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活著!」

「很強啊! 鬼案迷情 我們三個不是他的對手!」

……

凌霄三人神色凝重,武曲更是指著廢墟中的那一縷魔氣,沉聲道:「那傢伙,估計能殺了我們全部!」

這話一出,全場瞬間靜寂,就連李瀟都愕然了。

要知道之前那一場天劫,何其恐怖,不管是誰,只要境界在天地境以內,都要被天劫轟殺。

李瀟是運氣好,遇到了林月瑤,要不然沒等小孽過來,李瀟恐怕就要死了。

那麼,這魔族在經歷了天劫后,難不成一點事都沒?

亦或者說,這魔族的境界很高,超越了天地境?

「你們三個到底看錯沒?」李瀟問道:「真的有那麼強?」

「很強。」凌霄點頭道,朝著李瀟飛來,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隨即轉身就跑。

武曲,紫雲也是如此,跟著凌霄身後,都不帶回頭的。

「真的很強嗎?」李瀟愕然,被凌霄抓著肩膀飛行,回頭間,正好看到一道魔氣衝天而起。

這一下子,李瀟不說話了,只因從那一道魔氣的雄厚程度來看,隱藏在廢墟中的魔族,境界起碼也是天地境巔峰,甚至是超出了天地境。

「快跑啊!」

「天地九重!」

「該死的蒼雲皇室,竟然在皇宮內藏了一頭魔族!」

……

後方,各種聲音響起,嘈雜不斷。

只因,隨著那道魔氣衝天而起后,一頭身穿紫黑色戰甲,背生白骨雙翅的魔族從廢墟中沖了出來。

其一出現,便大開殺戒,沖入了人群之中!

一時間,各大宗派的長老,弟子,神色大變,拼了命的朝著遠處跑去。

奈何,這頭魔族太強,抬手間一道魔氣爆發,宛若黑色旋風,將十幾個靈畫境修士斬殺,化作了漫天血雨。

僅僅是幾息時間,就有法相境修士隕落,甚至沒過多久,連通幽境強者都被殺了一個。

「若非被天劫牽連進去,你們都要死!」

這一刻,只見這魔族怒吼,其實力很強,被李瀟的天劫牽連進去后,雖然扛了下來,但也元氣大傷。

若不然,他只需要一指,便能殺死在場的所有人!

「魔族!當誅!」

「魔頭,別囂張,蒼雲皇國境內,有的是人族強者,到時候鎮壓你!」

……

那些已經逃的很遠的人憤懣,回頭對著這個魔族怒吼。

然而,當他們看到這魔族漆黑的瞳孔時,瞬間就閉嘴了,再次拼了命的朝著遠處跑去。

「天地九重的赤骨魔,怪不得蒼雲皇室有這個膽量敢反叛。」李瀟輕語,算是知道了蒼雲皇室之前為何敢反叛了。

只因,赤骨魔乃魔族中的貴族,實力十分強大,並且每次出動,都是成群結隊的。

現在,雖然在皇宮廢墟中,只出現了一頭赤骨魔,但以李瀟對赤骨魔的了解,那廢墟下,起碼還有三頭赤骨魔!

並且,這頭大開殺戒的赤骨魔,若非被天劫牽連,境界恐怕還要高,起碼是超出了天地境!

「真是拿他沒辦法啊,蒼雲皇國境內,最強的也就是青雲宮的宮主,她要是不出手,誰能奈何的了這頭赤骨魔。」紫雲嘆息,若是林月瑤晚走一步,倒是能解決這頭赤骨魔。

可惜,林月瑤走了,這頭天地境的赤骨魔,在這裡以是無敵。

「他囂張不了多久的。」李瀟倒是很淡定,道:「一方皇國,宗派,家族那麼多,總會有一些隱藏的強者存在。」

「這頭赤骨魔要是不低調點,遲早會被殺死。」李瀟說道。

「那不是寒幽谷的老谷主幽三石嗎,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就在此刻,武曲驚呼了一聲,隨即停下了身影,目光灼灼,盯著皇宮廢墟的方向。

紫雲和凌霄也停了下來,當看到廢墟上的那個白髮老者時,神色不由激動了起來。

只因,寒幽谷老谷主,在十年前境界便達到了天地九重。

只不過,在幾年前,寒幽谷傳出消息,說是幽三石壽終以死。

沒想到,那都是傳言,幽三石不僅沒死,如今更是出手了!

「十年前,幽三石就被稱為蒼雲皇國內第一強者,十年過去了,這老東西的實力,越發強大了。」

「對付一頭赤骨魔,還是綽綽有餘的。」

「幽老谷主威武!」

……

此刻,遠處有不少人都停了下來,目光盯著站在廢墟上正在和赤骨魔對持的幽三石,心中激動不已。

然而,幽三石沒出手,他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

同時,那頭赤骨魔也沒動,但身上的魔氣越發強大,連空中的雲霞,都被染成了黑色。

「氣血乾枯,他已經無法動手了。」李瀟嘆息道,一眼就看出了幽三石的狀態。

如此一來,幽三石只能起到震懾作用,根本就攔不住那頭赤骨魔。

並且就算幽三石真的動手了,也不會是赤骨魔的對手。

「老東西,滾開!」

就在此刻,這頭赤骨魔怒了,一掌擊出,掌中魔氣翻滾,如一條黑色的大河,朝著幽三石蓋壓而下。

九陽絕脈 「老夫雖年邁,氣血乾枯,戰力不如當年,但還是有一戰之力!」

「今日,便除魔衛道,捍我人族疆土!」

幽三石長嘯,體內乾枯的氣血在沸騰,身上更是神曦閃爍,宛若一尊神袛復甦。

只見他沖了過去,拳芒爆發,更有武技施展,一片烈焰伴隨著寒冰,將那赤骨魔淹沒了下去。

「唉,年老志還在,算是人族的好漢,可惜,這一戰,怕是最後一戰了。」李瀟嘆息,知道幽三石這是在燃燒最後的壽元。

這一戰過後,幽三石怕是要真的死了。

「若是我有幽三石的實力,也會出手,捍衛人族疆土與顏面。」武曲正色道,但很可惜,他雖然強,但也不是那頭赤骨魔的對手。

「有本皇在,還需要你們出手?」李瀟撇嘴,隨即眼中一縷精光閃過,身影更是在逆沖,朝著皇宮廢墟衝去!

「你去做什麼!?快回來!」武曲大驚,急忙勸阻。

劇透在無數位面世界 然而,李瀟頭也不回,只是傳來兩個字:「殺魔。」

(本章完) 「有什麼不好的!」路瑾一把扯掉他的黑色斗篷,「這樣就好看多了。快去,我們按計劃行事。」

阿玉一頭大波浪,穿著性感火熱的短裙,面容精緻,像只誘人的妖精。

「果然是只狐狸精,扮女人竟然一點都不違和!」路瑾感嘆一句,偷偷摸摸的也翻牆進了這座小四合院。

這是百寶樓那個樓主的新居。

百寶樓倒閉后,他就不見了,路瑾也是查了好久,才知道他躲在這。

他要是老老實實的,路瑾也能放過他,可這糟老頭子壞得很!

也不知道這哪得到一本邪術,藏在這裡暗戳戳的修鍊,還想找機會吃了燁岑。

好不容易幹掉一個燁修,現在又來一個,果然,斬草除根才是最安全的!

——

天才昏昏亮,路瑾眯著眼睛從床上爬起來。

燁岑這傢伙硬說,要學會做一個人,那就要全身心的融入人世中。

比如:天橋貼膜的狗妖,小區旁邊開飯館的貓妖,某某影后的狐妖……

所以——他也要創業了!

路瑾:你都已經是首富了,你還想怎麼樣?

她說不通燁岑那顆想要創業的堅持的心,只能讓他自己去瞎折騰。

果不其然,這傢伙大手筆的買下一座寫字樓,還不到三個月,就倒閉了。

路瑾覺得,他是玩夠了,想換一行。

他想當影帝,路瑾給他買了一個劇本,演員都找好了,結果開機的時候,他不見了。

丑兔子,我突然覺得演戲也挺沒意思了,人生就是要刺激點,所以我去南極給你抓魚了,等我。——燁岑

路瑾:「……」

諸如此類的事,多不勝舉。

前天阿玉來傳信,讓她今早五點前必須到某某某山定,不然,燁岑就從那裡跳下去。

我……

路瑾躺倒一隻巨大的白鶴山,蓋著小被子,繼續睡。

這隻白鶴是燁岑送給她的交通工具。

白鶴的人形還是個粉嘟嘟的可愛小姑娘,樣子也不過十七八歲大。

看的路瑾喜歡的很。

白鶴直直飛到某某山頂后,路瑾這才悠悠轉醒。

「阿嚏!」一陣涼風刮來,路瑾打了個噴嚏。

又打了個哈欠,眼睛里泛起了生理淚水。

「燁岑!」

天邊已經泛起了魚翻白肚,路瑾看了一圈,也沒見著人。

當第一縷陽光照射下來,溫度還是回暖。

天邊那冉冉升起的半邊太陽,染紅了半邊天。

路瑾滿眼都是那個逆光走來的男人。

恍惚間,周圍的風景都在褪色,只有徐徐走來的他,驚艷了心尖。

「嫁給我……」

就離他們不過一二百米的距離,一個男人手捧玫瑰,單膝下跪,掏出一枚戒指,許下動人的情話。

路瑾跟燁岑都不是凡人,自然都聽到了。

「山頂求婚,真老土。」路瑾小聲嘀咕。

燁岑一隻插在褲袋的手,緊緊握了握。

……

「怎麼樣?怎麼樣?成功了沒有?」看完日出后,路瑾回到房間,燁岑就被阿玉圍堵住了。

「你要是沒事幹,就找個人嫁了吧,別有事沒事就來這!」

阿玉:……

火氣這麼大,看來是沒有成功了。

小兔子也是夠可以的呀!

不過,燁岑都拒絕了,這是要求該有多高啊! 李瀟之前之所以要走,那是因為以他的實力,確實無法和赤骨魔抗衡。

但現在不同了,只因幽三石出現了!

這一刻,李瀟一路逆沖,虛靈渡施展,速度極快,宛若流光。

幾十息后,當李瀟沖入皇宮廢墟中是,正好看到幽三石被赤骨魔一拳擊中,身體宛若斷線的風箏,朝著李瀟所在的方向飛來。

「借力打力!」

李瀟很果斷,當即衝到了幽三石的身邊,秘術施展之下,將幽三石的一身實力,全部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剩下的交給我。」李瀟輕語,拍了拍幽三石的肩膀,道:「人老志還在,算是我人族的好漢,我不會讓你就這麼死去的。」

「你……」幽三石很虛弱,更是有些凌亂。

他不懂,自己的一身實力,為何全部轉移到了李瀟的身上。

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