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看著像傻了一樣,該不會真的傻了吧。

玖前輩一看,「哦,沒事,他接受不了事實而已。」

「意思就是受刺激了。」

世界竟然還有如此有趣之人。

「我的乖徒徒,你可就不知了,傳聞變成影魔的人只能效忠一個人,而能夠把他從黑暗之中抓住的人,便是他要效忠的對象。」

「咦!」百里清雙眸一亮,「那也就是他必須要效忠於我?」

「丫頭,你……」玖前輩微眯起有些昏花的老眼,「你想要……」

「嗯哼!」

這麼有趣的人,她要拿來鎮守霜滿樓。

今日這一事,給了她當頭一棒,機關再怎麼緊密,總有一疏。

「那行,丫頭,你得想辦法說服他為你做事。」

想也不想,百里清就道,「先把他關起來。」

「啊?」

主意就這麼打定,百里清回到房間里,看著早已經在此等候的冰雪扇。

「好久不見冰姑娘。」

冰雪扇回頭,看到的仍舊是一張銀面具,「好久不見,百里姑娘。」

看來冰雪扇已經知道自己身份了,百里清並不擔心,「姑娘傷可還好?」

「已無大礙,倒是你,實在是讓我吃驚。」

「你說的是潛靈樹吧。」

潛靈樹被冰雪扇所買,但是卻被她給契約,她是來拿回潛靈樹,還是有其他意思呢?

「姑娘可曾認識姓皇之人?」

「皇?」百里清皺眉想了想,發現自己並未認識什麼姓皇之人。

見她一臉懵懂的樣子,冰雪扇連忙解釋道,「無事,我隨口問問。」

看來她並不認識皇家之人,那她為何能契約潛靈樹?她……和大小姐有什麼關係?

不行,得去問問那個人。

「實話說了,潛靈樹我已經契約,無法再送回,冰姑娘要不這樣,霜滿樓把拍賣的金幣全數退還,如何?」

她百里清並非小人,既然拿了對方的東西,那便不會白拿。

而且,潛靈樹是無價之寶,那些金幣不算什麼。

步步錯 「無妨,說明你和潛靈樹是有緣人,帶著它恐怕我也回不去,姓鳳的那位不會讓我如意的。」鳳冰清本就看不慣皇家,這是天音大陸眾所周知的事。

百里清點點頭,原來鳳冰清和冰雪扇有過節。

「這樣,我假意帶著潛靈樹回去,這樣她便不會知道樹在你這裡。」 「那便也好。」

說完,百里清便見冰雪扇拿出一樣東西,「這是我的信物,姑娘收下,今日救命之恩來日定當報答,他日有難,儘管來找我,可盡綿薄之力。」

百里清接過東西,發現是一枚玉片。

玉片是黃色的,上面刻著『侍』字,看來這是一枚令牌。

「多謝。」

豪門盛寵:高冷男神逼上門 「對了,幫我告訴那個老頭,他欠我的記得還。」

冰雪扇難得輕捻了唇角,竟然微微笑了,一生難得一知己,百里清這個朋友她喜歡。

但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冰雪扇走了。

百里清站在窗邊,背著手遠眺,神色不似方才輕鬆。

「樓主!」

「耿叔,她呢?」

耿叔答道,「寒霜姑娘她……不知去向。」

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樓主好了,寒霜倒是走了。

「耿叔,你要是想隨寒霜而去,我不會阻攔的。」

畢竟,耿叔是寒霜的人。

「樓主,老奴離開了這裡又能去哪裡?曲家大仇未報,老奴怎敢胡來。」

「耿叔,你知道寒霜為何離開嗎?」

「這……老奴不知。」

百里清轉頭,定定的看著耿叔,後者低著頭不敢多言,規規矩矩。

「因為她看了我的臉。」

所以,寒霜肯定恨她入骨,畢竟她是風七言的未婚妻。

她其實能理解她的心情。

耿叔楞了下,不敢說話,這不是他一個下人能議論的。

百里清看著他,緩緩拿下臉上的面具。

「你……」耿叔踉蹌了一步,險些撞到一旁的儲物架,略有遲疑的抬手,顫抖得指著,「是……是你!」

見他如此反應,百里清心裡突然有些悲涼,她從未害過任何人,人人卻懼怕她。

「你可以離開,但是你殺不了我的。」

而她也不會對一個老人下手。

耿叔突然跪下,對著百里清磕頭,「樓主,老奴雖不是什麼能人異士,卻也知道凡是不能只看表面,倘若您一開始就有害人之心,我們寒霜姑娘對於您來說就是一隻螞蟻,隨手就能捏死。」

「而您卻把姑娘從水深火熱之中救起,老奴相信……」耿叔抬頭,渾濁的眼眶裡已經有了濕意,「百里小姐絕不是什麼十惡不赦之人,況且,這幾日相處,老奴也明白,百里小姐肯定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耿叔的一般話,著實讓百里清吃驚。

他竟然已經把她看得如此透徹。

「你起來吧!」

「百里小姐,老奴替寒霜姑娘向您磕頭,相信她一定會想透想徹,一定能理解小姐的苦心的。」說著,耿叔就要磕頭,百里清將他扶起。

「那寒霜便交給你了,如果她回來了,告訴她,我有一個故事要告訴她。」

「誒!好。」

耿叔摸摸眼淚,曲家的仇有希望了。

******

霜滿樓外面,男子立在樹上,冷眼看著方才發生的一切。

「主子,您為何不出手?」

「她不需要。」

「若是她有危險呢?」緋文問。

他算是明白了,他家主子好像喜歡百里清,不然也不會圍著她團團轉,不露面不說破,有危險的時候出手拉一把。

好像中毒了一樣。

龍辰熙瞪了緋文一眼。 「不過,聖女當真能狠下殺手。」緋文有感而發。

聖女是什麼為人他再清楚不過,想要的東西不管是用什麼手段都要得到。

這個世界上,恐怕只有大祭司是她無法得到的,即使以未婚妻的身份出現,她依舊無法在大祭司這邊討到便宜。

「以後莫要把本尊的消息透露給她,絕無下次。」

緋文低了低頭,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拍賣會的事情,他確實做錯了,如果他不把主子行蹤透露出去,鳳冰清也不會追到霜滿樓來,那麼冰姑娘和百里清就不會被連累。

「屬下錯了,屬下自己去領罰。」緋文認完錯,又開始皮了,笑著問道,「不過,聖女長得那麼美,主子難道一點都不心動嗎?」

龍辰熙面無表情,只淡淡張了張口,「蛇蠍心腸!」

實則眸中已有了殺意,敢動他的女人,他會讓她知道什麼叫做護短。

「咦!」

緋文摸摸鼻子,好像前幾日他並不是這麼回答的。

那個時候龍辰熙剛剛拒絕過一次鳳冰清的邀請,有模有樣同他說,「外殼不代表內里。」

今日對鳳冰清的描述已然變成『蛇蠍心腸』了,那改日會不會說鳳冰清是『妖魔鬼怪』?

「把我的消息傳回龍家,斷絕與鳳家一切的生意來往。」

「是。」

主子當真是生氣了,鳳冰清估計會死得很慘。

「主子,龍族好像出事了,神玖在北辰國呆不久,始終都要離開的,到時候百里姑娘豈不是……」

自從發現自己主子真的喜歡上人家姑娘后,縱使緋文再怎麼防範著百里清,也不得不幫著她點,萬一她掛了,那他家主子該怎麼辦?

所以,他還是為百里清鋪好路才是要緊的。

「神玖不屬於這裡,即使龍族不出事情,他也必須離開。」

「也對,這裡靈氣缺乏,他不能長久的生活在這裡。」緋文是龍辰熙帶來的人,自然清楚其中的利害關係。

「那邊準備好了嗎?」

「主子,您真的要這樣嗎?也許百里姑娘並不會領情。」

「本尊是在幫她。」

由今日的情況看來,鳳冰清是不會罷休的,那麼霜滿樓便處於風頭浪尖之上,即使她契約了潛靈樹,也不是那個女人的對手。

「主子您說什麼都是對的。」

兩人悄無聲息的來,又悄無聲息的走。

樓里,百里清來到神玖的房門前,「玖前……師父,您在嗎?」

房間里沒有回應。

「難道出門了?」

她心裡還有好多疑問未曾解答,對於天音大陸了解少之又少,如何修鍊這靈力還要靠他指點。

推門而入,房裡無人。

「師父……」

百里清尋了一圈沒找著人,倒是在桌子上發現了一顆黑色的蛋蛋以及一封信,蛋蛋下面還壓著一本小冊子。

「這是什麼?這蛋如此之大……」

「師父有事回去天音大陸了……這是他最寶貴的東西,現在……交給我保管?然後……小冊子上有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再看落款處:神玖

想必這就是師父的真名。

她看了眼桌子上的金色蛋蛋,「難道這個巨蛋就是師父最寶貴的東西?」

「師父到底有啥急事,連自己的寶貝都沒來得及帶上……」百里清看著金蛋,感覺甚是有趣,不知道蛋裡面有些啥,難道會從裡面鑽出來一隻小雞仔? 心中實在著急著回去,琳兒該死等著急了,隨手把金蛋扔進了空間里,拿上小冊子便離開了。

逐月閣內,琳兒之前已經驚醒,守在院子里,眼見著天就要蒙蒙亮了,自家小子還未歸家,已經急得團團轉。

「小姐,你快回來吧,這天都要亮了。」

「你再不回來,琳兒可兜不住了……」

「昨日中午時分聽說宮裡今日會派嬤嬤過來教規矩,天亮了就會有人過來喊人,這要是發現小姐夜裡不宿在屋裡,怕不是又要生出閑話來,唉~」

「琳兒,嘆什麼氣呢?」百里清從她身後走來。

「小姐!你可回來了。」

「怎麼這麼著急?」瞧她滿頭大汗的,百里清拉著她入了房裡,見地上已經被收拾好,「辛苦你為我守夜了。」

「我不辛苦,小姐您快些睡會,這離天亮還有個把時辰,昨日中午大夫人派人來傳過話,今日會有宮中嬤嬤來教規矩。」琳兒一邊給她寬衣,一邊叨叨著。

「教規矩?」

「這不二小姐要嫁給瀾王,皇後娘娘特遣了嬤嬤來讓二小姐學學規矩,大夫人想著你也快嫁人了,便也叫你一塊去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