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洲地區,北方聯合和自由鳶尾結盟對抗鐵血,而在遠東,他們和鐵血結盟對抗重櫻,這種看起來挺矛盾的行為,讓他們獲得了喘息的機會。

意思就是說,雖然明面上,沒有港口可以停泊,但是背地裡,他們可以在自由鳶尾還有鐵血的殖民地停泊一小會,最起碼還能稍微緩解下旅行的壓力,當然了,還有一個更坑爹的事情。

那就是俄國的主力艦隊狀況,波羅的海艦隊的噸位普遍是一萬以上的噸位級別,那個意思就是說,他們沒辦法通過蘇伊士運河直接走紅海,繞行印度支那,到達遠東。

而只能選擇繞行非洲,只好望角繞過去,這個距離,可就遠了,幾乎是多了三個月的樣子。

這麼一說,我們就想到了一個好玩的事情,那就是脾斯麥的噸位還有船體大小,竟然是因為他們鐵血修建的運河問題,導致脾斯麥只有現在的體積還有重量,首先要保證脾斯麥能夠通過那條運河,還真是搞笑的事情,不過相應的那條運河也因為脾斯麥要經過,特意加身加寬了,還真是勞民傷財級別的戰列艦。

如果繞行好望角,那麼我們就可以簡單地計算一下了,波羅的海在北緯60度左右,然後繞到好望角去,好望角在南緯30度左右,這個意思就是說,他們跨過了小半個地球的緯度,而經度的話,他們可是從東東一區,先去了西一區,然後一格格走過去,到達了東九區,這絕對是一大壯舉,而且還要克服一個極糟糕的困難狀況,那就是水手的身體狀況。

而他們愣是停住了,當然了,那個時候戰艦燒煤,那就找鐵血運輸船公司,整整租了70條貨輪,幫忙運煤,想一想就可怕。

而當時倚靠著鐵血和自由鳶尾背地裡的幫忙,他們順利的從非洲的燃燒地獄中爬了出來,不過水手的半條命基本已經沒有了,然後,下一段問題是,自由鳶尾還有鐵血的殖民地,在印度支那是0,那是什麼概念?意思就是說,北方聯合在印度洋就不要考慮靠岸這種事情了,想一想反而覺得他們加速了。

橫跨印度洋,他們還創造了一個當時的壯舉,那就是艦對艦補給,當然了現代來說空中加油都不是問題了,可是在那個時代,艦對艦補給,而且還不是補的油,補得是煤。

煤這個東西,我們都知道的,體積大,燃燒效率相對於油來說差好幾截呢!所以,怎麼辦?硬開啊!他們的選擇是讓艦船儘可能多的裝煤,所以水兵的宿舍、廚房,甲板上,能裝煤的地方都被放進去了。

這樣子,通過那麼長的經緯海域,自然船隻的衛生狀況就別指望有多好了,而且他們還需要考慮船的狀況,人的身體不舒服了可以看病,那麼船呢?

畢竟三萬海里的航行,對於船內的所有機器都是一個比較嚴峻的考驗,這種狀態,需要面對著簡單的船體海藻問題。

在木船時代,船體生長了海藻之後,基本上會發生幾個現象:船隻減速,船的加速還有最大航速都會受到影響,這是必然的,畢竟,多了東西增加阻力,水的阻力,尤其海水的阻力,在航速越快的情況下,這些額外的不速之客,起到的反作用越大。

第二就是鏽蝕船體,木船時代是打洞效果,意思就是有了海藻,那麼海螺啊,海上的小動物什麼的,這種東西基本上會鑿穿船體,所以,木船時代,一旦航行超過了一定的天數之後,木船就需要被拖到岸上,進行定期維護,刷油漆還有去除船體上的海洋生物。

而到了鐵皮船時代,這種操作也是必須要定期維護的,不然航速減弱很正常了。 這僅僅是說了北方聯合的劣勢,但是還有更加劣勢的情報戰,在北方聯合的大軍開拔到遠東之時,那個時候,人可不是機器,可以不分晝夜的航行。

所以,他們的行蹤早就被英國的殖民地通風報信傳遞過去了,自然就讓重櫻知道了什麼時候北方聯合達到了哪裡。

只要這些眼線的存在,他們自然可以猜測出大致的情況。

再然後,大戰爆發了,雙方的精神我們就可以看出來,首先一個是遠道而來的疲憊之師,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休息時間,整整200多天的疲勞航行,是個人也要扛不住了,而且因為沒有自己的港口可以停靠,所以本來就是混亂中的軍心更加動蕩了。

而反觀重櫻,他們採取的是冒險主義,什麼叫做冒險主義,狼去打老虎,如果狼一次咬不死老虎,反而被老虎給吃掉了兵力的話,那麼狼就徹底完了。

當時的陸軍交戰,說的就是重櫻孤注一擲,舉國之兵打出去,不成功便成仁,就是抱著這種玉石俱碎的態度,他們打贏了。簡直是一場奇迹。

當時重櫻的最高指揮官,已經快要陷入了精神病的狀態,畢竟壓力太重了,勝利那還有下一步棋,失敗?他們從來沒有考慮失敗是個什麼情況,畢竟如果輸了的話,那就是萬劫不復。

從明治維新以來,獲得政治優勢,政體優勢,還有積累的財富,本身就是一個狹長的島國,而且比西方國家資本主義化慢了幾十年,而如果不能抓緊機會擺脫這個現狀的話,那就是落後就要挨打。

他們將所有的軍費都投入了這場戰爭,支撐陸軍的博弈,而陸軍在那只有40%的勝率中,艱難的取得了勝利,將東三省的北方聯合的陸軍打崩盤了,最終取得了海參崴的勝利。

而解決了對方陸軍的大頭之後,就到了迎接對方的復仇攻擊了,波羅的海軍構成太平洋第二艦隊,黑海海軍構成了太平洋第三艦隊,勞師動眾,花費了足足200天的一場復仇之戰。

能夠勝利嗎?從紙面上看,似乎勝券在做,畢竟50多艘戰艦對抗區區十幾艘,怎麼輸?

但是如果計算雙方的戰鬥力還有艦船的先進程度的話,或許還能夠打。

而且對方的訓練程度太低了,就拿簡單地布話也就是電台來說吧,北方聯合竟然沒有訓練自己的天台人員,電台通訊竟然需要依靠鐵血的技術人員,而這場戰爭是北方聯合和重櫻之戰的戰爭,自然鐵血的技術人員全部遣送回國了,那電台就徹底報廢了。

而重櫻呢,開戰之前就做了思想準備,不成功便成仁的戰爭,這一次沒有退路,要麼衝過去,要麼亡國。

當時擺在他們面前就是這樣的道路,這也是所謂的弱國的命運,要麼在一次次生死之戰中不斷地獲得勝利,小心的積累能力,最終走向強國,要麼失敗就徹底變成被人魚肉的存在。

大清亡了,而重櫻當時號稱遠東第一強國。

當北方聯合的艦隊試圖通過對馬海峽時,重櫻集團的艦隊也在做穿插操作,總指揮在三笠號上掛上了z字旗,「皇國興廢在此一舉,全體將士奮發努力。」

這就是軍魂,所有看到了旗幟的水手都獲得了振奮,這就是戰前動員令,相當於勤王令,意思就是本次戰鬥,戰至一艦不存為止。

而這種亡命一般的賭徒打法,就相當於打牌掀桌子一樣的技術了。

三笠開啟了z字旗效果,所有重櫻旗下戰艦獲得了buff命中率提高,在真實的海戰中,命中從來都是玄學,雖然你在炮台瞄準鏡上面的預判已經非常正確了,受到了專業的訓練了,但是到底會不會命中,真的只有天知道。

因為所謂的命中,需要參考的因素真的有很多,雙方的距離、當時的海況,海況包括了天氣、風向、浪高、潮流等等情報,還有雙方的訓練程度,水兵的體力情況,你不可能指望一個七八天沒睡覺的人還打得過一個精力充沛的人吧?

而對馬海峽之戰,初時就是這樣的狀況,當時海上生著薄霧,這東西,尤其是在海面上,當時的雷達還沒有普及,所以海戰靠目測的,如果還海霧的情況下,就會有一個錯覺,雖然隱隱約約的砍到了敵人在哪?

但是也許離的還有些遠,而就是這種錯覺讓重櫻達成了這次的翻身之戰。

當對方的艦隊意識到了什麼的時候,才發現雙方艦隊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

而這個時候,重櫻已經完成了所謂的u型大轉向,這一轉向,成功的將雙方的位置發生了變化,戰艦尤其是接近二戰時的戰艦,主炮的位置一般情況下,都是前2后1或者前3這種設定,畢竟戰艦對攻,從來都是對沖,而炮台的轉角,實際上從來不是三百六十度的旋轉,一般是不到180度,這個意思就是說:當完成了u型變陣之後,重櫻就獲得了用兩門主炮對轟一門主炮的優勢。

當然了,這是重點之一,第二重點是北方聯合的艦隊還沒有完成變陣,這個意思就是說他們自己陷入了混亂狀態。

而這個時候,新式戰法t字戰法開始大放光彩,實際上甲午中日海戰時,大清也採用的是t字鑿穿戰法,然而終究是人員意志不夠堅定,所以失敗了。

而重櫻採取的t字鑿穿戰法,成功的鑿穿了對方的船陣,將對方的旗艦徹底的孤立了下來,形成了局部地區以多打少的狀況。

而且重櫻方面佔據的優勢是人和還有物力,他們的彈藥都是最新型的炮彈,而不是北方聯合使用的老傢伙。

採用新式速射炮的狀況下,他們有足夠的射速優勢,平均對方還擊一次,他們能夠打出一點五次的攻擊,而且因為採用的是新式戰艦,所以航速優勢巨大,自然想要命中高速移動的戰艦,普通的預判已經很難成功了。

而就是因為這個情況,雙方的傷亡情況就出現了,重櫻幾乎是百分之百的命中了,在一二戰交接的那段時間裡,航速一直被認為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只要你的航速夠快,那麼被彈率就會降低很多,當然了相應的命中率也會下降,但是高速帶來的優勢是極其明顯的。

而就是這樣的速度,讓他們成了低速艦的殺手,當然了低速艦種的戰列艦,也不是什麼區區驅逐、巡洋艦可以欺負的。

畢竟,大哥就是大哥,再慢的大哥,也能隨便吊打小學生。 清晨從睡夢中醒來,逸仙早早的將頭髮盤了起來,穿上那身月白色的旗袍,開始準備今天的早點。

早點是小籠包,這些昨天就包好了的小籠包,並沒有被蒸好,畢竟,二次加熱的小籠包味道就會差了很多。

一個個好像糰子一樣的小籠包被放進了蒸籠裡面,特意在蒸籠的下面加了一層布,達到防粘的目的。

以前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為什麼歐洲那邊沒有發明包子饅頭,後來才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歐洲那邊並沒有竹子,如果沒有毛竹的話,那麼就沒有做夠輕便的材料來製造蒸籠了,那麼自然白面饅頭還有包子這種蒸出來美食,他們也無福消受了。

昨晚,平海還有寧海兩姐妹幫忙準備的包子,當然了今天是端午節,需要紀念屈原的日子,自然還需要包粽子了。

粽子葉之前就有讓撫順她們到外面採摘。那些寬寬大大的葉子,她們有準備,而昨晚做的就是包粽子這個流程了。

撫順這群小傢伙還是挺聽話的,雖然最淘氣的就是撫順了,但是誰讓她們是自家的孩子呢,這個港區東煌的艦娘本來就少,其實應該說是東煌的艦娘是少的可憐,大小七艘船,聽起來那麼像七劍下天山呢?

而就是在這群孩子中,竟然需要自己這樣的輕巡洋艦照顧她們,想一想還是想說怒其不爭。

不過,據說太原快要完成現代化改造了,意思就是說太原要變成了導彈巡洋艦了,據說導彈巡洋艦是非常厲害的,高命中率,高傷害,赤裸裸的小船殺手,就算是對抗戰列艦也不遑多讓。

當然了,相應的油耗等方面的問題,就不用重點說了。

因為這些原因,據說白鷹的那群小傢伙,聽到撫順說今天要過端午節,她們也要來拜訪,據說是富特那個小傢伙。

對於吃的這種事情,白鷹的那群驅逐艦小學生是從來不會放過的,畢竟她們天天吃薯條漢堡,誰都會吃煩的吧?

在看看長春她們的午餐,就是傳說中的豐盛嗎?怎麼可能是豐盛,那是百分之百的讓人眼饞好嗎?

每次拉菲她們總要圍過去,用眼饞的表情看著她們的午飯,蛋炒飯加荷包蛋,咕咾肉、紅燒魚還有紫菜蛋湯,餐后甜點是水蜜桃或者是下塊的抹茶味蛋糕。

哇哇哇,這是赤裸裸的犯罪好嗎?再看看重櫻小學生們的午餐,便當,炒肉便當,或者是加些其他的小菜,雖然色香味看起來也不錯,但是未免有些太單調了吧?

快去看看長春的吃食更加豐盛,或許是因為長春代表的是白虎吧,老虎哪有不吃肉的,那就是逸仙給她準備的特別版。

紅燒肉、咕咾肉、蒜香肉末、醬汁雞肉、蜜汁豬排,外帶一盤賽螃蟹,沒錯賽螃蟹聽說過嗎?

賽螃蟹有兩種大類的做法,一種是素的,一種是葷的,作為逸仙這種烹飪達人,怎麼可能做簡單地懶人版本,肯定是給她們準備的是帶肉版本,使用黃花魚,沒錯就是海里剛剛撈上來的黃花魚。

黃花魚切成小條,加入紹興酒、味精、鹽去腌漬。

看到了沒有,紹興酒這種黃酒世界文明了好吧,什麼菜裡面不可以放紹興酒啊!

然後打入雞蛋做成漿,在勺子裡面倒上油,將油少到五成熱,之後將帶著雞蛋清澱粉的魚條一個個過勺,過完了控掉油備用。

讓它們先定個型,之後在燒油,等油熱了,將雞蛋還有魚條全部放進去,炒熟了之後,反覆的掂均,最後倒上香油,對了一定要放姜醋汁,不然怎麼可能叫賽螃蟹呢?

總之,當時看到了這個傳說中的賽螃蟹,所有白鷹的小驅逐們一致決定,周末來蹭飯。

當晚上長春告訴了逸仙這個事情的時候,看著迷糊的長春臉上得意,能夠感覺出來,她發自內心的得意。

本來,東煌的船,在港區就是做冷板凳的狀態,這種狀態,本就是聽打擊人的,可是現在如果有機會讓這些孩子們能夠開心一下的話,還是可行的。

所以,逸仙絕對做大菜了,雖然做不出滿漢全席的效果,但是招待幾十個人的那種,還是應該能夠搞定的吧?

首先就是清炒外婆菜,外婆菜,其實就是鹹菜一種,首先需要將大頭菜白蘿蔔豇豆等等放進罈子里去腌制。

所幸,逸仙很早就有儲備,做好了之後,就是配合朝天椒還有大蒜等等去爆炒,炒好了之後的特點就是辣還有香,配合白面饅頭,寧海這個小吃貨都能吃掉一盤。

之後是西湖醋魚,這魚是剛打的電話,讓憲兵隊那邊送過來的,什麼憲兵隊還送外賣嗎?

當然了通常是不會的,但偶爾使用下還是可以的,誰讓自家的指揮官差點連驅逐艦這樣的小學生都婚了呢,發生了這種事情之後,憲兵隊就會每隔一段時間來檢查一下了,畢竟有前科不是嗎?

今天就是例行檢查的日子,故而可以順當讓他們帶魚過來,反正到了這裡,她們也絕對不會走了,不蹭頓飯怎麼可能離開嗎?

甚至一度以為,憲兵隊是不管午飯的,逸仙無奈的笑了笑。

這個時候,平海爬了起來,穿著紫色氣泡的平海看起來還是很有精神的,優勢起配合那兩個衝天揪,怎麼看都不是她這個年齡段應該配的頭飾吧?

不過,算了,還是不去思考這樣的問題了吧?

寧海看到了逸仙在做的事情,立刻就來幫忙了,首先粽子需要下鍋去煮,所以寧海將包好的粽子從冰箱里拿了出來,統統丟到了滿是熱水的鐵鍋里,盡情的煮就好了。

然後看著逸仙準備做松鼠桂魚,寧海就閑不住了。那可是松鼠桂魚哎!

首先將魚用刀把頭切下來,之後,貼著魚肉把骨頭片開,但是注意尾巴不要分開,不然就成兩半了。

將魚肉切成菱形,抹上料酒鹽、然後撒上干澱粉。

將炒鍋內的油燒開,將魚放進去,千萬別翻動,一定要等魚定型了才可以動。將油不停的澆在魚肉上面,大概八成熟,達到金黃的狀態后,拉上來擺盤。

然後將番茄醬還有各種丁,比如筍丁、香菇丁、豌豆。蝦仁等等炒熟淋上油澆上去,就可以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松鼠桂魚。

「話說,今天是有其他人來蹭飯嗎?」平海問道。

逸仙笑了,「不要說什麼蹭飯,這很失禮的。」 剛剛吃完早飯,東煌的早飯一向是簡單的,冬半年就是油條豆漿,或者酸辣湯,而夏半年就是煎餅果子或者小籠包。

當然了比起其他國家都是吐司、雞蛋餅或者番茄醬之類的,還是各有千秋的。

東煌的菜,一向以色香味俱全著稱。

你說不好看?總比皇家的仰望星空要好吧?

或者金槍魚般仰望星空嗎?為嘛對皇家的印象就是土豆魚排或者土豆燉牛肉呢?一定是中毒了。

對白鷹的影響就是kfc,薯條、雞排還有吐司,吐司。

對了義大利小蘿莉的印象就是咖啡、意麵黑手黨,而法國的印象是聖女貞德號,好閃啊,那身金閃閃的盔甲,你是傳說中的聖鬥士嗎?而且還是處女座的黃金聖衣。

逸仙在廚房裡忙得不可開交,實際上,從準備了早餐之後,作為一個大家子的家長,逸仙就忙得腳不著地。

需要掌大勺的都是這樣,逸仙畢竟給別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溫婉如玉的江南女子,將東煌大地的人傑地靈鍾靈鼎秀全部集中在這一人身上。

而所謂的四大金剛,實際上是北方聯盟賣給東煌的,也就是所謂的千金小姐,這些小姐每一個都相當於一噸多的黃金,作為驅逐艦,這個價錢可一點都不便宜,按照現在的物價一艘價值都在3000萬以上,想一想,這些都是金針白銀啊,難怪我們的四大金剛都自稱是千金小姐。

再然後來說一說,我們的平海還有寧海,網上一直有這麼個說法平海不平,寧海平,其實意思就是說,平海並不是真的平,畢竟是重櫻幫忙建造的,價值嗎?也就是花了夕張一半的錢,做出了和夕張性能接近的重巡洋,就問你們,還有什麼不知足的?

而且當時東煌和重櫻的戰役就要開啟了,當時還擔心重櫻不會將這艘船交還給我們,當然了,交是交了,不過,打不過還是打不過就是了。

而寧海則是東煌在拿重櫻給的平海的零件自己組裝製造的一艘平海的劣質般,也就是掛上了所謂的自主研發這個意思。

當然了,這個性能,也就別指望多強了,而且那個時候還燒不起油,用的還是煤燃料,逸仙和平海寧海都是這個樣子,煤發動機,誰讓當時東煌的國力不強,挖不出石油,也不能自主提煉重油呢,沒有重油,那就得進口,這種戰略資源,依賴進口,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總之,當時的逸仙還有平寧海的組合就是東煌在那個破破爛爛的家當下的拼湊出來的可以一戰之力的組合了。

然而最終她們都在淞滬會戰沉沒了,據說還是被零戰還有艦攻艦爆打爆的,而且據說還跟那兩隻狐狸有關係,還真是造化弄人啊!

而現在重生在港區的平海和寧海,穿著旗袍,因為窮都只穿著一個絲襪,還真是貧窮姐妹,不過,她們的武藝據說是杠杠的,原因就是真餓了的時候,可以賣藝賺錢。

想一想,逸仙她們的日子想來過得也挺苦的吧?而四大金剛這四個熊孩子,不添亂就算了,而要求她們賺錢,還是算了吧。

所以,一直以來是逸仙她們在養活這四個小傢伙。

而現在,還好港區管吃管住,總算是有個像樣的家了,再也不用過著頭上沒瓦的苦日子了。

想一想,還覺得一言難進。

長春早早的戴著白虎帽子等待外面的庭院里,這個庭院是逸仙她們特意裝飾的,怎麼看都是標準的東煌風,飛檐走壁,雕樑畫棟,鏤空的浮雕,展示出東煌不同於其他國家的底蘊。

而僅僅從面前這個年年有餘的鏤空圖案就可以看出來,這種園林建築,小橋流水是多麼的富有東煌的特色。

園林,園林,講究,有山有水有樹林,重巒疊翠,講究置物,講個彩頭,還有風水,什麼出門見山啊,泰山石敢當啊,什麼什麼的。

當然了,相對的,不了解布局的來說,想迷路,分分鐘的事情,而想要在一座大的園林里找到一個迷路的人,如果對方不高聲叫喊,還真能夠找一半天。

畢竟這裡可是有著幾進幾齣這種布局的,什麼雙龍戲珠等等。

超級護花天王 而當哈曼她們背著小書包來到這個院子的時候,算是看出來的東煌這房子不容易進去,一大片林子,只是相距不遠的距離,竟然就找不到自己人了,難道還需要開雷達嗎?

在長春帶著她們七拐八怪,光是涼亭就看到了好幾個,真難為長春竟然還知道每個亭子叫什麼。

對於白鷹這群驅逐艦小學生來說,漢字書法,就算是看到了那個亭子上的匾額,她們也看不懂,更別說是長春隨口一說的介紹了,不可能記住的嗎?

尤其是拉菲這樣的,超平的飛機場,穿著身水手裝,外衣罩著個外套,頭上戴著兔兔的髮飾,這麼一想貌似貝利也是拉菲的妹妹吧?難怪她們的頭上都有兔子髮飾。

而過,貝利總之誤以為自己是兔兔星的,所以現在她迷路了,明明上一刻還能夠看到大家的,可是為什麼現在就看不見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嗎?

這種都沒有陣法的園林,白鷹的驅逐艦小學生都能夠迷路還真是難為她們了。

不過,只要她們出聲,很快就能夠被平海還有寧海從某個地方揀出來。

然而象貝利這種,明明是迷路了,竟然迷糊的不知道自己迷路的這種,那就難辦了,她還一直再走,還不停的說著,「會不會有大灰狼來吃貝利了,貝利是從兔兔星來的,貝利一點都不好吃。」

好吧,你這個自我安慰法聽起來還是挺厲害的,然而正滿世界亂轉的平海還有寧海愣是找不到貝利,這就有些說不過去了,是應該說貝利她比較天然呆呢?還是應該說,貝利身上有奇怪的魔力,能夠讓別人看不到她在哪裡。

總之,當逸仙將準備好的滿漢全席都端到了大桌上的時候,白鷹這群小號驅逐艦們,一個個摩拳擦掌,爭先恐後的去洗手,唯恐沒的吃了。

這就是手快有,手慢無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