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紅菱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受到了衝擊,這塊玉佩可不是一般的信物,自家那個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姐居然會給了這個土包子?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大小姐愛上窮小子?

咦,不對,這傢伙貌似也就是衣服有點土,人長得還是不錯的嘛,而且實力很強!人品也不錯,至少剛才有提醒自己,而且讓自己先跑。

說不定人家就是某隱世不出的勢力的傳人呢!

那樣寫的話,貌似也是門當戶對呢!

嗯嗯,一定是這樣的,肯定是姐姐之前遠遊的時候和他日久生情,但是因為種種原因,沒能公開,所以現在他主動出來找姐姐了。

玉紅菱可能沒有注意到,她已經開始用自己的的主觀印象來看待洛遠了,而且,不知不覺中她已經在腦海里腦補了很多劇情。

如果洛遠知道這些,他恐怕也只能吐槽一句:

「少女,你腦洞真大……」

沉迷於自己的想象不能自拔的玉紅菱越來越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是自己姐姐隱藏起來的另一半了,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手持自己大姐的貼身玉佩?

「姐夫~」

想到這裡,玉紅菱立馬變乖巧,她可不想讓未來的姐夫覺得自己是個小瘋子。

洛遠被「姐夫」兩個字炸得不知道該說什麼,雖然說他也覺得那天的小仙女兒很適合當媳婦,但是現在就喊「姐夫」,是不是太早了一點兒……

而且,莫名其妙多一個小姨子,這真得好么? 一聲「姐夫」,讓洛遠有些震驚,不過好在他的適應能力很強,而且可能也是內心小驕傲在作祟,他並沒有反駁,而是欣然接受了「姐夫」這個稱號。

這不,一路和玉紅菱的聊天中,對玉紅菱那一聲聲乖巧的「姐夫」,洛遠應答得是相當無壓力。

可能他並不知道,自己答應的這一聲「姐夫」,在焱帝國的分量會有多高!

可以毫不客氣地說,這個姐夫就是「國民姐夫」了。

帝都玉家,這在焱帝國向來是非常神秘的一個家族,他們似乎千年前就存在了,但基本不和其他世家大族打交道,也不怎麼在朝堂上出現,更不掌握兵權或者經濟大權。

但是,卻很少有人敢動玉家人一根汗毛,或者說去挑釁玉家。

這其中的原因很多,第一當然是因為當年焱帝國的太祖皇帝起兵於草莽時,身邊有一位文武雙全,忠肝義膽,為焱帝國立下汗馬功的超級軍師就是玉家人。

可以說,沒有那個軍師,就沒有焱帝國,因為太祖皇帝沒有人家幫助,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第二就是,玉家幾乎每一代都會有人出面幫助皇室,作為震懾其他國家的最高端戰力,玉家人的實力是遠超人們想像的,據說他們家裡還有九星甚至十星級別的老妖怪呢。

第三,那就是上一代玉家家主玉無心實在是太厲害了。

傳說中,玉無心是當時最接近十星鏢師的人,甚至有人說他已經達到了十星境界。

他這一生戰功卓著,最令人佩服的當屬那年他一個人帶著8000人的部隊和幾十個鏢師,硬生生在西部邊境頂住了十八國聯軍近百萬雄師三個月的進攻,並且最後還上演了絕地大反擊!一戰滅掉了五十多萬人,俘虜了二十多萬人,徹底打垮了西部諸國,是真正地一戰封神!

那時候,玉家戰神的名號震懾了無數人,只要玉家不倒,那焱帝國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不過,可能是殺得人太多了,玉無心是很離奇地英年早逝,而且最麻煩的是,玉家基本上都是單傳,而玉無心,他到死,都沒有兒子!

是的,沒有兒子,不過,他有三個寶貝女兒,而且每一個都是他的心頭肉。

其中,大女兒玉傾顏最為人所熟知,是帝都「四美」之首,而且是個才女,音律出眾,出行時喜歡帶著面紗半遮臉。

而他的二女兒和小女兒則較少露面,人們更多只是聽說,特別是他的小女兒年齡似乎很小,似乎連10歲都不到,還是一個小孩子。

至於他的的二女兒,那就更加神秘了,除了私下流傳出名字帶有「紅」字之外,基本上就沒有更多的信息了。

只能說,她們的大姐,替她們擋住了很多世俗的眼光,讓她們可以健康成長。

玉無心在世的時候,不少人都打算上門提親。因為只要娶到其中任何一位,就意味著可以和強大的玉家聯姻。

而且玉家無子,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作為女婿,如果操作得當,最終很可能能取代玉家。

這麼一大塊肥肉,誰不眼饞?

玉無心在的時候還好,以他的實力和威望,還沒有太多人敢打玉家的主意。

但是玉無心一死,這情況就不一樣,沒有了主心骨,又丟下了三個年幼的女兒,頓時一堆人就蠢蠢欲動了。

一群人紛紛上門準備提親,而且都是八星水平的人帶著聘禮上門,頗有要逼婚的架勢。

總裁我要蛇寶寶 就連玉家一直支持的皇室,也在那時候出動了兩位供奉,希望能讓玉傾顏成為太子妃。

那時候不誇張的說,玉家的門檻都被踩壞了!

不過,千年玉家的尊嚴不是那麼好挑釁的,這群想趁著玉家家主逝世佔便宜的人,都被直接轟了出去。

而且上門的那些高手,一個個都被廢了天賦和修為,然後一個個像死狗一樣被扔了出來。

特別是皇室那兩個供奉,那全身筋脈都被打斷了,下半輩子如果沒有天大的機遇的話,那就可能直接廢了。

這個事情是嚴重打了皇家的臉,但是皇家也沒有做出什麼其他表示,畢竟是他們做的不對在先,而且玉家雖然沒有了玉無心這個超級戰力,但是隱藏的老妖怪不知道還有多少呢!

所以,玉傾顏當太子妃的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隨後,玉家大小姐強勢接管了玉家的事宜,不但沒有弱了玉家的招牌,而且還讓玉家比曾經更有威勢。

這兩年來,帝都玉家比以前更加活躍,他們族內存在九星以上高手的消息,也是被她放出去的,這一手直接震懾了好多人,穩住了玉家的局面。

只能說,如果玉家大小姐如果是男兒身的話,那麼玉家肯定能更上一層樓!

當然,這一切事情洛遠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身邊帶著這個突然出現的「靜若處子動若瘋兔」的小姨子,並不是特別好的事情。

比如……

「姐夫,你和我姐是怎麼認識的?」

「姐夫,我姐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

「姐夫,我姐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人,你怎麼追到手的?」

「姐夫……」

這麼話癆,讓洛遠這個穿越者都有些承受不住,天啊,這個世界還能誕生這種話癆么?

洛遠突然明白了,為什麼玉曉怡這個小丫頭不怕,甚至會有些調侃地嫌棄自己的二姐。

雖然玉紅菱也是一個美女,但是這活脫脫就是一個話癆+暴力女啊!

「紅菱啊,咱們還是抓緊趕路吧,出去了咱們再聊唄?」

洛遠試著和玉紅菱溝通。

「好的姐夫。」玉紅菱不知道為什麼,在認定了洛遠是自己「姐夫」之後,她對洛遠就非常信任。

「不過,姐夫,咱們要去哪兒呢?」

「去帝都。」

洛遠算了算時間,他這個時候必須去帝都,然後加入一個鏢師學院。

「帝都?」玉紅菱壞壞一笑「姐夫,你還不承認喜歡我姐?這都要追到帝都去了嘛。」

「艾西!」

洛遠一個手刀不輕不重地敲在她頭上,這個傢伙實在是太能YY了。

「我是去上學的!」

「我懂我懂,姐夫你不要害羞嘛。」玉紅菱捂著自己的腦袋,剛才洛遠那一下讓她感覺很親切,小時候,似乎自己的父親也是這麼和自己玩的。

「而且,姐夫你知道該什麼去帝都,加入哪一家學院么?」

這個……找路還好說,畢竟有小鏢在,但是加入什麼學院,這一點確實不知道。

「所以說,姐夫你接下來跟著我就好了,因為我就要回帝都,而且,我正好也要報考學院~姐夫你跟我一起唄~」

「嗯,好啊。」

這種事情,洛遠思考了不到三秒就做出了決定。

背井離鄉的時候,當然是有熟人,好辦事兒啊~ 焱帝國,作為大陸東部最強大的國家,它的帝都,顯然也不是等閑之地。

可以說,作為一座城池,帝都幾乎做到了極限,無論是人口,經濟,還是城防,帝都已經是最頂級的水準了。

巍峨古樸的城牆連綿不絕,看上去就像是小山一樣,每隔百米的箭樓和垛口上,鋒利的弓箭和守備工具早已整裝待發。

而在城牆上來回巡邏的士兵,每一個人都是一套成型的制式裝備,而且每個人都有著三星級別的戰鬥力,領頭的小隊正更是有四星的能力!

四星只能當巡邏隊的小隊長?

這個城防能力啊,是真強!

畢竟,如果按照表面看上去的情況,洛遠也就是一個三星多四星的人,放到城防軍也就是個小頭目而已。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從遠處看的原因,洛遠總覺得整個城池好像是活得一樣,有種莫名的渾然一體的感覺,就像一隻沉睡中的野獸,隨時可能蘇醒過來。

「沒錯,那座城池確實不是一般的東西。」

就在洛遠內心暗自嘀咕的時候,小鏢出來解惑了。

「小鏢,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很罕見的一種鏢具,城池型鏢具,本身兼具容納和成長兩個功能,當城池人口,經濟升級后,這個鏢具也會升級。從目前的情況看,這座帝都,應該已經有著天階中級的水平了,這應該就是焱帝國最強的底牌之一。」

天階中級,這個數字有點恐怖啊,而且還能繼續升級,說不定有一天就能變成天階高級的呢!

洛遠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小看焱帝國了,一座都城都是天階的鏢具,看樣子這個帝國隱藏的實力也很強啊。

「是的,而且這座城池有著統領氣運和移動的功能,也就是說,如果到了危急關頭,整座城池可以移動,然後只要這座城不滅,就可以隨時隨地重新立國。」

「我靠!這個鏢具是用來作弊的吧?」

洛遠目瞪口呆,還有鏢具能這麼用?這樣子等於焱帝國的皇室和別人的干仗的話,上來就先立於不敗之地了。

打不過又怎麼了? 爹地,媽咪又被欺負了 我們能跑,而且還是全城一起跑!

「怎麼樣姐夫,帝國很壯觀吧?」

玉紅菱站在洛遠邊上,發現洛遠正看著帝都發獃,還以為洛遠是被震撼到了。

「嗯,確是壯觀。」

哪怕前世見過帝都,魔都等高級城市,但是現在見到這座能移動的城市,洛遠也是很驚訝的。

「所以一會兒,姐夫你跟著我走就好,畢竟城門口的門禁還是挺嚴的。」

玉紅菱決定拎著自己的「便宜姐夫」進城,畢竟誰都看得出來洛遠不像是焱帝國的人。

「行,不過你得注意點,在這城裡你別太招搖了。」洛遠覺得還是提醒一下這個丫頭,在外頭瘋一兩下還可以,在這個城裡還是收斂一點兒。

「這個不用姐夫說啦,我知道的。」玉紅菱表示洛遠純屬瞎擔心,要知道她雖然很少在帝都公眾的視線里露面,但她每次都是以一種女將軍的形象出現,一些城衛軍都對她有印象。

「二小姐。」

可能也是運氣好,玉紅菱帶著洛遠去的時候,居然正好是某個熟悉並且她身份的小隊長值班,所以非常順利,沒有任何的問題。

對於洛遠這個跟在玉紅菱身後的主兒,小隊長沒有任何的疑問,畢竟是二小姐帶回來的人,不要多問。

而且,這個小隊長的天賦和聽力有關,就在剛才,他隱隱約約聽到了「姐夫」兩個字。

這兩個字就足以讓他心驚膽戰了,二小姐是什麼身份?整個玉家,她就只有一個姐。這個看上去有些奇怪的小夥子能讓二小姐心甘情願叫「姐夫」,那說明什麼?說明這個傢伙就是玉家傳奇大小姐的……

天,這可不得了,如果這個消息傳了出去,那對帝都來說,威力不亞於一場大地震!

玉傾顏的未婚夫?或者相公?這個是帝國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渴望的一個位置,現在居然已經有人預定了?

小隊長突然覺得自己很慌,這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天賦不是特別有用,反而會給自己添麻煩。

早知道,剛才就不聽這個秘密了。

而更讓他差點奔潰的是,在擦身而過的瞬間,玉紅菱輕飄飄傳入他耳中的那句話:

「不管你聽到了什麼,全部忘掉。」

夢之遊記 這句很平淡的話語,卻在無形中透著肅殺的感覺。

「是!」

汗水不知何時已經濕透了衣甲,小隊長努力挺直腰桿,不讓自己有什麼過於特殊的表現。

「紅菱? 邪魅王爺嬌寵狐 剛才怎麼了?」

洛遠因為視線被阻擋,而且剛才在四下打量,所以並沒有發現這邊的具體情況,但是他卻敏銳地發現,這個小隊長整個人似乎就像從水裡撈出來一樣,全身都濕淋淋的。

本來洛遠還以為是盔甲太厚了熱的,到是看看後面的小兵沒有這狀態,所以他還很親切(狐假虎威)地拍了拍小隊長的肩膀:

「要注意身體啊兄弟。」

這個語氣讓小隊長更加受寵若驚,他表示自己有些吃不消這種程度的關心。

這位……公子,你這是在把我往火坑裡推啊!

「謝謝……公子關心。」

但是他能怎麼樣?只能先謝過了啊。

「哎呀呀,不要這麼客氣啊。」

洛遠又很親昵地拍著小隊長的肩膀,一副「我和你是好哥們」的感覺。

但他不知道的是,越是這麼做,這位小隊長的壓力就越大。

帝都這座城池,雖然本體是一個天極鏢具,但是四處早已遍布各家的眼線,洛遠跟在玉家二小姐(大勢力的人是認得玉紅菱的)身後入場,這本身就是一種轟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