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布充耳不聞,無視姬湘君的要求,姬湘君在火光中看到蘇韜,朝交火最激烈的地方沖了過去。

她突然淚水橫流,蘇韜這一刻的背影,突然變得高大起來,彷彿在內心深處給她重重一拳,徹底地感動了她。

蘇韜貼著一個遮掩物坐下,雅各布的兩名手下,拿著雙*筒獵槍,嚇唬嚇唬動物還行,在這群經過專業訓練的入侵者面前就只能是挨打的份兒,他們嚇得面無人色,還沒等對方開槍,就扔掉了獵槍,然後轉身逃跑,只可惜入侵者沒有給他們機會,子彈精準地集中他們的胸膛,營地里頓時又多了兩具屍體。

「記住,塔立吉克人可以隨便殺,但華夏人要全部留活口。」瑞恩用沙啞低沉的聲音命令道。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醫療隊的志願者們被趕到空地集中關押,戰士們將地上的塔立吉克人全部堆到一起,然後澆上汽油,將屍體全部焚毀。

入侵者們倒也沒有趕盡殺絕,安排人抓到了村長海恩斯,然後讓村民們準備離開村莊。

廖華實和肖瑜被綁在一起,肖瑜的性格比較剛烈,反抗的時候咬了一個大兵,被重重地扇了幾記耳光在,牙齒被打掉好幾顆,面頰高高的腫起,眼鏡如同蜘蛛網一樣皸裂,看上去很狼狽。

「沒想到這次醫療援助行動這麼危險!」肖瑜搖頭苦笑道,「我這輩子也算沒白活,原來世界是這麼的殘酷,電影里的那些畫面,比起我現在的經歷弱爆了。」

廖華實見肖瑜還有心情開玩笑,鬱悶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醫療援助隊的志願者們重傷的有幾人,大部分都是輕傷,從這群入侵者的態度來看,他們並不打算傷害自己的性命,至於原因,廖華實也能猜出一些,恐怕是想將他們當成人質,賣一個好價錢。

肖瑜見村民們被集中起來,看樣子是要離開塔里村,他皺眉道:「這群暴徒究竟想打算做什麼?」

廖華實面色鐵青,重重地嘆了口氣,分析道:「看這些人的樣貌和體型不太像是塔立吉克人,因此我分析這群入侵者並非是武裝分子,而是一群雇傭兵。我聽蘇韜說過,之前塔立吉克一名特工受到神秘傭兵組織的攻擊,聯繫起來看,這可能是同一群人。」

肖瑜張大嘴巴,難以置通道:「這還是特么的醫療援助嗎?明明就是一個驚天陰謀。」

「怎麼,你後悔了?」廖華實笑問。

「我才不會後悔呢,我只是覺得無能為力,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原來這麼渺小。」肖瑜蕭索地嘆氣道。

廖華實也是鬱悶道:「我只是覺得辜負了一個好姑娘。或許沒了我,喬雪能夠找到一個更適合她的男人,然後幸福安逸地度過餘下的時光。」

「真受不了你,搞得你像是個情聖一樣。」肖瑜沒好氣地白了廖華實一眼,「對方好像在找蘇專家,他運氣不錯,沒有落到這些人的手中。」

廖華實很嚴肅地點了點頭,「如果蘇專家能逃出去,他肯定會想法設法幫我們找到脫困的辦法。」

肖瑜突然想到一件事,臉上露出驚愕之色,沉聲道:「我大概明白這群入侵者為何將那些村民聚集起來了。他們是打算將村民趕到疫區之外……」

廖華實眼中閃過一道凝重之色,苦笑道:「他們是打算讓疫情蔓延開來,這是打算讓塔立吉克徹底陷入混亂和恐慌之中,還真夠歹毒的。」

肖瑜也看明白了其中的玄機,「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個陰謀,從釋放那名的女村民返回塔里村開始,便有一雙幕後黑手導演一切。」

其實仔細一想,也是挺蹊蹺,染上病毒的女村民怎麼可能獨自逃脫呢?除非對方故意讓她離開。

廖華實嘆了口氣,沉聲道:「我們現在還沒有研究出治療塔里病毒的辦法,安德森教授雖然水平很高,是病毒學頂尖人物,但時間這麼緊急,他不可能這麼快就能研製出抗毒藥劑。塔立吉克不出意外將會遭遇史無前例的危機。」

肖瑜眼中露出憤怒之色,「野心家的陰謀,受害者都是平民,實在太讓人憤怒了。」

廖華實自嘲地笑了笑,「現在我們是自顧不暇,無能為力了。」

剛剛收割完畢的戰士們稍微有點放鬆警惕,取出了乾糧,三五成群地聊天,補充能量。

蘇韜悄悄尾隨著那個首領,藏在暗處,見塔里村民被入侵者趕到村外,上了好幾輛卡車,這幾輛卡車沒有朝同一個方向行駛,而是從東西南北各駛出一輛,蘇韜瞬間就知道這幫人的目的,他們是打算要將塔里病毒向塔立吉克的各個城市蔓延。

首領瑞恩給尤金撥通電話,語氣忐忑地彙報道:「雖然我們順利地佔領了塔里村,但讓人很失望的是,沒有找到蘇韜。我們審訊了好幾個華夏人,他們都不知道蘇韜在哪裡。只能說他的運氣不錯,逃脫了我們的追查。」

尤金皺起眉頭,沉聲道:「一群蠢貨,我難道沒有提醒你嗎?抓住蘇韜,那是重中之重。」

瑞恩連忙解釋道:「雖然沒抓到蘇韜,但我們還抓了其他華夏人。這群人質應該能和華夏政府好好討價還價,然後賣個好價錢。」

尤金被瑞恩的短視氣得無語,他異常嚴厲地命令道,「蘇韜還有其他價值,他對於組織的意義重大,就算是將塔里村翻個底朝天,你們也要將他給我找出來。」

瑞恩感受到了尤金的憤怒,鼻尖冒出細密的汗珠,異常認真地說道:「請您放心,我這就去安排人搜尋他的所在。塔里村的要道口都被我們封鎖,他插翅難逃。」

尤金語氣低沉地說道:「我們之所以提前實施塔里病毒計劃,是因為得到消息,華夏軍方已經出動海軍以及特戰人員朝塔立吉克進發。在華夏軍方到來之前,我們必須得趕緊將種子安排在計劃指定地點。」

瑞恩連忙點頭,沉聲道:「放心吧,我們剛才已經將幾十名染上病毒的村民送上了卡車,送往塔立吉克幾個重要城市。以塔里病毒的傳播速度,明天將會出現範圍疫情,塔立吉克將陷入困境,到時候武裝組織將擁有掀翻現有政權的機會。我們的任務也就順利完成了。」

尤金微微頷首,瑞恩的智商雖然有所欠缺,但執行力還是很不錯的。這是尤金選擇手下的風格,他不需要自己的手下多聰明,關鍵是要足夠忠誠,能一絲不苟地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務。

尤金掛斷瑞恩的電話,撥通了自己上級的手機號碼,小心翼翼地彙報道:「大人,塔里病毒計劃已經開始實施。不過,我們並沒有找到蘇韜,請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儘快找到他的。」

那名大人沉默片刻,低聲道:「你應該知道蘇韜對組織的重要性,如果我們之前得到的情報屬實,他掌握了長壽之秘,那意味著將對我們的終極計劃形成巨大的威脅。」

尤金連忙沉聲道:「還請您放心,為了組織的榮耀和未來,我一定會找到他,然後找出他掌握的核心技術。」

大人輕輕地嗯了一聲,提醒道:「從我們得到的情報綜合分析來看,他並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他極有可能與華夏的暗面組織烽火存在密切的聯繫。烽火組的傳聞,你應該有所耳聞,這多年來,組織無法完全滲透到華夏,絕大部分是因為烽火組的存在。尤其是烽火組的火神,是一個神秘莫測的智者,我們不能大意。」

尤金道:「謝謝您的忠告,不過也請您相信我們自身的實力和底蘊,絕對不會輸給烽火組。」

掛斷大人的電話之後,尤金掏出了一個打火機,他並沒有抽煙或者雪茄,而是不停地打開打火機的金色帽蓋,發出「叮叮叮」的清脆撞擊聲,這是尤金思考問題的習慣。

……

蘇韜用黑色的泥土染黑了自己面龐,悄無聲息地跟隨著瑞恩。擒賊先擒王,雖然自己的身手不錯,但想要解決此次塔立吉克的危機,必須要從瑞恩下手。

蘇韜趴在一個小溝里,等待一隊人馬從頭頂經過,當走在最後面的瑞恩出現,他猛然出手,將其拉進小溝旁邊的灌木叢里。

瑞恩戰鬥經驗豐富,顯然沒有那麼好對付,他在掙扎的同時,想要大聲呼救,但突然發現喉嚨下方的一個位置發麻,以至於根本無法發出聲音,蘇韜用點穴的手法,讓瑞恩暫時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蘇韜發現低估了瑞恩,他的蠻力非常大,竟然掰開了自己的手臂,然後掏出了一把匕首,朝蘇韜的脖子迅速抹了過來。蘇韜嗅到了死亡氣息,下意識地鬆開瑞恩,瑞恩如同一隻獵豹,彎腰瞪著蘇韜,眼中充滿了殺戮和驚喜之色。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瑞恩藉助暗淡的月光,發現攻擊自己的竟然是找了這麼久的蘇韜。

瑞恩內心狂喜,蘇韜也夠愚蠢的,竟然主動攻擊自己,瑞恩曾經獲得過歐洲最慘烈的西班牙地下拳場的金腰帶,隨後被組織吸納之後,在各種複雜的戰場上磨礪,練就了一身過硬的實戰格鬥技能。

蘇韜不敢大意,因為瑞恩剛才掙脫自己束縛的動作,說明了瑞恩不是雜魚,蘇韜瞬間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燕無盡的兒子燕隼,瑞恩身上的氣息和燕隼非常相似,他們的所有動作,都是為了在戰場上存活,用最直接的方法殺死敵人。

瑞恩將匕首含在了口中,朝蘇韜慢慢逼近,突然一個加速,瞬間就到了蘇韜的面前。

「好快!」蘇韜還沒有反應過來,腹部就被瑞恩的鐵拳擊中,本能地弓起了腰身。

原本走遠的那群戰士,有人發現不對勁,大聲叫道,「首領呢?首領不見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走在前面,發現不對勁的戰士,大喊大叫,瘋狂地朝灌木叢方向狂奔而來。

蘇韜第一反應是要逃,但瑞恩比想象中要難纏,他的匕首好幾次準確地隔開了蘇韜的皮膚,鮮血滲透出衣服,蘇韜只覺得火辣辣的疼痛。

事到如今,也只能咬牙堅持。蘇韜揮拳開始加速,這讓瑞恩感覺到吃驚,因為按照自己的分析,蘇韜流了這麼多血,理應會出現體力消耗,莫非蘇韜有什麼提升戰鬥力的神秘辦法?

瑞恩冷笑,他還是按照自己的策略,慢慢消耗蘇韜,每當蘇韜身上多一道傷口,蘇韜的體力就會加速流失,蘇韜並不是機器人,當血流到一定的程度,自然而然會出現疲態,現在蘇韜的反應,有點強弩之末的感覺。

瑞恩不愧是戰鬥高手,他看破了蘇韜的心態。

蘇韜開始瘋狂的進攻,瑞恩更加耐心地防守,匕首不一會兒在蘇韜的胸口又多留下幾道狹長的傷口。

匕首是開過血槽的,一把沒有血槽的刀刺入人體后,如果不拔出來,暫時不會導致大出血,搶救及時還可以生還。有血槽的刀具刺入后,會順著血槽向外冒血甚至噴血,導致迅速大量失血致死。

蘇韜突然覺得不對勁,他一個翻滾,落腳的地方已經挨了一串子彈,情況變得越來越危機,自己沒能在第一時間幹掉瑞恩,瑞恩的手下卻已經趕到。

蘇韜臉上露出苦笑,難道自己真的要命喪此處了嗎?

瑞恩沖著趕來的手下,怒吼了一聲,「馬蒂,你們難道想打死我嗎?」

剛才瑞恩和蘇韜一直在貼身肉搏,所以如果手下稍微手抖一下,就可能打中瑞恩了。

「都別開槍,要抓活口。」瑞恩稍作調整,朝蘇韜再次撲了過來。

蘇韜見那些手下收起了槍,站在外圍觀戰,稍微放心,沒有了子彈的威脅,他或許還有幾分勝算。

瑞恩沒有給蘇韜太多喘息的機會,匕首帶著寒光眨眼便來到面前。蘇韜一個旱地拔蔥,驚險躲過這必殺一擊,在電光火石之間,他揮出一拳,擊中瑞恩的胸口,將他打退。

瑞恩感覺胸口發麻,心臟如同被電流擊中一般。

他對蘇韜的實力有全新的認識,他曾經在地下拳場遇見過華夏國術高手,蘇韜的實力比那個傢伙要強太多,不僅身體柔韌性很高,拳頭打在人身上,會有種非常難受的古怪感覺。後來瑞恩才知道,華夏國術有一種叫做內家拳,可以由內而外傷人。

瑞恩發現自己要生擒蘇韜,是一個愚蠢的決定,不過,蘇韜也激起了他當年在地下拳場的血性。瑞恩啊啊大叫兩聲,朝蘇韜瘋狂地開始攻擊。

瑞恩的拳速驚人,每一拳力量十足,蘇韜用胳膊格擋,有種被巨大的石塊砸中的錯覺,他只能節節敗退,藉助靈活的步伐,在灌木之間躲閃,瑞恩有種一力降十會的決心,拳頭橫掃在手臂粗的樹上,直接將樹榦打折。

無敵抽獎系統 「愚蠢的傢伙,趕緊束手就擒吧。」瑞恩瘋狂大笑,覺得蘇韜內心應該很崩潰,原本想伏擊自己,沒想到現在如同喪家之犬,被自己攆著跑。

蘇韜聽不懂瑞恩在說什麼,不過他從瑞恩的囂張態度里看出了輕蔑之意,嘴角浮現出冷笑。

「啊!」瑞恩的笑聲戛然而止,慌亂地倒退數步,捏住了自己的拳頭。

蘇韜暗嘆了口氣,瑞恩終於意識到不對勁,自己在和瑞恩貼身肉搏的過程中,一直在用銀針刺入他身上的穴位,直到剛才最後一針刺入瑞恩的手臂,瑞恩終於有了反應。

瑞恩感覺到全身上下酸麻無比,手臂也失去知覺,綿軟地垂下,「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是巫術嗎?」

瑞恩知道蘇韜是一名中醫,中醫在很多人眼中跟巫師很相似,瑞恩以為自己中了什麼詛咒。

蘇韜雖不知瑞恩在說什麼,但他算是鬆了口氣。

若是論實力,瑞恩是和劉建偉一個級別的實戰大師,硬碰硬地生死相博,蘇韜不是瑞恩的對手。但蘇韜不僅會武術,而且會醫術,他利用自己對人體的了解,在戰鬥過程中,用針刺穴位的辦法,封住了瑞恩的經脈,讓他最終失去了戰鬥力。

儘管瑞恩失去戰鬥力,但危機並沒有因此解決,見瑞恩如同爛泥一樣,躺在地上,瑞恩的那些手下朝蘇韜開始沖了過來。

蘇韜只能不斷後退,大量失血讓他有點頭暈,但求生的意識告訴自己,一定要繼續奔跑,這樣才有機會等待支援到來。

黑暗中,蘇韜如同矯健的靈猴,掠過一道三米寬的河流,他在地上滾了數米,感覺有點力竭。身後的追兵沒有蘇韜的爆發力,準備趟水過河,蘇韜稍作調整,繼續往前走,突然不遠處出現一個黑影,他正準備主動攻擊,發現竟然是雅各布。

雅各布見蘇韜渾身浴血,震驚無比,準備扶住蘇韜,蘇韜搖了搖頭,做了個手勢,意思是趕緊離開這裡。

雅各布對這裡很熟悉,帶著蘇韜穿過布滿荊棘的隱藏小道,蘇韜有點意外,因為雅各布雖然一條腿被自己打傷,但行動竟然一點不笨重。

暫時躲掉了後面的追兵。在一個洞穴,蘇韜見到了姬湘君。姬湘君見蘇韜虛弱無比,淚水瞬間就流了出來,「你沒事吧?」

蘇韜搖了搖頭,道:「儘管這裡很隱蔽,但對方肯定會順著血跡追過來,這裡不能久留。」

雅各布做了個手勢,指了指天空,蘇韜明白他的意思,要繼續往山上逃跑。

三人稍作休息,又開始逃跑之旅。

這群入侵者花費大半的兵力搜山,卻並沒有想到山下的臨時營地駐守的兵力會出現不足。

孫靜身後跟著組員來到營地的外圍,發現遲到一步,營地的帳篷全部被砸爛,所有的志願者集中在空地上看守。

「組長,在這些人中好像沒看到目標。」旁邊一名組員低聲說道。

孫靜皺了皺眉,保護蘇韜的安危是重中之重,他深吸一口氣,「可能被單獨關押在什麼地方,先解救這些人質,然後進行下一步行動。」

觀察員放下瞭望遠鏡,提醒道:「營地這邊共有三十多名傭兵,從他們的武器來分析,應該是來自Y國的雇傭兵,接受過良好的戰術訓練,他們入侵塔里村之後,好像對村民進行過屠殺,在村西焚燒了屍體。」

孫靜冷笑道:「兄弟們,趕緊行動吧,對付這群殘忍的劊子手,要以暴制暴!」

孫靜是一名狙擊手,他做了個手勢,觀察員跟在他身後,兩人很快找到了一個視野不錯的高地,孫靜打開搶盒,用眼花繚亂的手法,迅速拼好了自己的狙擊步槍,然後架在了觀察員的後背上,觀察員拿著夜視望遠鏡,道:「九點鐘方向,有兩名傭兵,他們是看守志願者最主要的戰鬥力,只要先解決掉他們,志願者就不會受到傷害。」

孫靜捏著通訊器,與其他組員淡淡道:「還是老規矩,第一槍是空槍,也是信號!」

言畢,他將手指扣在扳機上,瞄準的其中一名傭兵,觀察員感覺到肩膀震動了一下,子彈就飛了出去,準確擊中一名傭兵的帽檐,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又是一枚子彈將他打得滿臉開花,登時倒地身亡。

遭遇突然襲擊后的營地頓時亂作一團,孫靜組雖然人數不多,但卻營造出了一種包圍圈的態勢,這就是經過專業訓練的精銳,與魚腩部隊的差距。

儘管這群入侵者也受過良好的訓練,但與常年在境外執行高難度任務的孫靜組相比,還是有著顯著的戰術差距。

傭兵們猝不及防,迅速被放倒了四五人,剩下的傭兵慌忙地尋找掩體,朝子彈飛來的方向回擊亂射,雖然漫無目的,但也對孫靜組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孫靜站在高處,他沒有再開槍,因為知道對方肯定是有狙擊手,如果自己現在茫無目的開槍,肯定會引起狙擊手的注意。

突然通訊器里傳來慘呼聲,一名隊員罵罵咧咧道:「奶奶的,對面果然藏著狙擊手,只可惜槍法不是特別准,再偏幾公分,我必死無疑。」

旁邊的戰友將隊員擋在身後,開始當場給他止血包紮。

孫靜迅速下達指示,「大家不要輕舉妄動,等我幹掉了藏在暗處的狙擊手,你們再繼續執行任務。」說完之後,孫靜在觀察員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兩下,沉聲道:「找到敵人在哪裡了嗎?」

「沒找到!」觀察員懊惱地說道,他還是個新人,加入孫靜組沒有多長時間。

孫靜並不著急,耐心地指導:「雖然對方藏得很隱蔽,通過望遠鏡也看不見,但如果靜下心,用大腦來推理,能夠迅速找到對方的位置。如果我是對面的狙擊手,肯定會找一個高地,現在營地周圍除了我們這裡,還有三處高地,不出意外,他就藏在其中一處。」

觀察員朝孫靜提示的三個方向用望遠鏡觀察一番,驚喜地說道:「在西北角的大樹上。」

觀察員的話音剛落,孫靜已經扣動扳機,隨後一個人影從樹梢墜落,重重地砸在地上。 戰鬥震驚了醫療援助隊的志願者們,也讓塔里村的村民們感到意外。

村民們第一反應是,難道是塔立吉克的政府軍到來,救援他們了?

不過,當一個個華夏面孔的戰士出現在面前,他們的心情頗不是滋味,華夏國的軍人先到一步!

一個個穿著綠色軍裝的華夏勇士出現,他們手裡拿著活力十足的武器,開始掃射那些入侵者。入侵者們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囂張氣焰,一個個痛苦地哀嚎,陷入絕望之中。

戰鬥只進行了不到五分鐘,留守在營地的入侵者就全軍覆滅了。至於搜山的那些入侵者只能放棄繼續搜索蘇韜的蹤跡,紛紛趕回營地。

不過,隨後趕來支援的入侵者,也不是孫靜組的對手,爆豆般的槍聲此起彼伏,一個又一個的暴徒倒地不起,塔里村的村民們也拿起了槍,他們想起不久前被這群惡徒殺死的親人,心中充滿了怒火。

孫靜見大勢已定,來到志願者隊伍中,「我們來自華夏,奉命對你們實施救援。」

廖華實這才從激烈的槍火中回過神來,朝孫靜走了過去,感動地說道:「我是醫療援助隊的隊長廖華實,還請你們趕緊行動,去救援蘇韜專家。他是我們的核心和靈魂,誰都可以犧牲,唯獨他不可以。」

孫靜有點意外,沒想到蘇韜在這群人的心目中地位這麼高,他很嚴肅地說道:「請你放心,我們立即會實施營救。」言畢,他朝觀察員招了招手,湊到他耳邊吩咐幾句。

觀察員會意,點了點頭,找了個俘虜,聲色俱厲地審訊一番,然後走到孫靜身邊,低聲彙報道:「頭兒,我問出蘇韜的下落了,他在後山上,後面支援的那隊人,原本是去搜他的。」

總裁嬌妻出逃中 孫靜自言自語地感慨道:「如果不是他們分散了兵力,我們還得花費一番功夫。」

他喊來三人,叮囑道:「你們趕緊上山,去找目標的下落。不過,你們要稍微謹慎一點,以免山上還有敵人殘餘。」

「是!」 腹黑總裁的小嬌妻:你好,顧芷 三人接到孫靜的安排,迅速朝後山進發。

剛剛沿著山路行走沒多久,突然發現前方有動靜,三人端著槍潛伏在暗處,卻見兩男一女小心翼翼地下山,正是蘇韜、姬湘君和雅各布。

雖然在山上,但蘇韜一直關注著營地的動靜,聽到那邊傳來細密的槍聲,再加上追蹤自己的敵人全部消失不見,蘇韜瞬間就明白,自己的援兵到了。

不過,當三名孫靜組的隊員,突然從草叢裡跳出來,還是將蘇韜差點嚇尿了。

「我們奉孫組長的命令,來接你們下山。」其中一名矮個子隊員彙報道。

蘇韜有點疲憊,長舒一口氣,「下面的情況如何了?」

矮個子隊員道:「全殲對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