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老婆自己也清楚。

她還真擔心她要是瘋狂報復,第一家族會對雲子濤出手而不會將第一家族怎麼樣的。

只是,自己兄弟就這樣的完了嗎?

「雲大哥,不用再和這個狗賊說話了。大不了一死,我就是一個分身而已。」楊風這個時候開口道。

楊風能夠看的出來,雲子濤已經是儘力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已經非常的感激了。

楊風看著附近的荒天女,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為了救自己,小荒的母親也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

想起小荒,楊風也是不由的搖了搖頭,小荒現在的情況還不知道怎麼樣呢。

小荒的母親來找自己何嘗不是為了知道小荒的消息呢。

「兄弟,我食言了。」雲子濤沉聲的說。

他說的話,他沒有做到,這讓他的心情那是非常的不好。

他死死的盯著時風,如果自己有實力的話,他肯定會滅了時風的。 「這不怪大哥。」楊風輕輕地搖頭。

雲子濤已經做了他能做的一切。

為了楊風,不惜一切代價的趕來,他還能說什麼。

這份恩情楊風記下了。

損失一個分身,現在是無法避免了。

楊風有些可惜,小草還有小荒的母親都跟著自己完了。

不過楊風也沒有辦法。

他本來就無法攙和到這樣的戰鬥當中,其他人都是保護自己的。

看著這些人,楊風除了感激,別無其他,他們都是冒著生命危險,和第一家族進行戰鬥。

能夠做到這一步的,都是他生死之交。

楊風會記在心裡的。

「諸位,多謝了。」楊風對著身旁的人躬身道。

「我們還沒輸。」荒天女淡淡的開口。

楊風不由的一愣,就是雲子濤和豪格都是一愣。他們都在這籠子裡面,說話不好聽的話,他們現在完全就是瓮中之鱉了。

想要出去,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我們確實沒輸。」小草這個時候也是笑著開口。

「難道你們有辦法?」豪格率先詢問。

他現在早就感覺到恐懼了,早知道就和第一家族站在一起出手了,這麼快的就成為了階下囚,他的命運可以想象。

他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現在這囚天籠一出。

他們真的有辦法嗎?

「我暫時沒有辦法。」小草開口。

「我也沒有。」荒天女也是笑道。

豪格一聽,臉色立刻的就顯得很是陰沉,你們他媽的是不是玩我啊。現在你們這樣玩我,有意思嗎?

「哼。」豪格冷哼了一聲,現在的他,心裏面那可不是一般的不爽。他有一種被忽悠的感覺。

尤其是現在這樣的情形被忽悠,更是讓他感覺到自己好像被戲弄一般。

「你們的意思?」雲子濤這個時候反應了過來。

楊風也是很快的就反應了過來。

他們兩個說現在還沒有輸,還說他們沒有辦法,這意思不是很明顯了。

那就是說周圍還有人,而且和他們一切的,不過卻沒有出手而已。

楊風不由的看向了四周,還有誰呢?

看雲子濤的反應,應該不是雲家的強者。

「過會兒你就知道了。」小草淡笑道。

「難道我認識?」楊風不由的問。

「如果不認識你的話,會來救你嗎?」荒天女也是開口:「神界有這樣的好心人嗎?」

「兄弟認識的強者不少啊。」雲子濤看著楊風,不由的說道。

現在他都沒有辦法了,他都認為楊風是絕對完了,沒有想到,還有可能出現變故。

這可是囚天籠啊,誰能將囚天籠給破壞掉,除非是那個級別的。

難道這場戰鬥最終將演化成那個級別的戰鬥嗎?

要知道,神界可是無數年都沒有出現過這種級別的戰鬥了。

「哼,想嚇唬我?」時風自然是聽到楊風這些人的話了,這種級別的強者,耳朵都是非常的靈的,就算你說話聲音再小都有可能被聽到,況且楊風幾個人說話的時候也根本就沒有壓低自己的聲音。

在時風看來,楊風幾個如果真的還有援兵,肯定會神識傳音的,肯定不會說出來。

因此,他就做出了判斷,楊風這些人就是想用這樣的方法嚇唬自己一下。

自己堂堂第一家族族長如果要是被他們嚇唬住的話,那不就是天大的笑話嗎?

「不過,我可沒有興趣給你們說話。」時風冷笑。

說實話,他心裏面還真有些擔心。他擔心雲子濤的老婆會趕過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可能出現問題。

不過雲子濤的老婆是閉關,不可能會中途出來。

但是,閉關這種事情實際上也不好說。閉關的話,有時候是需要很長的時間,有時候只是一會兒的時間就行了。

因此,他也不想說太多,不想萬一的情況出現,那自己就會功虧一簣。

他控制著牢籠,出手也就是瞬間的事情。

「恩?」他的神情變了,因為他剛才已經控制囚天籠滅殺楊風幾個了。

但是,楊風幾個卻一點事都沒有。

楊風這些人都還在討論剛才的話題呢。

「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按照道理來說,不應該啊。」時風臉色有些難看。

囚天籠是不會出問題的。

但是,現在是怎麼回事?

「難道,真的有人暗中出手?可是,這是囚天籠啊。」時風可是知道這囚天籠的威力了。

如果要是在自己老祖的手裡面,那可是連主宰都能將其囚禁在其中的。

不過他卻沒有這個能耐?

難道是有主宰出手了?

如果是主宰的話,早就將人給救出去了。

這讓時風感覺到很是疑惑。

問題有些複雜了。

看來,那些人真的是沒有說謊,卻是有人替他們出頭。

「閣下,我們第一家族恩怨分明。你難道真的要和我們第一家族為敵嗎?」時風開口了。

這人隱藏的本領當真是了得,他們竟然都沒有發現。

「第一家族,和我有仇。」一道聲音隨即回復道。

「請問閣下是誰?」時風立刻的問道,這樣級別的強者和第一家族有仇,他應該知道才對。

但是,聽聲音他還無法判斷出來對方是誰。

「你難道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嗎?」說著,一道身影走了出來。

「是你。」當看到那道身影的時候,時風的臉色很難看。

「父親。」楊風則是大吃一驚。

沒有想到竟然是自己的父親。

自己的父親這麼的強?

說實話,楊風真的不敢相信。難道去第一家族堵門之人真的是自己的父親?

以前的時候,楊風覺得這個人肯定不是自己的父親,但是現在看來,那個去堵門的人應該就是自己的父親。

自己的父親竟然有這麼大的本領。

「時風,你這個混蛋。」楊天羽掃視了第一家族的眾人,沉聲的說。

隨著他聲音的落下,一根針從他的手裡面射了出來,直接的射向了那囚天籠。

瞬間,那囚天籠好像被扎開了一個口子一般,楊風幾個人都是感覺到渾身充滿了力量,立刻的就衝出了囚天籠。

一根小小的針,竟然破了囚天籠,這根針,自然是不凡的。 「楊天羽。」看到這樣的情形,時風也是怒了。

他還真的沒有想到這個楊天羽竟然來壞自己的好事,更加的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

這個楊天羽,曾經還堵過第一家族的大門呢,著實可恨。

「時風,天下最卑鄙的人就是你了。天下最卑鄙的家族就是你們家族。看到了就讓人噁心。」楊天羽看著時風,眼睛裡面也是有火焰冒了出來。

「這個所謂第一家族確實讓人噁心。」楊風也是開口。

他和自己父親的感覺是一樣的。

對於這第一家族那是非常的不滿的。

這號稱第一家族,本來應該是讓人敬仰的,但是第一家族做的事情呢?全都是讓人唾棄的事情,這樣的家族哪裡有資格稱為第一家族,不過是靠著家族裡面的三位老祖罷了。

如果沒有這三個老祖,第一家族算什麼呢?

「風兒。」楊天羽這個時候也是看向了楊風,臉上出現了笑容。

他們父子之間也是很久沒見面了。

「父親。」楊風也很激動。

果然隱藏在暗中的有自己的父親。

聽到自己有危險,自己的父親肯定是要來到這裡的。

他就知道,如果自己父親有實力的話,那絕對是不會坐視不管的。

「放心,有父親在,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時風這個老匹夫,必須得收拾他。」楊天羽看著楊風,輕輕的點了點頭。

楊風和第一家族有衝突,這是他意料之中的。

「楊天羽,你本事沒有多少,倒是說大話挺厲害的。」時風沉聲的說。

在這神界,誰敢當著自己的面說自己是老匹夫,也只有這個傢伙了吧。

「時風,你有什麼本事呢?到現在還不能將我怎麼樣。」楊天羽也是淡笑。

時風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這對於第一家族來說就是恥辱。

這個楊天羽領悟的是不死法則。

怎麼殺都殺不死。自己老祖都出手了,還是沒有將對方給殺死。

這傢伙一次次的出現在他們第一家族的大門前叫罵,簡直讓第一家族無比鬱悶。

想著將其永遠的鎮壓,寶物都準備好了,這傢伙卻是消失了。

怎麼找都找不到了。

第一家族的聲譽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別人都堵門了,他們卻沒有將對方怎麼樣。

這件事情在神界強者當中是廣為流傳的。

很多暗中看第一家族笑話的人更是讓這件事情在整個神界都傳播了起來。

這讓第一家族是相當的惱火,不過卻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是事實,他們如果要是辯解的話,估計聲譽損失的更大。這一切都是因為眼前這個男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