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劍道錘鍊,不僅是兵器,還可以用甲胄,要最終成型,葉凡感覺需要武者時常穿著,然後用武道意志祭煉。

這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葉凡自己不成問題,可其他人了?

葉凡緊皺眉頭,祭煉的方式很不妥,他需要儘快解決這個問題,如不然自身實力會受到很大局限。

葉凡看著那些狐族施咒的女巫,眼睛忽然眯起來,既然咒語可用,那將巫師的手段用陣圖的方式替代了?

一定能行!

對於這一點,葉凡倒是非常自信,他並非土生土長的血仙大陸土著,很清楚陣法之道的存在,他深信力量能夠用陣法來驅動。

只不過自創有些難為葉凡了,這倒不是說他創不出來,而是他沒那麼多時間去做。只能靠母娘它們了,希望這些傢伙不要又玩失蹤。

既然想到,葉凡自然要立馬付諸行動,現在是大白天,可他根本不在乎,讓人守在自己身邊,架起最強防禦,然後安心開始睡覺了。

「給我出來一個!」

……

還沒有進入夢境,葉凡就在不斷重複這道魔咒,不將一個器靈喊出來誓不罷休。

「主人,不用這麼念咒,咱們能聽到,您只需要小聲一點就好。」

母娘笑嘻嘻的出現,雖然是在給葉凡提要求,但是一看就知道在幸災樂禍,顯然這些要求定不是他提出來的。

「我需要法陣之道的修鍊之法,甭管你用什麼方法,我想要儘快的成為一名陣法師。」

「主人啊,您想要成為陣法師肯定不是那種簡單的了解陣法,所以一切都需要從頭學習陣法的基本原理,這可是非常枯燥的。」

「枯燥又如何,這次我一定要掌握陣法之道,直到我能夠將巫師的手段用法陣表現出來為止。」

葉凡自然知道不會簡單,不過他面不改色,既然要做,那就要一次性搞定,他需要陣法之道,只有如此才不用發生當日的事情。

「既然主人要堅持,那這事就全交給我吧。」

母娘猛拍胸脯,只不過這傢伙笑得有些賤,讓人看了很想在他英俊的臉上來上一拳。

葉凡暗翻白眼,他知道接下來要面對的就是難以想象的苦笑修鍊了,試煉夢境可以讓時間無窮無盡,直到他真正徹底掌握為止。目前葉凡對於陣法之道雖不說完全不知,但他心裡其實非常明白,自己就連入門都算不上,也就是說要想將巫師的手段化為陣圖,這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

對於枯燥,葉凡早就習以為常,只是學習陣法之道而已,想當初那種繁重的拓脈有多枯燥,兩者間一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枯燥的修鍊開始了,艱難程度完全超出葉凡的想象,在母娘的指揮下,難以想象的試驗接踵而至。陣法別看威力大,很多時候可是非常危險的,一旦出現錯誤,後果非常嚴重。這裡是葉凡的試煉夢境,力量這東西可沒有被限制,也就是說一旦陣法布置完成,肯定會爆發出難以想象的恐怖為例,而一旦發生錯誤,往往就是爆炸,基本上每次都能將葉凡炸死。

修鍊再繼續,葉凡作死的研究也在繼續,他根本記不住自己到底被炸死多少次,沒有什麼比實驗失敗,炸死自己更加慘痛的教訓,這樣的修鍊也跟加容易讓人吸取經驗,修鍊速度自然也會一次次在爆炸中提速。

……

終於葉凡從無休止的修鍊中掙脫出來,當一切結束時,他整個人差點虛脫。陣法修鍊最開始還好說,到了後邊陣法的威力簡直只能用恐怖來形容,只要陣圖稍稍出一點偏差,力量就會暴.動,基本上不是將他震成殘廢,就是直接秒殺。

「大哥!」

葉凡剛剛睜開眼睛,如目的就是邪雨瑤,美人兒一臉的關切,眼中全是擔憂。

「我睡了很久?」

葉凡對這個還是非常有經驗的,他知道這次試煉夢境中呆的時間一定非常久。

「三天三夜,擔心死人了。」

邪雨瑤鬆了口氣,拍拍胸口,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

葉凡做起來,笑道:「我能有什麼事情,只不過是最近太累了,這一覺醒來算是完全恢復了。」

邪雨瑤點頭道:「大哥要統籌全局,所有的事情基本上都要依靠大哥,很多時候雨瑤看著都心痛了。」

葉凡笑道:「那你就儘快成為骨巫吧,這樣就可以成為大哥的左膀右臂了。」

邪雨瑤點頭道:「雨瑤很努力了,這段時間不斷戰鬥,不斷修鍊,感覺應當一兩年內就能突破。」

「現在情況如何?」

葉凡目光不由看向遠方,為了讓自己安心修鍊,他自然不可能靠近戰場,他不擔心蠻神殿的人,對虎族跟狐族萬分不放心。

「心在他們已經攻入石竹部落中心,如今正跟蠻神殿精銳死戰,看樣子陷入僵持,要想攻破最後的防禦怕是很難。」

邪雨瑤癟癟嘴,她心中對於兩大部族非常不滿,當初他們在這裡跟蠻神殿大戰足足一個月,這些傢伙居然一直在後邊看戲,如今真是風水輪流轉,輪到他們看戲了。

「那些傢伙定是請求我們參戰吧?」

「可不是嘛,哼!他們才跟蠻神殿戰鬥三天就想要請求援兵,當初我們可是阻擋了一個月,想讓我們就出兵門都沒有。」

邪雨瑤氣鼓鼓的。

「雨瑤妹妹推說夫君正在養傷,不方便出兵,現在戰事僵持,兩族怕是想要儘快解決戰鬥,一定會再來請夫君出戰的。」

陳盈一身甲胄裹身,她來到葉凡身邊,臉上表情很是溫柔。陳盈穿上戰甲的樣子還真是有一股不一樣的風情,只讓葉凡看得食指大動,要不是場地不合適,他倒要做些什麼。

這次戰鬥,葉凡將所有人都帶上了,當然了,像陳盈這些人自然不會參戰,他們只是感受戰爭的氛圍。這不是葉凡殘忍什麼的,將自己妻子帶上戰場,而是他根本不放心將自己的女人仍在後邊,萬一讓邪巫殿的人惦記上就不好了。葉凡很清楚,邪巫殿一方有不少人都惦記著自己,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女人在哪難免不會動心,所以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將她們帶在身邊。

「大哥,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一定要殺過去,如果讓那虎族跟狐族擊潰蠻神殿,我們采氏部落的人都要死光了。」

採蓮急沖沖的出現,這女人早就想要讓葉凡參加戰鬥了,只不過非常可惜他一直陷入沉睡中,而他身邊的人根本不允許她來打攪,這可將她急壞了。

邪雨瑤哼道:「這事還輪不到你做主。」

採蓮怒道:「我是他師傅,怎麼不能做主。」

葉玉嗤笑道:「什麼師傅,當初你對夫君動手時,你們師徒情分就已經結束了,現在說自己是師傅也不覺得害臊嗎?」

採蓮大怒,只是她很快就發現自己被葉凡的女人孤立了,這讓她大急,現在她能夠依靠的只有葉凡,可不想因為幾個女人而壞了大事。

「你說句話啊,當初可是答應要救出我的族人,可不能說話不算話。」

葉凡淡然道:「現在戰鬥打成這樣,說不定蠻神殿會用你們采氏部落的人充當炮灰,說不定他們早就死了,你急也沒用。」

採蓮臉色一變,這幾天她一直都在關注戰鬥,還真看到不少族人成了炮灰。

「你答應過我的,現在怎能見死不救。」

看著都哭了的採蓮,葉凡嘆了口氣,誰叫自己當初答應了這個女人,現在自己有能力出手的話,還是出手的好,承諾這種事情,他並不像食言。

「好了,不要哭了,我出手就是,只不過現在也不能保證能否救出多少。」

「你出手就好,如果真的無力挽回什麼,我自然不會怪你。」

採蓮立時大喜過望。

葉凡也不說什麼,讓劍族美女將自己的裝備拿來,囑咐邪雨瑤幾人不可靠近戰場之後,這才領著一群獸武離開這片似乎遠離了戰爭的靜謐之地。

三天三夜,眾人休整得非常不錯,不僅讓精力恢復到最佳,還將消耗的羽箭補充,甚至就連損耗的刀劍也得到了補充。這次葉凡出征可是將所有的傢伙都帶齊了,其中鐵匠就有幾十名,當初為了能夠將這些一同帶著行軍,可是帶著蠻熊獵捕了十多頭熊,雖然這些熊跟蠻熊一比根本不值一提,但是用來馱東西還是非常給力的。

重新出征,眾人還是非常興奮的,其實一個月的時間他們雖有很多受傷的,但要說陣亡根本沒有,沒辦法,誰叫葉凡擁有復活的方法,一旦死亡,很快就會轉職為獸武,實力大增一截,可以說兩族聯軍絕對都是一群不怕死的武士,作戰絕對勇猛。

葉凡這次到沒有將兩族聯軍一同帶上場,一千弓箭手,一千重甲武士,再加上兩百重騎,這就是他拿出最強的力量了。

大戰遠比葉凡想象中的要慘烈,說來這還是他第一次真正見到這種原始部落之間的正常戰鬥。與其說這是武士間的對決,倒還不如說是巫師間的對決,雙方廝殺,死掉的巫師都會化為巫師攻敵的手段,很多時候可以看到那些身體都被打爛的屍體爬起來戰鬥。

雙方出現僵持,雖然狐族的巫師勢力很強,但是蠻神殿那一方有一尊實力非常恐怖的巫師,大戰這麼久,還沒有分出勝負,就是這傢伙的功勞。

葉凡並沒有直接跟兩族匯合,他隔得老遠觀戰,一番觀察,他發現兩族的人為何希望和他出手了,這個時候就需要他嗎這樣的強力武裝衝擊蠻神殿的防禦,搞不好一個照面,就能將蠻神殿的防禦衝垮。

葉凡本來還想看一會戲,不過兩族的人已經發現他們,很快就有人通知他們過去,這時候他自然不好意思在一旁繼續看戲。

「陳公子總算是來了。」

青虎一臉的喜色,雙方大戰三天,兩族損失可不小,尤其是他們虎族,畢竟衝鋒在前,傷亡率遠高於狐族,當初足有兩萬武士,可是現在居然掛掉兩千多,這可都是精銳啊,想想就要肉痛。

「聽說陳公子受傷了,不知道現在傷勢如何?」

狐瑤兒有些臉色不善的看著葉凡,顯然三天三夜他都沒有出現,讓這位狐族的女族長很是不滿。

葉凡淡然道:「傷勢還沒有好利索,畢竟當初我們攻下鐵索橋,又跟蠻神殿大戰一個月,這個傷勢很難這麼短時間恢復。」

狐瑤兒還想說什麼,可這下子也不好意思說話了,葉凡領著自己的手下大戰一個月,而他們才三天而已,要是拿這個譏諷對方根本站不住腳。要說真正大功,沒有比拿下鐵索橋更大,那可是真正的天塹,如果換他們兩族來攻,將所有人的命都仍在那裡也未必能夠攻克。

可以說狐瑤兒想要指著葉凡消極迎戰根本站不住腳,當然了,這些根本不算借口,一切都以實力說話,葉凡一行能夠跟蠻神殿對峙一個月,已經充分說明他們的實力。

青虎沉聲道:「我們必須速戰速決,一旦蠻神殿將大軍調來,再也沒有攻下落雁谷的機會。現在我們處於僵持中,不過只要陳公子能夠將力量投入其中,立刻就能打破均勢,那時一戰可以拿下落雁谷。」

葉凡皺眉道:「現在最麻煩的乃是那個老傢伙,他的實力要比我們這裡任何一個巫師都強,不知道你們可有什麼好辦法?」

狐瑤兒沉聲道:「那老傢伙的確非常厲害,單獨一個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不過我們狐族可以想辦法牽制住他,就是不知道你能否正面擊潰蠻神殿的防禦?」

葉凡點頭道:「只要你能夠牽制住那傢伙,蠻神殿的正面防禦倒不算什麼。」

青虎點頭道:「那事情就這麼辦,牽制巫師的事情交給狐族,而攻堅交給陳公子,我們虎族會緊隨陳公子身後。」

葉凡對於這種安排到沒說什麼,大戰不是很擅長,安排策略什麼的,根本不擅長,他唯一知道的就是用最強的力量擊潰對手。

戰事因為葉凡的加入暫時停下來,整個戰場已經血流長河,血肉到處都是,要是第一次上戰場的人看到這幅場景怕是要當初吐個天昏地暗。

這是一場攻城戰,在落雁谷的中央有一座石城,一塊塊石頭構建出一個非常堅固的堡壘,雖然石頭的塊頭遠比不上葉凡當初搭建的那座石堡,但是已經非常驚人了。兩族一直沒能攻進去不是沒理由的,攻城戰可不是一年容易的事情。

葉凡沒有貿然攻城,他發現這裡雖然沒有投石車這些東西,但是卻有可怕的弩車,這東西可不是好玩的,一個不好,就算是穿著重甲也要被打穿。

怎麼攻?

重騎?

也不是不可以,千萬不要將血狼當成是那些戰馬,它們的彈跳可是很恐怖的,這些城堡還不足以阻擋它們,唯一的麻煩或許就弩車,這東西殺傷力太強,葉凡可不想硬挨幾下。

必須毀掉弩車!

這點倒不困難,葉凡直接用自己的弓箭就可以將那些操控弩車的傢伙幹掉。至於接下來,他感覺而派出蠻熊就是最好的辦法,讓這傢伙直接將石門砸開,他相信以它的蠻力很容易就做到這一點。

攻城戰就要開始了,葉凡的羽箭可不是開玩笑的,而且他身邊還有一個獸武是神射手,實力也就比他差罷了,只要沒有巫師干擾,基本上可以壓制弩車。

葉凡雖然參加的戰鬥很多次,甚至大規模戰爭也有,但是他從來都不會去指揮戰鬥,因為他很清楚自己上去也是瞎指揮。現在葉凡也不管什麼攻城戰法,就按照自己判斷的去做,他相信強大的力量可以無視那些問題。 一名骨武級別的弓箭手絕對恐怖,而一名骨武級獸武那就更不用說了。葉凡當初在打造這名骨武弓箭手時就下了一番功夫,不僅讓雙臂擁有蠻熊一樣的比例,還特意找到一些特殊野獸,將他們的能力傳給他。

對於弓手來說臂力只是一方面,有時候眼力還是很重要的,要是看不清楚目標,再好的弓箭手也是白搭。為了讓身邊的弓箭手都擁有無敵的視力,葉凡找到叢林中一種叫做靈鷹的凶禽,將它的能力轉嫁給弓箭手,一千米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當然了,視力不是絕對,有時候耳力也非常重要,雖說骨武的聽力本就很強,但是哪裡及得上叢林中那些特殊野獸。可以說上千弓手全都是經過煉製的超級弓手,雖說都是神射手有些誇張,但是百步穿楊還真不是吹。

曲五就是除葉凡外最強的神射手了,他手中的鐵弓可是非常恐怖的,一般的骨武就算拿出吃奶的勁都別想將其拉開,由此可見這種重弓的射程會有多恐怖。可以說數百步意外的點射絕對恐怖,哪怕只有一個,也能夠壓制石堡上的弩車。

葉凡對於戰法這些是不懂的,所有該如何攻打石堡很簡單,讓重甲武士手持大盾,這些可都是獸武,他們手中的大盾就算弩箭都難射穿,就算是那巨大的衝擊力也不算什麼,因為他們完全能夠抗住。

有了重甲武士手持大盾在前保護,後邊自然要跟著弓箭手,羽箭壓制,可以清楚石堡上所有人,至於弩車就好辦了,由葉凡自己跟曲五就能搞定。

這時候蠻熊登場了,這傢伙起先看上去也就是一頭大狗,就連葉凡騎著的血狼王都比不上,可是當他衝到石門前時體型不斷變大,差不多八米的體型簡直就是巨獸。

「轟!」

恐怖的巨響傳來,整座石堡都被撼動了,這一幕所有武者都看得心驚肉跳,這樣恐怖的巨獸要是衝進人群,那畫面簡直太兇殘了。

這一刻看著蠻熊發威,不少人臉上都露出吃驚之色,尤其是青虎跟狐瑤兒,他們交換一個驚駭的眼神。

「這頭蠻熊似乎要蛻變成神獸了。」

「這小子的運道也太好了吧,如果這頭蠻熊真的晉陞,邪靈部落跟邪狼部落實力將要逆天啊。」

青虎眼中閃過殺意,他感覺自己有必要將這頭蠻熊幹掉才是,一旦晉陞到神獸,巫師的優勢就將失去,那時要想除掉一頭神獸,說實話就算是神巫也非常困難。當然,神巫只要準備充分還是可以的,畢竟巫咒渴死非常恐怖的,一旦讓神巫逮著機會,絕對能夠玩死一頭神獸。

葉凡自然不知道青虎跟狐瑤兒的心思,看著蠻熊的撞擊咧嘴直笑,其實根本不用這樣進攻,完全可以直接飛躍石堡上,但是他可不想直面蠻神殿最強的巫師,要是一下子數十名骨巫給他來一次精神沖攻擊,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葉凡一點都不急,出頭鳥還是不要臉,現在他還沒有實力硬抗蠻神殿的巫師集體攻擊,所以還需要藉助狐族的力量。

有了蠻熊這頭恐怖兇手逞威,石堡的石門根本擋不住,終於在一聲轟隆巨響中,石堡的門戶直接被撞開。

沖開石堡的防禦,解析來自然要陷入正面血戰了,不過讓葉凡有些意外的是當他領著隊伍出現在石堡中時,蠻神殿的巫師跟武士居然撤退了。

這幫傢伙難道放棄了落雁谷?

葉凡很是吃驚,他不明白蠻神殿為何如此乾脆,雖然他的加入讓雙方均勢沒了,但是他們要想獲勝,可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蠻神殿退得還是很乾脆的,早知如此就早點將你們請出來了。」

青虎一臉的興奮,終於就要佔領落雁谷了,那個傳說中的寶藏似乎也在沖他招手。

葉凡冷笑道:「如果我們當初佔領鐵索橋時,你們兩族早點增援,說不定一個月前我們已經佔領這裡了。」

青虎有些尷尬,說來他本來就是想要耗一耗邪靈部落跟邪狼部落的實力,現在看來根本沒有消耗對方多少實力不說,還讓自己一行浪費了一個月的時間。時間就是生命啊,要知道他們為了能夠將神殿其他隊伍調到其它地方可是廢了不少功夫,浪費一個月的時間可是會產生很多變數的,萬一其他部族知道他們的秘密,殺過來怎麼辦。

「這些都過去了,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是堵住落雁谷的入口,這個艱巨的人物看來也只有陳公子能夠完成了。」

「堵住出口?」

葉凡驚訝的看向青虎。

青虎輕咳一聲道:「其實這次發動跟蠻神殿的戰爭目的並不是純粹的仇怨,我們的真是目的就是落雁谷地下的一座寶藏,如今陳公子既然也參與了,我們兩族自然要正式邀請陳公子參加。」

葉凡好奇道:「這個傳說倒也聽說過,不過這只是傳說罷了,族長為何會相信這些?」

青虎笑道:「因為這不僅只是傳說,在落雁谷地下真的有一座遺迹,在數百年前我們虎族跟狐族曾近有先輩進入過這種遺迹之地。」

葉凡吃驚道:「竟真有此事。」

狐瑤兒笑道:「要進入這座地下遺迹絕不會容易,不過這次能有陳公子相助,我們的成功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青虎笑道:「不過在這之前還需要將落雁谷徹底封鎖,決不能讓任何人進入這裡,壞了我們的好事。」

葉凡皺眉道:「這個遺迹中不知道有什麼?」

狐瑤兒笑道:「遺迹中有很多東西,不僅有古巫留下的傳承,還有上古時代巫神族很多鍊金術,只要我們能夠掌握這些技術,陳公子這樣的重甲武士或許還能夠更強。」

葉凡眼睛一亮道:「巫術什麼的到不怎麼感興趣,這個鍊金術倒是好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