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小子,你說夠了沒有!你爹娘生你,沒有教你嗎?」天火門的太夫人,也被白雲飛這種直白的痛罵,罵的靈魂幾乎氣的出竅了。

「離兒,你還愣著做什麼。別人這麼罵你娘,你還要站在那裡看嗎?動手殺了他!殺了他!」老太婆大叫著,訓斥兒子。

哪怕他是掌門,也一樣沒有給他留面子。

「可惡,死老太婆,還沒有覺悟!找死嗎?」白雲飛也是真的動了怒氣。

「吼!」天狼也跟著白雲飛的情緒,再次昂首怒吼起來,聲浪衝擊的火鳳凰,都要暫時躲開,免得被波及。

「小子,她終究是我娘。你這麼侮辱她,我沒法饒了你。雖然你很強,也許我今天打不過你,但是,我今天,還是要跟你打一場,生死之戰,怎麼樣!」楚離開口說話了。

這會兒的蔣芸,即使是面對自己多年未曾見過一面的父親,心情很複雜,但是,當她聽說,父親要跟白雲飛決一死戰的時候,她還是握緊了武器,想要站在白雲飛的面前,替他戰鬥。

白雲飛早就注意呵護著自己的女人,所以,這一刻,他緊緊握住妻子的小手,把她護在身後,然後哈哈大笑道了:「哈哈,楚掌門,真是笑死了人了!你覺得你狠孝順嗎?不,你其實是最大的不孝。因為你把你的娘,慣壞了,你讓她做下太多傷天害理之事。而且,你自己也是幫凶,你,我很瞧不起。」

「你少胡說了!你也什麼資格說瞧不起我?你說啊,說不出來,今天,你就要死在這裡!」楚離憤怒著,黑著臉,騰空而起,跳到火鳳凰的背上,也祭出來了天火門的終極法寶,真正的門派至寶,午間煉獄!

整個法寶,就像是一個煉獄,炎熱的岩漿之色,凄慘的鬼影浮動,讓人一看,就心生畏懼。

白雲飛卻是仍舊淡笑著道了:「拋棄妻女算不算!楚掌門,還是說,你忘記了當年蔣家莊的蔣月嬌了嗎?」

「野種,你給我閉嘴!離兒,他是想擾亂你的心智,不要聽他胡言亂語!蔣月嬌早就死了!你不要相信他說的每一個字!」天火門的老婦人大喊著。

「死老太婆,你才要給我閉嘴!蔣月嬌要是死了,我何必千里迢迢的趕過來,帶著她的女兒,想要跟她的父親相認!你以為,你開口說話,就可以阻擋我說話嗎?你在我眼裡,算個哪盤菜,我需要被你打斷?楚掌門!拋棄妻女的罪名,你是躲不掉的!一個男人,要孝順,但是,不能夠愚孝。一個男人,要孝順,但是,也要照顧自己的妻女。眼裡只有強權的娘,卻是沒有給自己生兒育女的妻子,那這樣的男人,有何臉面,去做一派掌門!楚掌門,在我眼裡,其實,我也很看不起你!」

「啊!」天火門的弟子,都被白雲飛給罵懵了。

完全沒有想到,白雲飛竟然連他們的掌門都給罵的這麼狠,而且,似乎聽起來,還蠻有理有據,讓人沒法反駁的。

甚至,此刻,掌門的神情也很怪,他被白雲飛罵了,卻是沒有任何的憤怒之色了,眼睛里,只是有著不可思議的激動淚水。

「你是說,你身邊的女孩子,是我的女兒嗎?」楚離激動至極,想要過來,親自確認。

白雲飛卻是已經擋在蔣芸的面前道了:「你站在那裡別動,不然,我會馬上帶她走。」

「你帶不走我的女兒!」楚離突然憤怒了。

這話,白雲飛聽了,卻是又是再次哈哈大笑起來道了:「你跟你娘一樣,太過自以為是了。你以為你是誰,能夠擋住我?」說話間,白雲飛的身影,一下就是從天火門的廣場上消失的無影無蹤,在所有的天火門弟子的眾目睽睽之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猶如鬼魅! 「不!」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楚離理解不了,只能夠發瘋的坐在火鳳凰的背上,巡弋在天火門的上空,到處找白雲飛。

當然,他不會能夠找到的。

當他明白這個現實的時候,整個人都要瘋了一樣了。

「你到底是誰!你出來,你讓我做什麼都行,只要你告訴我,她們母女在哪裡,在哪裡!」楚離發出他最慘厲的叫聲。

讓眾多的天火門弟子,都是跟著心疼的聞聲落淚。

也讓那位是他妻子的靜嫻夫人,心裡跟著揪心不已,失落不已!

就在楚離著急到發狂的時候,白雲飛重新出現。

身邊,還是帶著那個女孩子。

看到白雲飛又回來了,楚離激動不已的又想過來,好好看看蔣芸。

白雲飛依舊是輕輕擺動著手指道了:「楚掌門,希望你現在能夠冷靜下來了。不然,我還會施展神通,又要讓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能夠見到你女兒了。我沒有想要為難你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冷靜。」

「冷靜,我冷靜,你說什麼都是什麼,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楚離已經精神崩潰了,就差沒有跪地懇求白雲飛了。

白雲飛繼續道了:「我能夠理解,你想儘快跟她們母女見面的心情,但是,你似乎又是犯了一個錯誤。」

「什麼錯誤?」楚離著急的問道。

「什麼錯誤,你說,我馬上改!」楚離又著急的給出保證。

白雲飛繼續道了:「那就是,當年你已經對不起自己的一個女人了,現在,你還想對不起另外一個女人嗎?作為男人,你真是失敗!你真是讓我失望之極。你難道這會兒,心裡就是注意不到,我師娘心裡的難過和失落嗎?」

「沒有,沒有,少俠,你就不要折磨我夫君了。好不好,你就讓我夫君,儘快見到她們母女吧!我寧願讓賢!」那靜嫻夫人,也是傷心至極的,跪地哭泣了。

白雲飛繼續淡淡道了:「你看到了吧!你啊,還真是命好,你身邊的女人,都是很好的女人。可是,你自己卻是像一個永遠不會知道負責任的小孩子。你真是讓人失望。你現在這樣的樣子,我真的都不想看到你!我覺得你給男人丟臉!但是,我也懶得罵你了。因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雖然話這樣說,但是,我還是想跟你說,料理好你的家事,不要再辜負我蔣娘,也不要辜負那位夫人了。我蔣娘,也希望你能夠照顧好你現在的妻子,兒女,她並不想影響你現在的家庭生活。你明白嗎?我長不大的岳父大人!男人,要有所擔當!幸福要擔當,別人的不理解也要擔當。打不爛,壓不垮,才是男人。可是你看你現在的樣子,真是讓人失望。可我不會可憐你。因為你不值得可憐。但是,你很幸運,因為你有一個比你強許多的好女婿,所以,我會幫你處理好這件事。你先冷靜下吧。等你冷靜下來了,我會讓你跟我蔣娘還有芸兒見面。楚掌門,做個能夠頂天立地的真男人吧!不然,就算是我現在把蔣娘給你了,你覺得你能夠保護得了她嗎?你不覺得你一定還會是像當年那樣,保護不了自己的女人,只能害的她放棄一切,離開家族,離開你的身邊,獨自一個人遠走他方,然後還要自己生下你的女兒,幫你養育大嗎?如果給了你,你都保護不了,你又有什麼臉面,跟我說,你現在要見她們娘倆?總之,你還是先冷靜下來吧。有什麼事情,我會跟師娘好好聯絡的。師娘,拜託你,我先把你加入我飛雪公會,在公會頻道,我們可以先交流。」

「雖然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是,我願意聽從你的要求來做。」那靜嫻夫人開口說話了。她心裡真的很感激,白雲飛即使是蔣芸身邊的男人,也會願意替她著想,替她說話。

「嗯。那就行了。加你進來之後,你自然一切就都會明白了。還有,我會在天火門設置一個傳送門,可以方便你們一些人方便往來天火門和劍宗。一些人要是不服氣,想要找我討回公道的話,可以來劍宗找我。對,我說的就是你,臭老太婆。我知道你跟劍宗有淵源,不服氣,可以來劍宗,我給你公道!哈哈!」說完,狂笑著,白雲飛再次從天火門的上空身影消失不見。

「小雜種,小雜種,你去死,你祖宗十八輩!」頭回,天火門上上下下的弟子,看到那位貴婦一樣的老太婆,其實也跟鄉下,一個丟了雞會罵街的潑婦,其實也沒有多大區別。

以後,她的貴婦形象,肯定會一下崩塌的太過徹底了。

再也不會有什麼高貴,威嚴的氣質和氣勢了。

因為今天,她所有的一切神秘光環,值得驕傲的所有憑仗,都是被一個人狠狠踩在腳下,踩得稀碎了。

這個人,就是白雲飛!

劍宗之山上,白雲飛帶著蔣芸,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需要跟她先談談。

「芸兒,我把咱爹和咱奶奶罵的這麼慘,你不會怪我吧?」

看到白雲飛這個時候,是擔心這個事情,蔣芸的心裡,更加感動的主動撲在白雲飛的懷裡,好讓自己的男人安心,然後道了:「罵的好過癮,真的,芸兒都覺得過癮!我現在,也明白,雲飛有柔兒姐姐,還有其他姐妹,是多麼大的擔當了。如果我爹要在我娘和那位很好的夫人之間二選一,我都覺得不管結果是選誰,這個結果,都太殘忍了。也許,讓她們和平共處,才是最好的選擇,也是唯一的選擇。」

「啊,你怎麼能夠想到這些。嘿,我當時就是罵痛快了,脫口而出。其實,有這麼多媳婦,我沒有那麼慘,只會覺得很幸福。芸兒可千萬不要這樣想,覺得我好像吃虧似得。」

「我心裡知道真正的答案就行了。」蔣芸卻是不會相信白雲飛的解釋了。

她經過今天的事情,比以前,甚至也許是比姜柔,都要理解白雲飛的內心了。

罵的痛快,不假思索,罵出來的話,都是心裡真正的想法啊。

所以,她會更加理解白雲飛了,也更加對這個男人,死心塌地了。

此刻,蔣芸的心裡,還滿都是白雲飛為了她,跟整個天火門戰鬥的情景,一個人挑戰了整個天火門,還把自以為為是,不可一世的奶奶給罵的狗血噴頭,蔣芸的心裡,都是覺得太解氣了! 「渾小子,有人這麼欺負你娘,你竟然什麼也沒有做,真是白養了你這個兒子啊!我還不如一頭撞死在這裡啊!」

白雲飛離開天火門后,天火門的太夫人開始沖著兒子撒潑。

放在平時,她都不用撒潑,兒子就會俯首帖耳了。

但是,今天,兒子也沒有心情搭理她了。

楚離只是心寒的拂袖而去:「夠了,你想死,就去死吧!我不攔著!我現在,只想一個人冷靜一下!靜嫻!」

「夫君,妾身在。」見到楚離叫她了,夫人徐靜嫻,立即欣然聽命。

夫君能夠叫她,就表示心裡還是有她的,這自然多少會讓她覺得安心一些。

「家裡出了這樣的事情,咱們的孩子,還小,未必懂這裡面的事情,一定會嚇壞的,這裡的事情,你不用管了,先回去,跟她們好好說說。無論如何,我都會是她們的父親,你的夫君,一定會照顧好你們。明白了嗎?」

「夫君,嫻兒明白了!」夫人徐靜嫻立即喜極而泣。

這說明,楚離即使心裡一直放不下那個女人,也不會不要這個家了。

見到徐靜嫻哭了,楚離過來伸手幫她擦了一下淚水道了:「不要哭。我只是去冷靜一下。一會兒,就會回來看你們娘幾個的。讓妍兒和路兒,不要擔心。「

「嗯。知道了。夫君放心的去吧。家裡有我。」徐靜嫻賢惠地道。

有這樣的妻子,真是讓楚離以前沒有多注意過,今天,被白雲飛給罵了一頓之後,終於特別的注意到了,這個女人的好,然後心裡愧疚的道了:「那個人說的沒錯,我真的像是沒有長大的孩子。以後,不會了。以前都是你照顧我,以後,我會保護你們的。」

說完這話,不顧之後的妻子聽了,會是如何的激動,感動,楚離一下縱身,跳上火鳳凰的背上,一下向天火谷深處飛去了。

這個時候,他真的需要冷靜一下了。

天火門成了如今的樣子,天火門的弟子,也怕跟著觸霉頭的都散了。

這會兒,誰不怕太夫人撒潑,沾上自己,讓自己跟著倒霉啊,便是都散了。

徐靜嫻也冷淡的跟太夫人屈身施禮之後,帶著自己的兩個侍女,便是冷清走了。

頭一回,這太夫人,感覺到了,她在這個家的分量,已經無足輕重了。

哪怕尋死膩活,兒子也不會過問了。兒媳也不會管她了。她以前賴以制衡兒子的在天火門的勢力掌控,如今,雖然依然還在她手裡,但是,這份掌控的勢力,已經成了天大的笑話,讓她自己如今都不想提起來。

因為,別人一個人,就是把她一輩子苦心經營的所謂勢力,一腳踩了個稀爛!

白雲飛!

你到底是什麼人!

怎麼可以,只是一個十幾歲模樣少年,就可以以一人之力,挑落她整個山門,把她弄到了現在這幅境地!

太夫人真的不甘心啊。

「不,絕對不能夠就這麼算了。不然,以後,就在天火門抬不起頭了,別人就更加不會把她當回事了!天火門的力量不夠,那就借用在江湖門派上的朋友勢力,也要向白雲飛討個公道!」作為天火門曾經的掌門夫人,如今的太夫人的她,自然會在江湖上,認識不少江湖朋友了,還有跟劍宗的淵源可以用。

她會好好的向白雲飛討個公道的!

一定會的!

這會兒的天火門太夫人,依舊沒有認輸。

她困獸猶鬥,仍舊打算,拉攏起力量,再跟白雲飛好好討個公道!

天火門的事情,告一段落,可以回家了。

白雲飛親自送蔣芸回家。

蔣月嬌擔心了一天,也是在家門口等了她們一天。

她是擔心這一雙兒女出去找爹的事情,遇到天大的麻煩啊。

畢竟,她是知道天火門的那個老女人,是如何的難纏的,當年,她就是被她給逼得只能夠一個人離開天火門,一個人把女兒生下來,然後養大的。

她自然會擔心自己的兒女,如今還年輕,應付不了那個老女人。

這會兒,見到白雲飛親自送蔣芸回來了,蔣月嬌見到她們平安回來了,立即激動不已的跑過來,抹著淚上下打量她們了,見到她們像是沒有被人怎麼樣的樣子,才是放心的道了:「芸兒,雲飛,你們沒有怎麼樣,真是太好了。」

「娘,我們沒事。」蔣芸也不想讓娘擔心了,立即告訴娘,她們沒有事,然後,又是馬上擔心娘會關心此去天火門的結果,蔣芸便是也馬上告訴娘此行的結果道了:「娘,放心,這次我們去天火門,結果還算順利。爹也一直在找娘,娘很快就是可以跟爹相見了。是不是啊,雲飛。」

「是真的。娘不要操心,娘知道我,不會說謊的。」白雲飛淡淡的笑著道。

「會這麼順利?不可能的。竇夫人的脾氣,我是知道的。」蔣月嬌十分懷疑,此行會這麼容易就得到一個滿意的結果。

白雲飛笑著直接告訴蔣月嬌道了:「我楚爹,和他現在的夫人,對娘,還是很好的,願意接納娘的。至於您說的竇夫人,我想應該就是說的芸兒的奶奶了吧?她,沒關係。她翻不起大浪了。因為,我把整個天火門給挑了。」

「把,把整個天火門給挑了?」蔣月嬌立即吃驚了,然後,又是突然笑了起來道:「像是你雲飛能夠做出來的事情。雲飛,真是麻煩你了,我們娘倆又給你惹麻煩了。」

「娘!」聽到這話,白雲飛立即不依的挽著蔣月嬌的手臂,往家裡走去道了:「娘,您這話多見外。芸兒是我媳婦,她的事情,就是我的家事,我這個一家之主,處理自己的家事,怎麼能夠說是麻煩呢。娘不要多說了,也不要著急,我來之前,已經把爹現在的女人,加入到飛雪公會裡了。我和芸兒,都可以跟她隨時保持交流。現在,咱們先撇開其他人,娘只跟我楚爹還有他的現在夫人談。談好了,就可以相見了。其他人,阻止不了的。」

「有雲飛撐腰,當然,娘心裡不慌了。」蔣月嬌臉上笑了笑,心裡真的是感慨,如果不是她的女兒,有幸遇到了白雲飛,還做了他的女人,只怕,她這輩子想要帶著女兒,再跟楚離相認,根本不可能會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畢竟,這個天底下,能夠為了自己的一個妾室,去單挑天火門一整個門派的痴心男人,又能夠有幾個?

當年,她的男人,楚離如果有現在女婿白雲飛的一半有男人擔當,她也就不用帶著女兒,吃這麼多苦了。

想想,真是讓人忍不住感慨。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òм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白雲飛陪著蔣芸,在蔣家坐了會,陪蔣月嬌說了會話兒,然後,便是提出告辭了。

蔣月嬌是想留下白雲飛吃晚飯的,但是,也知道白雲飛為了她家的事情忙了一天了,大概也累了,可能還有其他人要見,便是替白雲飛著想的,放他離去了。

白雲飛也囑咐了蔣芸幾句,讓她這兩天好好陪著蔣月嬌,有事隨時叫他,之後才是體貼的離去。

白雲飛離開了,蔣月嬌才是心急的讓女兒把白雲飛帶她去天火門一行的經過,一點兒不落下的都跟她說說。

娘想知道,蔣芸也得過白雲飛的指點,說可以告訴娘,哪怕是戰鬥的那部分,蔣芸心裡有數,便是把此行的來龍去脈,都跟娘說了。

娘聽了之後,心裡更加明白,此行,這對兒女的不易。

「也就是有雲飛,不然,換個人,這件事,都是不可能這麼快有眉目的。畢竟,要單挑整個天火門,顯露實力,震懾住整個天火門,才可能別人願意坐下來跟咱們談這件事。這件事,可真是為難雲飛了。」蔣月嬌這樣感慨道。

蔣芸立即安慰娘道:「娘,不要想這些事情了。雲飛心裡不會介意,為了我,去做這樣的事情的。我是雲飛的媳婦,以後我好好的服侍他,一輩子感激他,喜歡他,照顧他,跟他白頭偕老不就好了。」

「好啊。你婚姻能夠幸福,娘自己,都無所謂了。娘都老了呢。」蔣月嬌這樣欣慰地道。

這話惹得蔣芸突然害羞地道了:「我和雲飛一定會幸福的。我們現在就很幸福啊。娘是不知道,今天,雲飛擋在我面前,把我護在身後的感覺,作為一個妻子,一個媳婦,我被自己的夫君護著,那有多幸福。看著他,即使面對天火門一個比一個厲害的長老上來挑戰,也從未退縮,我就好為他驕傲!」

「是應該驕傲!」這話,竟然都是得到蔣月嬌的認可。

是的,她哪怕不是女兒,都是能夠體會到女兒此刻的幸福。

終究,女兒找的男人,可比她當年給她找的爹,要有男人擔當多了。

同樣是男人,當年面對竇夫人的強勢,連為她說句撐腰的話,都不敢說的楚離,哪裡比得上現在,為了蔣芸,都主動挑戰了整個天火門的白雲飛來的優秀。

想來,現在那竇夫人,應該都氣壞了吧。

知道了娘的想法以後,蔣芸又是笑著告訴娘道了:「何止是那竇夫人氣壞了,我夫君,把我爹都給罵的夠嗆!娘,你以後跟爹和好了,不會怪今天我夫君,連我爹都給罵了吧。」

蔣月嬌聽了這話,馬上欣然莞爾道了:「你爹啊,就欠罵了。讓雲飛代你罵罵他也好,誰讓他讓你被人看做是沒爹的孩子十幾年。罵啊,就該罵他,娘不會怪雲飛的。再說了,娘也覺得雲飛罵的解氣。當年,他要是給我撐腰,我至於要帶著還在娘胎里的你,一個人遠走他方嗎?娘心裡,就不能怨恨他一下啊。」

「娘當然能了,就該怨。現在正好,讓爹著急著急。不過,我知道娘肯定想爹了,所以,娘放心,我和雲飛,會儘快處理好這件事的。」蔣芸安慰著娘,跟娘保證道。

「嗯。」這個輕輕點頭,蔣月嬌是真心覺得這些孩子都長大了。

「你們真是長大了。處理這麼棘手的事情,都比我們這些大人都處理的好了。雲飛幫了咱們娘倆這麼大忙,明天你跟著我帶著些禮物,咱們去雲飛家,讓我好好感謝一下親家吧。你說好不好啊。」

「好啊!關係是越走越親嘛,理當如此。那就這樣說定了。」蔣芸很是激動。

白雲飛回來,先在公會基地,見了妻子姜柔,還有其他因為關心他,而在公會基地等著他的妻妾。

見到她們,白雲飛馬上鬆了口氣地道了:「我回來了。今天真是累了。罵人罵的都口乾舌燥的了。我先喝口水。」

不用說,媳婦們早就給白雲飛準備好了可口的溫茶了。

看著白雲飛咕咚咕咚的喝了大半壺茶,才是覺得過癮了,媳婦們也都是跟著心疼了。

「雲飛,芸兒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姜柔關心夫君,也關心一直是姐妹的蔣芸之事,問道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