴之門了。

第一次,楊風感覺這麼辛苦。

這樣的戰鬥實在是太消耗能量了,楊風自己都是有些吃不消了。

這血殺說自己能量很充足,誰知道說的是真的假的,很有可能就是忽悠人,讓他楊風泄氣的。一個人,一旦泄氣了,戰鬥力將會大大的減弱。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

現場的觀眾很多都是屏住了呼吸,這個時候雖然沒有戰鬥,但是,他們也都能看的出來,戰鬥進入了白熱化,說不定就要分出結果了。

無論是血殺,還是楊風,都實在是太強了。

他們的魂技,他們的戰鬥力都是遠超常人的。他們這些天才在這兩個人面前都不夠看的。

歐陽燕的臉上露出了苦笑,她想起了第一次看到楊風的情景,那時候,楊風是突破魂王的時候,說實話,那個時候,她還真的沒有將楊風放在眼裡,但是現在呢,楊風卻是成長到了一個讓她都仰望的地步,如果和楊風戰鬥,她知道結果肯定是非常的苦澀,她很有可能直接的就被秒殺。自己還是這次參加的四方學院最強的,表現也是最好的。

排位賽贏了兩場,個人賽也是前十。但是,差距就是這麼的明顯。

關鍵是看和誰比。

「難道,難道就這樣完了嗎?」楊風再也是堅持不住了。輪迴武魂的能量完全的就被消耗一空了,五道輪迴之門都是消失了。

這個時候,那血殺臉上也是出現了冷笑,終於等到了這樣的一個時刻,楊風這個傢伙,終於是要死了。

「死去把,小子。」血殺快速的沖了過去。

可是,這個時候,又是一道輪迴之門猛然間的出現,血殺也是連忙的躲避,這個時候,他的臉色也是非常的難看,他知道,剛才楊風絕對是裝的,設的局,這個時候,也能看出來,楊風真的是沒有多少能量的,所以才會想出這樣的辦法,設計出這樣的局來。

「呵呵。」楊風臉上出現了苦笑,他來這麼一手在,很的是想讓這血殺進入輪迴之門,如果這血殺進入輪迴之門的話,那他就有時間恢復魂力,可以繼續戰鬥。可是,這個血殺還是很小心,而且,反應速度還非常的快,躲了過去,這讓楊風也是非常的無語,所謂人算不如天算。這個時候,他真的是體會到了,這還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我看你還能玩出什麼花樣來。」血殺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冷汗,這個楊風,已經被自己困住了的,但是,竟然還能表現出這樣的戰鬥力來。讓自己浪費了這麼久的時間,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如果不是敵人,如果不是任務的話,對於這個楊風,他也是非常的欽佩的。

但是,現在,他們是敵人,那他就必須得出手,必須得滅了楊風。

「死去吧。」血殺這次來到了楊風的身旁,楊風身旁再也沒有出現輪迴之門,死亡鐮刀朝著楊風劈了下去,楊風動也不能動。按照這樣的情形,楊風死定了。

「昂。」就在這個時候,楊風的武魂火鳳凰武魂動了,同時,楊風的兩道火鳳凰魂影也是出現了,本來嘛,楊風是有三道火鳳凰魂影的,但是在那個時候,楊風讓火鳳凰魂影和紫金鳳凰魂影融合了,一半紅,一半紫,楊風自己給其起名,天火魂影,另外一道就是七彩鳳凰魂影。

猛然間,他們開始快速的吸收那血海的能量,沒有多久,直接的就吸收完了。

無論是火鳳凰武魂,還是那兩道魂影都是強大了不少,而那血殺,則是臉色蒼白。

這樣的情形讓所有的人都是目瞪口呆,誰都不敢相信,這個時候,竟然會出現了這樣的變故,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形呢。

武魂竟然在這個時候,自主行動了起來。他們活了這麼久,還真的沒有碰到過這樣的情形。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現在這樣的表現遠遠的超過了他們的預料。

這個時候,楊風也是快速的離開了原地,躲過了那血殺的血色鐮刀的致命一擊。

這個時候,楊風也是感覺到了慶幸,關鍵的時候,竟然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不過,這對他是好事,他不用死了,還有比這更好的事情嗎?

「哼。」血殺臉色很是不好看,差那麼一點,楊風就死了,這讓他怎麼不惱火。

這個楊風,還真是小強啊,這生命力也太頑強了,讓他也是嘆為觀止。

「想要殺我,那就看你的本事了。」楊風迅速的移動,來到了擂台的一個角落。

現在,他還沒有能力和這個傢伙硬碰硬,硬碰硬的結果只能是死。

「小子,還跑嗎?有本事,咱們就硬碰硬?」血殺冷聲的說道。

… ?–

–>

「白痴。」楊風不由的白了那血殺一眼,他楊風也不是白痴,雙方實力差距很大,那硬碰硬完全就是找死,只有白痴才會這樣做,而他楊風,很明顯的不是白痴。

「小子,你竟然敢說我是白痴?」血殺聲音很是冰冷的說道,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敢說他是白痴。

「哼,有本事,你將自己的實力限制的和我實力一樣,我就和你硬碰硬。」看著血殺,楊風淡淡的說道。

「哼,生死決鬥,哪裡有限制實力的,你真是可笑。」血殺聽了楊風的話,冷笑著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