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法吐緊咬牙關,不斷出槍。

但沒有了陣法加持的他,力量大減,很快就被方昊天打得噴血倒飛。

「噗噗!」

十八魂劍飛回,刺在了法吐的身上。

又一尊魔帝死。

而此時,蘇青璇竟然已經擺脫了陣法衝到了另一尊魔帝的面前。

那魔帝叫茂矛。

茂矛,在七大魔帝當中實力排名第三,看著一身是血的蘇青璇殺到他的面前,茂矛的眼中居然浮現敬佩之色,標準渾正的人類語言從他嘴時說出來:「姑娘,如果你自絕,我不吃你。」

蘇青璇聞言放聲大笑,好像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收斂笑聲后,道:「就沖你這話,我給你全屍。」

話落,她那雙漂亮眼眸之中綻放出自信的光彩,似乎現在眼前站著的是公孫無敵她都有信心一劍斬殺。

「既然你不識好歹那就別怪我無情了。」

茂矛用的就是一槍長達三米的骨矛,他身上氣息突然盡斂,身體變小,居然變得跟蘇青璇一樣高。

身體變小的茂矛卻是讓人有一種更強大的感覺。

此時,殺了法吐魔帝的方昊天正急速朝這邊趕來,他感覺到了茂矛突然變得很可怕。

嗡!

蘇青璇已經一劍斬出。

這一劍,是由劍魂催發。

劍魂出手,果然強大。

赤霄炎龍劍崩斷了茂矛的骨矛刺進了茂矛的心口。

茂矛臉上突然浮現詭異的笑容:「能與你這樣的美女一起死,我也值了。」

「青璇,快退!」

方昊天感覺到天地出現詭異的波動,茂矛的身體內突然就出現了一團可怕的能量。

砰!

茂矛的身體炸開。

自爆!

茂矛動用了一種魔族最殘忍的魔神解體秘術。

巨響聲起,魔氣升騰,在戰場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魔氣磨菇。

魔氣磨菇之頂有一隻大手突然按下,將魔氣磨菇打爆,最後大手住了魔氣磨菇內的蘇青璇。

被打爆的魔氣磨菇化為了無數氣箭。

噗噗噗……!

轉眼間,戰場出現了一個寬大的真空地,上百萬魔軍死。

「青璇!」

方昊天,唐火火,秦希同時飛起,朝空中的蘇青璇飛去。

就在此時,一道魔影從魔軍中射起,最後化為了只巨大的魔手抓向蘇青璇。

「哼!」

虛空之上一聲冷叱,原先抓著蘇青璇的大手輕輕一放,將蘇青璇交給了方昊天,然後大手一握就變成了拳頭與那隻巨魔手撞在一起。

氣浪在虛空擴散,抱著蘇青璇的方昊天和秦希,唐火火三人都被虛空的氣浪撞得從空中砸下去。

嗖嗖嗖……!

幽雲關中,唐錚飛射而出,衣袖一揮,就讓方昊天等人朝幽雲關內飛回。

轟!

那七魔帝之首的龍角魔帝居然就到了唐錚的面前一拳打出,嘴裡道:「你終於出來了,我等許久了。」

「殺!」

唐錚只是一聲怒吼,揮拳就跟龍角魔帝打起來。

而唐錚一聲殺,已經準備妥當,隨時可以出戰的屠魔軍終於出關。

三大一品將軍一馬當先帶兵殺出。

嗖!

一道在戰場上顯得瘦小的身影突然後發而至,搶在了三大一品將軍的面前,轉瞬間就殺向七魔帝餘下的那尊叫蜍牛的魔帝面前。

現在魔軍的實力已經完全了解了。

明面上是七大魔帝率兵,但實際上其中還隱藏著一尊超級魔帝級別的存在,也就是現在在虛空上跟蘇青鸞打得激烈的那尊神秘魔帝。

而七大魔帝,被方昊天幾人殺了五個,現在為首的魔帝在跟唐錚打,另一尊魔帝在跟極少出手但今天一出手就挑起大梁證實他金丹實力的方望。

「殺!」

三大一品將軍此時成了屠魔軍戰場上的實際統帥,因為唐錚現在已經應對那七魔帝之首,難以分心去指軍屠魔軍了。

這樣的事以前也出現過,所以三大一品將軍不需要唐錚特別交代就已經自覺的接過了軍權。

三人為首,三人分攤。

殺殺殺!

至此,魔軍和幽雲關的屠魔軍才真正的全面開戰。

場面,瞬間血腥,天昏地暗,地動山搖,風雲色變,宛如末世來臨。

幽雲關內,方昊天、秦希和唐火火也都受了重傷,但最嚴重的是蘇青璇。

茂矛自爆時她距離最近,首當其衝。

方昊天,唐火火和秦希的傷大部份是因為那尊神秘超級魔帝與蘇青鸞對戰時的氣勁波及。

法相境對戰果然可怕,以方昊天等人之能,僅是氣勁波及竟然就能受了重傷。

由此可見,法相境和金丹境之間的差距,已不能之前的境界來論。 「醫生,您趕緊給看看,他的手指剛才動了,現在怎麼還沒有醒過來?」

「太太你別著急,我先檢查一下。」

經過緊鑼密鼓的檢查后,醫生說東方玉卿的生命體征一切正常。之前手指有輕微的動彈,也有可能是因為外界的刺激,至於究竟何時能清醒過來還不好下定論。

不等聽完醫生的講解,秦菲就暈了過去。

不難想象,卧室內又是一番兵荒馬亂。

等待一切安排妥當后,該走的都離開了,暫時由秦慕年留下來照顧秦菲。

不管怎麼說,生活還要繼續,有關外界的那些瑣事也需要有人去處理。

第二天,秦慕年端著早餐進了卧室,卻不見秦菲的身影。原本想給她打電話的,才看到手機放在床頭柜上。

坐在床邊看了一會兒東方玉卿,還不見秦菲回來,秦慕年便起身去找。

海邊別墅比較大,整個樓上的房間都差不多找遍了,秦慕年都沒發現秦菲的蹤跡,不免變得有些憂心忡忡。

按理說沒有看到秦菲下樓來,怎麼就找不到人呢?

一樓這裡也沒有人。

然而正當秦慕年猶豫著給負責安保的沈闊打電話時,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躥進了他的視野,對方貌似也發現了他,像做了虧心事似得往後退去。

秦慕年來不及費解,加快腳步追了出去。

大概是因為穿著拖鞋,所以跑起來很不方便,加上秦菲跑得急,拖鞋一下子就跑掉了。

秦菲剛想要跑回去撿拖鞋,卻發現秦慕年已經跑出了別墅,已經往花園這邊追過來,於是秦菲只能光著腳丫繼續往前跑。

慌不擇路,最後跑到了花園的盡頭,秦菲索性往一旁的保安公廁里躲去。

隨即便傳來秦菲的驚聲尖叫,我的娘啊,這怎麼還有人在撒尿……。

秦菲連忙捂著眼睛往外跑,卻「咚」的一聲撞到了牆壁上,鼻子里頓時感覺到了一股熱流往外冒。

完了,鼻血都出來了,丟死個人啦!

正在秦菲手足無措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雙腳離了地,一個熟悉的公主抱成功解救了她。

秦慕年直接把秦菲抱去了附近的保安值班室。

因為要處理鼻血,所以值班室的留守人員幫忙找來了醫藥箱。

等沈括進去值班室時,看到秦菲鼻子被塞了紗布,而秦慕年還在用濕巾幫她擦拭著手背上的血漬。視線再往下,發現秦菲只穿了一隻粉色拖鞋。

這兄妹倆在搞什麼?

跟沈括四目相對的一瞬間,秦菲連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恨不能找個地洞鑽進去。很快她就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這分明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

沈括多少也覺得尷尬,畢竟剛才在廁所里被他家總裁夫人看到了不雅的畫面……。

看到秦菲這怪異的舉止,秦慕年微蹙眉頭,「手放下來,你啥時候學會掩耳盜鈴了?」

不說還好,這一說秦菲覺得更沒臉見人了,整個臉頰火辣辣的。

雖然有些不解,但秦慕年也不多問,把秦菲抱了起來,然後往別墅走去。

身後頓時傳來了保安調侃的聲音,即便是用腳趾頭猜想,也知道他們在議論什麼。

好在伴隨著沈括的一聲怒吼,這才消停了下來。

有那麼一瞬間,秦菲就跟個挫敗的小公雞似得低垂著腦袋,有些不敢直視秦慕年探究的眼眸。

被秦慕年抱回客廳后,秦菲才支吾著說了一聲,「哥,對不起!」

秦慕年沒有吭聲,卻是找來醫藥箱。

「哥,不用麻煩了,剛才不是已經處理過了。」

只見秦慕年黑沉著一張俊臉,從醫藥箱里翻出一隻藥膏,輕輕地擦到了秦菲的額頭上,「痛嗎?」

秦菲搖了搖腦袋,還羞愧的咬住了嘴唇。

就在秦菲以為她哥就此打住這個敏感話題的時候,突然聽到:「你越來越不像話了,為了躲我居然敢往男廁所跑?」

「我那是跑錯了。」情有可原這幾個字秦菲只敢在心裡念叨。

秦慕年顯然不信,「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裡就沒有設置女廁,為什麼還要跑?」

「我擔心你……」

「擔心什麼?」秦慕年極力壓制著心頭竄起的無名怒火。

「我想把這個孩子留下來。」

秦慕年不動聲色地嘆了一口氣,然後溫柔地摸了摸秦菲的頭,鄭重其事地表態:「傻瓜,沒有人敢傷害你跟孩子,包括我。」

秦菲一個感動,想要撲進秦慕年的懷裡,卻被秦慕年給制止了,「小心孩子!」

秦菲委屈地撇了撇嘴,秦慕年揚唇淺笑,無奈地搖了搖頭。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秦慕年確實不知道秦菲為什麼要跑,但就在他幫著處理鼻血的時候,忽然就想明白了。

他妹妹大概是不太確定他的真實想法,一個前不久還勸她打掉孩子的男人,突然間提議帶她去醫院做產檢,任憑誰心裡也會打鼓吧?

只是秦慕年也沒有想到,他會是這種急性子的人,一旦確定了自己的心意,所有的感情便蜂擁而至。

他想為秦菲保駕護航,只要是她希望生下這個孩子,哪怕是遺腹子又怎樣?

見秦菲還痴痴地愣在那裡,秦慕年轉身離開,慢條斯理地將煲好的營養湯重新盛了一份,然後遞給了秦菲。

「即便你不想聽,我也要提醒你—現在懷有身孕,不適合奔跑和做些刺激的運動……」

秦菲一聽,險些被口中的靚湯嗆死,他哥說的刺激運動該不會是指她誤闖男廁所的事情吧?

嗚嗚……秦慕年,你個壞傢伙!

你不在人家身後窮追不捨的話,我至於冒險闖進禁區嗎?

稍後秦菲在秦慕年的陪伴下做了產檢,值得慶幸的是一切指標都正常。

返回醫院停車場的路上,秦懷鈺打來電話說他完成了夏令營活動,已經坐上了回國的航班。

秦菲知道前段時間因為尋找東方玉卿的事情,秦慕年就耽誤了太多的工作,如今又跟著她一起來了廣州,心裡難免過意不去。

忍了好久,終於還是開了口,「哥,這邊都安頓好了,你要忙的話就先回去吧。」 正常而計,法相境一重的仙人估計能一招就秒殺金丹境九重的仙人。

也難怪當今世上法相境仙人數量會如此稀少。

金丹境仙人在整個皇朝當中都已經是屬於數量極為缺少的存在,但法相境更是少之又少。

據方昊天所知道的,現在也就蘇青鸞一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