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碧綰輕輕的放入葯桶,冷寒澈突然皺眉一皺,伸手一看,發現自己手掌上分別布滿了月牙狀的印痕:「泡滿一個時辰,我在外面等你。」

「嗯。」碧綰應聲,在葯桶中盤膝坐定,享受著藥物侵蝕傷口的痛楚。

全身啃噬的疼痛,讓碧綰額頭滲出了無數細汗,但是碧綰咬牙隱忍著。

因為現在越痛,表明身體強度越弱,越需要忍耐和鑄造。

在門口等著的冷寒澈,沒有給自己的手上藥,而是默默的倚門靠著。

「王爺,葯膳已經備好。」

「嗯,去一趟皇室煉藥師公會,請熊藥師到府上走一趟。」

「是。」 很快修影就將熊柏青請到了修羅王府。

冷寒澈帶著熊柏青去了書房,讓修影叫來小桃和柳絮在門口侯著,以防碧綰有什麼問題。

「這麼急著找我來,出什麼事了?」

「百老秘境。」

「你也知道了?」熊柏青驚訝的問道,但隨機尷尬一笑,眼前的可是修羅王,這種大事怎麼可能瞞得住他。

「剛去查了一下,上次百老秘境出現是在九百年前,按時間應該還有一百年才會出現,這次百老秘境提早出現另有玄妙。」

冷寒澈的話讓熊柏青眼神一滯:「你確定還沒到期限?」

「讓宇文家主測算的。」

「宇文家主測算自然不會有錯,但是據說百老秘境千年一現,不會早也不會遲,難道這個消息有誤。」

「這次秘境出現后將永遠消失。」

「什麼?永遠消失?為什麼?為什麼會消失?」熊柏青激動的看著冷寒澈,「就算是宇文家測算出來的老夫也不相信,要知道百老秘境可是一個上古秘境,秘境消失只有毀滅或是傳承兩種可能,所以像百老這樣的秘境根本不可能消失。」

「千真萬確。」冷寒澈只用這四個字強調自己說的沒錯。

「雖然宇文家能知過去未來,但是像百老秘境這樣的,恐在他們能力之外。」熊柏青依然不信的反駁著。

見熊柏青依然不信,冷寒澈只能如實回答:「這不是宇文家測算出來的,而是記載在宇文家世代相傳的口訣中。」

「宇文家……口訣……」聽冷寒澈這麼說,熊柏青總算冷靜下來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抿唇思索起來:八大隱士家族的根源可以追溯到上古,族中口訣的內容不容否認,難道百老秘境真的會消失?

「熊老,綰兒的脾氣你不是不知道,她肯定不會放過這次機會,但是百老秘境只有煉藥師才能進入,且有年齡限制,所以如何在最短時間內提升她的煉藥實力,只有靠你了。」

「你不是說百老秘境會消失,怎麼還讓她去?」熊柏青不解的看著冷寒澈,「你就不怕她隨著秘境消失?」

「我更不想她遺憾。」

「你啊……」熊柏青不知道說什麼,只能搖頭嘆氣著。

「熊老,你嘆什麼氣搖什麼頭?」經過一個時辰的浸泡,碧綰已經恢復過來,淡笑的走了進來。

見碧綰進來,熊柏青立刻掩去臉上的愁容:「羨慕你找了個好男人。」

「熊老,怎麼我才來,你就要走?」

「去準備藥物,讓你儘快提升實力。」

「哦,那就勞煩熊老了。」

等熊柏青離開后,碧綰立刻認真的看著冷寒澈追問道:「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冷寒澈揚唇一笑,將碧綰抱到懷中,抵著碧綰的頭:「百老秘境因為你而提早出現了。」

「噗……」正可茶的碧綰,被冷寒澈的話嚇的直接噴了出來。

冷寒澈用自己的衣袖輕輕的將碧綰嘴角的水擦乾:「提早了一百年。」

「我?怎麼可能?」碧綰戲謔的笑著,對冷寒澈的話完全不信。

「晶石空間因為你而出現,百老秘境也恰恰在這個時候出現,不是因為你還能是誰。」 「可晶石空間和百老秘境沒有任何聯繫,你這樣說太牽強了。」

冷寒澈不能將剛才宇文邕悄悄告訴自己的話說出來,只能淡笑自信的崇拜道:「本王的廢物有什麼不可能。」

「你啊,太看得起我了。」

「在進入秘境之前,你一定要好好修鍊。」

「嗯,那是自然。」碧綰點頭認真的說著,「這次我一定要找到暗黑川佛花。」

冷寒澈寵溺的點點頭,摸著碧綰的髮絲:「我會給你準備一顆空間凌晶,千萬不要逞強。」

「你看,露餡了吧。」碧綰指著冷寒澈打趣道,「剛剛是誰說百老秘境是為我而來,既然是為我而來,那我就是它的主人,有什麼好怕的。」

冷寒澈知道碧綰這樣說是在安慰自己,頓時朝碧綰的額頭深深一吻:「本王伺候你用膳。」

「好。」碧綰從冷寒澈懷中下來,開門走了出去。

在碧綰用完葯膳后,冷寒澈陪著碧綰到後院努力修鍊。

雖然現在百老秘境還沒有找到,但是冷寒澈不敢有絲毫鬆懈,陪著碧綰努力修鍊著。

一旦進入修鍊狀態,冷寒澈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對碧綰冷漠無情嗜血。

如果可以冷寒澈自然不希望碧綰進入百老秘境,可是秘境是因為碧綰而提早出現,那麼不管如何逃避都沒用,除非可以逆天改命。

可是現在的冷寒澈還無法逆天改命,所以只能讓碧綰在有限的時間內變強。

同時為了以防萬一,冷寒澈給碧綰準備了時空凌晶,如此一來就算百老秘境消失,碧綰也能順利回來。

每天晚上修鍊完后,碧綰都是傷痕纍纍彷彿被剝了一層皮。

在這樣的殘酷修鍊下,碧綰無法晉級的瓶頸終於被攻破,一下子從三星三系高控士晉級到一星初級控師。

修鍊和煉藥雙管齊下,讓碧綰的意念快速的提升著。

而碧綰與生俱來的藥物感知能力,以及現代的煉藥知識和《丹毒》,讓碧綰在煉藥方面根本不費什麼摧毀之力。

在熊柏青的指點下,碧綰基本上一次就能順利煉製丹藥。

碧綰的這種逆天實力,讓熊柏青欲哭無淚。

經過一個月的修鍊,碧綰已經從四星中級煉藥士晉級到二星初級煉藥師。

「妖孽妖孽……」看著碧綰熊柏青只能如此感嘆著。

而就在碧綰剛晉陞完,熊柏青煉藥室的門就被人敲響了。

熊柏青對著敲門聲就是煩躁的責問道:「誰啊?沒看到老夫正忙著?」

「關著門,本宮主如何看到。」門外的女子盛氣凌人的回答著。

一聽聲音,熊柏青和碧綰對視一樣:這個消失許久的小宮主今天怎麼又來了?

門才剛開,華芯就一副厭惡的表情,伸手將一封信塞到熊柏青手上:「這個給那個廢物。」

「這個?」

「是兮凡大師給的信。」說著華芯隨意一瞥正好看到撿葯起身的碧綰,頓時自負一笑走了進去,「本宮主現在已經是藥師了,你呢?」

碧綰將華芯的話直接無視,繼續擺弄著手上的藥物。

「問你話呢?」說著華芯甩出藤條,將碧綰手中的藥物甩到地上,得意的藐視著…… 「控士。」

「呵呵……你天賦不是了得,怎麼還只有控士?」華芯譏笑的看著碧綰,「你快看看,兮凡大師給了你什麼任務,只怕你現在的等級根本無法完成,就等著兮凡大師的懲罰吧,哈哈哈哈……」

剛才華芯在門外對熊柏青說的話,碧綰根本沒有聽到,於是一臉茫然的看向熊柏青:「兮凡大師的任務?」

「這裡。」熊柏青眼神嫌棄的瞄了瞄華芯,將手上的信遞到了碧綰手中。

打開信,只見紙上就寫著幾行字:羚角長青藤,暗黑川佛花。

「什麼意思?」碧綰甩了甩手上的紙,不解的問道。

「呵……你的任務。」華芯冷笑道,「找不到紙上的藥物,就等著兮凡大師的責罰吧。」

「這……這難道是去百老秘境需要尋找的藥物?」熊柏青不確定的詢問道。

「哼……」

「百老秘境找到了?」

「師傅是什麼人物,一個小小秘境能夠難倒他。」華芯一臉得意的誇耀著,「完不成任務,出了秘境就要受到相應的懲罰。」

見華芯一再強調著『懲罰』兩個字,碧綰好奇的詢問道:「你的任務是什麼?」

正想炫耀兮凡大師對自己的偏心,見碧綰問起,華芯得意的昂頭將袖中的信紙拿了出來:「這就是我的任務。」

接過華芯手上的紙一看,熊柏青頓時不服氣的投訴道:「這太不公平了。」

「我看看。」見熊柏青滿臉的憤怒,碧綰連忙接過一看,「該死的混蛋,死騙子……」

這下碧綰是徹底信了,兮凡之所以收自己為徒,是想找著法的折磨自己、玩弄自己、欺負自己。

最過分的是,上次已經搶走了所有的暗黑川佛花,這次竟然還要搶,過分過分太過分了。

看著碧綰一臉的憤怒,華芯終於開心的笑了。

「季邪草、佛片茅草根……這樣的藥物皇室煉藥師公會都有,讓你去百老秘境尋找這樣的藥物,簡直是浪費,這偏袒的也太過分了。」對兮凡一直深深崇拜的熊柏青,第一次不服的抗議著。

「兮凡大師想偏袒就偏袒,你們又能如何……呵呵……」華芯解氣的說著,同時好心的解釋道,「師傅說了,如果完不成任務,他將親手將她廢了,以此作為懲罰。」

「親手將她廢了?」

「這麼簡單的任務都完不成,與廢物無異,留著幹什麼。」

怪不得華芯如此興奮,原來兮凡大師的懲罰如此變態。

「廢物總歸是廢物……」說著華芯壞笑的離開了煉藥室,留下一臉憤怒的熊柏青和碧綰。

「熊老,羚角長青藤是什麼,我怎麼從來沒聽過。」

熊柏青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老夫也不知道。」

「什麼,你也不知道?」

「老夫也從來沒聽說過。」

原以為自己不知道,熊柏青肯定會知道。

沒想到連熊柏青都不知道,那要如何尋找。

「這兮凡就是故意的。」碧綰憤怒的將手中的信紙撕碎,一把扔到了煉爐中。

隨著煉爐中的火將信紙吞噬,一條七種顏色的犄角藤蔓懸浮在了空中。 看著眼前懸浮的藥物圖像,碧綰不確定的問道:「這……這不會就是羚角長青藤?」

「或許是,或許……」熊柏青也不敢盲目定論,含糊的點頭道。

圖像持續了幾秒鐘,隨著紙屑的燃燒殆盡而消失。

「應該就是羚角長青藤。」碧綰覺得兮凡雖然變態但是不至於如此無聊,花費這麼大精力來誤導自己。

熊柏青的想法和碧綰基本相同,沉思點頭道:「或許吧。」

「你不知道這種藥物,百里會長會不會知道?」

「應該不知道。」

「不要告訴我,整個蒼茫大陸都沒人知道。」

「或許吧。」

「熊老,關鍵時刻你怎麼總是『應該』、『或許』,能不能不要賣關子。」

熊柏青尷尬一笑,不是他故意賣關子,也不是他不想幫忙,而是他真的不知道。

「或許你可以找藏家主了解一下,或許他會有所了解。」

碧綰輕輕扶額,一臉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吧,或許或許……」

「老熊,在不在,有消息了。」就在碧綰和熊柏青大眼瞪小眼的時候,百里洋敲門來到了煉藥室。

「是百老秘境有消息了?」熊柏青激動的打開門,迫不及待的詢問道。

「嗯……」百里洋點頭走了進來,看到碧綰后淡然一笑,「機會來了,好好加油。」

來的早不如來的巧,既然百里洋來了,那麼不問問豈不是浪費。

「百里會長,不知道你是否知道羚角長青藤。」碧綰看著百里洋含笑虛心的問道。

百里洋眼睛一眨,抬頭輕叩著額頭:「羚角長青藤……沒聽說過。」

「這下信了吧,這個藥物或許沒人知道。」

百里洋疑惑的打量著碧綰和熊柏青,不解的問道:「沒人知道?那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這是兮凡給我布置的任務。」

一聽是兮凡給的任務,百里洋反倒一臉輕鬆的點頭道:「那難怪,兮凡大師的任務自然高深奧妙。」

碧綰白眼微嘆一聲:又是一個盲目崇拜的。

「這是兮凡大師布置去百老秘境的任務。」

「既然是兮凡大師布置的,你可以問兮凡大師,他肯定知道羚角長青藤。」百里洋信心十足的提醒道。

「想告訴我就不會賣這個關子了。」碧綰暗惱的說著,「十有八九他是不會告訴我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