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大家在書評區踴躍發言,留下你們的足跡,截止到7月10號晚上12點,我將會根據評論的讀者個數確定爆多少章(注意是讀者個數不是評論個數哦)每二十個加更一章。

&nb評論又不要錢,而且還能增添在下寫作的動力,何樂而不為呢?不要讓我覺得你們是心疼我幫我省勁哈~

&nb這是你們大家的場子,交給你們嘍!截止至7月10號晚上12點,開始!

&nb哦對了,最近天氣多變,出門記得帶傘。

&nb各位,早點休息吧,晚安~o(n_n)o(未完待續。) 但是在王偉的堅持下,三人也在哪裡靜靜的看著。

轉眼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只有王偉還是一直在期盼著,其他三人已經斷定是王偉的幻覺了。

就在他們要移開目光勸回王偉時,毛氏老大驚呼到。

「動了,真的動了。」

是的,李清也看到了,明浩的胸輕輕的動了一下,一絲空氣被吸進了明浩的體內。

「哈哈哈哈」

此時,在遙遠的迷霧森林中發生一件奇怪的事情。

原本遮天蔽日,佔領死亡之窟洞口的吸血蝙蝠都消失了,被一顆奇異的巨樹消滅的。

而這顆巨樹擁有無比龐大的生命力,這股生命力對魔獸有著無限的好處,只要經常在巨樹氣息的籠罩下,魔獸進階這個千古難遇的事情都變得可能了起來。

所以周圍大部分的魔獸都遷徙了過來。

說也奇怪。

原本暴躁的魔獸在巨樹氣息的引導下,竟然靜了下來,每天只是在巨樹籠罩的範圍那遊盪,就算一些肉食魔獸,也不會因為飢餓隨意攻擊弱小的魔獸,而是每隔一段時間出去覓食,就算一些敵對的魔獸,每次見面也是十分和諧。

慢慢的更多魔獸被吸引了過來,甚至一些十分強大的魔獸也沒有能夠抗拒住這股氣息的吸引。

這顆巨樹已經生長到五十米左右的高度,在魔獸森林可以算是一個巨無霸的存在了,粗壯的樹榦上生長著茂密的枝葉,一些會爬樹的魔獸在它身上爬來爬去互相嬉戲著,周圍因為吸血蝙蝠已經荒蕪的大地上,也奇迹般的恢復了,綠油油的青草,五顏六色的花朵慢慢生長出來,隨著微風的吹拂,陣陣花香瀰漫在空中,真是一處世外桃源啊。

但是巨樹十分奇特,他竟然有兩個空洞洞的眼睛,和一個能裂開的嘴巴,每日巨樹看著四周快樂的魔獸,也是十分開心,不時的還分出一些枝杈和魔獸們玩鬧。

沒錯,這就是小樹。

當時公孫戰天所給的尊級晶核小樹並沒有吸收完畢,只是感受到吸血蝙蝠這一天敵,終止吸收出來救了明浩。

待它消滅吸血蝙蝠后,發現明浩不見了,不過它能夠感受到明浩的氣息,明浩還活著,所以他就地紮根,等待著明浩回來,在它紮根后,憑藉龐大的生命力,恢復了此地的生機,還吸引了無數的魔獸到來,每天陪它玩耍,它現在是十分開心啊,小樹也在這些天里吸收完尊級晶核所有的力量,順利的升級為七階上位,距離王階只差一線之隔。

不過今天不一樣了。

正在陪著魔獸玩鬧的小樹突然僵直了,在那些魔獸疑惑的目光下,小樹瘋狂的擺動,強大的生命氣息從它身上傳出,甚至有些生命之氣已經凝聚成乳白色中透著一絲綠色的液體。

這個是最純正的生命力啊,如果是平時,魔獸們一定會趕過來吸收,可是此時,沒有一隻魔獸多向液體望上一眼,他們感受到了小樹的痛苦和暴躁,激起了魔獸們的凶性。

雖然他們不知道是什麼讓小樹如此痛苦,但是,就算是神級魔獸敢來傷害小樹,它們也會為了保護小樹殊死一戰的,特別是小樹樹冠處兩個一尺多長的老鼠,他們是這些魔獸中最為強大的存在,尊級魔獸,噬天鼠。

強大的威壓從兩隻噬天鼠身上傳來,在魔獸森林這一方天地它們本就是霸主的存在,在感受到小樹生命氣息的重要時,它們就搬遷而過,每天開開心心的生活著,無比滿足,可是現在被它們奉若神靈的小樹竟然受到了傷害,天理不容啊。

可是它們不知道的是,小樹是因為明浩而暴怒的。

明浩雖然感受不到小樹的狀況,但是小樹憑藉強大的生命力,能夠通過契約無時無刻不在感受著明浩的身體,明浩每次使用血爆時,小樹都會分出一絲本源的生命力,來幫助明浩,這也是明浩每次使用血爆后並沒有遭到強大反噬的原因。

可是,今天,小樹感受到了什麼,感受到了明浩就要死亡了。

這怎麼能不讓小樹痛苦。

小樹瘋狂的分泌著生命力,把它們凝聚成液體,再通過小樹一族特殊的方法,利用契約來保住明浩最後一口氣,可是現在距離太遠了,就算小樹生命力多麼神奇,也沒有辦法救活明浩啊。

瘋狂中的小樹已經傷到自己的核心了,但是小樹毫不理會,一心只想著儘可能的幫助明浩存住那口氣,哪怕多存一會也是好的。

不過,感受到明浩就要死亡的不止是小樹。

還有小虎,神獸級別的九幽噬神虎。

小虎在明浩體內沉睡著,因為上次崔世強對它的傷害太重了,加上血契的反噬,小虎現在沒有辦法離開明浩的身體。

但是在明浩要死亡時,終於驚醒了小虎,要知道,它和小樹還不一樣,它可是血契啊,主死仆死的血契。

可惜小虎就算驚醒過來,也沒有辦法救已經彌留之際的明浩啊,雖然九幽噬神虎生命力同樣強大,但是它們主要是進行戰鬥。

好在,小樹瘋狂的爆發,終於在一個多時辰內存住了明浩那口氣。

也給了小虎機會。

在小虎得到的傳承記憶中,並沒有關於怎麼救人的,全部都是教它怎麼殺人。

小虎萬分焦急,不過,小虎還是想到了一個笨辦法。

那就是血契時,吸取他生命力時的感覺,小虎還是記得的。

小虎一邊回想著當時的感覺,一邊把自己的生命力渡給明浩。

只是,這樣的做法浪費太多,片刻,小虎大部分的生命力都渡給了明浩,可惜還是不夠,小虎原本還剩萬年的壽命,可以讓它從容的等血脈力量把它自動進化為神級的,可是現在小虎只剩下不足兩千年的壽命了。

好在,經過小虎和小樹的幫助,明浩已經得到控制。

小虎再次渡過去的生命力不在過度浪費了,消耗速度也是慢了下來。

轉眼一個時辰過去了,也就是明浩被李清下葬的時候。

明浩終於被救了回來。

但是此時的小虎已經只剩下不足五十年的壽命了,只差一點點就前功盡棄了,身在魔獸森林的小樹也沒有好到哪去,現在的小樹身上的生命氣息微弱無比,失去它氣息的籠罩,聚過來的魔獸也漸漸變的兇狠起來,如果不是兩隻噬天鼠壓制著,可能現在已經血海一片,廝殺了起來。 當皇家海軍的堅船利炮碰上只有幾條小破船的海盜,那將是一場無情的碾壓,只用了不過兩天的功夫,他們就在茫茫大海上找到了海盜並全部殲滅。

之後,在傍晚時分,也就是鄭飛坐在山坡上調戲布蘭妮的那陣子,他們航行來到島上,從留守在牧場里的刀盾兵口中得知,卡恩帶著所有的火槍手投矛手,全軍覆沒!

刀盾兵為什麼會知道這個消息呢?

因為,格蘭特。

格蘭特想搶得鄭飛的財富與地位,由於上次偷船未遂,整天被士兵監視到哪都有人跟著,他知道自己在這裡已經混不下去了。

他甚至想過趁著深夜,偷偷跑到島上的某一個角落藏起來,動手造一艘小船逃離這座島,那樣好歹還有自由。

那天鄭飛帶著部隊圍剿卡恩后,他獨自一人待在小屋裡就著豌豆喝悶酒,不經意的,他聽到斯嘉麗說,島嶼東北角的牧場還有數百名刀盾兵時,並且還將有強大的海軍靠岸!

一瞬間,他看到了曙光,邪念產生在腦海中后,根深蒂固。

逃出去!帶領敵軍幹掉鄭飛的軍隊!事成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拱手送給敵軍,他只要一樣東西——新大陸號。

他深信不疑,那幾麻袋寶貝肯定在船艙里!

……

夜幕之下,黎明將至,暗淡的天空放亮了一絲,鄭飛屏住呼吸,示意所有人都不要出聲,耐心等待。

在炮擊結束后大約五分鐘,他聽到了密集的腳步聲,雜亂匆忙且數量很多。

就在這時,對面的山崗上突然冒出一群人來,大約兩百個,他們跑到已經被炸成廢墟的大本營上,小心翼翼地張望四周。

叢林中。

「天吶……」聖地亞哥額頭上滲著冷汗,后怕道:「夥計,你怎麼知道我們要被轟炸的?」

「我不知道,我也沒想到敵人會來得這麼快,只是提前做好準備而已。」鄭飛呼出一口氣。

按照正常的速度來算,不吃不喝不休息,格蘭特帶著敵軍來到這裡也至少要到黎明,天蒙蒙亮的時候也是人最困的時候,最佳偷襲時間,由此鄭飛判斷,敵人很有可能會在黎明發動偷襲,如果沒有,他就帶著士兵們一直藏在叢林里,直到他們出現。

其實,他是讓斯嘉麗故意把消息放給格蘭特,利用格蘭特把這群人帶了過來。

葡萄牙皇家海軍主力艦隊,八十艘大型戰艦,戰鬥人員接近五千,每艘船上都配備了十幾門重火力艦載火炮,拆下來加在一起的話,那就是上千門火炮!

五千士兵,上千火炮,分佈在各個山坡上構築要塞,足夠控制小半個島嶼。

想硬拼,一點點勝算都沒有,更何況如果就這麼耗著,給敵人足夠的時間,他們一定會派人去葡萄牙本土再調更多軍隊來,到了那時候,就只有棄島逃跑一條路了。

而現在,情況就大不一樣了。

斯嘉麗靜靜地趴在鄭飛身邊,瞧著天逐漸放亮,那兩百個人還在廢墟上踱步,端著火槍畏首畏尾地觀望。

「還不動手嗎?」斯嘉麗緊緊攥著手中的匕首。

「不急,絕對不止這麼點。」鄭飛冷靜道,動了下身子。

在他們旁邊,聖地亞哥撇撇嘴,道:「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我好餓啊。」

「地上這麼多螞蟻,不要錢隨便吃,高蛋白。」調侃。

話音剛落,只聽一聲嘹亮的口哨。

隨即,腳步聲再次響起,這次很整齊,如同萬馬奔騰。

不一會兒,源源不斷地有身披鎧甲的士兵從山崗后冒出來,他們有的拿著火槍,有的拿著長矛軍刀,浩浩蕩蕩,用了好一陣子才列好隊,目測一下,大約四千人。

遠遠望去,鄭飛蹙了蹙眉頭,對斯嘉麗說:「你不是說有五千嗎?」

「他們得留些人看著船,那是他們的命根子。」斯嘉麗微微一笑,道:「看你的了。」

鄭飛笑了笑,拍了拍聖地亞哥的肩膀,吩咐道:「帶上炮兵和刀兵,繞過大本營,從兩百米外開始找,找到他們的炮兵后,用刀幹掉他們,速戰速決,記住千萬不要放槍。」

聖地亞哥轉了轉眼珠子,道:「然後讓我們的炮兵用他們的大炮,炸死他們的人是嗎?」

「難得你這麼聰明,快去吧!」

廢墟上,一名衣著華貴的軍官面對著數千士兵,用他那兇悍的目光從他們身上掠過,最後看向了格蘭特。

「你不是說,這裡有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么?為什麼我只看到了一堆廢墟?」不屑的語氣。

皇家海軍主力的老大,向來是那麼驕傲,更準確地來說,是狂妄自大。

火焰燃燒在倒塌的木屋上,跳動著不安分的火光,空氣中的硝煙味,是每個狂戰士的最愛。

至於這堆廢墟下壓著多少具屍體,他們完全不在乎,中世紀時期,大多數人還很蒙昧。

格蘭特垂著頭,內心忐忑不安,本來想著只要把鄭飛搞死就行,沒想到這夥人竟然調來了上千門火炮,把整個大本營都夷為平地,就連往日那些身穿長裙的可愛姑娘們,也全都沒了!

說實話他現在,對眼前這名軍官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恨意。

「你們……太強了。」他抬起頭,面無表情地說。

軍官滿意地揚起嘴角,對士兵們下令:「打掃戰場,拿走所有有用的東西,最重要的是找到那批黃金!黃金!」

「是!」整齊的吶喊,震人心魄。

「至於你。」軍官厭惡地看著格蘭特,倏然拔出重劍架在他的脖子上,道:「叛徒,我最討厭的就是叛徒。」

格蘭特愣了一下,惶恐道:「我幫了你們……」

「所以,你可以去死了。」軍官獰笑道。

然而他的聲音,淹沒在從遠處傳來的沉悶炮聲中。

「怎麼回事?」他怔了怔,仰頭望向那邊,士兵們也是。

趁著這功夫,格蘭特一把奪下他的劍閃身控制住他,恨恨道:「去死吧!」

誰成想,軍官沒求饒也沒呼救,而是驚恐地大吼一句:「趴下!」

【謝謝無名書友的萬賞,瞬間給我加滿96號汽油(*^__^*)】(。) 迷霧城李府一個極其華麗的房間內,聚齊了現在迷霧城最有權威的幾個人。

首先是迷霧城現在的城主李清,在當日大戰後,李清毫無懸念的成為了城主,這也是迷霧城所有居民盼望的事情,李清也沒有讓他們失望,當上城主的李清每日勤勤懇懇,絲毫不敢懈怠,勵志要讓迷霧城恢復往昔時光。

李清左手邊是身為副城主兼內政長官的王偉,王偉此人聰明能幹,但就是缺少一些血性,所以讓他總領內政也是最好的選擇。

其下是現在迷霧城將軍的毛氏兄弟。

毛氏兄弟現在統領著迷霧城所有的軍隊,原本張福手下的侍衛,去除糟粕后留下了精良的一批為骨幹,再加上島上一些熱血的青年,他們組建了一隻真正的軍隊。

張福此事讓他們驚醒,迷霧島雖然被大霧籠罩,但也不是世外桃源,李清張福等人能來,那些聽到島心石傳說的高手能來,誰敢保證以後不會有更強大的人過來,只有自己擁有的實力才是最根本的,所以他們請願自發組織成軍隊,受迷霧城的管轄,但是糧食軍餉全都不要,他們利用閑暇時或出海捕魚或屯田種地來養活自己,毛氏兄弟就是現在他們的將軍,李清是因為毛氏兄弟是迷霧島原居民中唯有的七階,讓他們帶領可以免去很多麻煩,並且毛氏兄弟也在傳授這他們鬥氣,沒有鬥氣的軍隊是不堪一擊的。

「一個月了,明浩兄弟什麼時候能醒啊,你這老頭到底行不行啊。」

毛氏老二比較浮躁的說道。

此時距離明浩受重傷已經過去一個月了,剛開始的三天,這四人不顧傷勢每天都陪伴著明浩身邊,但是迷霧城百廢待興,他們便每天輪流看守明浩,並且早上都會帶領郎中過來看望明浩。

「二弟,安靜,沒看到先生正在看病嗎。」

而毛氏老二口中的老頭就是迷霧島內最負盛名的郎中了。

郎中看著明浩,心裡不停翻覆著。

我真沒想當巨星啊 他是親眼所見,明浩從一炷香喘一口氣遍體鱗傷,五臟破裂到現在,一個月的時間竟然幾乎全部不治自愈了,他除了每天來看一下明浩完全沒有做什麼,剛開始,他就和李清斷言,這人不用救了,也是此時,他差點被暴怒的毛氏老二打死,幸得李清攔下了。

不過隨著時間的過去,明浩身體不停的自愈,他只能大呼奇迹的同時無奈的告訴李清,這已經違反了常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能為明浩做點什麼。

所以李清每日只是請他來觀看一下明浩是否有惡化的情況,他也喜得如此,人從活著到死很常見,但是從死到活,這可是百年難遇,作為郎中的他,每天都感受這明浩的變化,希望從中悟到些什麼。

可是今日,他檢查了明浩很久也沒有說話,這也是毛氏老二為什麼要督促他。

「這位明浩小兄弟怕是快要醒來了,最晚不會到中午。」

聽到他的話,眾人很是開心,一個月了,每日都在盼望著明浩的清醒啊。

就這樣,李清四人推脫了所有工作一心留下來等著明浩蘇醒,至於那郎中,毛氏老二怎麼趕都趕不走,也就讓他留下了,誰沒有挨刀受傷的時候啊,武者還是很尊敬能救人性命的郎中的。

轉眼午時已到,四個人八隻大眼睛看向郎中,好像在詢問。

而這郎中確實悠然自得,十分自信。

又過了片刻。

「啊,頭好痛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