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用途?」江楓驚訝地詢問,他估摸著朱啟這個老怪物怎麼樣也有幾百歲了,肯定知道的更多。

「你要知道,冰蛇心炎的溫度是很高的,鍛造完畢之後,武器需要冷卻上兩三天的時間,才可以進行刻畫陣法。但你只要將冰蛇心炎散發出來的冰力收集一下,便可以在瞬間將其冷卻。如果在不冷卻的情況下,刻畫陣法,會直接到處武器斷裂。」朱啟緩緩說道。

「可是強製冷卻,不是會影響材料的材質么?」江楓對於煉器也懂一些,當武器成型之後,必須自然冷卻,如果強行冷卻的話,會讓材料的品質降低,反而不美。

朱啟笑了笑,說道:「這就是冰蛇心炎中的冰力神奇之處,它不會對靈器的品質產生任何影響。當然,你在使用其他火焰鍛造的時候,也可以通過冰蛇心炎的冰力來為其冷卻。」

「原來是這樣。」江楓點了點頭,朱啟則是看了看大鼎的四周,接著說道:「這個女孩不懂,說明那些長老們也並不知道,看來距離我當初的時代,已經過去很久了,許多手法都已經失傳了。」

朱啟忍不住感慨一聲,這個時候,歐亦雪則是對江楓發出了命令。

「你快點把倉庫收拾出來,等會兒還有任務分配給你。」 「是。」江楓抱著頭,懶散的回應了一聲,便走向了歐亦雪。此刻她正站在一扇鐵門之前,等待著自己。

當江楓走了過去,歐亦雪便伸出手指,輕輕一推,看似沉重的鐵門便緩緩打開,露出了一個極其黑暗的空間。

「咳咳咳!」一股冷風從裡面吹出來,揚起了不少的灰塵,江楓離得很近,直接被嗆得咳嗽起來。

「這就是你以後住的地方了,我很長時間都沒使用這個倉庫了,裡面你自己好好地收拾一下吧。」歐亦雪拍了拍手,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容來。

江楓把半個身子探了進去,發現依舊是漆黑一片,什麼東西都看不到。歐亦雪無奈地拿來了兩塊發光的晶石,遞到了江楓的手裡。

江楓借著晶石的光,看到這個簡陋的倉庫當中,到處都是蜘蛛網,還有幾隻比他腦袋還大的蜘蛛,正在彼此撕咬。

裡面堆積著不少破銅爛鐵,上面都蓋了一層厚厚的灰塵。江楓伸手抹了一下,感覺就像是把手按在了麵粉上!

「起初我本來是想要在這裡堆放一些材料的,後來我有了一枚空間戒指以後,這裡就空了出來,已經很久沒有打掃過了。」說著,歐亦雪的手裡出現了打掃的用具。

「你身為雜役弟子,以後整座洞府都由你來清理,一點灰塵都不許有哦!尤其是我那地毯,上面落了一個頭髮也不行!」也不管江楓願不願意,她直接把清掃用具塞到了江楓的手中。

「等你清掃完了之後,再到客廳里來找我,關於丹器同盟還有器樓的一些事情,我還要囑咐你兩句。」

「哦對了,倉庫里的蜘蛛,你最好殺掉它們,而且不要被咬到。這些蜘蛛的毒液會讓你的身體變得僵硬,然後你會看著它們一口一口的把你給吃進去!」

歐亦雪說完話,做了一個鬼臉便直接走到了樓上,江楓一個人看著髒亂不堪的倉庫,又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無奈地嘆了口氣。

「給我聚在一起!」江楓進入到倉庫當中,抬手一掌,強勁的掌風,直接將如泥土一般的灰塵給吹了起來。

這些灰塵全部都飛到了牆角,包括那些蜘蛛網和大型的蜘蛛也是如此。江楓拍了拍手,先將幾隻蜘蛛給打死之後,再把那些灰塵都鏟了起來,丟進冰蛇心炎里直接給燒化掉。

「沒想到靈力在這個時候還能派上用場,接下來就是這堆破銅爛鐵了,看看有沒有什麼能用的。」江楓在垃圾堆里尋找起了可用的材料。

但整理了許久,他發現,這些真都是廢棄品,尤其是需要的材料,該生鏽的生鏽,該腐朽的腐朽。

「咦,這是什麼?」在一堆雜貨之中,江楓發現了一抹鮮明的紅色。他把這紅色拿出來之後,竟是一件女性的肚兜。

江楓臉上露出了一絲壞笑來,低聲道:「竟然這麼不小心,一會兒就上去損損你好了。」他把肚兜收了起來,隨後將剩下的破爛都放入到了空間戒指里,等隨便找個地方就給扔下。

整理的差不多了,江楓發現這個倉庫還真不小,比那酒樓當中的房間差不了多少,現在就欠缺了一張床而已。

「這個是你的吧。」江楓回到了樓上,就看到歐亦雪坐在了客廳當中愜意地喝著茶水,這茶水之中飄散出了濃郁的清香。江楓只是聞了一下,都覺得自己的靈力被補充了一絲。

「你,你從哪找到的!」看清了江楓手中的肚兜,歐亦雪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隨後臉色漲紅,一把就給奪了過去。

江楓無所謂地說道:「就是在倉庫里的破銅爛鐵里找到的,你這個人也太粗心了,竟然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丟在了那裡。」

「你閉嘴!」歐亦雪發現江楓這張臉無論怎麼看怎麼可惡,「你給我站到一邊去,我要交代一下丹器同盟的規矩!」

江楓暗笑著走了兩步,轉頭看向了臉頰依舊通紅的歐亦雪。不過她手中的紅色肚兜,早就被狠狠一搓,化成了灰燼。

「丹器同盟並不像是尋常的宗派那樣,會束縛你的自由。只要不會做出有損同盟利益,或者是背叛同盟的事情,我們一概都不會多問。」歐亦雪拉著臉,極不情願地對江楓說起了丹器同盟的規矩。

「丹器同盟分為兩部分,一個是我們所在的器樓,一個是對面的葯閣。不管是器樓還是葯閣的弟子,都要相親相愛,互幫互助,不可挑撥離間。如果發現有人破壞同盟的團結,輕者廢除修為,面壁三年,嚴重的直接處死!」歐亦雪拍了一下桌子,就像是要把江楓給殺掉一樣。

「丹器同盟畢竟和其他的宗派不同,我們是由器樓和葯閣組建而成,團結安定非常重要,這也是歷代盟主的硬性規定。」朱啟倒是坐在了椅子上,笑著說道。

「關於同盟的事情,也就這麼多,接下來是器樓的規矩。我們器樓,負責煉器,將煉製好的靈器送到外門,讓他們去進行兜售。每一個正式弟子,每個月至少要鍛造出三把玄級靈器。像我們這樣的核心弟子,每個月則是需要鍛造出一把地級靈器來。當然了,你這樣的雜役弟子並不需要管那麼多,給我打下手就行了。」歐亦雪單手杵著下巴,輕笑了一聲。

歐亦雪看江楓一言不發,如此木訥,忍不住有些窩火,冷聲道:「如果沒有別的事情,你可以走了。我的鼎,你不得擅自動用,聽到了么?」

江楓點了點頭,正打算離開,朱啟卻是叫住了他,說道:「江楓,你問問她,現在的盟主叫什麼名字。」

江楓看了朱啟一眼,扭頭問道:「我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現任盟主,叫什麼名字?」

「現任盟主?」歐亦雪奇怪地看了江楓一眼,但還是回答道:「現任盟主名叫夏木,你可別跟我說,他是你親戚。」

「竟然是夏木!」可以說是攤在椅子上的朱啟猛地坐直,兩隻眼睛驚訝地都快要從眼眶裡飛出來了。

「江楓,你快問問他這個夏木如今到底多少歲了,這人我認識,說不定我死了還真的沒多久。不過也不可能,夏木當年還只是個孩子啊。」朱啟臉上的困惑越來越濃。

「那盟主他多少歲了?」江楓看到歐亦雪用奇怪的目光看著自己,他還是硬著頭皮,幫助朱啟詢問道。

歐亦雪打量了江楓一番,說道:「他不會真是你親戚吧,一個姓夏一個姓江,不可能啊。盟主還有其他幾位歲數都比較大,估計也有幾百歲了吧!」

「幾百歲!」這次輪到江楓的眼睛瞪了起來,「這有什麼好驚訝的。」歐亦雪覺得江楓有些大驚小怪了,「達到固元境之後,每當提升一個小境界,壽命就會增加。更何況,我們的盟主都已經突破了固元境了!」

「原來是這樣。」朱啟坐在椅子上,嘆了口氣,江楓看了他一眼,也沒有說什麼。見朱啟不再說話,江楓便打算給自己做一張床了。

江楓笑著對歐亦雪揮了揮手,說道:「沒事了,我就是隨便問問。好了,你忙你的吧,我要去為我的床做些準備了。」說完,他便出了洞府,留下了歐亦雪一個人在那裡發獃。

「現在的盟主,你認識?」出了歐亦雪的洞府,江楓順著山路往下走,他要為自己做一張床,最好也能鍛造成一件靈器。

朱啟抬頭看天,過了一會兒,深深點頭,嘆息說道:「沒錯,在我認識他的時候,我已經是丹器同盟的長老了,而他還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娃娃。沒想到我一死,竟然死了這麼久,幾百年肯定不止了,估計也得有上千年了。」

江楓看了朱啟一眼,並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朱啟忽然笑了一下,好像是想通了一般,說道:「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我也沒辦法改變什麼。小子,老夫就安心的跟在你身邊好了。說不定跟著你,我還有機會看到以前的老朋友們。」

「放心,只要有好的材料,我一定會幫你復活的。對了,我想問一下,你知道補天石么?」兩人走在樹林里,江楓開口問道。

「補天石?你要這東西幹什麼?」朱啟驚訝地看了江楓一眼,「你小子竟然知道補天石,說你來自小家族我都不相信了。」

江楓低著頭往前走,低聲說道:「我需要用補天石煉製一個叫做混天玉佩的東西,你知道天平大陸上,哪裡還有么?」

「混天玉佩!」朱啟臉上的驚訝更加濃郁,他站住,嚴肅地說道:「混天玉佩是用來遮掩天機的東西,也可以躲過天劫。一般只有達到了固元境的修鍊者才會用得上,你只有靈動境,莫非來頭很大?」

江楓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我父親留下了書信,告訴我要煉製混天玉佩,蒙蔽天機。」

「有意思有意思!」朱啟捏著自己的小鬍鬚,「看來我跟著你倒也不會無聊,你一定有個不可告人的身世!需要混天玉佩的人,哪個不是逆天的霸主!太有趣了,沒想到我死了,都會碰到這麼好玩的事情!」

江楓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說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哪裡有補天石,照你所說,我如果不在固元境之前煉製成混天玉佩,恐怕就有危險了。」

「你說的沒錯,當你突破了靈動境,達到固元境的時候,便會引發雷劫。以雷電,淬鍊你的身體。如果讓天道發現你逆天的身世,它會直接降下滅世神雷來毀滅你!至於這補天石嘛,我還真知道,其中一塊正在丹器同盟里!」朱啟慢悠悠地說道。

「真的?那我怎麼才能得到它,如果要成為盟主才行的話,那我估計是沒機會了。」江楓看向朱啟,問道。

朱啟搖搖頭,說道:「沒有那麼誇張,不過也不是你現在就可以弄到手的。我們的當務之急,不是補天石,而是你的床。」

「我的床?」江楓疑惑地看著朱啟,他只想簡單地製作一張普通的床而已,畢竟沒有能夠煉器的地方。

朱啟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容,走在了前面。

「跟我來,前面有一顆千年龍血樹。」 「千年龍血樹,那是什麼?」江楓覺得,自己跟朱啟在一起,有太多不懂的地方,朱啟就像是一本活字典,什麼都知道。

朱啟走在前面頭也不回地說道:「龍血樹據說是被龍血灌溉過卻沒有死的奇樹,龍血這種東西,不僅炙熱無比,還蘊含了很龐大的力量。就算是固元境巔峰的修鍊者,被結結實實淋一下,都會被燙熟!」

「龍血居然這麼厲害,那真正的龍又有多麼強大!」江楓心中巨震,他想起了毒龍山。那座山只是因為一條毒龍的吐息,便中年毒物繚繞。

「龍?我從來沒有見過,或許真的存在吧。如果能親眼看到真龍,那也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你看,那就是龍血樹了!」朱啟站住指向了前方,江楓跟了過來,也停住。

「這就是龍血樹!」江楓從下往上抬起了頭,只見一顆全身赤紅,估計二十個人都無法環抱過來的參天大樹,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顆千年龍血樹方圓百米之內,都沒有其他的樹木或者是花草生存,孤零零的一顆大樹,佇立在空地當中,將陽光遮蔽。

「龍血過於猛烈,灑在地上之後,會讓那些尋常的花草,甚至是靈草都無法生存。過了這麼多年,也依舊如此。」朱啟臉上揚起了讚歎的笑容,迎著陽光抬頭看了上去。

「你是怎麼知道這裡有一顆龍血樹的。」江楓忽然回想起來,朱啟似乎來到這裡之後,便輕車熟路的在樹林里七拐八繞,顯然早就知道龍血樹的存在。

朱啟呵呵一笑,說道:「在一千年之前,我就發現了這顆龍血樹。那個時候,我嫌它只有一千歲的樹齡,才沒有砍掉,沒想到現在便宜了你!」

朱啟走了過去,伸出手貼在了龍血樹的樹榦上,閉上了眼睛,輕聲說道:「看到這顆龍血樹的年齡,我也真正確定了,距離我當初的時代,的確過去了一千年。」

江楓也學著朱啟閉上了雙眼,刺眼的陽光瞬間消失,就在這個時候,江楓察覺到,似乎從龍血樹內傳出了濃烈的異樣力量!

「你也感受到了?」等江楓睜開眼睛的時候,朱啟正看向了他,「經過兩千年的孕育,在龍血樹內已經結出了一塊巨大的晶核,我們的目標就是它!」

「龍血樹的晶核有什麼用處?」江楓走上前去,發現距離越近,從樹內散發出來的熱量就越多,甚至連鳥獸都不願意從這裡經過。

「龍血樹的晶核被稱為龍血晶核,因為其中蘊含了龍血那龐大的能量,你躺在上面,便可以在無形之中鍛煉你的身體。就算是達到了固元境,也十分有用!當然了,還有一些傳聞,據說長期吸收龍血晶核里的能量,會產生龍的氣息,產生巨大的力量,不知道是真是假。」朱啟解釋說道。

「看來我們還很幸運,如此一顆奇樹在這麼多年的時間裡,都沒有被人給挖走。」江楓慶幸地說道。

朱啟白了江楓一眼,說道:「那還不是多虧了我!是我費心費力,把龍血樹給移植到了這裡,因為這裡在千年之前靈氣並不充裕,靈草還很稀少,沒人會在這開闢洞府。」

「好,多虧了朱啟前輩,我才能得到這顆龍血樹!」江楓順著朱啟的脾氣,稱讚著他,並且在龍血樹的樹榦上輕輕拍打。

朱啟得意地點了點頭,說道:「你小子平常不尊重我也就算了,我幫了你這麼多,提供了這麼多的好東西,以後有女人的話,必須得讓我也過過癮!」

「給你過過癮?」江楓瞪著眼,無語地看向了這個色老頭,「你現在就是一個器靈,難道還能跟女人做些激烈的運動?」

朱啟語塞,將他那雜亂的長發都搖了起來,說道:「那倒不能,除了你以外,我只能觸碰沒有生命的東西。雖然我碰不到她們,但是你可以沒事偷看女子洗澡啊!丹器同盟里可是又不少漂亮的女弟子,等我告訴你一個好地方,保證每次都能得手,還不會被人發現!」

江楓鄙夷地看了朱啟一眼,說道:「我才不是你這麼猥瑣的人呢,偷看女弟子洗澡這麼沒有道德的事情,我只想問一下,那個地方到底在哪!」

朱啟露出了他那招牌的猥瑣笑容,說道:「這件事情等以後再告訴你,現在你就把龍血樹給劈開,用最強的武技!不用擔心龍血晶核會被破壞,就算是我當年也無法將其擊碎!」

江楓點了點頭,稍微後退了兩下,現在他所掌握最強的武技,無疑就是白虎印了。其中還一部地級武技,他一直沒有時間去學習,加上自己修為低微,也就沒有打開過。

「吼!」一隻雷電白虎憑空出現,在江楓的操控之下,直接撲向了巨大的龍血樹,雙爪和虎口依次攻擊在了龍血樹的樹榦上。

「嘭!」幾聲巨響,白虎消散,但龍血樹的樹榦上,也就出現了幾道划痕,並沒有實質性的損傷。

江楓喘著粗氣,看向了朱啟。朱啟聳了聳肩,說道:「你別看我,我就是個器靈,沒法幫你。想要龍血晶核,你就慢慢來吧。」說完,他直接飛到了一邊,坐在了石頭上,隨後撿起一片落葉,放在了嘴裡。

江楓知道朱啟也沒有什麼辦法,他只要使用白虎印,瘋狂地對著龍血樹發動攻擊。如果靈力耗盡了,他就拿出幾粒回靈丹服下,接著施展白虎印。

過了兩個時辰,龍血樹的樹榦終於是被他給打出了一個巨大的豁口,璀璨的紅光從樹洞里投射出來,還伴隨著強大的熱量。

「終於打開了,你小子太慢了!」朱啟伸了一個懶腰,把落葉丟掉之後,直接飄到了樹洞之前。

「這龍血樹的樹榦也太堅硬了,我看用來製作成貼身甲都沒有問題。」江楓已經累得手軟,他慢慢走到了樹洞前,向裡面張望。

只見在樹榦的正中央,懸浮著一枚有一張床那麼大的火紅色晶核。這枚晶核散發出了紅色的光芒,強大的熱氣鋪面而來,幾乎讓江楓受不了。

「龍血樹之所以會這麼堅硬,全都拜這枚晶核所賜。如果你把晶核取走之後,這顆兩千多年的龍血樹就會枯萎。當初我也是想等晶核成長的差不多了,留下來做一張新床的。」朱啟嘖著嘴說道。

江楓把空間戒指里破銅爛鐵都給清理了出來,他爬進樹洞里。剛剛進去,便被熱得出了一身汗,而且一股莫名的壓力時刻籠罩著他。

「看來你也感受到了龍威,沒錯,你所承受的壓迫,正是龍的威嚴!除了龍血散發出來的熱量,可以幫助你鍛煉體質以外,這龍威也是個好東西,你可以多多參悟!」

「看來,這龍的身上,都是寶貝啊。」江楓直接把衣服給脫了下來,他越靠近晶核,壓迫就越大,甚至令江楓寸步難行。

「那當然了,要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人主動去尋龍了,最後卻被龍給吃掉,連骨頭渣都不剩下。」朱啟在樹洞外悠閑地說道。

「不行,動不了了!」江楓咬緊牙關,在距離晶核還有兩條手臂的距離上停下了下來,他發現自己已經走不動了。

就好像在身體之前,有一股無形的巨大的阻力在把他向外頂。

「我說江楓小子,就這麼兩三步的距離,你不會走不過去吧!這麼好的一塊晶核,不能便宜給別人啊!」朱啟在外面焦急地都跳了起來。

「我知道!」江楓狠狠咬牙,天雷三藏陡然運轉起來,幾條金色雷電像是鎧甲一樣套在了他的身上。

但在龍的威壓之下,這些閃電也極為虛浮,隨時都有可能消散掉。江楓知道,他必須抓緊時間,否則就會功虧一簣!

在天雷三藏的加持之下,對於龍威的抵抗力江楓也提升了不少,他勉強往前又走了兩步。就是這兩步的距離,都讓他感覺到自己的骨頭和肌肉都快要裂開了!

江楓費力地抬起手,青筋已經完全凸了出來,體內的血液在沸騰,彷彿馬上就要像噴泉一般爆發出來。

「咻!」江楓的手指終於觸碰到了龍血晶核,心念一動,這枚碩大的晶核便收入到了戒指當中。

殘存的龍威緩緩消退,江楓則是累得又出了一身的汗,癱倒在了地上。

「朱啟前輩,歐亦雪用來煉器的大鼎,不讓我用,這枚龍血晶核,我們怎麼鍛造啊。」江楓分了好幾口氣,才把這句話給說完整。

朱啟則是輕鬆地說道:「誰說沒有煉器的鼎,我們就沒辦法鍛造了!我的青天劍匣,你是不是早就給忘了!有了它,你甚至連火焰都不需要,就可以煉器!」

「對,還有青天劍匣!」這麼一忙,江楓把這件寶貝給忘了。他簡單恢復了一下,便跟朱啟向歐亦雪的洞府走了回去。

進入到洞府當中,發現歐亦雪並沒有在客廳,他便徑直走到了樓下,打算直接回到倉庫里,先把床給鍛造出來。

一進入到地下密室,他便看到歐亦雪,正站在巨大的鼎爐之前,她正巧看到了江楓。

歐亦雪臉上閃過一絲冷笑,指了指堆在倉庫門口的一堆東西。

「你來的正好,把那些東西給我處理好,如果讓我不滿意,你就等著挨罰吧。」 江楓從歐亦雪的身邊穿過,看到自己的房門之前擺放了一堆的石頭箱子,看了歐亦雪臉上的壞笑之後,將其中一個箱子打開。

「嗡!」一大群蜜蜂忽然從箱子里飛了出來,這些蜜蜂還不是尋常傢伙,一個個有一根手指那麼大,尾針更是粗得嚇人!

江楓下意識向後躲開,大概有上百隻蜜蜂鋪滿了整個地下室。歐亦雪臉上笑容更盛,隨手揮舞了一下,形成了一道透明的薄膜將自己覆蓋起來。

「江楓,你怎麼這麼笨,總共有一百隻大毒蜂,跑了一個都不行,還不快點抓回去!」歐亦雪站在原地,並不打算幫助江楓。

江楓看了她一眼,知道這是誠心跟自己過不去,但也沒有辦法。他隨手撿起一塊破布,在空中一攏,便將許多的大毒蜂給捉住。

「嘶!」忽然一隻大毒蜂蟄了江楓一下,只見他的胳膊上瞬間鼓起了一個小小的紅包,又疼又癢。

緊接著,這些大毒蜂都把江楓當成了目標,紛紛向他攻擊過來,胳膊上的紅包也越來越多,沒一會兒整條手臂就有些麻痹了!

江楓抬手一掌,掀起的掌風,讓上百隻大毒蜂都在空中打轉,另一隻拿著破布的手,再次攏了過去,又抓住不少。

用同樣的辦法,沒過多久,就都被江楓給逮了回去,裝進石頭箱子里。這一次,江楓在上面做好了標記,以防不小心再讓這些大毒蜂跑出來。

歐亦雪撤掉了靈力罩子,輕聲說道:「這是你的第一個任務,摘下那些大毒蜂的尾針,我要用來煉製消耗類的靈器。記住,大毒蜂一隻都不許死,它們雖然沒了尾針,但過一個月還是可以重新生長出來的。」

歐亦雪又指了指四個石頭箱子接著說道:「這些大毒蜂尾針內含有劇毒,一隻對你無法造成什麼影響,但要是被一群毒蜂襲擊,不死也會變成白痴。還有,一根尾針價值一個貢獻點,在同盟內購買物品,就得靠這些貢獻點。」

江楓點了點頭,表示了解。眼前擺著四個大箱子,仔細一聽,裡面都在發出嗡嗡的響聲。如果一個箱子里有一百隻大毒蜂,那麼總共就有四百等著自己去對付。

「很好,既然你都明白了,那就趕緊去做吧。我只給你三天的時間,如果三天之內無法搞定,我是不會對你客氣的!」歐亦雪把話撂下,便直接離開了地下室。

等她走遠了,江楓才嘆口氣,抱怨道:「這不是誠心為難我么,這麼多的大毒蜂,還必須要留活口,三天怎麼能搞得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