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塵一愣,感情這王圭以為他只是為了不讓他為難自己,難道他怕這王圭為難自己么……

「這咒語名喚忠抑修,是魔界統治者為控制屬下,令其生死效忠而專門研製的一種詛咒,非魔界統治者不能傳授,不能解除,受咒者縱有天縱奇才,修為增長也是比旁人慢上三分,更可悲的是,受咒者直至自然隕落,也不會迎來真正的修鍊天劫,這一身修為,也只是徒有其表罷了,與同等級者對戰,永遠不可能佔據上風!方才見那王水對你挺平和,你以前應該是王水魔尊派系下的吧,這王水也不是好主子,竟也是在屬下的體內下這等詛咒!」離塵繼續傳音。

王圭緊握起了雙拳,胸膛上下起伏明顯,顯然是動怒了,怒目瞪向離塵,迴音道:「這詛咒不關王水魔尊的事!我都說了不會為難你,你乃洪荒世界之主,洪荒世界是什麼地方,我很清楚,你知道魔界的一些機密不足為奇,我不知道你說這些有何用意,總之莫要再言語!」

「好好好,本尊一番好心,想幫你解開體內的詛咒,你倒好,不領情,算本尊多言了!」離塵故意傳音嘆息一聲,便欲走回原先打坐之處,繼續靜思。

「且慢,離塵神尊,你剛才說什麼?你能幫我解除體內的詛咒?你,有什麼目的?」王圭情緒有些激動,傳音即刻喚住了離塵,思維清醒問道。

「本尊如今修為大減,是無法親自為你解除體內詛咒的,再說本尊全盛時期雖能解開這詛咒,但本尊畢竟是神,這樣做對你我的反噬都是極重的,只有魔界的幾個統治者,才能真正的解除你體內的詛咒!」離塵傳音道。

離塵看得清楚,王圭神情極為失落起來。

「只要你肯幫本尊一個忙,本尊保證,不出三日,你體內的詛咒,定然會有人為你解開,怎樣?」離塵誘惑王圭道。

「離塵神尊此言可當真?您想讓屬下幫什麼忙?」王圭緊張傳音問道。

「自然當真,莫要懷疑本尊所言的真偽,你若不信,本尊可以信物為證。」離塵言罷,右手食指伸出,一滴精血從食指上滴落而下,在半空中凝結成了一色澤明亮的的金珠,悄無聲息的飛向王圭而去。

「這是……」王圭傳音不解問道。

「這顆金珠乃是本尊的一滴精血凝結而成,內含本尊一千年的修為,本尊修鍊了千萬年,這區區一千年的修為,不算什麼,這顆金珠本身在玄門之中也是價值連城;這金珠之中也蘊含著本尊所要傳達的信息,你將它帶給天煞孤星,他看過信息之後,這顆金珠便屬於你了,從今往後,你再也不用守在這不見天日的黑冰潭底了,天煞孤星便是你的伯樂!這一千年的修為,便是本尊此番請你相助的誠意!」離塵傳音說道。

「多謝離塵神尊,若果真事成,您才是屬下的第一伯樂!」王圭打心底里興奮激動道。

蠻古巫族皇宮大殿內,王水盤坐於床榻邊緣,本想安心的調息以補回封印離塵的本命初金所損耗的元氣修為,奈何卻是被眼前晃來晃去的人影擾的心煩意亂。

「天煞,能否安穩下來,你這般叫我如何調息,偌大一個蠻古巫族,不知冠日為何要將你我一同安排居住在這皇宮之中!」王水略微不悅說道。

「王水兄,你此話講的可是沒理,這皇宮原本就是我歸位之前的家,我是東家,你是房客,冠日是將你一人安排住在這皇宮之中,並非你我一同!」吳祥反駁說道。

「行行,你是東家,你有理,你不就是想要我手中的這塊金石吊墜嗎,我給你,你現在可以消失了嗎?」王水不耐其煩的說著,從袖口裡掏出了毫無光澤的離塵的本命初金,扔給了吳祥。

吳祥欣喜,忙接住了金石吊墜,看向王水,投去感激的目光。

「可別這般看著我,你趕緊回你的東宮去吧,莫在此處煩我!」王水頻繁揮手攆著吳祥道。

吳祥拿到了離塵的本命初金,自是不會在這正殿之中久留,向王水略行禮別後,直奔東宮而去。

吳祥一入東宮寢殿,厭靈刀瞬間出現,懸浮在吳祥的面前。

吳祥看著厭靈刀,唇角微微上翹:「厭靈,做得好!」吳祥誇讚道。

只見厭靈刀刀身一陣抖動,似是表達著它的喜悅。

將厭靈刀收起,吳祥踱步坐在了圓桌旁座椅上,手指敲打著圓桌,思慮著怎樣避開冠日與凌月的視線,將本命初金還給離塵……

已至傍晚,天色已是暗了下來,黑冰潭的守衛到了換崗的時間。

換崗一結束,王圭便是直接回了住處,他的居所距離吳祥所居的東宮,僅是一牆之隔,王圭換上夜行衣,收斂氣息不被其它魔靈發現,直接翻牆而進,入了東宮,直奔吳祥寢殿而去。

正思慮著如何將本命初金還給離塵的吳祥,突然感應到有一股陌生的魔靈氣息靠近,儘管這魔靈氣息已然竭力收斂,但這魔靈畢竟同吳祥的修為境界天差地別,吳祥仍能清楚的感應到。

會是誰,膽敢夜闖東宮……

吳祥沒有任何動作,而是靜靜的坐著,等著這個魔靈的道來。

不一會,這道魔靈氣息已然至了寢殿門口,緊接著吳祥便是聽到一陣極為輕緩的叩門聲。

「魔帝陛下,小魔王圭,是黑冰潭剛換崗下來的守衛頭領!」王圭輕聲傳音進了吳祥的寢宮。

「黑冰潭?」一聽王圭之言,吳祥不由自主的從座椅上站了起來,開始思慮,此時他不能輕信任何人,萬一這王圭是冠日與凌月派來試探他的呢!

「黑冰潭之事你可直接去稟報兩位令狐魔尊,由他們呈稟冠日與凌月魔神兩位魔神,何來尋本尊!」 在我的BGM中進化 吳祥嚴肅迴音道。

「魔帝陛下,小魔知您的擔憂。這顆金珠是離塵神尊托小魔轉交給陛下您的,您一覽其中的信息便知!」王圭說著,稍微施展法力將手中的金珠射進了寢殿之內。 作死後我成了病嬌的小祖宗 吳祥一掌接住了飛射而來的金珠,他不敢貿然去看裡面的信息,他還是疑慮這會是冠日與凌月為試探他而設計的圈套。

吳祥眉頭皺起,極速思索起來,如果這果真是冠日與凌月的圈套,此刻他們一定施展了鏡像之術,能看到他此時的情況,他的修為境界雖不及冠日,但卻與凌月持平,若是冠日與凌月施展鏡像求,他放出神識,定能夠感應得到,若是他感應不到,那也就是說,真的是離塵收買了王圭,來與他聯繫。

想到此,吳祥不動聲色,神識外放至了方圓一里之地,仔細感應,除了諸多魔靈與蠻古巫族族人之外,並未有任何強大的靈力波動。

吳祥深吸了一口氣,放鬆了下來,看來是自己太過多心了。

「進來吧!」吳祥迴音向寢殿之外的王圭道。

『吱……』王圭輕輕的推開寢殿之門,小心翼翼的輕步走了進來,摘下黑色面巾,恭敬立在了吳祥的面前。

「小魔王圭,拜見魔帝陛下!」王圭單膝下跪,向吳祥行大禮道。

「起來吧,沒有被人發現吧?」吳祥回坐在了圓桌座椅之上,平和問向王圭。

「魔帝陛下放心,小魔行事一向謹慎,自不敢帶著尾巴來見魔帝陛下!」王圭恭敬回答,在心底暗暗欣喜,看來魔帝陛下與離塵神尊果真是一夥的,離塵沒有騙他。

「你叫王圭?我魔界王氏魔靈,應屬王水魔尊派系,你怎得在冠日魔神座下效命?」吳祥問道。

「萬年前,魔帝陛下您突然身死,王水魔尊認為是冠日魔神害了您,與冠日魔神大戰後落敗,從此隱居破敗不堪的魔界,遣散了下屬所有派系族民子弟,我等為了謀生,只好碾轉投奔了冠日魔神!」王圭回答道。

「當初投奔冠日與凌月的所有王水派系子弟,都被下了忠抑修詛咒吧?」吳祥說道。

「是!」王圭心中一痛,回答道。

吳祥沒有再問,將緊握在手中的金珠舉在了自己面前,雙眼微閉,一道意念作用在金珠之上,將其內的信息盡數覽盡,面龐之上時而微怒,時而平和,時而欣喜。

吳祥睜開了雙眼,看向王圭,站起了身來:「金珠還給你,離塵神尊所承諾你的,本帝會盡數兌現,你體內的忠抑修詛咒,本帝這便為你解除!」吳祥說道,手指之上早已浮上一滴精血,將魔帝境界的至高靈力集於這跟手指之上,緊貼向王圭的眉心。

只見一股股如蛇狀一般的黑氣從王圭的五官內冒了出來,一遇吳祥手指之上的精血便是瞬間消散而去。

「你現在自由了,不會再受忠抑修詛咒的控制!」吳祥說道。

「小魔萬死難謝魔帝陛下的大恩!」王圭再次跪地,行起了大禮。

「本帝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本帝現在就帶你去見王水魔尊,你回歸王水派系,從此效忠王水魔尊左右;二,從現在起,你歸屬本帝派系,成為本帝的貼身護衛,從此效忠本帝!」吳祥依舊平和說道。

「魔帝陛下,您是說,王水魔尊也是站在您這一邊的?」王圭驚訝。

「王水魔尊沒有站在誰的一邊,你應該了解王水魔尊,他對任何事物,一向都是保持中立態度!」吳祥道。

王圭低首,略一思索便是抱拳恭敬向吳祥作揖態度誠懇堅決:「小魔願成為魔帝陛下的貼身護衛,從此效忠魔帝陛下,絕無二心,否則,灰飛煙滅。」

「想好了嗎?」吳祥再次問道。

「是!魔帝有什麼吩咐,儘管叮囑屬下!」

「你現在名義上還是黑冰潭的守衛頭領,你暫且繼續卧底黑冰潭,在計劃救出離塵的這段時間裡,本帝會向冠日請求將你划給本帝做事!」

「屬下遵旨!」王圭領命道。

「將這塊吊墜帶給離塵,告訴他,本帝會按照他所言,將一切辦妥!」吳祥叮囑道。

「是!明日一早換崗,屬下定第一時間將金石吊墜給離塵神尊。」

「嗯,萬要謹慎小心,本尊方才為你解除詛咒時在你身體表面施展了臨時法術,以防止冠日察覺你體內的詛咒消失,對你不利!」

「多謝魔帝陛下!」王圭感激不盡。

「你退下吧!」吳祥一揮手道。

「屬下告退!」王圭恭敬離開了東宮寢殿。

次日一早,吳祥便是直奔厭巫洞,凌月即刻便要離開蠻古巫族,去往長安抓白骨獨與辛雨,正好趁此機會他跟隨一同前往,伺機與白骨獨商議準備啟天冰魂歸位,以及救出離塵之事。

黑冰潭底,趁著換崗,黑冰潭有著一瞬的空崗時間,趁此間隙,王圭將金色吊墜拿給了離塵。

「終是拿到了,本尊答應你,從今往後,小獨是本尊最重要之人,你將是本尊最重要之物!」離塵在心底溫和而沉穩的獨白道,將本命初金收回了體內。

厭巫洞……

「天煞,去長安帶白骨獨與《萬魔名錄》回來,凌月一人足以,你又為何一再堅持同行呢,留在蠻古巫族,與本尊一同等待凌月凱旋豈不更好?」衛俊面無表情,聲音有著些許冷漠,語氣卻是稍微緩和道。

「既然冠日兄堅持不讓本帝與凌月同行,那本帝也便實話實說,凌月此去,固然能夠將白骨獨與辛雨帶回,只是,這必然要經歷一場大戰,現本帝的夫人斯冰同在長安恭王府中,本帝雖拋棄了她回歸魔界,輔助冠日兄與凌月完成一統六界的大計,但她的腹中,已是懷有本帝的骨肉,本帝實在擔心,凌月下手沒個輕重,傷了斯冰,害了本帝的骨肉,本帝只有親自在場,才能安心,否則,本帝也同王水魔尊一般,對冠日兄與凌月的籌謀旁觀中立!」吳祥態度堅決,一甩袖袍惱怒起來。

「那天煞你究竟是捨不得你的骨肉,還是捨不得你的美嬌娘?」李馨開口言語極為戲謔的問向吳祥。

「二者皆不舍,本帝雖為魔帝,但也逃不出一個情字,為了我魔界大業,本帝只能忍痛割愛,但本帝不希望她有性命之憂,更不希望本帝還未出世的骨肉出任何的差錯,就像凌月你,分明深愛著冠日兄,卻是昧著本心去為他帶回別的女人,我的痛苦同你的痛苦一般無二!」吳祥面龐貼近凌月,眼神凌厲氣場強大,更是咬牙切齒說道,只有狠狠的戳痛凌月的傷疤,冠日與凌月才能更加的對他深信不疑。

李馨被吳祥的強大怨念與氣場逼迫的後退了兩步,眼神略顯震驚的看著吳祥,深吸了一口氣,沒想到吳祥竟還是如此痴情,為何師兄冠日異火不能對她動情半分,她一瞬間竟被吳祥的痴心感動。

「師兄,既然如此,天煞隨我同行也無妨,乾脆就讓天煞也將斯冰帶回蠻古巫族,待其生產之後,再將其攆出蠻古巫族,如此,也算是對她一個神界公主仁至義盡了。」李馨建議說道。

「師妹說的也有道理,本尊預祝二位凱旋歸來。」衛俊說道。

見冠日同意自己與凌月同行,吳祥在心底竊喜不已,凱旋歸來?待啟天冰魂歸位,凱旋的,應當是自己以及白骨獨離塵這些反邪惡者才對。

厭巫洞,吳祥與李馨已是離開往長安而去,衛俊所在寶座之下,令狐滅與令狐心相視一眼,令狐心示意令狐滅開口。

「師尊,弟子有一事,一直思慮不通,還請師尊能夠解惑!」令狐滅說道。

「什麼事還能難倒你令狐滅,你且說來。」吳祥泛起一抹興趣道。

「弟子一直不明白,為何離塵與白骨獨能夠如此快速的尋找辛雨被關押之地,且動作如此之快便將辛雨救了出去。」

「白骨獨且不說,離塵雖是敵人,但他畢竟乃是神界修為實力派的至尊,甚至於乃是乾坤六界修為實力派的至尊,在他全盛時期,若論單打獨鬥,本尊也無法贏他,蠻古巫族這般窄小的地域,他若想尋人,輕而易舉罷了!本尊昨日雖布置了天羅地網等待離塵來投,但若不是王水魔尊及時毀了離塵的本命初金,本尊根本沒有機會捉住離塵,加上一個戰鬥能力與你媲美的白骨獨在身邊輔助,離塵能避開本尊的耳目輕而易舉救走辛雨,本在他的能力範圍之內!」衛俊說道。

「這……」令狐滅眉頭一皺,他總感覺辛雨被救走這件事哪裡不對勁,還想繼續對衛俊說些什麼,卻是被令狐心拽了拽衣袍阻止了。

「你二人近幾日也是盡心竭力,今日無事,便去靜心修養吧!」衛俊語氣不帶任何情緒說道。

離開厭巫洞,令狐滅與令狐心往蠻古巫族皇宮內自己的寢宮住所而去。

懸空直立飛行趕路途中,二魔心事重重,冠日魔神不相信他們二人的疑慮,但他們的疑慮卻是根深蒂固,而且,他們有著一個懷疑對象,就是吳祥,他們二魔懷疑是吳祥暗中協助離塵,救走了辛雨,儘管現在沒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但從現在開始,他們二魔定要尋到吳祥不是真心輔助冠日魔神與凌月魔神一統六界的鐵證。 長安城,恭王府——

迎客廳內,眾人剛剛吃過早飯,幾位僕人正在撤收碗筷,收至白骨獨跟前,卻是發現白骨獨根本沒有動筷,僕人無奈,還是畢恭畢敬的將碗筷收了去。

「離塵為什麼還不回來,這都一天時間快過去了!」白骨獨黛眉緊蹙著,擔憂著急道。

「小獨,再等等,以離塵神尊的本領,不會出什麼大事,說不定只是被什麼其它事情絆住了。」冰青安慰說道。

「伯母說的是,小獨,再安心等一等吧!」斯冰也是柔聲安慰道。

紫珠與天離,看著白骨獨魂不守舍的樣子,很是為之心疼著急。

突然,一隻嬌小的麻雀飛進了迎客廳內,嬌小的身體散發出非常強大的氣息,眾人一驚,皆從蒲團之上站起了身來。

只見這小麻雀懸浮在半空,化成了吳祥的樣子,身軀透明。

原來剛出蠻古巫族的時候,吳祥為了提前給白骨獨報信,讓其做好迎戰準備,不顧反噬之險,使用魔界秘術,生生將自己的魂魄分離了一絲,在李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將這縷魂魄附在一麻雀身上,極速趕往恭王府而去。

「吳祥,是你!」斯冰激動道。

「斯冰,照顧好自己!本帝長話短說,小獨,你聽好了……」吳祥極快的將離塵計劃以及現在大家的處境全部道出。

「我明白,這便立壇拜母!」白骨獨嚴肅說道。

只見吳祥透明的身軀化回了嬌小的麻雀,飛出恭王府而去。

……

長安城上空,一道藍黑之光與一道純黑之光極速射來,聲勢浩大,所過之處狂風大作,許多不是過於牢固的房租農舍,盡皆被吹踏,甚至有著多人被倒塌的房屋砸中身亡。

恭王府,目送吳祥一縷分魂離開,白骨獨眼眸即刻凌厲了起來,一甩銀白長袍,看向李易。

「恭小王爺,煩請準備祭壇,我要以天禮拜生母,歸位啟天冰魂!」白骨獨堅決說道。

「好,小王這就準備。」

恭王府大院之內,一座莊嚴恢宏的祭祀天壇在李易與天離等大家施展法術建造之下,僅是不足一刻鐘的時間,便已落成。

白骨獨與冰青盛裝現身,白骨獨親切攙扶著生母冰青,緩緩行上祭壇;冰青上座,白骨獨下跪,一旁大家聯手施法,使祭壇之靈上通天,下達地。

「神獸界龍族儲君白骨獨,與混沌初金離塵神尊,兩情相悅,願長相廝守,相濡以沫,同生共死;白骨獨在此,以天禮叩拜生母蛇族王后冰青夫人,請娘親祝福女兒,與離塵神尊執子之手,相陪永世!」

白骨獨以標準的天禮之姿,連續叩拜冰青九次,轉身背向冰青,面向天地,再次以天禮之姿連續啟天叩拜九次。

禮畢,眾人施法連通天地結束,只見一望無際的天際風雲變幻,異象頻生,眾人驚喜,白骨獨更是激動不已:「啟天冰魂,就要歸位了么!你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會如同吳祥一般不改至善本心,還是如同衛俊與李馨一般,頑惡難除!」

正當所有人內心緊張之時,戴在白骨獨小指之上的龍紋玉戒突然之間銀白之光大放,光之耀眼竟是蓋過了白日的光亮,刺得所有人都是睜不開眼睛。

銀白之光僅是持續了一瞬,便是收斂了起來,空間恢復了原先的光亮,只是,原本祭拜所引來的天之異象,卻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白骨獨不能相信,嬌軀猛地從祭台之上站了起來,著急的四下張望,失落至極。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我分明是按照《文心雕龍》《原道》篇章的指示來做的啊,大人,大人怎麼辦,啟天冰魂無法歸位,小獨該如何救你!」白骨獨兩行清淚滾滾落下,情緒一度臨近奔潰。

「變異銀龍,你且莫著急,啟天冰魂歸位的時機還未成熟,你若真心愛他,便去陪他!」出其不意,白骨獨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了一個陌生的女子聲音,伴隨著這道聲音,戴在自己小指之上的龍紋玉戒泛起一閃一閃微弱的銀白之光。

「是你在說話?自二十一世紀時,我就一直戴著你,這麼久了,我知道你是誰,你是混沌初玉,對不對?」白骨獨舉起右手,用意念傳向龍紋玉戒道。

「你也應該知道了,我就是混沌初玉!」龍紋玉戒說道。

恭王府大院祭壇之上,眾人只見白骨獨舉著右手,黛眉緊蹙發著呆。

紫珠不由的關切開口喚道:「姐姐……」

白骨獨一揮左手,示意大家不要言語,自己則繼續盯著龍紋玉戒,在大家的眼中發起呆來。

「你一直深愛著離塵?」白骨獨意念問向龍紋玉戒。

「是!」龍紋玉戒毫不猶豫回答:「可是,他對我,只有姐弟的情誼!」龍紋玉戒失落了下來。

「你知道我就是啟天冰魂,方才是你阻止了啟天冰魂歸位?你可知我是要去救離塵……」白骨獨薄怒起來。

「我當然知道你要去救離塵,可是,如果你真歸位了,恢復了以前的記憶,我相信你會去救離塵,可是當你救出他之後,你會讓他的心受到傷害,生不如死,如此,還不如讓他多在那黑冰潭待上一段時間。」龍紋玉戒也是有些不能自己道。

「此話怎講?我怎麼會傷害離塵大人!」白骨獨滿面疑惑。

「當初我魂飛魄散之時,啟天冰魂突然出現,她天生沒有容顏,她知道我一心牽絆金弟,故承諾保住我的一絲神識不滅,並可施展神通將這縷神識永久封印在我的身體之內,說有朝一日我可以日日陪伴在金弟的身邊,但她有一個條件,便是要與我共享我的容顏,整個混沌時空所發生的一切,盡皆在她的預知之中,就連此時的離塵落難,她在萬年之前也早便預知到了,只是唯獨,她預知不到自己未來的命運。」龍紋玉戒說道。

「所以,六界的浩劫,包括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啟天冰魂她都知道,所以,我才會擁有一張與混沌初玉一模一樣的臉。」白骨獨情緒激動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