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啊!來砍我啊!」全能帝一副欠揍的模樣,冷笑道,「大不了你先死,我損耗點道器和修為也能逃出去!」

「你他媽快點!」顧凌忍住一刀砍過去的衝動,他看不清全能帝的修為,也看不透他腳下的七彩騰雲!

更知道自己幾十刀下去也砍不破大陣!於是臉色紫紅,卻死死的關注全能帝的一舉一動!

但面對道皇的鋪天蓋地,顧凌實在沒辦法分心,猛然的一拍須彌袋,飛出昨天得到的玉環,轟然的運轉到背後,然後大開荒蕪!

而此時全能帝也從須彌袋中掏出一道漆黑的輪盤齒輪!

口中念念有詞,雙眼金光大放,單手操控輪盤迴旋猛烈的轉動,卻是發出奇異的能量滲入光華流離的大陣!

然而!

他猛然的手上一抖!渾身一震!

滿臉痴獃和驚恐的回頭,一個哆嗦!差點就中斷了施法,「哎呀我去!你他媽有這麼吊嗎?」

只見顧凌的荒蕪大開之時,竟然透過玉環無限放大數倍!!

整個荒蕪毀天滅地一般,竟然比幻宸道皇的荒蕪還要巨大!

更可怕的是,那裡面的聖威,簡直如同大聖降臨一般,令世人顫抖和恐懼!

一陰一陽,魔種在上,荒蕪黑白,湧泉太極,天空幽門,一走魂橋,二入九幽!

神魂湧上,五藏齊全!

「靈……靈王……」幻宸道皇飛馳的身影頓時滿臉恐慌的停留,滿臉獃滯的,聲音緊張的結巴不已,「陰陽聖荒的靈王……這,這誰能治!!」

「幻宸道皇!!那是假的!!」拓拔燎原也是在那一瞬間嚇了一跳,聖荒被放大無數倍竟然是如此駭人聽聞!

「假的?」連聖地其他的人也一時半會沒有看出來,連連驚懼不已!

一個聖荒的靈王,他們這一群人也不是對手啊!

如今的聖荒聖體,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通幽中期!

「嚇死我了!!」曦靈聖女額頭冒汗,真的是花容失色!

連瑤池聖女都目光驚動,連連瞪然!

幻宸道皇聞言,臉色一滯!再次白眼望去,臉色震怒!

「小子!我要殺了你!!」

「顧凌小兒!快逃!」身後傳來全能帝的一聲大喊,一直關注他的顧凌想也不想回頭朝著那全能帝出逃的縫隙閃雷而出!

「追!!」剎那間,眾多聖地齊齊追擊而去!

顧凌再次鬆了一口氣,幸好自己這次長了心眼,全程盯著他!

而他也竟然第一次主動讓自己逃!

「哎呀我去!你差點把我嚇尿了!」腳下七彩祥雲飛逝,顧凌的閃雷才剛剛持平!

全能帝臉色慶幸之時,一道黃符飛到顧凌的胸口,「這道傳音符留著,要是你還活著,聯繫我,有好事找你!」

「好你妹!」顧凌看著身後大堆的修士,其中幻宸道皇怒氣沖沖的襲來,閃雷而出,躲過一道攻擊之後,瞬間收縮荒蕪靈氣!

轟的一聲,整個人如閃電飛馳一樣消失不見!

「幾年不見,當刮目相看啊!」全能帝咋舌一聲,七彩流雲再次爆發巨大的氣勢,轟然消失!

「追!一定要攔下全能帝!!」屈家大佬個個咬牙切齒,緊追不捨!

而那些聖地的修士竟然無一人追擊顧凌!全都追殺全能帝!

剎那間,山門之上鴉雀無聲!

聖子聖女都未曾出動,拓拔雲天和拓拔文命也沒有出動!

屈有纔此時驚愣之餘,嘆然道,「各位遠道而來,不如先進去休息?」

「全能帝……」瑤池聖女嘴角念叨著,眼神有一絲忌憚,「真是永夜大帝的師傅輪迴轉世嗎?」

眾聖子聖女心中思緒萬千,卻是有些緊張的顫抖!

甚至王昆都有些被震懾,「永夜大帝……這讓我們如何爭奪?」

「永夜大帝的師傅,又不是永夜大帝!」浮山聖子嘴角冷笑道,「再說了,是不是還不一定!

就算是,他也不過是一個盜墓賊,哪怕道器眾多,只要我們修鍊有成,還怕他不成?」

「東銘兄說的沒錯。」曦靈聖女沉重的點頭說道,「證道之路尚為遙遠,此時才剛剛開始。

未來鹿死誰手還不一定!!」

「這樣,才有意思嘛!!」王昆短暫的失魂之後,嘴角裂開,興奮道,「長路漫漫,唯有一戰!」

而這一群竟然全都忽略了剛才的顧凌,也許在他們眼裡,一個鄉野地方的人,即使天賦再出眾,底蘊太差!

加上又是一個魔修,想證道?只有白日做夢了!

倒是拓拔文命此時眼光閃動心事重重,他真的很想跟剛才的那個人戰鬥!

他很強,加上至尊魔氣恐怕不比自己的妖身差多少!

而他最不舒服的就是顧凌的那些話,就像針扎一樣,深深的刺痛他內心躁動不安的心!

「他為什麼還不死……」楊煙雨此時雙眼渙散,滿臉淚痕,「這個魔頭,為什麼不擊殺他!」

「煙雨,別擔心,他活不了多久的!」蘇塵臉色凝重,安慰她道,「我已經給我父親傳音過去了,他很快就會回來!

放心吧,像他這種魔,全大陸都會通緝他的!」

「各位,我們這就進去,一堵我屈家祖上的聖威!」屈有才這才引進這群人,十分傲然和自豪的朝著墓穴飛去!

(本章完) 盅無炎此時在某一處愣愣的看著顧凌飛馳消失的身影,硬是不知道該望哪裡追蹤……

而這時他的傳音符響起,正是花宥熙欣喜的聲音!

「叔叔!我父親有令,一定要生擒這個魔頭!你千萬不要輕舉妄動!烏魂魔皇現在正和我一起趕來!

這回,我看這個臭小子拿什麼跟我們斗!哈哈!我一定要好好羞辱他!

叔叔,你在哪呢?」

盅無炎一時間語塞,臉色苦悶,難以啟齒道,「宥熙,我……我跟丟了……」

「……」

永昌州只有兩個王國,但卻有一個皇朝,名叫天龍皇朝。

傳說這個皇朝的第一任皇上是一頭海龍,是南海龍宮中的一員。

只因奪位失敗,最終流落人間。

不過靠著人類的身份,建立了屬於大陸特有的天龍皇朝。

所以,天龍皇朝如今好多子嗣也都有一些龍族的血脈。

如今四海龍宮盡數被摧毀,真正的海龍、應龍、天龍已經很少很少了。

更不要說聖龍,和五爪神龍。

但天龍皇朝卻憑藉龍族血脈的體質,也打下了一整片永昌州的領土!

這歷史已經很久了,要說起來還得追溯到上古時期。

當顧凌使用大雷遁術跨越千里之時,並沒有停頓,而是再度使用大雷遁之術,直接跨越了兩三千公里!

等到他徹底覺得安全,靈氣枯萎的時候,才停下來好好恢復!

而此時,他已經正式進入了永昌州的境地!

他目光所見的到是一座巨大的城池,上面寫著永盛城!

往來的人群絡繹不絕,馬車商隊也是參差不齊,在其中顧凌還看到了穿著潔白無暇的書生輕綢,搖著扇子,說說笑笑的進入城內。

在顧凌的記憶中,永盛城是雍卞王國的主城,好像玲瓏天青宗就在附近的玲瓏靈山之中。

在往下幾千公里,就是祁隆王國的地界,而天化宗就在其中一座巨大的山脈之中,天雷山。

「喂,臭乞丐!別擋道!」

而這時,顧凌在城外的大道上被一行商隊給訓斥,驅離。

這是一對豪華的馬車列隊,除了中間有巨大高長的車廂,其餘的都是裝著大箱子。

而最前面的是一個身穿銀甲的青年,他眉頭濃厚深長,英武不凡。

他騎著白馬,俯視著顧凌,手中的馬鞭快速的抽打,辱罵道,「瞎了你的狗眼!三王子的大駕你也敢擋!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顧凌嘴角一勾,猛然拿住馬鞭,邪笑一聲,卻是一句話也不說,一拉一抓!

這個青年立刻人仰馬翻!

顧凌的魔心手立刻滲入他的心臟,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吞噬!

「敵襲!敵襲!!」四周的衛隊頓時大驚失色,連連喊道,一副戒備森嚴的模樣!

卻全都不敢上,一個個無比驚恐的看著眼前這個骯髒的乞丐,漆黑的手一點一點的吞噬衛隊長的肉體!

令人驚心動魄,令人作嘔!

「什麼人?!」而馬車中露出一個身材胖乎乎的青年,他看到這一幕,原本暴躁的臉色立刻慘白!

他的身後也立馬若隱若現一個衣不遮體的一臉驚慌失措的淫色女子。

「臭小子!你在哪呢?」而這時顧凌的傳音符響起全能帝的聲音,讓顧凌眉頭緊皺,

卻是二話不說直接身形閃動,將這群人屠殺殆盡!補充自己的靈氣!

「前輩,別殺我,我是雍卞王國的三王子,有……」

顧凌有些厭惡的滲入他的心臟,隨後看到車廂裡面的三名沉魚落雁之色的**女子,另外一隻手直接釋放魔氣將她們撕裂吞噬成一堆白骨!

「靈氣消耗太多了……」殺完之後,顧凌的靈氣不足百分之一,於是身形一閃,離開了大道。

「嘿,臭小子,你不會是死了吧?」

傳音符一直在響,顧凌沒有回復,而是一直尋找有沒有可以吞噬的生靈,要是來一打道宗就好了!

「中看不中用的傢伙,還聖體,至尊魔氣,我呸!」

「臭小子趕緊跟我回話!那群老不死的又沒追你,你丫的想不想活命了?」

當顧凌看到不遠處一群修士的時候,他才殺意盎然的冷聲道:「閉嘴!你他媽找我幹什麼?」

「呦呵,脾氣還挺大的。」全能帝傳音道,「小鬼,你不就是怕我殺你嗎?

我要動手,剛才你還能逃出去?別躲了,老夫有好事找你。」

沉默了好久,顧凌一直沒有回話。

「永盛城外,過時不候!」最終顧凌踏著腳下一堆修士的白骨之後,臉色陰晴不定的說道,「一個時辰。」

同時他靜心的整理自己的東西,將衣破爛的衣服換掉,又改頭換面,成了一個平凡的少年。

而殺光了幾十名天青宗的湧泉修士之後,他也回復了一半的靈氣。

這個全能帝實在有些難纏和神通廣大,卻也跟個神經病一樣,捉摸不透,自己現在沒有把握徹底把他給殺了。

但他又不得不找他問問小靜如何復活。

剛才逃跑的時候,全能帝也總算沒有立馬翻臉將他給攔截下來。

但他也不得不防,而要真的拚命,顧凌也不懼他!

畢竟對方連個聖體都沒有,而且遇上道皇也只有逃命的份!

這次也多虧了玉環,在剛才的一瞬間讓幻宸道皇失神,不然自己恐怕就會受傷不輕。

而全能帝的出現,果然沒有讓顧凌失望,一群人就只想追殺他!

那些大佬除了怕他日後盜祖墳以外,還有一點,恐怕就是想奪取他渾身的至寶。

「嘿,小鬼!」而這時,天空中飛來一個小眼睛的青年,他一臉賤笑的眯著眼睛,「幾年不見,實力暴漲啊!

不愧是天選之人,掉到死寂之地都不死,嘖嘖!」

這是顧凌第一次見到全能帝的模樣,沒有窺視之術,顧凌也不知道哪個是全能帝的真實面貌。

但看到他的一剎那,還是要有些心驚。

剛說完不到十分鐘,這全能帝就能找到自己,也著實恐怖!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顧凌渾身戒備,一臉冷漠的盯著他。

「小鬼,你放輕鬆點,」全能帝收起了他的七彩祥雲,飛身而下,一臉悠閑的說道,「我找你當然是好事啊。

不過嘛,現在你實力不夠,跟你說了也沒用。」

「呵呵……」顧凌冷笑連連,「全能帝,你三番五次的想殺我,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嗎?」

「嘿嘿,我得澄清一下,」全能帝又嬉笑起來,「第一,上次殺你是因為你是聖體,天賦驚人,怕你影響我日後證道。

可是後來我發現聖體他媽爛大街了!多你一個不多,正好你是魔修,或許日後還能和我同仇敵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