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

「啊!」楊雪驚呼一聲,盯著地面,「是枯骨!」

「呃!」楊玄真有些無語,他知道,楊雪並不害怕,她膽子特別大,而且,已經殺過很多妖獸,還去過大羅宮的地府,又豈會怕一個枯骨?

楊玄真明白她的心意,這小姑娘,就喜歡沒事乍乎一下,靠在他身邊撒嬌。

楊玄真也滿足小姑娘的心愿,用手撫了一下小姑娘的青絲,「小雪,走了!小心一些。」

楊玄真往前走了數里,感受到一絲奇異的波動,立即開啟***眼,只見楊玄真的眉心出現一個豎眼。

豎眼散發出一道道金光,楊玄真看到了一條條古老的陣紋,微微驚嘆,「這是非常古老的先天陣紋,可惜了,經歷了元量歲月後,這些陣紋雖然還有用,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是啊!」小龍女說,「如果是原始陣紋,到有一些研究價值。」

楊雪拿著一張陣圖,說,「玄真哥哥,我們往右上方行走,前面有一個寶藏區域。」

所謂的寶藏區域,也是危險區,繪製陣圖的修士都不知道裡面有沒有寶藏。

楊玄真是來探險的,也是來研究遠古陣紋的,他說,「既然來了,我們就去看看吧,不過,一定要小心一些。」

「好的!」楊雪應了一聲。

「呼呼,呼呼!」

陣陣詭異的風聲從耳邊吹過,讓人心中發寒,楊雪輕喝,「誰?是什麼東西?」她喊完之後,釋放出神念,看到了一個個虛影,「是魔頭!」

「這裡還是外圍,魔頭比較少,魔頭的實力也不強,大多在萬象境界。」楊玄真說話間,打出一道三昧真火,虛空中傳中『吱吱吱』的聲音,還能聞到腐朽的味道。

「啊!」

幾聲慘叫之後,楊雪看到周圍的魔頭化成了輕煙,消失不見。

「這些魔頭,只有潛意識,沒有智慧,身上罪孽很重,如果看到了,可以隨手殺之。」

天魔域非常大,方圓千萬里,楊玄真並不急著趕路,速度一般,大約走了小半個時辰,眾人已經接近所謂的寶藏區域了。

「啊!救命!」

一聲考慘呼傳入楊玄真的耳朵,楊雪也聽到了慘呼聲,「玄真哥哥,好像是一個女修士。」她聽到修士的慘呼,又生出慈悲心,「玄真哥哥,我們過去看看吧。」

「好!」楊玄真回了一句,速度加快了一些,一步數里,片刻后,他看到了六名修士在逃,這些修士身後眼著一隻奇異的獸。

這隻獸全身冒著黑煙,眼睛冒著火,在虛空之中飄動,速度極快。

「這是化形魔頭!」景陽說。

剛才,楊雪遇到的是無形魔頭,只有神識能看到,現在看到的是化形魔頭,若問兩者實力,到是相差不大,且各有千秋。

有些無形魔頭,可以吞噬天仙的靈魂,甚至,還有一些可怕的無形天魔,可以吞噬純陽真仙。

眼前這隻化形魔頭,實力大概在元神境界,卻因為其特殊性,比眼前的六名修元神修士強很多。

「運氣竟然這麼差,剛進入第一禁域,就碰到一隻化形魔頭。」

「啊!」一名女修又慘呼一聲,她的後背被魔頭抓了一下,冒出陣陣黑煙,還有一些黑血流出,同時,她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行動也遲緩了很多。

楊雪見到女修士的情況后,心中大驚,「玄真哥哥,這魔頭如此可怕,僅僅一擊,就差點殺了元神修士。」

這會兒,那六名逃跑的修士也發現了楊玄真幾人,他們眼前一亮,竟然往楊玄真他們這邊跑。

「哼哼!」楊雪有些生氣,「玄真哥哥,這些人真不要臉,我們是來救他們的,他們竟然把魔頭往我們這邊帶。」

「這到沒什麼!」楊玄真淡淡的道,「這只是他們的本能而已。」

楊玄真明白,這些人把魔頭往這邊帶,就是希望楊玄真他們出手,共同對抗魔頭,以解危局。

「紫電神眼!」

楊玄真直接施展神通,以雷系神通克敵,魔頭最怕雷系神通,這一點,到是與鬼物相似,在天雷霹靂之下,鬼物不敢現在,只能躲起來。

只見楊玄真的眼睛里閃過兩道紫色電芒,剎那間,虛空生電,一道雷霆劈到魔頭身上。

「啊!」魔頭髮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身上冒出陣陣輕煙,其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小,僅僅片刻,化為一團黑水。

「這?」

六名逃跑的修士突然頓住,用震驚的目光看著楊玄真,這才發現楊玄真是地仙。

「兩名地仙?」

緊接著,六名元神修士跑到楊玄真身邊恭敬的行了一禮,「見過上仙。」

「哼!」

楊玄真冷哼一聲,轉身就走,對於這些人,他能出手相救,也是看他們身上的罪孽不深。

等楊玄真一行人離開后,六名元神修士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發現背後濕透了,他們原本就被魔頭追殺,又被楊玄真的修為驚住,這會兒,竟然有一種如夢初醒的感覺。

「我們快離開這裡吧!」

「你看他們前進的方面,好像是影魔洞啊。」

「呃!」眾人禁聲,過了好一會,才說,「那是第一禁域中最危險的幾個地方。」

「他們有兩個地仙,而且,那個男仙修練了雷系大神通,應該不懼。」

片刻后,楊玄真,小龍女,楊雪,景陽四人靠近影魔洞,正哪那幾個元神修士所說,這裡極度危險,魔影重重,影響修士的神念。

楊雪剛準備釋放神念,楊玄真就以神念壓回,說,「小雪,不要釋放神念,這裡全是影魔,以吞噬神念為主。」

「嗯!」楊雪點點頭,她感覺身體微微發涼,雙眼好奇的看著影魔洞,只見影魔洞藏於地下,洞口約百丈高,六十餘丈寬,一眼望去,魔影重重,深寒無比。

「嗯!」景陽露出一絲痛苦的神色,楊玄真再次釋放出神念,驅趕魔影,嘴裡念出佛經,一個個『卐』字從楊玄真的嘴裡噴出來,砸在洞口。

剎那間,整個影魔洞大放光明。

楊雪說,「沒想到,佛門大神通如此克制魔頭。」

小龍女說,「佛門大神通是以陽系天道為根源,剛好克制魔頭,魔頭屬於陰系天道。」

楊玄真以佛門神通克制魔頭,竟然把影魔身上的氣息化成了光明氣息,而後,又念出往生咒,讓這些魔頭進入地府往生。

待洞口的影魔往生之後,楊玄真說,「走,我們進去看看。」

話說,這影魔洞還真是危險重重,原本,楊玄真以為影魔洞的魔頭都被超度了,沒想到,他帶著眾人進入影魔洞之後,再次被大量魔頭圍住。

「哈哈哈!」

「哇哇哇!」

一聲聲詭異的叫聲傳入眾人的耳朵,景陽最先失去神智,緊接著,楊雪也失去神智,還好,兩女身上有仙寶護身,暫時沒有危險,這些魔頭只是影響了兩女的神智,讓她們無法保持清醒。

楊玄真和小龍女也陷入了無邊幻境,這些幻境都是魔頭製造出來的。 楊玄真和小龍女身處幻境之中,心靈卻非常清明,就好像修練心力法門的時候,人坐在河邊,看著流水緩緩流淌,相續不斷。

楊玄真立於魔影之中,卻一直在關注著楊雪和景陽,兩女實力比較弱,楊玄真想,『這裡雖然危險,卻是一處絕佳的修心場所。』

隨即,楊玄真釋放出神念,以心傳心,把心力法門的關鍵點傳給楊雪。

「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

「明月高懸,光照萬象!」

「該醒來了!」

楊玄真把心力法門的核心傳給楊雪之後,又拿出幾面陣旗,丟在楊雪和景陽身邊,布下防禦大陣,可以防止魔頭攻擊兩女的身體,至於心靈方面,就靠她們自己了。

心靈,即境界,境界,也是最難突然的點。

風火大劫,天劫,最可怕的地方不是對身體的傷害,而是對心靈的傷害,當修士度劫是,劫魔會引動修士心靈深處的記憶,影響修士最柔軟的地方,讓修士迷失心神,永遠沉淪其中,無法自拔。

「姐姐!」楊玄真做完這一切后,對小龍女喊了一聲,小龍女的心力已入主宰之境,這些影魔無法影響她的心神,她釋放出心力之後,整個影魔洞一片通明,大量的魔頭從她身邊飛過,卻無法對她造成絲毫影響。

「嗯!」小龍女微微點頭,楊玄真伸手拉住小龍女的手,「姐姐,我們再進去看看,讓小雪和景陽在此地多呆一會,或許,她對入冰心之境。」

「小雪很是聰慧,只是,心有些靜不下來,所以,數十年過去,卻遲遲無法進入冰心之境。」

「是啊!」楊玄真感嘆,「小雪真的很聰慧,心靈也非常純潔,很適合修仙。」

「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

現在,楊玄真站在影魔洞之中,種種幻想生滅,生出種種法相。

「玥兒?」楊玄真看到了東方玥。

「玄真?」 步步情深:沉淪億萬老公 東方玥回頭,看著楊玄真,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楊玄真盯著東方玥,看著熟悉的街道,不由自主的用手去摸東方玥的臉,「你還好吧?」

「我當然好啊!」東方玥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楊玄真,「我肚子餓了,你陪我去吃東西。」

「想吃什麼,我給你買。」

「嗯!」東方玥思考了一下,「我們就去吃粉,吃炒粉,好不?」

「呵呵!」楊玄真微微一笑,「好!」他明白,東方玥要給他省錢,她知道他還在上學,知道他身上沒什麼錢,所以,每次出去吃東西,她都盡量選便宜一點的。

「哎!」楊玄真在心中嘆息,自從感應到原世界的大劫后,他一直不敢回原世界,他怕自己實力不夠,智慧不足,無法應付那等大劫,無法保護失而復得的親人,戀人。

如今,原世界的時間流速非常慢,幾乎是靜止狀態。

楊玄真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看著一個個真實場景出現在眼前,彷彿間,自己穿越了時空,回到了地球,回到了自己熟悉的世界。

「千尋姐姐!」

「沐曦!」

「爸,媽!」

楊玄真看著一個個熟悉的人,心生波動,本心卻永恆不動,此時,楊玄真的心就像一面鏡子,照見萬事萬物。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度一切苦厄,照見五蘊皆空。」

「觀照!」

對,就是觀照,這也是觀想之法,借假修真,借法相而悟本心。

小龍女的經歷比較少,她只是回到古墓之中,看到了很多熟悉的東西,也看到了孫婆婆,除了楊玄真,孫婆婆是她最親近的人。

當然了,以楊玄真和小龍女的修為,已經能讓孫婆婆長生。

諸般法相從心過,我心依然不動。

楊玄真和小龍女手拉著手,往前走了數百里,已經來到影魔洞深處,這裡非常寬闊,方圓千里,像一個地底小世界。

同樣,此處魔影重重,楊玄真還看到了幾個實力達到地仙境界的影魔。

楊玄真抬手一揮,灑出一片片金光,讓自己身邊出現一片空曠之地,幾道金色光環把楊玄真和小龍女包裹著,兩人就像真仙下凡,進入了無間地獄中。

楊玄真和小龍女對視一眼,兩人心意相通,同時念出佛經,從兩人身上飛出一個個『卐』字。

「往生咒!」

楊玄真和小龍女合演往生咒,往生咒的威能大增,在這一瞬間,楊玄真似有所悟。

「姐姐,原來如此,難怪地藏王會發出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誓言。」

此時,楊玄真和小龍女念著往生咒,一個個魔頭被度化,無數的功德化為光光點點,進入兩人的體內,讓兩人的識海越來越清明,也讓兩人對大道的領悟越來越強。

「弟弟,這功德金光,有些類似於信仰之力,卻比信仰之力更為玄妙。」

「不對!」楊玄真說,「姐姐,功德和信仰,這是兩種不同的東西。」

「嗯!」小龍女思考了一下,覺得楊玄真說的對,「是啊,這是兩種不同的東西,如果看不到功德金光,盲目的去做好事,積累功德,反而會損耗功德,讓自己罪孽纏身。」

「姐姐,這世間事,很難說的清,往往,你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對他好,卻不是他想要的,有時候,救了一個人,反而是一種大罪孽。」

「嗯!」

楊玄真和小龍女在影魔洞之中念往生咒,同時,參悟大道,參悟功德。

時間緩緩的流逝,影魔洞之中的魔頭越來越少,直到魔頭完全消失,楊玄真和小龍女才停止念往生咒。

楊玄真收了神通之後,身上仍然有金光環繞,他雙眼閃動著一道道神光,觀看周圍的情況,「姐姐,這裡的魔氣雖然暫時消失了,用不了多久,雙會聚集大量魔氣。」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小龍女說。

兩人都明白,天魔域的魔息來自遠古,來自混沌,來自開天闢地之前,連菩提道祖都無法化解。

若要化解天魔域的魔氣,至少,要達到世界神的境界,擁有造化之力。

兩人走到魔洞中間,看到了一個祭台,祭台上面擺放著一個古怪的異獸。

「混沌獸!」

「這是一隻真正的混沌獸,不過,只是天仙境界。」

「天仙境界的混沌獸,已經非常強大了,如果這等混沌獸跑到三界之中,同階無敵,如果暴發出混沌之力,可以斬純陽真仙。」

「他已經死了,身上的陣紋還有一些威能。」

楊玄真的眉心出現一個豎眼,他以神眼探查了一下混沌獸身上的陣紋,又以心力刻畫陣紋。

突然間,楊玄真感應小冊子發出淡淡的金光,原本,楊玄真還想以心力記憶陣紋,沒想到,小冊子再次展現出神奇的能力,把陣紋記錄下來,而且,再次優化。

「真是神奇啊!」

楊玄真感嘆了一句,用手摸著混沌獸,頓時,一股強大的氣息向楊玄真的手上涌過來,楊玄真早有準備,釋放出心力,又以神力化解。

「這是異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