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在心劍無痕的空間中,還有著混元道果那等可遇而不可求的天才地寶的存在,可以說僅這一處李逸晨也受益到現在。

如果說所謂的遠古秘境真如邱曼青所說的那般,李逸晨知道自己似乎還真找不出不動心的理由。

雖然他的首要任務是尋找天運神劍的分身,但在這個過程中,提升自己的實力自然也是必要之事。

無疑,所謂的遠古秘境應該是一個捷徑,尤其是如今為了遠古秘境的穩固,更是不讓天人境乃至以上修為者進入,李逸晨更覺那完全是自己的天堂。

雖然天崖海閣修鍊環境不錯,可以說不少武者在二十來歲修為便已經達到了養魂境,但也正因為如此,這也使得他們雖然修為上去了,但自身應付各種突發情況的能力卻要差上一些,李逸晨相信憑藉著自己的經驗和身上的底牌,在那樣的環境中,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接著邱曼青又繼續講,原本以寒冰宮的地位,一直都有著一個直接進參與到預選的資格,但隨著寒冰宮的衰落,其他五大宗門突然對寒冰宮的這個資格發出質疑,而按著天崖海閣的規矩,一旦有其他勢力質疑了,那麼相互就可以進行比試。

如此一來,也就有了六宗交流!

其他五宗敢於發起挑戰自然也有著一定的實力,起初雖然大家互有勝負,但如此一來,卻使得寒冰宮失去了幾次進入遠古秘地的機會,而她們失去的機會落在其他五宗頭上,其他五宗從中得到好處,此消彼長之下,大家的距離不斷的被拉近著,而素心寒冰訣修鍊到高階的要求又十分苛刻,以至於雪上加霜的寒冰宮實力不僅沒有提升,反而還有倒退之勢。

而這樣的結果就是最近這幾界六宗交流,寒冰宮不要說問鼎第一,連不墊底都難以做到!

可以說這一次,若非李逸晨的出現,按著那些試題,估計寒冰宮又再一次沒戲!

所以這一次李逸晨他們奪冠而回,寒冰宮上下才給予極高規格的迎接,而且在那之前也答應,一旦奪冠,他們將得到進入寒玉洞的資格。

寒玉洞乃是歷代宮主之墓,其中存在著無數的機緣,寒冰宮自然也希望李逸晨他們在進入遠古秘境之前實力能再提升幾分。

畢竟如今雖然拿到六宗交流之冠,但這也僅僅是拿到進入遠古秘境的預選的入場券而已,能參加預選的人,可不是其他五宗弟子就能比擬的,要從多人之中脫穎而出,那需要的將是更加強大的實力。

而且就算通過了預選進入遠古秘境,那也並不意味著馬上就有收穫!

遠古秘境雖然機緣眾多,但同樣也是危險重重,這些危險有前人留下的,也有進去的人之間的互相爭奪,在限定進入之人的人數和修為之後,每次進去一千人,但最後能活著出來的卻沒有一次超過兩百,甚至還有一次連五十人都不到!

但即使如此,遠古秘境依然令人嚮往不已,因為只要能從裡邊活著出來的人,通常不僅會給自家勢力帶著無數的好處,自身實力也會快速的成長,轉而成為天崖海閣名動一時的人物!

當然對於這點也不難理解!

能進入遠古秘境,可以說已經是同輩之中的翹楚,而且還能在那一千人中生存下來,那自然更是精英中的精英,這樣的天才可以說只要沒有意外就已經註定不會平凡,何況還會在遠古秘境中得到一些好處,如此一來,他們不一飛衝天,那才是真正的怪事了。

只不過當他們在遠古秘境中得到好處之後,他們未來的成長之路上,這些好處可能會成為一大助力,所以不少人自然也就覺得他們的崛起與遠古秘境有著極大的關係,如此一來,遠古秘境自然也就更加的吸引人了。

當然其實無論遠古秘境與成為強者有沒有直接關係,但是修鍊之路資源與機緣乃是必不可少之物,哪怕是李逸晨在了解遠古秘境的情況之後,他也無法否認,自己已經動心了。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還得去好好再消化一下幽雪凝霜丹的藥力!」把遠古秘境的情況大致介紹之後,邱曼青也找個借口離去,把足夠的空間留給李逸晨和方雨軒。

幽雪凝霜丹的藥力她自然早已消化完了,否則修為也不可能如此精進,不過力量的提升,她自然也需要好好鞏固一番,畢竟進入寒玉洞那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機會,裡邊會遭遇到何等的機緣誰也說不清楚,她自然也希望自己以最好的狀態進入,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邱曼青到也是真的打算去好好修鍊。

畢竟雖然這次六宗交流並沒有看過李逸晨顯露出武力,但是李逸晨層出不窮的神秘已經令邱曼青意識到,李逸晨實力絕對不在方雨軒之下,而本身邱曼青就已經在方雨軒的身上感覺到極大的壓力,所以此刻邱曼青也是壓力滿滿。

雖然她已經意識到,自己的未來極可能被這對師弟、師妹所超越,甚至為了寒冰宮的長遠之計,她也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但作為師姐,作為一名武者,內心的驕傲卻令她不願意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被超越。

「這次龍城之行你真的願意參加嗎?」邱曼青離開,方雨軒當即開口問道。

相比起邱曼青,她自然要多了解李逸晨一些,李逸晨在六宗交流賣力,那是因為他想要進入寒玉洞,如今已經拿到進入寒玉洞的資格了,那麼龍城之行,李逸晨就未必會有興趣了,哪怕遠古秘境聽上去對於任何一名武者都誘惑無比,但方雨軒有一種感覺,那裡對於李逸晨雖然也具備著吸引力,但卻相當有限。

「到時在看吧!」李逸晨卻是給出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雖然李逸晨的確有些動心,但是如果說寒玉洞中有關係到天運神劍的秘密,那麼到時他就真的未必會有心思去參與到遠古秘境的行動中去。

畢竟對於李逸晨來說,找齊天運神劍才是自己的首要任務,至於其他,與此相較,自然只等排在其後。

「好吧!」方雨軒雖然不知道李逸晨進入寒玉洞的目的,但也猜到,李逸晨似乎也無法肯定他需要的東西是否就在寒玉洞,估計一切都只得等從寒玉洞出來再作決定。

不過關於李逸晨的真正目的,方雨軒也沒有多問,兩人的關係從敵對轉到如今相似於朋友,方雨軒對李逸晨也有著更多的了解。

李逸晨雖然對於自己的敵人殺伐果決,但是對於身邊的人卻沒有加害之心,甚至必要的時候,他還會力所能及的幫助,所以哪怕不知道李逸晨的目的,但是方雨軒相信李逸晨的道德底線,肯定不會做出什麼對寒冰宮不利之事。

而這一點對於方雨軒來說卻已經足夠,當即她也辭別李逸晨,轉而去獨自修鍊。

寒玉洞對於李逸晨來說,僅僅是尋找天運神劍線索的一個可能,但是對於方雨軒來說,卻是必然之事。

當初得到絕情書生的傳承之時,除了要她修鍊素心寒冰訣,進入寒玉洞也是關鍵之一,寒玉洞內不僅埋葬著寒冰宮的創派始祖,同時還有一件關係素心寒冰訣的秘密,這一點也許如今的宮主也未必知曉,方雨軒同樣需要去做足準備。

轉而又獨身一人,李逸晨自然也只得回到自己的小院中,雖然如今修鍊並沒有太大的作用,但是李逸晨還是一邊運轉著功訣,一邊繼續研究起與鄭一龍交流的陣道心得。

雖然之前他也有所感悟而陣道造詣飆升,但事實上,鄭一龍多年積累下來的陣道心得也不是那麼短的時間內就消化得完,何況李逸晨在消化的這個過程中還需要與術道天中的陣法篇相互印證。

肉身一邊動功修鍊,一邊感情著陣道奧義的同時,李逸晨的神魂也沒有閑著,只見神魂心神一動,已經出現在劍靈修鍊之地。

不過此刻的劍靈身上雖然散發出更加強大的氣息,但是李逸晨卻也意識到,劍靈要完成這次吞噬估計還需要一些時間,無奈搖頭之際,李逸晨也意識到,估計這一次寒玉洞之行,劍靈又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能不能發現天運神劍的線索,估計也只能依靠自己了。

不過就在李逸晨的神魂準備返回聖戒空間的世界核心中繼續修鍊之時,目光卻不余瞟到遠處的一片黝黑。

那是劍靈在升級聖戒空間的時候,利用在疾風魔的那塊魔晶以及諸多魔器凝聚而成的一團魔氣,李逸晨記得劍靈曾經提醒自己,若是有閑,可以進入魔氣之中好好淬鍊一番!

因為妖域的天道之氣中的狂暴可以幫助自己淬鍊肉身,而魔族的魔氣卻能強化一個人的神魂。

如今世界核心中已經儲存了大量的力量,李逸晨自然也不用再急著修鍊,心神一動,一下子出現在那一片黝黑的魔氣之前…… 雖然還未置身魔氣之中,但迎面而來的氣息卻令李逸晨有著一種極大的不適,這種感覺就彷彿自己此刻面對的是一個比當初見過的疾風魔還要強大數十倍的存在散發出來的威壓一般,哪怕以李逸晨如今的境界,神魂不自覺的在顫抖著。

好強大的魔氣!

到了這步,哪怕不用劍靈再解釋,李逸晨也已經意識到,這片魔氣的確對自己的神魂有著極大的磨厲作用,因為在這樣的折磨下,只要自己的神魂不滅,堅持得越久,對於神魂來說自然也就好處越多。

當然此刻李逸晨自然也不敢直接一頭扎進去,只是緩緩向前,一步一步的推進著,當李逸晨感覺到壓力已經快要瀕臨自己神魂承受的極限之時,雙腿一盤,直接就地修鍊起來,而此時李逸晨也不敢修鍊其他功訣,能做的只是把不滅神魂訣快速的運轉起來,以加強自己的神魂之力。

不過即使如此,坐下片刻,李逸晨仍然感覺自己彷彿一下子落入一個魔道的世界,身體在四周的黝黑之中不斷的墜落,下方彷彿是一個無底的深淵,耳邊各種尖銳刺耳的哀嚎不斷,更有一個個面目猙獰的魔頭不斷地向著自己襲來,不斷的撕咬著自己的全身!

甚至李逸晨能感覺到自己的身份被無數的魔頭一口口的咬下,片刻之間,身體便已經變得殘缺不全。

雖然事先已經知道這一切僅僅只是幻覺,但當幻覺逼真到一定的程度之時,卻能給人帶來一種無數真實的感覺,因為此刻的李逸晨明顯能感覺到身體被撕裂的痛苦,同時也能感覺到神魂在被撕咬之後的虛弱。

不過此刻的李逸晨卻依舊堅守著自己的心神,不斷的運轉著自己的功訣!

神魂的修鍊不同於力量那種單純的積累的過程,神魂力量的提升其實是一個極其緩慢的過程,通常都是境界的提升時所帶來的質的飛躍,而平日中哪怕有著專門的神魂修鍊功訣,其實在提升速度相比起其他力量的提升也同樣有如龜行。

但是有一種例外,就是神魂的磨礪!就比如李逸晨現在,這種磨礪絕對可以帶來神魂快速的提升,當然對於廣大武者來說,他們自然也知道這樣的途徑,但他們極少人許用這樣的方法,那是因為這個過程不僅痛苦無比,更重要的是也危險重重。

可以說在這個過程中,只要心神出現一絲裂縫極可能引來快速崩潰,而一旦崩潰,那魂飛魄散便是唯一的結果。

一旦到了這步,那肉身就只能成為一具行屍走肉!

別看李逸晨如今的神魂可以離開肉身長期存於聖戒空間之內,但事實上,兩者之間也藉助著聖戒空間的世間之力構建著一定的聯繫,否則李逸晨的肉身根本不可能做任何有意識的行為。

但是在聖戒空間中卻不同,李逸晨若是感覺到危險之時,完全可以憑藉著自己掌控的世界之力將自己移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如此一來,自然也不可能有太大的危險。

而事實上,李逸晨僅僅堅持了一個時辰之後,神魂一閃一現之間已經回到世界核心之中,不過這個過程全憑著李逸晨的神魂之力來完成,沉入修鍊的他卻根本沒有半點移動,哪怕是已經回到世界核心,但李逸晨卻根本沒有停止不滅神魂訣的修鍊。

世界核心不僅可以存儲李逸晨平日修鍊的力量,其中的世界之力也能幫助李逸晨快速的恢復著神魂之力。

原本已經虛弱的幾近透明的神魂此刻卻快速的凝實起來,僅半個時辰的時間,李逸晨便感覺自己不僅恢復如初,而且彷彿自己的神魂之力又強大了幾分,雖然這種強大不細心幾乎難以發現,但李逸晨卻清楚,這不到兩個時辰的提升卻是以前需要數日才有完成。

過程雖然痛苦無比,但利益也十分可喜,而且令李逸晨更加意外的是,在回到世界核心恢復神魂之力的過程中,彷彿有一絲淡淡的世界之力融入自己的身體,雖然如今這一絲力量還弱得令李逸晨根本不知道他能發揮什麼作用,但是深知世界之力的恐怖的李逸晨卻已經意識到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隨之李逸晨也更加的興奮起來,神魂的力量提升固然重要,便是在這個過程中若是能夠幫助自己感悟世界之力的話,那將更加的美妙了。

有了這般動力,李逸晨幾乎不在休息,神魂要麼出現在魔氣之前,要麼回到世界核心恢復,中途幾乎不給自己半點休息的時間。

隨著時間的推移,李逸晨與魔氣的距離也越來越小,最後甚至已經可以直接在魔氣之中修鍊,而每次修鍊的時間也越來越久!

而在這個過程,李逸晨神魂在不斷壯大之際,融入神魂的世界之力似乎也越發的渾厚起來,雖然哪怕七天之後,這股世界之力依然沒有令李逸晨感覺到給自己帶來什麼好處,但他相信只要自己堅持下去,也許自己在突破天人境之力,便能運轉世界之力!

可以調動世界之力的天人境強者!想想李逸晨都覺得興奮。

不過如今已經到了寒玉洞開啟的時間,李逸晨自然也不可能繼續留在小院修鍊,但前往寒玉殿的同時,聖戒空間中的神魂依舊繼續著不斷在那片魔氣與世界核心中穿梭。

當然李逸晨也發現在自己這般瘋狂的修鍊之下,那片魔氣的體積越越來小,而且也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神魂不斷強大的原因,還是因為魔氣的力量在削弱,反正此刻的李逸晨感覺那種磨礪所帶來的痛苦已經大不如前。

看來還需要更多的魔氣!雖然意識到這個問題,李逸晨此時也無法解決,畢竟在人類的世界,想要找到魔族著實不易,看來也只得以後再另找機會。

心中雖然已經有了想法,但是李逸晨還是絲毫沒有放過剩餘的那些魔氣的意思。

「咦……你……」當李逸晨趕到寒玉殿前之時,方雨軒和邱曼青已經早早候在那裡,只不過兩人看到李逸晨之時眼中皆是閃過一絲驚訝。

雖然李逸晨身上的氣息依舊沒有半點變化,但二女卻能感覺到,站在她們身前的李逸晨彷彿與數日前有著一些不同。

這種不同她們也說不出具體,但卻心裡有著這樣一種感覺,那就是現在的李逸晨絕對又比數日前強出許多。

「兩位師姐好!」李逸晨從她們的眼神中自然也猜到一些,不過這種神魂力量突然提升著帶來的變化,卻不是他所能控制的,此刻也只得佯裝不知。

「李師弟,我們進去吧!」雖然心中有所疑惑,但是六宗交流之行已經感覺到李逸晨渾身充滿著神秘的邱曼青到也識趣的沒有多問。

一行三人進入寒玉殿,宮主花怡香以及幾位核心長老早已在場,三人行禮之際,幾位長老與宮主皆再次仔細打量起李逸晨來。

之前因為傳訊的原因,梅悅然僅僅只是說了寒冰宮這次六宗交流奪取第一,但卻沒有交待細節,等之前三人退出去之後,梅悅然一番細講下來,宮主以及其他長老才意識到,這一次的六宗交流第一,可以說完全是李逸晨的功勞也不為過。

而且得知丹道谷與陣神殿對李逸晨的態度之後,幾人更是震驚不已!

不要說李逸晨還僅僅只是一個寒冰宮的弟子,可以說哪怕以她們幾位長老的身份前往,人家也不見得會如此給她們的面子!

那麼李逸晨又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的呢?

大家雖然好奇,但卻誰都沒有問!因為在天崖海閣大多勢力的弟子都是來源於各處,這些弟子不少自身就有著自己的秘密,若是哪個宗門對於每個弟子都要拋根問底的話,估計根本沒有多少身懷秘密的弟子願意加入其中。

而往往身懷秘密的弟子又都有著一些過人之處,所以不要說是寒冰宮,哪怕是天崖海閣其他頂級勢力,通常也不過細問弟子身上的秘密,總之只要他們不做出有損於宗門利益之事,宗門都不可能去窺探於他們的秘密。

當然不問,並不代表她們沒有好奇,所以也才有了此刻的注視。

「我們出發吧!」直到片刻之後,花怡香才站起身來說道。

其實剛才的注視也就算是一種無言的詢問,若是李逸晨願意說一些,她們自然也樂意了解,如果李逸晨不願意說,她們也不會逼問。

不過顯然李逸晨並沒有說出來的意思,那麼此刻自然也就只得前往寒冰洞。

接著只見花怡香打出數記道訣,在大殿的中心當即出現一個六角傳送陣法,顯然這便是通往寒玉洞的傳送陣。

對於這點李逸晨到也不覺得意外,畢竟寒玉洞乃是寒冰宮的重中之重,那麼通往寒玉洞的傳送陣自然不可能像普通傳送陣那般布置在外邊。

眾人踏上傳送陣,隨著短暫的空間傳送,李逸晨只感覺眼前一亮…… 白龍路口。杏花巷子。

“你們不要過來。”

在巷子深處的一堵破牆前面,靠着一個身穿藍色高中校服梳着兩條小辮子的小女孩兒。因爲跑路太急而氣喘吁吁,滿臉驚恐的盯着面前的幾個男人。

她的小臉粉嫩可愛、眼睛燦若星辰。長長的睫毛像是兩把小扇子在輕輕的扇動着,櫻紅色的小嘴微微張開,顯然是遇到了自己難以接受的可怕事情,給人又呆又萌的喜感。就像是從動漫世界裏面走出來的二次元美少女,讓人看到就忍不住心生保護慾望。

“小丫頭,你跑啊?繼續跑啊?你不是很會跑嗎?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跑到什麼時候……”滿頭黃毛的年輕男人笑嘻嘻的看着敖淼淼,一臉嘲諷的說道。

“猴哥,別讓她跑了……她已經帶着咱們跑了九條街……再跑就要出城了……”一個身材敦實的男人彎腰在那裏大喘氣,聽到小黃毛的話後趕緊出聲求饒。

俺滴個親孃咧,再跑就要沒命了……

“廢物!”小黃毛在敦厚男人的腦袋上拍了一巴掌,說道:“她跑到天上去,我也能把她揪回來。”

“戳了她的眼睛。”站在倆人身後一直沒有說話的平頭男人出聲說道。男人樣貌平平無奇,掉進人堆裏面很容易就找不着的那種類型。但是,一張嘴就要毀了那個小姑娘的眼睛,着實是心狠手辣。

“大哥,這麼漂亮的小姑娘……就這麼把眼珠子扣了是不是太可惜了?”黃毛看了那隻小乳鴿一眼,有些不捨的勸道。

“收起你的那點兒齷齪心思。”平頭男人聲音沉悶,卻有一股子不容質疑的威嚴。“敢壞兄弟們的生意,那就得接受兄弟們的懲罰。壞就壞在那一雙招子上面,讓她看到了不該看的……扣了她那對眼珠子給她留下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

“是,大哥。”黃毛不敢反抗老大的命令,又不想親自動手毀了這「人間絕色」,於是一腳踢在小胖子的屁股上面,說道:“石頭,你上。”

石頭愚忠,點了點頭,說道:“交給我吧……”

他直起腰來,像是小山一樣的身體朝着敖淼淼挪了過去。

砰!

砰!

砰!

“不要過來……求求你們,不要過來……”校服小LOLI雙手擋住自己的眼睛,好像只要看不到就能夠阻止壞人來傷害自己一般。

石頭哪裏會在意女孩子的求饒,大步衝到小LOLI面前,然後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控制住她的雙手,就能夠輕易用手裏的刀子挖下她的眼珠。

“不要過來……”

女孩子還在「求饒」,只是聲音已經變得詭異起來。

是的,詭異,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驚駭感。

當石頭拉開了小LOLI的一隻手,這才知道那種詭異來自何方了。

小LOLI在笑,是的,眉眼彎彎,笑得合不攏嘴的樣子。

大家終於明白她爲何用雙手擋在眼前,她不是因爲害怕而擋住眼睛,而是想要遮掩自己的笑容。

“你來了……”

“我就忍不住想要打你……”

小LOLI說話的時候,突然間一腳飛起,狠狠地踢在石頭的肚子上面。

砰!

石頭那龐大的身軀竟然高高的飛了起來,飛過了小LOLI的腦袋,飛過了牆頭,飛到了半空中去。

所有人都仰起臉來,看着石頭的身體在飛翔,五官在扭曲變形……

砰!

等到石頭的身體開始下落的時候,小LOLI再次躍起,一腳踢了上去。

然後,石頭又飛了。

落下,飛起。

落下,再飛起。

就像是在玩踢毽子游戲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