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公主,再加上一位丞相,兩人的分量足夠重了,就算是鐵骨元帥也要掂量一二。

對面的加拉瓦也跟著添亂道:「說的沒錯,如果貴國交出兇手,表現出足夠的誠意,那我便可以去跟陛下商量,為你們極光神國美言幾句,爭取降低那三個條件。既然貴國的公主跟丞相都發話了,鐵骨元帥,你就別再冥頑不靈了。」

「交出范浪!」

「用他的命來抵罪!」

「事情都是他挑起來的,沒必要因為他挑起兩國戰爭!」

「不光是范浪,還有整個風暴星系的子民,統統都得陪葬!」

對峙雙方都有人在喊打喊殺,嚷嚷著要把范浪交出去,聲潮一浪高過一浪。

鐵骨元帥的骷髏頭註定不會有任何錶情,只有眼中燃燒的鬼火能夠表現出他的情緒變化。他默默聽著周圍的喊聲,直到再也聽不下去了為止。

「全軍噤聲,再有大聲叫囂、擾亂軍心者,無論是皇親國戚還是達官顯貴,統統殺無赦!」

鐵骨元帥大喝一聲,聲音猶如星辰爆炸,同時舞動手中大槍,閃爍道道寒光,用末端對著腳下的虛空重重一砸,形成一道道波動浪濤。

雙方的大軍受到衝擊,連一些星舟都被震退出去,這是何等的力量! 皇親國戚,達官顯貴,這兩個稱呼顯然是在針對碧落公主跟上丞相兩人。

軍法如山,軍威如獄。

鐵骨元帥一聲令下,極光神國的軍隊全部噤聲,一下子安靜下來,都不敢再大喊大叫了。誰都知道這位元帥的脾氣,如果惹怒了他,就是自尋死路。

碧落公主的臉色陰晴不定,張了張嘴,又把話咽了下去。連她這位公主都不敢再去頂撞鐵骨元帥了。

唯獨上丞相能跟鐵骨元帥平起平坐,事到如今仍然敢說話,沉著臉皺眉道:「鐵骨元帥,你這樣獨斷專行,恐怕不好吧?」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況是旁人的話。對我不滿,那就去陛下那裡告狀。還是說,你想挑戰我在軍中的權威?」鐵骨元帥咄咄逼人,用一雙幽藍色的鬼火雙眼,冷冷的看著上丞相。

兩者一個是武官的巔峰,一個是文官的巔峰,當空對視片刻,彷彿刀光劍影,龍爭虎鬥,形成了一股無形的壓力。

「元帥剛愎自用,一意孤行,不肯聽從老臣的良言相勸,那老臣也沒辦法了。你要挑大樑,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如果挑起兩國戰爭,一切後果就由你來扛著吧。」

上丞相丟下一番狠話,然後拂袖而去。

連上丞相都走了,碧落公主繼續留下來也是自討無趣,隨後也跟著悻悻然的離開了。

鐵骨元帥威震全軍,壓下了所有的雜音,掌握了絕對的話語權,繼續跟加拉瓦談判——或者說扯皮!

不管談判的結果怎樣,范浪暫時是不用擔心自己會變成談判籌碼了,可以安心靜觀其變。

權柄之爭,利益之爭,就好比是一團團洶湧的漩渦,范浪被夾在了漩渦當中,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被漩渦吞噬。

深陷其中,再想抽身就難了。

這場談判持續了很久也沒能達成共識,雙方不歡而散,繼續維持這種對峙狀態,既不開戰,也不讓步。

有些事情上,大國之間是很有耐心的。

兩國一天天對峙,每天都會談判,每天都會有些小動作,但是一直沒能打起來。兩國的國內各自產生了不同的輿論,那些事不關己的群眾每天都在嚷嚷著開戰,一個個唯恐天下不亂。

這種對峙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終究還是要有一個結果。

終於有一天,西竺神國提出了新的條件,或者說這才是他們一開始的目的。

條件是加拉瓦當面跟鐵骨元帥提出來的。

「我國陛下大發慈悲,做出了莫大的讓步,決定用新的方式來解決這次的爭端,打算在邊界擺下一個『神決擂』,以少數人的武力來分出勝負。這種解決方式,已經是我國的底線了,如果你們連這都無法接受,那就只能兵戎相見了。」加拉瓦趾高氣揚道。

所謂的「神決擂」,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而是一種解決國際爭端的方式,說白了就是擂台上見分曉,用武力來分輸贏。

神決擂,意思就是眾神裁決之擂!

用神決擂來解決爭端,好處是能夠盡量減小傷亡與損失,避免發生大規模的戰爭。宇宙中很多的領地糾紛,都是用神決擂來決定的。

神決擂並沒有固定的規則,幾乎每一場神決擂都有所不同。

「這個提議可以考慮,你說說看,要怎麼個比法,輸贏的結果又該如何?」鐵骨元帥冷冷道。

「因為是你們一方殺人在先,於理有虧,所以這場神決擂的規則,要由我們來定。大致的規則,我們已經想好了,由我國擺下一百座擂台,每一個擂台上安排一名坐鎮者。你國要派出一百名挑戰者,在一天的時間之內打滿一百場擂台戰。如果你們打贏九十場以上,我們就退兵。如果你們輸掉超過十場,就要做出各種賠償,該割地割地,該交人交人!」加拉瓦說出了大致的規則,可謂相當的不公平。

打一百場,極光神國要贏下九十場!

西竺神國可不是白給的,想要贏下九十場非常的困難,一旦輸了就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鐵骨元帥無法接受這種苛刻的規則,暗中請示了極光神帝,然後跟加拉瓦討價還價。

又過去了三天,雙方這才達成一致,商量好了一個各自都能勉強接受的神決擂規則。

擂台仍是一百場,極光神國只要拿下八十場就算贏,神決擂持續時間延長到三天。還有就是,挑戰者只要對實力有自信,就可以反覆登場,打完擂台「甲」,還可以去打擂台「乙」,這方面不再受限。

每個單獨的擂台,要由坐鎮者設定單獨的規則跟要求,符合要求的人才能登台挑戰,且只有一次挑戰機會,輸了就是輸了。

只要一個擂台沒被人挑戰過,極光神國就可以隨便派合適的人上去挑戰,一旦打輸了,就沒有下一次挑戰機會了。

一百場擂台,坐鎮者的實力高低不一,從下位神到上位神都有。坐鎮者一般都會設定限制,只有境界相當的人才可以登台挑戰。

下位神的坐鎮者,不會傻到讓上位神登台欺負自己。

說白了,就是下位神打下位神,中位神打中位神,上位神打上位神,大體上是同境界範圍的戰鬥。

當然,如果有下位神登台挑戰中位神,這種情況西竺神國是雙手歡迎的。

兩國商量好了詳細的規則,定下了一場特殊的神決擂,由雙方的領軍人物簽字,將開擂的時間定在了三天之後。

雙方的人都在摩拳擦掌,為即將到來的神決擂做準備。

對於雙方而言,這都是一場許勝不許敗的神決擂,贏了的話,就是名利雙收,輸了的話,就是名利皆失。

鐵骨元帥在己方的軍中開放報名,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的都可以報名參加,等到神決擂開始,會從報名者當中擇優派出應戰。

像是這種事,當然少不了范浪!

贏下神決擂,能幫他得到各種好處,他有太多參加的理由,給自己以及身邊的一些人報了名。

等到明天神決擂召開,就有他大顯身手的機會了。

……

有關神決擂的消息傳的沸沸揚揚,鬧的人盡皆知,不管是什麼身份的人,都在關注這場神決擂。等到正式召開的時候,會有人記錄戰鬥影像,實時傳輸到主腦網路上供人觀看。

這場神決擂吸引了很多人前往了交戰地點,有的人是為了看熱鬧,還有的人是想親自參加。

某一片虛空中,一團空間漩渦蕩漾,從中飛出了三名各有千秋的女子! 這三名女子有美有丑,其中一名女子身穿桃色衣裙,渾身穿金戴玉,環佩叮噹,容貌可謂面如桃花,一張俏臉足以俘獲世上大多數男人的心。

另一名女子一身白衣如雪,背負著一柄雪白的長劍,表情也是冷若冰霜。

最後一名女子身材高大異常,比男人還要健壯,長得虎背熊腰,渾身都是肌肉,一雙眼睛好似銅鈴,顧盼之間威風八面。

桃色衣裙女子站在虛空中,遙望遠方的星河,輕嘆道:「還遠著呢。這樣趕路也太累了,乘坐星舟多輕鬆啊。」

「這樣趕路,其實也是一種修鍊,師姐就別抱怨了,就是因為你總是偷懶,才會被師弟師妹們趕超過去的。」那名高大女子瓮聲瓮氣道。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師妹們超越我是好事啊,我這個當師姐的心裡高興著呢。」

「師父變成石頭人了,管不了你,要是他以前聽到這番話,非得訓你不可。」

「唉,提起師父就讓人傷心,也不知道他老人家什麼時候能夠恢復。」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我們還有很多手段沒有嘗試過,總有一種辦法能夠治好師父的。」

「希望如此吧。」桃色衣裙女子說話之間,取出一張召喚卡,從中釋放出了一艘星舟,作勢就要登船。

高大女子急忙攔在半路,阻止道:「師姐怎麼突然拿出了星舟,我們也沒說要改乘星舟趕路啊。你別以為提兩句師父就可以矇混過關。」

「師妹,你就心疼一下師姐吧。我實在是累了。」桃色衣裙女子做出求饒狀,兩眼閃著水汪汪的光輝。

換成男人看到這一幕,八成是要心軟了,但這對女人沒用。

「不行,一起趕路,不能偷懶乘坐星舟!」高大女子堅決道。

桃色衣裙女子求饒無用,到頭來只能收回了星舟,悻悻然的跟著兩名女伴繼續以人力飛行趕路。

她們的目的地,正是最近鬧的沸沸揚揚的風暴星系!

……

時間飛逝,一轉眼就到了神決擂的約定之日,這一百場擂台戰,將決定兩國的命運。

兩國的參與者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在擂台上大顯身手。

還有很多人在等著看熱鬧。

神決擂的全過程都會被攝影卡等手段拍攝下來,然後發布到主腦網路上,以供全國的人上網觀戰。

有關神決擂的各種賭局,已經積累了海量的賭金,註定要有人大賺一筆,或者是輸掉褲子。

兩大神國的軍隊在虛空中對峙,中間的空曠區域就是神決擂的戰場。

時間臨近,雙方的元帥都出面了,在半空中迎面而遇。

鐵骨元帥雙眼燃火,冷冰冰道:「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們的一百個擂台準備的如何了?」

「放心,早就準備好了,一百個擂台,一百個坐鎮者,每個都是我們西竺神國的佼佼者,你們想贏一場都是萬難。」加拉瓦元帥背負雙手,趾高氣揚道。

「那我們就走著瞧吧。希望你本人也會登台,那樣我就有機會光明正大的賜你一敗了。」

「一個死人,竟然還會說這種大話,今天真是長見識了。」

兩位元帥唇槍舌劍,彼此互不相讓。

過了片刻,到了約定好的時間,西竺神國一方派出了整整一百艘星舟,這些星舟離開船隊,飛向了前方,各自在不同的位置上停下。

一艘艘星舟開啟,從中釋放出了相應的擂台,有的擂台是實體化的,有的擂台是能量化的,還有的星舟乾脆以自身變形成為了擂台。

每一個擂台都有一名專屬的坐鎮者,根據坐鎮者的實力不同,擂台的強弱也有所不同。

上位神的擂台肯定最為堅固,足以承受住上位神層次的強大攻擊。

一百個擂台根據特定的順序排列,上位神擂台在中心處,周圍是中位神擂台,下位神擂台位於最外側。

等到擂台準備完畢之後,一百名坐鎮者紛紛登上擂台,其中包括二十幾名上位神,五十幾名中位神,剩下的都是下位神。

可以看出,中位神才是中堅力量。

這些坐鎮者全都是西竺神國的佼佼者,在同等境界內罕逢敵手。人上一百,形形色色,這些坐鎮者真是什麼樣的人都有,男女老少,高矮胖瘦,各不相同。

在最中央的一座擂台上,來了一名特殊的坐鎮者,他周身籠罩了一層白霧,讓人看不透他的真身,連他的氣息都隱藏了起來,顯得深藏不露。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極光神國想要取勝,首先要做的就是摸清楚所有坐鎮者的底細,至少要判斷出對方的境界有多高。

有些坐鎮者本身就是名人,只要認出他們的身份,就能知道他們的大致實力了。

還有些人的境界可以直接探查出來。

只有少數坐鎮者刻意隱藏了實力,而且身份難料,尤其是坐鎮中央的那位。

極光神國方面,有人釋放意念,前去探查那位迷霧籠罩的神秘人,想要摸清楚他的底細。

「啊!」

「痛死我了!」

那些人剛把意念延伸過去,就吃到了苦頭,他們的意念紛紛受創,一個個發出了慘叫聲,甚至有人當場斃命,倒在了地上。

就連一些上位神的意念都被逼退回來,無法探查清楚那位神秘人的底細。

這種情況足以證明這位神秘人的實力,讓他更顯神秘。

「那個渾身籠罩霧氣的人很強,大家不要貿然查探他的境界,上位神跟中位神可以試試,下位神就別自尋死路了,剛才已經死了好幾個人。」

「好可怕,我的意念剛剛接近他就感受到了一股劇痛,還有一股力量順著我的意念反噬了回來,要不是我及時收手,可能就被殺了。」

「此人的實力深不可測,應該是西竺神國所有坐鎮者當中最強的一個了。」

「他的實力甚至猶在加拉瓦之上,很不好對付。」

極光神國一方的人們各自交流。

鐵骨元帥身為領軍人物,決定親自探一探那位神秘人的底細,凝聚意念釋放出去,無形中延伸向了神秘人所在的擂台! 鐵骨元帥親自出馬,對那位神秘人進行試探,意念入侵到那座擂台之上。當他的意念距離神秘人僅有十步遠的時候,忽覺一股劇痛襲來,意念受到了猛烈的衝擊與反噬。

鐵骨元帥不動聲色,硬抗這股傷害,繼續逼近神秘人。

十步、九步、八步……

隨著距離的接近,那種痛楚也在隨之增強,簡直撕心裂肺。

當逼鐵骨元帥的意念近到三步之內的時候,那位神秘人的身軀陡然生變,從霧氣當中爍爍放光,將鐵骨元帥的意念強行震退出去。

鐵骨元帥連退三步,這才穩住身形,不得不收回了意念,但是那種余痛還在肆虐,對他的意念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哪怕是他這位大元帥都摸不透那位神秘人的虛實!

「竟然連我的意念都被震退了,難道是西竺神國的神帝親臨?」鐵骨元帥暗暗猜測。

從那位神秘人的種種表現來看,絕對是上位神中的一流強者,鐵骨元帥的猜測不無道理。

如果真是這樣,就算是鐵骨元帥親自登台,恐怕也不會是那位神秘人的對手。上位神跟上位神之間的差距是非常巨大的,相差一個境界都是天壤之別。

鐵骨元帥一聲令下,下令禁止人們擅自探查那位神秘人的境界,並將這裡的情況如數報告給了不在此地的極光神帝。

神決擂會持續三天時間,對於那些沒有把握的擂台,不必急著派人上去。

「神決擂已經開始,之前的報名者可以出戰了,願意為國一戰的人來我這裡請纓!」鐵骨元帥大聲道。

之前報名的人有很多,遠遠超過一百個,能夠真正登上擂台一戰的人,註定只是少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