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在沒有進階大騎士,或者更準確的說,在沒有自保之力,以及擁有震懾那些,嗜血而又貪婪的貴族們的實力前,肖恩一直都在剋制著自身的慾望,以免如同持金過市的小兒般,為自己和家族,招來那不測的禍端。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異地處之,有這麼一個想當然的傢伙,在實力不足的前提下,聚斂了讓所有人,都為之眼紅和瘋狂的財富。

那麼即使是肖恩,也會忍不住的想要撲上去,然後殘忍的撕下,對方身上那血淋淋的肉吧。

人同此心!

何況不如此,也體現不出,何謂真正的貴族本色。

想到這裡,臉上透出一抹嘲諷的肖恩,輕輕撫平桌上的地圖,然後在感受著羊皮紙粗糙的同時,目光也重新投入了其中。

『準備完成後,下一步,就該借這些人的腦袋,繼續為我提升影響力了…』

這麼想著的肖恩,轉念之間又想到,『嗯…我還可以聯繫默克爾,與他一起聯合行動…這樣,不僅能多一個人證,而且,也免得帝國和軍部,懷疑我在戰報之中作假…』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

想罷,感到極為滿意的肖恩,臉上那原本無聲的笑,漸漸的由低轉高,並慢慢的響徹整個書房。

而在另一邊,直奔鐵匠工坊的塔克,在住處隨意的收拾了幾件衣物后,便馬不停蹄的趕到了軍營。

然後,他又在匯合了護衛的士兵,以及和負責的士官,簡單的商議與布置后,便於第二天一早,一行數十人就離開了藍堡鎮,正式開始對溫切斯特領,進行礦藏的勘探工作。

時光匆匆如流水,一轉眼,翻山越嶺、跋山涉水的塔克,已經帶隊離開了大半個月。時間也來到了7月下旬。

當然,每隔幾天,肖恩就會收到塔克,以及來自帶隊士官的兩封報告。言說他們在哪啊,或是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等。

不過,因為是由北向南,同時,肖恩也想著順便,詳細的繪製地圖的緣故。所以,這些信中所謂有價值的東西,並不是發現了什麼礦產,而是諸如河流啊、水源啊,這些對於開發領地,有著一定借鑒與幫助的存在。

而直到數天之前,從多羅遜河南岸,地毯試搜索的塔克等人,才在深入了南荒山脈后,發回了第一份,疑似發現銅礦的報告。並且,塔克還在信中直言,稱其打算進一步的詳細勘探,以便於真正確定,礦脈的具體位置以及儲量。

對此,深知塔克之能的肖恩,已經可以想象,就在不遠的將來,家族將擁有一座,正待開發與發掘的銅礦。

而在這個世界中,銅,同樣也是一種貴重金屬,並作為貨幣的原材料之一。

因此,自收到了塔克的報告后,近幾日肖恩的心情,都可說是十分美好。

如此,在27號的周三上午,帶人前往港口,參觀已經正式運轉,兩月有餘的船塢的肖恩,心情也自然保持著,一種十分明媚的狀態。

「爵爺,這裡就是維修船塢…」負責介紹與說明的塞拉斯,表情恭敬的指著,幾處被圍起來場地講解道:「如您所見,現在,我們一共擁有三座船塢…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同時對三條船,進行維修和檢查…」

「哦?」笑著微微頷首,並做出肯定的肖恩,旋即問道:「那麼塞拉斯,告訴我,在這些船塢之中,有幾座,是能對那些大型海船,進行維修和檢查的?」

「呃…」聞言后略有些赧然的塞拉斯,在愣了愣后回答道:「這個,爵爺,我們目前,還只有一座…」

「不夠…遠遠不夠…」語態強硬,並開口打斷的肖恩,沒有理會塞拉斯的赧然,而是直接說道:「塞拉斯,你要明白…這裡,在我的預想中,是專門負責,為駐紮在港口的船隊,做維修和保養工作的…

而真正承擔著,造船任務的船塢,卻並不在這裡…你明白嗎?

另外,萬一以後,發生了什麼緊急情況,或是出現了什麼變故…需要這裡臨時,承擔起造船的任務。那麼,我們也只需,將這些用於維修的船塢,稍作修改,然後就能滿足造船的用途…」

在侃侃而談的同時,漸漸變得嚴肅而又認真的肖恩,眼神中也露出了不容置疑的神色。

至於他為何,會有這個想法的原因,則不過是出於兩個方面的考慮。

一,港口周邊雖說也生長著一些樹林,但嚴格來說,這些樹林中所生的樹木,無論是從品種,還是從『年份』的角度來考慮,都可說不符合製造海船的要求。

畢竟,就單說其中最重要的龍骨,這些樹木便遠遠達不到要求。

而從數十裡外的南荒山脈中,派人砍伐然後運輸,則成本上又會大幅度的增加。

如此,肖恩自然不會甘心。

當然,如果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增加一些成本,他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下。

不過,也不知是運氣好還是差,總之,就在肖恩一籌莫展之際,此前受他的指使,潛伏入岩寨中,調查海盜老巢的青年馬特,卻意外的給他,傳來了一條重要情報。

原來,馬特自『逃入』岩寨之後,就利用其父與岩寨首領的關係,一面賣慘,博取對方的同情。另一面,則揚言要報仇,並藉此試探,當初那人的去向。

而岩寨首領也沒有懷疑,馬特真正的用意。

於是乎,三彎兩繞,又加上馬特的不住哀求,心中念著其父恩情的岩寨首領,就將秘密透給了他知曉。

只不過,與想象中的略有不同,岩寨與海盜之間,只是單純的合作關係。即每隔一段時間,以高於市價的價格,交易一批日用品給海盜。

而如果僅僅只是這些,那麼馬特的任務,也就可以以失敗告終了。

但是,不死心的馬特,或者說,放不下青梅竹馬,無法捨棄心愛之人的馬特,就借著最近一次的交易,親自去到了交易現場。

不過說真的,他的運氣非常不錯,就在他逃入了岩寨,僅僅不到十天後,便到了這一次的交易時間。

否則,倘若他錯過了這次機會,那麼,他至少需要等上兩個月的時間,才能等到下一次的交易。 只是,也許是馬特的好運氣用盡了,又或許是海盜們命不該絕。總之,這處所謂的交易地點,並不是什麼,如同老巢般的關鍵地點。

而是一處由南荒山脈,在延伸入地中海后,所形成的天然港灣。

另外,這處港灣的確切位置,其實也不遠,就位於溫切斯特領,東南角的密林之中。

故此,興匆匆隨眾前往的馬特,面對著荒無人煙,又只是派出了幾條小船,來此完成交易的海盜們,自然也就只能敗興而回了。

不過同時,得到了馬特密告的肖恩,卻在派人親自探查后,將這處位於山腳下,密林環抱的天然港灣,視作了建立造船基地的最佳地點。

因為,正如之前所言,這處被密林環抱,又緊鄰南荒山脈的港灣,倘若能建立一座,以造船業為主的小鎮。那麼,便能方便的就地取材,大大的降低其中的成本。

而在明面上唯一,也最大的缺陷,就是此地與世隔絕,道路不通了。

但是,請不要忘了,如果從肖恩此刻所在的港口,乘船南下,則實際上無需半日的功夫,就能抵達這處港灣的所在地。

如此,等到剿滅了海盜后,那處港灣,還將擁有一個隱秘的特點,並極為適合,將一些支柱性,又不宜公開的關鍵產業,安排在那裡落地生根。

想到這裡,面對著點頭稱是的塞拉斯,叮囑了一句的肖恩,又吩咐道:「塞拉斯,身為主管的你,以後要多多注意…至於現在,帶我去其它地方看看吧…」

「唉,好的爵爺…這邊請…」聞言后神色一喜的塞拉斯,立刻引著肖恩與陪同之人,往船塢的另一側行去。

不一會,前行了數十米的一行人,便在一座獨立的巨型船塢內,看到了一艘已然大致成型的海船。同時,眾人更在船身上下,見到了數十個工匠,正叮叮噹噹的忙碌成一團。

「爵爺,這是我根據您的圖紙,然後又在略微修改後…」見此,開口介紹的塞拉斯,在略略的提了一句原委后,便話鋒一轉,直接驕傲的道出了海船的各項性能。

只聽他語含激動的大聲道:「爵爺,您現在看到的,這艘正在新建中的船隻,完工之後,長度將直接超過50米…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已經是目前,在帝國內已知的,最大的一艘船了…

而且,不僅如此…它還能輕易的,載上數百名士兵,或是裝載幾百噸的貨物,遠洋數月而無需返航…」

說著,喘了一口氣的塞拉斯,繼續道:「爵爺您請看,後期,我們還將安裝3根主桅杆,並加裝諸如角帆等,來儘可能的增加,船隻在航行時的動力與速度…

然後,船隻的內部……甲板上……船長室……」

滔滔不絕的塞拉斯,一直巴拉巴拉的,述說了半個多小時,才大致的介紹完基本情況。

聞言,笑容滿面的肖恩,毫不吝嗇的誇獎道:「塞拉斯,我從沒有懷疑過,你的能力以及你對於工作的熱情。但讓我意外的是,你竟然會幹的如此出色,甚至於,遠超我的想象…

同時,我也對當初,將這座船塢,交予你來管理的決定,感到無比的滿意與慶幸…」

「爵爺,您過獎了…其實這一切,都是在您的英明領導下,才有了現在的成績…

至於我本人,僅僅只是完成了本職工作…何況,這艘船的圖紙,還是爵爺您親自設計的…」

十分上道的塞拉斯,在謙虛之後,就立刻將其中的功勞,全部歸功於肖恩的身上。

「呵呵呵…」面露矜持笑容的肖恩,聞言后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不必如此,你的功績我都看到了…而且,如果我沒有記錯,一個多月前,你才剛剛就圖紙,以及新建與否請示過我…

沒想到,短短的一個多月後,這艘船,就已經完成了七七八八…」

「啊,原來這艘大船,是出自爵爺您的手筆。難怪,看上去是如此的威武與宏大…」

「是啊是啊…」

「爵爺的才智,真是讓我等佩服不已…」

在兩人的話音落下后,一側心旌搖曳,滿臉驚奇的眾人,立刻如同恍然大悟般,紛紛的對著肖恩恭維出聲。就連其中,身為首席顧問的布蘭登,也沒能有所例外。

見狀,保持著風度與矜持的肖恩,出言謙虛了幾句。然後就與眾人,一起指點著尚未完工的大船,於交談之中又盤桓了片刻。

直到時近正午,他才對興奮的眾人提議道:「諸位,馬上就是午餐時間了…我在此提議,我們現在就去食堂看看,順便,也簡單的用些午餐…

然後等到下午,我們再去北面的河堤轉轉…」

「對,對…」

「爵爺說的是…」

在一陣熱烈的贊同聲中,微笑著的肖恩,對著塞拉斯稍作示意。而後者在見狀后,也立刻恭敬的做出了邀請。於是,一行人便在塞拉斯的帶領下,朝著肖恩所說的食堂走去。

當然,他們這前呼後擁的一行人,自然也引起了,忙碌中的工匠們的關注。

不過,早就接到了通知,明白是怎麼一回事的工匠們,面對著眾多前來參觀的官員,甚至是領地未來的主人,卻不敢有哪怕絲毫的怠慢。

畢竟,無論是在船塢工作的待遇,還是根深蒂固,已經深植其等骨髓內的貴族法典,都驅使著他們,緊守著各自的本分。

所以,即使是看著一行人,緩緩離去的工匠們,心中也沒有生出,諸如錯過了表現機會的沮喪和懊惱。而是紛紛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

但是很快,同樣結束了工作的工匠們,卻又在食堂內見到了一幕,他們原先根本就不敢想象的景象。

只見,在面積寬闊而又便於通風,同時,也收拾的乾淨整潔的食堂內,一處位置極佳的長桌上,就坐著此前,令他們提心弔膽的肖恩一行。

不過這還不是,最讓他們感到震驚的。

因為,真正讓他們大吃一驚,又難以置信的,是船塢中的管事,據說在數月之前,還只是一個掙扎於社會底層,生計朝不保夕的塞拉斯,竟然堂而皇之的,坐在了肖恩的身邊。

並且,兩人還有說有笑,貌似十分的親密。

而這樣的行為,在階級十分固化的世界中,可想而知,會產生多麼巨大的顛覆性。

但不得不說,這卻是肖恩的刻意為之。

一來,這樣的舉動可以為塞拉斯,減少一些來自他人的挑戰。並進一步的整合,船塢內的工作效率。

二則,自古所謂的禮賢下士,本身就帶有,某些積極的促進作用。

比如,就拿這一次來說,目睹了這一幕的工匠們,會不會在心中猜測,塞拉斯就是因為技術出眾,便得到了肖恩的器重呢?

那如果是這樣,是不是也就意味著,只要我的技術高超,就能得到來自領地高層的重視?

如此,在答案最終揭曉前,就會於工匠們之中,掀起一股你追我趕,互相比拼技藝的暗戰。

而這,正是肖恩樂見其成的… 眼見食堂內的眾多工匠,以及隨後陸續抵達之人,頻頻的用怪異目光,不時的偷偷關注兩人。早有預料,並刻意為之的肖恩,不禁在與塞拉斯的交談中,表現的更加溫和與親近。

如此,在兩人說笑了幾句,並徹底坐實了,他器重塞拉斯的假象后,肖恩才轉而正色道:「我忠誠的朋友,如果一切順利,我需要你在完工,並且試航以後,於今年內再給我建造兩艘,同等規格的大船…

另外,你要記住…在建造的過程中,儘可能的分散進行,使用模塊化管理…」

「模塊化?」下意識的重複了一聲的塞拉斯,聞言后表情十分困惑的問道:「爵爺,這個…您所說的這個模塊化,到底是什麼?」

「哦,你問這個啊…」聞聽詢問的肖恩,恍然的不覺一笑,解釋道:「其實說起來,非常的簡單,簡單來說,就是讓你分割管理。儘可能的,使每一個參與的工匠,都無法掌握,建造這種大型海船的完整技術…」

說著,頗為擔心塞拉斯,沒能聽明白的肖恩,又繼續比方道:「就好比說,一個負責建造船身的工匠,你就讓他只負責船身。而不要因為,人手緊缺等原因,就將他抽至其他的崗位上…

如此,即使是以後有人做了叛逆,或是不小心,被套出了相關的情報。那些有著險惡用心的小人,也無法一下子,就得全海船的建造技術…」

「呃,我明白了爵爺…」見說到最後的肖恩,語態中隱隱的透出了一絲殺意,神情頓時為之一斂的塞拉斯,立刻鄭重的點頭道。

說完,緩了緩的塞拉斯,又立刻保證道:「爵爺,請您放心…除了我,以及有限的幾個,值得信賴的老夥計外,沒有人,可以接觸到完整的圖紙…

另外,在以後的工作中,我也會嚴格按照您的要求,杜絕那些串崗,還有臨時調動的情況發生…」

「嗯…」聞言,滿意的微微頷首的肖恩,又臉色一緩道:「我相信,你可以做好的…」

「是啊,塞拉斯管事…既然爵爺將如此重要的船塢,都放心的交給了你來管理。那麼爵爺,自然是對你有著信心的…」這時,位於肖恩另一側的布蘭登,也突然笑著插口道。

說實話,此前一直微笑傾聽的布蘭登,對於塞拉斯,這麼一個身有殘疾,原先也只是一個小人物的糟老頭,心中其實是不以為然的。

甚至是,在肖恩抬舉了塞拉斯,讓其坐於身側后,布蘭登依然還有著,對方不配與自己等人,同桌共餐的想法。

但是,在聽了肖恩那帶著深意的交代后,悚然而驚的布蘭登,終於意識到,在肖恩的心中,對於船塢的重視程度,恐怕遠比他想象的,還要來得巨大的多。

由此,實際上管理著船塢,技術也堪稱各中翹楚的塞拉斯,除非自己作死,否則,地位幾乎可以說是,無人能夠撼動。

如此,他又何必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而與之針鋒相對呢?

萬一弄巧成拙,引來了肖恩的不滿,那豈不是搬起石頭,最終卻砸到了自己。

不過,讓布蘭登改變想法,並出言相助的動機,其實並非只有這一個。

其中最最關鍵,也真正起到了決定性作用的,是成也技術,敗也技術的塞拉斯,雖然憑藉其掌握的技術,一舉成為了肖恩眼中的紅人。但同樣,技術單一的他,也被其限制了自身的發展。

我的末世領地 也就是說,他不可能單憑一項技術,就對身為首席顧問的布蘭登,產生哪怕是一絲一毫的威脅。

所以,觀念有所轉變了的布蘭登,才會突然插口,示好於塞拉斯。

果然,聞言后的塞拉斯,原本那繃緊的神經,頓時就為之一松,然後他先是對著肖恩,表達了他的感謝,而後又與布蘭登,熱情的客氣了幾句。

見此,看透了兩人心思的肖恩,卻並沒有產生任何的不快。

畢竟,對於一個自身就擁有強大力量,而且性格,也非常強勢的領袖而言,那所謂的帝王心術中,為了保持平衡,就挑動下級內鬥的方式,不過是一個異常可笑的笑話。

何況現在,事實上還處於一種,相當於創業的起步階段。

但他們的這種,互相之間的恭維與示好,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接管了廚房的僕人,以及負責監督的護衛,就將匆匆準備的午餐,一一送到了眾人的面前。

「諸位,雖說是倉促了一些,但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味道絕對不比城堡中的差…」見狀,開口招呼眾人的肖恩,緊接著又笑著邀請道:「請吧諸位,都別客氣…

另外,祝大家,都能有個好胃口…」

「感謝爵爺…」

「也祝願您,能有好胃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