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他們不是一夥的。」趙綉皺了皺眉,男子身上透著危險的氣息。

對方聞言,微微一愣,隨後冷笑道:「有什麼區別嗎?你馬上就是個死人了。」

說到這,持劍男子繼續道:「李家那個廢物給你的靈石,都交出來吧。」

趙綉看著男子,眼中閃過森然的殺意,青年買下金毛獅時當眾拿出十萬靈石。

這十萬靈石,別說是刀口舔血的散修之流,就是不少世家門閥的子弟,都會心生貪念,他若不強勢鎮壓此人,這一路過去,只會源源不斷的出現截殺者。

想到這,趙綉踏前一步,雙手擎天,虛空頓時一陣晃動。

一柄重劍浮現而出,天地為之一顫!

持劍男子原本譏諷的表情瞬間凝固起來,露出驚駭之色,他修鍊的就是劍道,自然能感受到這股劍意的強大!

這一刻,秦川上空瀰漫著濃郁的殺氣,甚至驚動了七星閣諸多強者。

「去死吧!」持劍男子面容扭曲,怒吼一聲,心中卻是無比驚恐。

他一劍刺出,強橫的劍氣撕裂空氣,劍勢沉穩大氣,卻帶著澎湃的殺意。

趙綉眼中一片平靜,雙手緩緩壓下,重劍猶如泰山傾倒般,轟然斬了下去。

重劍無鋒!

這一劍,幾乎讓整個秦川山脈為之顫抖,萬丈雷光呼嘯而來,顛倒乾坤。

「怎麼回事!」七星閣的強者終於變了臉色,露出詫異之色。

他們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強大的劍意!

重劍雖然無形,但它的劍意足以斬碎虛空,整個秦川山脈彷彿被強大的殺氣籠罩。

轟!的一下,持劍男子還未反應過來,重劍下斬,當場將他砸的形神俱滅!

他連慘叫聲未及發出,便化為一片血霧。

七星閣的不少強者向此處狂奔而來,這扭曲虛空的力量,就連他們都為之心驚起來。

究竟是什麼人,敢在秦川山脈放肆!

這可是七脈招收弟子所在,即便魔道兇徒,都不敢在此放肆。

秦川腳下,眾人紛紛變了臉色,隔著老遠,他們都能感受到那股毀天滅地的氣勢。

躲在附近的宵小,也被那重劍下斬的餘威震傷,幾個修為薄弱的,在趙綉施展重劍無鋒時就凝固血液,當場慘死。

餘下之人,不是被餘威震的重傷,就是被這漫天的殺氣嚇破了膽,從山峰上滾落下去,掉入無盡深淵。

「哼,一群宵小。」趙綉眼中閃過輕蔑之色,這些人,有散修,也有世家子弟。

他們躲在暗處,一路跟來,就是想等合適的機會,對趙綉和夏蟬兒下死手,劫下那十萬靈石。

如今被他一劍斬盡,沒有一個有資格讓趙綉再次出手的。

「我們走吧。」趙綉看了眼漆黑的峰頂,那裡有數道強者氣息飛快臨近,不由得皺起眉頭。

七脈強者無數,尤其在秦川這種招收弟子的重要所在,難免有幾個虛境強者坐鎮。

若是被他們發現自己的行蹤,難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好!」夏蟬兒初時嚇破了膽,見到趙綉那一臉淡然的模樣,心中沒來由的平靜下來。

只要有公子在,就沒人能傷她!

想到這,夏蟬兒臉上露出一絲甜甜的笑容。

在趙綉離開不久后,幾個虛境強者出現在此,看著這一地的狼藉,臉上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究竟是什麼人,敢在秦川山脈殺人?」其中一個強者冷哼一聲,身上的氣勢徒然攀升。

虛空之上,好似有一隻大手壓下,將整個秦川山脈籠罩在他無盡的威勢之下。

「七脈招收弟子,歷來就沒有平靜的時候,殺人也是常有的事。」

另一個虛境強者搖頭嘆息,隨後繼續道:「可他們都躲在暗處,對一些競爭對手暗中下死手,像這種殺人殺得如此驚天動地的,這還是第一回。」

「也太不把七脈當做一回事了!」

「哼,你們認為能施展這種功法的人,會是那些想加入七脈的少年嗎?只怕是某個勢力的強者,為他們的後輩剪除對手。」

最先說話的那個虛境強者,眼中閃過森然殺機,他才踏入虛境不久,第一次來七星閣負責招收弟子的事宜。

對以往七脈會試中發生的殺戮並不知曉。

此時不由冷笑起來,「若是讓我知道是誰在搞鬼,不管是誰,我必殺之!像這樣的敢中途殺人之輩,天賦再高,歸玄宗也不會要。」

其餘幾人對他的話有些不以為然,七脈招收弟子,心性固然重要,但若個個都是廢物,那招入門下,非但不能壯大門派實力,反而會被這些廢物拖垮。

對他們來說,只要踏入七星閣后,這些人不再廝殺就行了,至於登頂途中發生的事,他們可沒義務來管。

「我倒是很想見識一下,究竟是誰能斬出這毀天滅地的一劍!」一個清風派的虛境強者,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清風派是持劍門派之一,對於這道劍意的感受,他比在場幾人都要強烈! 一夜過後,那處山峰燃起的大火才被撲滅,眾人對真相一無所知,而七星閣對此事也諱莫如深,禁止弟子交談,只是沿途布下的崗哨更多了。

眾人雖然好奇,但並沒有尋根問底,他們在意的是族人能否進入七脈修行。

趙綉帶著夏蟬兒一路攀登,穿過險峻的山峰,終於到了秦川之巔。

前方不遠處,立著一塊漆黑的石頭,趙綉一眼看去,便覺得這黑石透著無盡的靈氣。

「這石頭是幹什麼的?」邊上有人驚訝的問道。

他話音剛落,只見一個路過黑石的少年慘叫一聲,隨後額頭生出牛角,面目猙獰!

「這是怎麼回事?」

「天吶,這孩子怎麼變成這般模樣。」

不少人詫異的看了過去,被眼前的景象嚇得不輕。

「吼!」少年倒地抽搐起來,漸漸露出本象,竟是一頭牛妖。

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便見兩道寒芒閃過,七脈負責鎮守在此的弟子一起出手,頓時將這妖獸打成一灘爛肉。

「試妖石?」

終於有人變了臉色,七脈招收弟子,對背景的核查十分嚴苛。

這試妖石不僅能令妖獸顯出本象,一些修鍊過魔道功法的少年,隱藏的再深,也會在黑石下暴露身份。

山頂立著七座宮殿,直入雲霄,中間是一塊百丈開闊的平台,這就是七星殿,讓人一眼就覺得氣勢恢宏。

登上山頂的人數越來越多,已有幾萬之數,有更多的人還在前往山頂的路上。

趙綉帶著夏蟬兒隱匿人群之中,壓制自己的修為,看起來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少年郎。

前來會試的世家子弟不少,這些人都是眾人關注的焦點,至於趙綉,他穿著普通,反倒不惹人矚目。

秦川之巔的廣場上,搭建著雄偉的高台,上面站著的正是七脈的眾多強者。

這一天,便是七脈正式招收弟子的日子。

「又到會試的時間了,三年前也是人頭簇擁,前來求道的少年不計其數,但真正能進入七脈修行的,卻少的可憐。」一個中年男子看著身邊的少年道。

「父親放心,今年兒子一定能踏入七脈!」

中年男子嘆了口氣,自己這寶貝兒子已經十歲,還有幾個三年能等?

「看,那就是歸玄宗!聽說歸玄宗有無數陣法,只要修得一個,便可闖蕩天下!」

「歸玄宗算什麼,我只想去清風派,仗劍行走天下,才是我們修行之人最嚮往的。」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看向高台的目光變得炙熱起來。

甚至有一些人露出激動之色,就連不少世家門閥之人也是如此,他們希望自己的族人能進入七脈。

這裡才是真正的修行所在!

高台處於廣場中間的位置,七脈眾強者聚在高台之上,其中一人淡淡道:「十五歲以下者,只要天賦出眾,就有加入七脈的資格!」

他聲音雖然不大,卻有一種能穿透雲霄的魔力,這廣場上數萬人都覺得聲音就在耳邊。

十五歲以下,天賦出眾的少年也只是有了進入七脈的資格而已,之後更有重重考核,想成為七脈弟子,並不容易。

「開始吧!」

「第一步,跨過那道拱門,進入廣場就算通過考核。」

隨著這一聲大喝,眾少年紛紛上前,向那拱門涌去。

只是還未等他們沖至拱門,無盡的靈力翻湧而出,將大部分人推出十數丈遠,只是少數人能頂著這股壓力,跨過那道拱門!

「天吶,只是第一關就這麼難?」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推的倒飛出去,還怎麼跨過那道拱門!」

「大夥齊心協力,再沖一次……」

眾多少年議論紛紛,不少人看著拱門,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們長途跋涉,不遠萬里來到秦川山脈,連第一關都闖不過,還如何踏入七脈修行?

更多的人不信邪,咬牙繼續衝上去,但結局仍舊是倒飛而出。

高台上的諸多強者,眼中露出失望之色。

這時,只見一個俏麗女孩在眾多男子簇擁下,向拱門衝去。

轟!的一下,圍在女孩身邊的男子全都倒飛而出,只留下她一人長發飄動,頂著強大的壓力,一步步向拱門走去。

女孩容貌絕美,每踏出一步,就牽動一下圍觀者的心。

就連七脈負責看守拱門的弟子,都露出憐惜之色。

「好一個絕色佳人!」不少人心中感慨,這女孩不僅長得漂亮,天賦也十分出眾,竟能頂著強大的壓力,踏入那道拱門!

「這女孩叫什麼名字?」高台上,幾個虛境強者饒有興趣的問道。

能衝過拱門的少年,十不存一,每一個都是天賦驚艷之人,但向女孩這般從容的,卻沒有幾個,大多形容狼狽的衝過了拱門,最後躺在地上,彷彿劫後餘生一般。

「是她?」夏蟬兒躲在人群后,一臉驚愕的看著那女孩。

此女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和他們有過衝突的姜姑娘。

姜姑娘此刻穿越了拱門,臉上露出得意之色,這一刻,彷彿所有的光芒,都聚集在她一個人身上。

「我們也去試試!」有幾個少年見一個女孩都能越過拱門,頓時不服起來。

他們大踏步走了過去,還未靠近拱門,便被一股強大的推力給推了出來。

姜姑娘在拱門後面,冷冷的看著這一幕,眼中閃過一絲輕蔑。

她自認為是天之驕女,又豈是這些凡夫俗子可比的!

眾少年接二連三受挫,漸漸的沒人願意沖向拱門,高台上的強者目光閃爍,問道:「還有何人要試試這拱門?」

今日是會試的第一天,前來參賽的人並不多,之後會有更多的人來參加會試。

只是,越過拱門的才那麼幾十號人,讓一眾虛境強者心中有些失望。

就在他們以為餘下之人都放棄之時,一道人影向拱門漫步而去,腳步輕盈,看起來十分輕鬆。

「哦?還有人想試試這拱門?」

「這是哪家的小子,這麼不自量力?」

「趕緊滾吧,老子凝氣後期的修為,都越不過這拱門,你一個全身沒有絲毫靈力波動的人,也敢上來丟人現眼。」

眾人見趙綉向拱門走去,都有些不滿起來。恩……前兩天責編通知我上架了

當時我一臉懵逼,這才二十萬字……二十萬……二十萬字啊……

好吧,既然上架了,那麼我想說的是,首先要感謝各位書友,有你們的支持,我才能在下班後有動力碼字

前段時間,感情問題,房子上的事弄的我焦頭爛額,更新也不太給力,好在責編一直安排推薦,收藏不至於閃瞎我的眼

其次,要感謝責編麒麟

記得這本書剛上傳時,我還忐忑不安,結果第一章就收到了簽約站短,當時我一如今天這般懵逼……

恩……中午十二點上架

我也就不墨跡了,更新去了

《至尊解鎖系統》上架感言 一夜過後,那處山峰燃起的大火才被撲滅,眾人對真相一無所知,而七星閣對此事也諱莫如深,禁止弟子交談,只是沿途布下的崗哨更多了。

眾人雖然好奇,但並沒有尋根問底,他們在意的是族人能否進入七脈修行。

趙綉帶著夏蟬兒一路攀登,穿過險峻的山峰,終於到了秦川之巔。

前方不遠處,立著一塊漆黑的石頭,趙綉一眼看去,便覺得這黑石透著無盡的靈氣。

「這石頭是幹什麼的?」邊上有人驚訝的問道。

他話音剛落,只見一個路過黑石的少年慘叫一聲,隨後額頭生出牛角,面目猙獰!

「這是怎麼回事?」

「天吶,這孩子怎麼變成這般模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