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冰踩著這兩人頭顱幾下,覺得最近鬱結的氣實在是少了好多,剛抬來花轎的人她殺得太直接了。

玩累了,她隨手輕輕一點,只見原本平靜的湖面驟然起了圈圈漣漪,隨後那漣漪從她手指所點之處在水面四處蔓延。

半個呼吸不到,那兩個人就被這帶著靈氣的水流困在了水下,原本能夠透出水面,在卓冰的掌控下,他們已經動彈不得。

片刻,便沒有了聲響。

借著隨著水流飄動的船槳,卓冰輕輕一點,隨後側身,猶如清風一陣,再次落在了船身前方。

爺爺此時正緊靠在布簾後面,地上的紅花被他踩碎,小鳶被他護在身後。

這一刻,似乎原本佝僂的身子變得挺直。

他不能讓小鳶受到任何傷害,就算是豁出性命,也不能讓人再次搶奪走小鳶。

此時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卓冰為人做事從來都不衝動,所以等她將那搖船兩人解決之後,她並沒有急著往裡面去,而是遙遙站在船艄,對內里問道。

「敢問裡面是哪家的姑娘?」

聽到是女子聲音,躲在爺爺身後的小鳶突然將蓋頭掀開,爺爺的腳步挪動了一下,手中的船槳握得更緊。

因為害怕,他的手抖動不停,喉嚨里發出輕微的蠕動之聲。

沒有回答,卓冰蹙眉,綉帕掩嘴,又繼續客氣問道。

「我並無惡意,只是來救姑娘於水火之中,同時,希望姑娘能夠助我一臂之力,能夠將福小少爺給制服。」

料想裡面的人不會懂,卓冰又耐著性子繼續道:「福小少爺為人自私自利,自然不是好的良人,方才我聽那些抬花轎的人說了,姑娘是被強迫嫁給福小少爺的。

敢問內里的姑娘,可有此事?」

兩方沉默了一會兒,小鳶才沒有那麼害怕,捂住哆嗦著唇慢慢回答道。

「福小少爺用爺爺和白雲危險小鳶,小鳶也是沒有辦法。」

「白雲是何人?」

卓冰隱隱約約猜到了什麼,果然,小鳶遲疑了一下,害羞的咬唇輕聲回答道:「白雲是小鳶的青梅竹馬,也是小鳶最喜歡的人。」

「明白了。」

卓冰輕輕一笑,隨後又是腳下一頓,猶如夜間的鳥兒一樣,直接到了那布簾前。

這才說道:「若是姑娘信得過,請將這事交給我處理。」

布簾后的兩人遲疑了一會兒,爺爺最終將布簾掀開,率先走了出去,小鳶被他小心翼翼的護在身後。

果然,這女孩一身嫁衣,在月色下分外惹眼,半露出的小臉,滿是淚痕,在月光照耀下,星星點點。

可想而知,這女孩得是多悲傷絕望。

小鳶顫顫巍巍的望了前面的卓冰一眼,只看到她一身的華服,看樣子是一位貴婦人,再往四周望去時,卻不見方才搖船的兩人。

此處本就僻靜,方才那兩人的竊竊私語她和爺爺聽得清楚,只是沒有反駁而已。

因為他們無力反駁,也沒有辦法與之對抗,唯一默默承受,將痛苦放在心裡,將眼淚悄悄流出。

如此動作,卓冰自然知道她在找什麼,於是她側身過去,對著先前的方位遙遙一指,慢慢回答道。

「他們在河裡永遠沉睡了,再也無法說出那些讓人覺得噁心的輕浮下流言語!」

先前,卓冰本來是打算將這些人打暈的,但是,當她聽到那些污穢的言語之後,再也忍不住,直接將他們殺了。

抬轎的那些人也是,聽得卓冰憤怒的氣焰瞬間就上來了。 「……」

小鳶猛然抬頭,眼中帶著驚恐的色彩,遠遠的望著一臉雲淡風輕的卓冰,心中冰寒。

這人竟然將生死說得這麼簡單,如此看,必然是一個很可怕的人。

而且,這人還是女子!

卓冰見之,微微一笑,慢慢道:「其實當初你們聽到那些污濁的話語,也想殺掉他們吧,只是你們沒有那個能力做到而已。」

在她解決那兩人的之前,她感應到了內里的殺氣,很強,但是,卻沒有多少力量。

意識是殺不死人的,唯有武器和力量,才能將厭惡之人斬殺。

聞言,祖孫二人面面相覷,隨後默默點頭,確實,他們想這麼做,但是又不敢。

這麼做的後果,是無法估量的。

卓冰見他們竟然如此直接就承認了,心中終於覺得好了許多,於是爽朗笑道。

「如此,我算是幫了你們了。」

說完,她又從船艄之上躍下,到了距離兩人三步的地方,這才快速道。

「那麼,我就需要你們幫我一次了。」

「嗯?」

小鳶不是很明白,爺爺對如此厲害的女人也起了戒備之意,若是小鳶說錯話,那豈不是也要性命不保?

娘子,你可長點心吧 所以他一直將船槳橫在身前,將小鳶護在身後,不讓卓冰靠近。

他知道,或許這只是徒勞,卓冰應該是他見過最厲害的人了,連那兩個男人都不是她的對手。

腹黑總裁夜夜撩 側耳傾聽,他先前也沒有聽到任何多餘的聲音,除了落水聲與嗚咽聲。

卓冰卻絲毫不在意,憑藉自己的本事,這小小的船槳是不可能擋住她的!

「所以,你們不想救出那叫白雲的嗎?」

問完卓冰陰沉沉的一笑,繼續道:「我可是在剛才聽說,等小鳶姑娘你與福小少爺成婚之後,待你們將生米煮成熟飯,福小少爺可是要將白雲殺了呢。」

「啊–」

小鳶驚叫了一聲,身子一個不穩,晃動了一下,背脊撞擊在船身,惹得她一陣疼痛。

爺爺見之,也慌了,船槳落下,忙將小鳶攙扶住。

就算兩人動作劇烈,這船身也絲毫不搖晃,猶如在平地一般。

見小鳶要哭的樣子,著急到梨花帶雨,卓冰輕輕一笑,又繼續道。

「憑藉我的本事,想要救出白雲易如反掌,但是,這不是此行我來的目的。」

「求求夫人您救救白雲,白雲沒有任何武功,被福小少爺關起來了。」

小鳶聞言,心裡的防備瞬間轟塌,直接跪在地上,見孫女跪下祈求,爺爺也忙跪下,嘴裡支吾有聲,作揖打拱。

卓冰自然沒有想要攙扶起來他們的意思,見之,她便認真道:「若是你們願意配合我的話,只要白雲現在還活著,小鳶姑娘就一定能夠和他再見。」

「是,需要做什麼還請夫人吩咐!」

小鳶眼神堅毅,已經做好了一命換一命的打算,白雲是她喜歡的人,她當然想和他在一起,但是白雲也是因為她而受牽連的人,自然,她必須救出他!

「那好。」

卓冰微微一笑,非常滿意,隨後招手對小鳶道:「讓你爺爺上岸去等,我有事情需要你去做。」

「好。」

小鳶遲疑了一下,隨後默默點頭。

爺爺雖然不能說話,但是卻能聽見,望向小鳶的目光之中擔憂之色依然不減。

見之,卓冰輕笑道:「老人家放心,我不會對小鳶姑娘如何的,只需要她幫忙而已。」

「嗚嗚–」

爺爺手舞足蹈,心中著急,卻什麼都表達不清楚。

「爺爺,現在時間不多了,您先下去吧,小鳶沒事的。」

小鳶朝著爺爺一笑,爺爺遲疑了一下,默默點頭,隨後慢慢下了船去,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將那帶著水的船槳握在了手中。

見他走遠,卓冰這才轉身,道:「將你轉身衣服給我。」

能夠接近福小少爺身邊的唯有今晚的新娘,所以,卓冰想用這個法子。

因為有蓋頭的遮蓋,在之前,別人是不知道新娘已經換人了的。

兩人進入船身內里,開始準備,將一切準備好了之後,卓冰吩咐小鳶直接將船劃過去,先回去收拾行李,然後在白雲家去等候消息。

白雲與她家正好隔著一座山頭,兩人有一條秘密的道路,能夠不通過大路而快速見面。

這條路,小鳶將其告訴了卓冰。

一切準備妥當,卓冰穿著嫁衣出來,一躍上岸,幾個龜蝸訣發動,直接到了爺爺身邊。

等卓冰到身邊,爺爺這才醒悟起,獃獃的望著卓冰,臉色將其難看。

見之,卓冰溫和一笑,忙說道:「老人家不必擔心,我已經讓小鳶回去了,待會兒您只需要將我送到福小少爺宅院之外,您便回去,與小鳶匯合。」

爺爺雖然不能說,但是能聽見,也能明白,這是小鳶在離開之前說的。

「其它的事情就交給我,放心,在天亮之前,白雲一定會與你們匯合的。隨後你們便繞道去銅錢鎮,進銅錢門,將這個東西交給弟子,說要見掌門。

將這裡的事情告訴楊悲風,他會妥善安排你們的。」

說著,卓冰將頭上的一枝細小的朱釵取下,遞給爺爺,繼續道。

「這東西收好,短時間內,別出銅錢門,現在落城亂。等局勢穩定,若是你們想離開銅錢門,之後讓楊悲風安排就是。」

爺爺心中遲疑,落城的大人物的名字他都知道,並且還知道楊悲風就是銅錢門的掌門,而這女人,看她說話的樣子,絲毫沒有什麼尊敬之意,反而很隨意。

看樣子,她與銅錢門掌門交情匪淺。

若不是如此,還沒有多少人可以直接直呼掌門名字,銅錢門再小,也是一個門派。

「拿著。」

見他似乎不收,卓冰直接塞了朱釵在爺爺手中,隨後從袖中拿出一個錢袋,一併交給爺爺,繼續道。

「明天天亮你們就趕路,因為我還有事情做,所以不能護送你們,你們一路小心。」

「嗚嗚–呀呀–」

爺爺手舞足蹈,看樣子是想拒絕卓冰的好意,她能夠將孫女救回,讓小鳶和白雲在一起,他就已經很感激了。

如今又是給他們安排藏身之所,又是給這麼多銀兩,如此厚恩他又怎麼敢承受! 「這是你們幫我的一點謝禮,當然,也不能讓你們白白住進銅錢門,在你們離開銅錢門之前,你與白云為仆,小鳶做丫鬟。」

貧窮的人,也是有尊嚴的,她之前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那些人的嘴臉,她已經看到厭惡。

「呼呼–」

爺爺喉嚨翻滾著,想說很多話,卻說不出來,瞬間,他便直接下跪在卓冰面前,又開始作揖打拱。

卓冰扶額,一面往前面走一面快速道:「時間已經不多,再耽誤下去,估計事情就不成了,我們快去。」

「啊啊–」

爺爺語氣歡快了許多,撐著膝蓋,慢慢站起,隨後跟在卓冰身後。

卓冰已經往前去了,爺爺心中百轉千回,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已經拿定主意,今生就算是做牛做馬也要報答卓冰的恩情。

佝僂的他,腳程緩慢許多,等他慢慢跟上卓冰時,此時的卓冰正站在亂石之上。

在旁邊,那火紅的花轎斜斜的掛在旁邊山壁的一邊,那裡正好有一個大豁口,天然豁口下,是一個傾斜的大洞,猶如一口扁扁的井口一般。

就在之前,卓冰將那四個抬腳的人的屍體一腳踹入了下面去,且將花轎掛在崖邊,做出意外的樣子。

草叢裡,媒婆沉沉躺在那裡,猶如死豬一般,不到明天下午,估計是醒不來了。

那個時候,卓冰他們的事情已經完成。

這媒婆雖然長得肥胖,而且難看,但是剛才卻訓斥了那四個抬轎之人,也是因為這個,卓冰才留下她一條性命。

感應到爺爺過來,卓冰轉身,認真吩咐道:「待會兒你就在那邊等著白雲回來,在天亮之前,你們一定要離開這裡。」

「嗚嗚–」

爺爺重重的點頭,卓冰將視線落在他的身前,而此時,他才發現自己竟然一直緊緊握著船槳。

那斜著的花轎,加上先前卓冰的作為,爺爺大概已經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啪嗒–」一聲,爺爺順手將船槳扔在了草叢之中去,船槳滾落了幾下,隨後便不見了。

「走!」

卓冰說著,隨後提著裙子往前面去,爺爺隨後跟著,寸步不離。

月亮高懸,卓冰站在山巒高處,看向熱鬧非凡的福小少爺府邸,臉上帶著冰寒的殺意。

爺爺在她身後三步遠,也能清楚感覺到這女子身上所散發的冰寒之氣,忍不住哆嗦一聲,又差點跪下。

年輕的女子,竟然這般厲害,簡直就是天神下凡!

紅衣飄動,卓冰將蓋頭蓋下,隨後手中拋出一根紅菱,一頭在她手裡,一頭在爺爺手裡。

當爺爺接過,卓冰冰冷而認真的話音慢慢傳來,將整個黑夜劃破。

「帶路!」

爺爺哆嗦了一下,忙轉身,牽著紅菱顫顫巍巍的開始在前面帶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