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胖子的話知道胡八一一直對雪莉楊有意思,也沒有說點兒什麼。

雪莉楊走了過去,伸手就捏住了雪莉楊的鼻子。

沒幾秒鐘,胡八一就動了起來,也許是感覺到不能夠呼吸,所以胡八一做了一個大多數人在溺水的時候都會做的動作。

那就是伸手亂抓,俗稱瞎幾把亂哈。

離婚這種事 雪莉楊就站在胡八一的面前,這一抓可不得了,好死不死的剛好抓在了雪莉楊的胸前。

嚇得雪莉楊趕緊鬆開手退了好幾步。

「哈哈哈哈哈……….「

胖子在後面笑的直不起腰了,想不到老胡睡著了還有這種艷福。

胡八一也是在抓到雪莉楊的時候恢復了意識,醒了過來。

胡八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後疑惑的看著自己面前不遠處的雪莉楊。

似乎有點兒不太相信這是真的,畢竟雪莉楊之前就回美國了,怎麼在他睡一覺的時間就來到了他的面前。

不過這時候,胡八一聽到了胖子的小聲,回頭一看,就看到胖子趴在桌子上面,已經笑趴下了。

林辰也跟著笑了笑,然後看著雪莉楊說道:「雪莉楊小姐,不知道你這次來找我們是有什麼事情嗎?」

三人和雪莉楊一起經過了生死,所以也算是患難之交了。

雪莉楊看了看,發現店鋪裡面就林辰三人,然後就走過去把店鋪的門給關上了。

關上了門,雪莉楊就說起了紅斑的事情。

反正也就是雪莉楊的身上也出現了那個紅斑,然後就來和三人商量解決之法。

胡八一把在古藍的時候三人和那個孫教授的交談內容告訴了雪莉楊,雪莉楊點了點頭,這個孫教授知道一些有關這方面的事情,那麼多半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孫耀祖了。

不過這個孫教授也沒有給出具體的解釋,所以雪莉楊也沒有去詢問,而是說道:「關於紅斑的這件事我在美國已經找到一些眉目了,你們還記得在扎格拉瑪山中的先知默示錄嗎?上面提到咱們五個倖存者中,有一個是先知族人的後裔,那個人確實是我。我外公在我十七歲的時候便去世了,他走得很突然,什麼話都沒有留下。我這趟回美國,翻閱了他留下來的一些遺物,其中有本筆記,找到了很多驚人的線索,完全證明了先知啟示錄的真實性。」

「這個紅斑確實不是詛咒,但是它卻比詛咒麻煩。塔克拉瑪干沙漠深處的扎格拉瑪山,黑色的山體下,埋藏著無數的秘密,也許真的和山脈的名字一樣———「扎格拉瑪」在古維語中是「神秘」之意,也有人解釋作「神山」,總之生活在扎格拉瑪周圍的凡人,很難洞察到其中的奧秘。

在遠古的時代,那裡曾經誕生過被尊稱為「聖者」的無名部落,姑且稱之為「扎格拉瑪部落」。部落中的族人從遙遠的歐洲大陸遷徙而來,在扎格拉瑪山與世無爭地生活了不知多少年,直到人們無意中在山腹里,發現了深不見底的鬼洞。族中的巫師告訴眾人,在古老的東方,有一隻金色的玉石巨眼,可以看清鬼洞的真相,於是他們就模仿著造了一隻同樣的玉石眼球,用來祭拜鬼洞,從那一刻起厄運便降臨到這個部族之中。

從此以後,扎格拉瑪部落便被神拋棄,災禍不斷,族中作為領袖的聖者認為,這必是和「鬼洞」有關,災禍的大門一旦開啟,再想關上可就難了。為了躲避這些可怕的災禍,不得不放棄生活了多年的家園,向著遙遠的東方遷移,逐漸融入了中原的文明之中。

所謂的「災禍」是什麼呢?以現在的觀點來看,似乎可以說是一種輻射,凡是接近鬼洞的人,過一段時間之後,身體上就會出現一種眼球形狀的紅色斑塊,終身無法消除。

生出這種紅斑的人,在四十歲之後,身體血液中的鐵元素會逐漸減少。人的血液之所以是紅色的,就是因為血液中含有鐵,如果血液中的鐵慢慢消失,血液就會逐漸黏稠,供氧也會降低,呼吸會越來越困難,最後死亡之時,血液已經變成了黃色。

雖然他們的子孫後代不會遺傳這種紅斑,卻依舊會患上鐵缺乏症,最後和他們的祖先一樣,在極端的痛苦中死去,於是他們只好背井離鄉。遷移到中原地區之後,他們經過幾代人的觀察,發現了一個規律,離鬼洞越遠,發病的時間就越晚,但是不管怎樣,這種癥狀都始終存在,一代人接一代人,臨死之時都苦不堪言,任何語言都不足以形容血液變成黃色凝固狀的痛苦。

……………………….

………………………………………..

雪莉楊稀稀疏疏的說了差不多有一個小時,講述的是一個搬山道人鷓鴣哨的經歷。

鷓鴣哨知道世上的雮塵珠能夠剋制這種紅斑,所以毅然決然的尋找雮塵珠,只是一直到死都沒有找到。

鷓鴣哨是雪莉楊父親的老丈人,所以鷓鴣哨的經歷和遺憾什麼的雪莉楊的父親都知道。

所以雪莉楊的父親知道紅斑會帶來的癥狀以後,為了救治自己的後人,他毅然決然的成立了一個探險隊前往精絕古城。

可是沒想到這一去就沒有了蹤跡。

雪莉楊投資考古隊前往精絕古城最大的原因就是尋找她的父親,第二個原因就是找不解決這種詛咒的方法。

畢竟她也算是鷓鴣哨的直系血親,如果不找到解決方法的話,她很有可能會死的很早。

雪莉楊在扎格拉瑪神山中從先知啟示錄中得知,自己有可能是扎格拉瑪部族的後裔,於是對此展開了一系列的深入調查,對過去的宿命了解得越多,越明白無底鬼洞的事遠比想象中要複雜。目前對鬼洞的了解,甚至還不到冰山一角。

而且雪莉楊還發現了最重要的一件東西,便是黑水城通天大佛寺中的異文龍骨,上面的異文無人能識,唯一能夠確認的是龍骨上刻了許多眼球符號,那種特殊的形狀與在新疆打破的玉石眼球和長在背後的深紅色痕迹,都是一模一樣。

雪莉楊說如果能夠解讀出這個龍骨上面的眼球符號,說不定就能夠找到雮塵珠,到時候就能夠解決紅斑了。 鬼蜮位於十萬大山的中央,薇薇安從飛龍背上向下望去,看到腳下都是連綿起伏的山脈,有的被煙霧籠罩,什麼也看不清楚,有的樹木林立,鬱鬱蔥蔥,生機盎然,偶爾傳出魔獸的嚎叫,還有的山上光禿禿,只見土石。

飛龍落地的時候,薇薇安已經將黛西三人收進了空間袋。她跟著夏蒙縱下飛龍的後背,夏蒙將飛龍收進空間袋裡。

這是一片光禿禿的山谷,腳下遍地是碎石。山谷里已經站滿了人,但基本上分為了三個陣營。一個是白袍人居多的光明神殿陣營,一個是黑袍人居多的暗黑神殿陣營,還有一個是大部分人都裹著斗篷的生命神殿陣營。

薇薇安剛一出現,生命神殿陣營站在最前面的一個人便把頭轉過來,目光準確的落在薇薇安的身上。薇薇安自然感覺到了,但卻沒有任何錶示。她知道那人注意自己是因為自己體內擁有精靈王的血統,但她現在是驅魔皇者級別,不方便看回去。因為到了神使級別,已經可以壓制體內的精靈血統之間的聯繫,薇薇安也是剛剛知道為什麼當時在拍賣場她不能感應到生命神殿的人體內的精靈血脈,而他們卻能感應到她,因為她從未壓制過自己體內的精靈血脈的感應。

那人看了薇薇安一眼,便收回目光,轉頭對身後的人說了一句什麼,便又靜立不動,彷彿剛才什麼也沒有發生。

夏蒙帶著四人向光明神殿的陣營走過去。他這一次,沒有像往常一樣刻意的在臉上掛著恭敬的神色。因為他已經不再把自己當成光明神殿的附庸,若不是因為薇薇安執意要來,他這次甚至都不打算來鬼蜮。因為他非常清楚。鬼蜮選拔天才的過程太無情,只為選出一個天才,可以漠視千萬人的性命。

光明神殿領頭的白袍人是四級神使高級巔峰級別,比夏蒙的實力略高有限,但夏蒙身為龍族,實力本就能越級而戰,若不算別的。兩人真打起來還是夏蒙略勝一籌。可是,就因為他是光明神殿的神使,他看夏蒙的眼神就可以帶著輕蔑和不屑。看到夏蒙過來打招呼,只用鼻子哼了一聲,就示意他們趕緊走進隊伍站好。

夏蒙也不計較,帶著四人走到隊伍的最後面。

薇薇安深深看了那人一眼。跟著夏蒙走向隊尾。卻驚奇地看到了一個熟人,哈林。

哈林顯然並不是自願來的,神色陰鬱,沒有了之前常年掛在嘴邊的笑意。他與三個驅魔聖者跟在一個一級神使身後,自成一個小團體,估計都是薩德里家族的人。

距離薩德里家族的人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個六人的小團體,其中有兩名一級神使。偶爾低聲交談幾句,除此之外。剩下的人都零零散散的站著,誰也不開口,臉上的神色都很凝重。

薇薇安站到了修恩的身側,躲過了哈林的目光。她倒不是怕了他,只是不希望他看到自己有了防備,省的到時候殺他還要費事。

這一次,格林必死。

感受到女孩的動作,修恩握住了她的小手。薇薇安心道,到這裡來的人,除了自己和修恩,怕是沒有幾個自願的。想到此,她記起自己還沒有和他解釋自己為什麼非要帶他來這裡參加試煉。

便悄悄附在修恩的耳邊道:「你可知為什麼沒有歐吉恩家族的人來此?」她不怕有人偷聽,周圍實力最高不過四級神使,憑她的實力,一旦有人偷聽,定瞞不過她。

修恩想了想道:「這種選拔人才的方法太過血腥,家族不會同意族內的子弟隕落在這種地方的。至於他們,都是被三大神殿強迫來的,身不由己。」

薇薇安笑著搖頭:「錯啦。你們家族的人不屑用這種方法刺激族內子弟進步固然是一方面,但最主要的原因,是三大神殿的殿主不願意讓歐吉恩家族的人參與進來。因為,這鬼蜮,原本應該是冥神塔洛斯送與歐吉恩家族的試煉之地,被光明之神烏拉諾斯知道借了過來,本來說好很快就還的,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光明神忘記了,到現在也沒有還。要說你們家的老祖宗也不靠譜,居然也不往回要。」

修恩皺眉道:「就算他們還回來,族裡也不一定會用!畢竟……」

薇薇安搖頭道:「你錯了,這試煉之地能被光明之神看上,自然有他的不凡之處。試煉的難度是可調的,完全可以即激發出人體的潛能,又不傷人性命。若是用的好了,你們家族的人整體實力再上一層樓都有可能。」

修恩眼睛一亮,但隨後無奈道:「鬼蜮是連光明之神都看的上眼的試煉之地,家族就算向三大神殿要,他們怕是也不會給吧!」

「當然!他們怎麼肯將到嘴的肥肉吐出來!這鬼蜮雖說進去是九死一生,但能活著出來的哪個不是驚采絕艷之輩,三大神殿主還指著這些人為他們拚命,爭奪成神的名額呢!尤其是,這一次萬年之期剛好趕上神之戰。」薇薇安冷笑道,「不過,他們佔了這麼久的便宜,總要討些利息回來才行!這個試煉之地是你的祖宗創立的,自然給你們這些後人留下了外人不能得到的好處。我們這次來,就是要把這些好處拿走!」

修恩知道薇薇安這麼做都是為了他,心裡一熱,緊緊握住女孩的小手。

很快,再沒有人來了。

三大神殿的領隊都站了出來,他們三人的手裡各拿了一個透明的水晶球,水晶球的裡面閃著星星點點的金色亮點。

薇薇安發現,這些亮點正在幾個幾個慢慢的減少。

白袍人憐惜的摸了摸自己潔白細長的鬍子,皮笑肉不笑道:「我們光明神殿這個月送來的3721人是一定要進去,現在只有不到七千個名額,剩下的你們兩家自己分吧。」

黑袍人冷聲道:「格桑,你做夢,我們可一向都是平分的。」

渾身都藏在斗篷里的生命神殿的領隊溫聲道:「兩位,還有時間,我們不如再等等。」

另外兩人誰也不看誰,冷哼一聲各自歸隊,只是那三個水晶球並未被他們收起來,薇薇安看到水晶球里的亮點仍舊在緩慢減少。

小森格為她解釋道:「這些金色的亮點代表鬼蜮里的人數,亮點減少代表鬼蜮里的人正在死亡。鬼蜮當初是為歐吉恩家族設計的,一個家族能有多少人,所以冥神塔洛斯就沒想過要讓鬼蜮一次性容納太多人,設計它能容納人數的最高上限是一萬。看他們的樣子,是要弄出個鬼潮出來,讓鬼蜮里的人銳減。」

「什麼是鬼潮?」 火爆媽咪:我知錯了 薇薇安奇怪問。

「就是在限定的時間內讓鬼蜮內的小鬼數量增加一倍。」

薇薇安心裡一寒,在鬼蜮里活命本就是九死一生,要是再弄個鬼潮出來,怕是能活下來的人更少了。薇薇安能感應到特瑞西還活著,但是鬼潮一出,他還能挺得住嗎?

只是不等薇薇安有任何對策,鬼潮已經開始了。(未完待續。。)

… 也不知三人做了什麼,就見三個水晶球里的金色亮點開始幾百個幾十個的減少,可以想象,小鬼數量的突然增加,讓他們措手不及,突然殞命。過了大約十分鐘,減少的速度才開始變緩,可是,這個時候,金色亮點僅剩下十幾個了。很快,鬼潮結束,十幾個金色亮點數量不再變化。

令薇薇安欣慰的是,特瑞西還活著。

黑袍人桀桀的怪笑起來:「上一批的人居然這麼多廢物,只剩下一個人,早知如此,再多帶些人來好了。」

「少廢話,快些打開入口!」白袍人插嘴道。

「格桑,早晚有一天老子弄死你。」黑袍人惡狠狠地說一句,動作卻沒有停頓,三人將三個水晶球兩兩相觸,口中念動咒語,很快眾人腳下出現一個六芒星陣,一閃即逝,緊接著六芒星陣的上空憑空出現一個光門,可同時容納十人通過。

「好了,現在你們依次從入口進去。」

眾人分作三波,從光明神殿開始,依次是暗黑神殿和生命神殿,三三兩兩的從入口走進去。

薇薇安和修恩帶著夏菲爾和夏郝走進光門,一轉眼,就發現自己踩在一片荒蕪的大陸上,之前進來的人都不見了蹤影。夏菲爾奇怪道:「咦?其他人呢?都去哪兒了?」

「估計被傳送到其他地方了。」薇薇安猜測道。

她戒備的看著周圍的一切,地面是黑灰色的沙石。遠處朦朦朧朧的能看到起伏的山脈,整個視線里不見一點兒綠色。

「走吧!」薇薇安說道。森格跟著以前的主人來過這裡,這是一個圓形的世界。出口在這個世界的正中心,只要向前走就能找到,就看你能不能走到了。

而冥神塔洛斯的傳承就在出口附近,非歐吉恩家族的血脈成員不能發現。

四人選定方向之後飛速前進,很快周圍就出現零星的小鬼,這些小鬼雖然是人形,但面目模糊。在發現薇薇安等人之前,四處遊盪,但一聞到同階生物的味道。立刻鎖定目標,直接攻擊。攻擊手段各有不同,有用武器的,有用拳頭的。甚至還有用魔法的。

薇薇安和修恩本就比同階驅魔者厲害。龍族又是同階之內最強,四人一邊反擊一邊前行,速度竟是絲毫沒有被影響。但是,越往前,小鬼的數量越多,漸漸的,四人的速度也慢下來。夏菲爾和夏郝憑著身體的強橫轟殺小鬼,而修恩也被迫取出了自己的武器。是一把重劍,閃著藍色的寒光。夏菲爾抱怨道:「這是要把我們耗死在這裡嗎!」

四人中薇薇安最是輕鬆。因為攻擊她的都是驅魔皇者級別的小鬼,壓根不能近她的身,但是她沒有對其他三人施以援手,因為這是個提升實力的好地方。聽到夏菲爾的抱怨,薇薇安笑道:「死不了的,這附近有避難所,就看你能不能找到了。」

冥神塔洛斯的主要目的是給族人留下一個試煉空間,而不是讓族人死絕,自然準備了暫時休息的地方。只是這種地方數量不多,而且呆的時間也不能太長,否則會被踢出來。

四人繼續前行,一路除了小鬼沒有碰到任何人。

等到三人累的快動不了的時候,視線里終於出現了一個茅草屋,四人掙扎著進了茅草屋,才鬆了一口氣。茅草屋裡什麼都沒有,但是他們一進去,外面的小鬼就彷彿失去目標一樣行下動作,慢慢散去。薇薇安給修恩拿了一份恢復體力的藥劑,看的夏菲爾和夏郝眼熱不已,薇薇安便也給他們一人拿了一份。

喝下藥劑,夏菲爾感覺到自己又是精神滿滿,但仍忍不住抱怨道:「真不想出去了,這要什麼時候才能是個頭!」

「我們剛走了大約十分之一的路程。不過,以後的路不會像今天這麼好走了。」薇薇安隨口道。

小鬼越來越多,自然不好走。

夏菲爾一聽,立刻呼天喊地的說:「我不走了,我就呆在這兒不走了。」

「那你呆著吧,我們走。」夏郝淡淡的道。

夏菲爾跳起來:「夏郝,你怎麼能這樣。」

夏郝連眼皮都沒抬:「我哪樣了?我這不是尊重你的選擇么!」

夏菲爾說不過夏郝,氣的直瞪眼。

薇薇安無語:「就算你不想走,24小時之後也會被草屋彈出去,而且,同一個草屋不能進第二次。」

夏菲爾耷拉著腦袋不說話了。

夏郝看了薇薇安一眼,但什麼也沒說,閉上眼睛養神。

薇薇安知道他是奇怪自己為什麼知道這麼多,但是他不問就是代表相信自己,心裡不由得一暖。

四人都休息了一會兒,時間還不到24小時,就起身離開茅草屋,繼續前行。

這個空間里沒有白天黑夜之分,當四人計算著時間大約過了十五天的時候,終於見到了第一個外人,是一個身穿斗篷的人,被許多三級神使實力的小鬼圍攻,向不遠處的一個茅草屋且戰且退。

薇薇安還記得這個人,正是站在生命神殿的使者身後的人。

隨後五人都退進了茅草屋。

渾身都裹在斗篷里的那個人摘下了斗篷的帽子,露出一張下巴尖尖的俊臉,看著薇薇安:「你有精靈王的血統,半精靈。」

「是的。請問您和精靈山脈有什麼關係?精靈先生。」薇薇安從沒想過生命神殿的人會是真正的精靈,因為精靈山脈與光明神殿有協議,光明神殿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去精靈山脈挑選精靈,那麼這個精靈又怎麼會去了生命神殿?

「我出生在精靈山脈,那裡是我的故鄉。」精靈平靜的說。

「那您為什麼會在生命神殿?精靈山脈不是屬於光明神殿嗎?」薇薇安問。

精靈皺眉:「這不是你該管的事情,半精靈。我來是受人之託,把這個給你,現在給了你,你以後的生死和我就沒有關係了。」說完,精靈從身上的空間袋裡取出一個捲軸遞給薇薇安:「這是空間傳送捲軸,可以把一個人傳送到出口。你出去之後如果光明神殿的人問起是怎麼回事,你就照實說,他們不會為難你這樣的實力的人的。」

說完,精靈穿好斗篷,離開了。

修恩一直沒說話,等精靈的身影消失在小鬼中間,他才說道:「小薇安,我以前聽哥哥說起過,生命神殿和精靈之間的關係極為密切,當時我並不知道光明神殿與精靈山脈之間有協議。現在看來倒是奇怪了。」

「是啊,是奇怪!」薇薇安仍舊疑惑。不過,她沒有糾結太長的時間,等實力到了那個高度自然會知道一切問題的答案。(未完待續。。)

… 鬼吹燈世界,北京。

聽雪莉楊說起龍骨,林辰不由得想起了當初在古藍縣城的時候孫教授說他曾經解渡過龍骨天書,只不過其中解讀出來的內容他閉口不談而已。

把這些事也詳詳細細地對雪莉楊講了一遍,如果能夠從中找到線索,到時候就可以去尋找雮塵珠了。

就這讓,四人打算是先找到孫教授問個明白,若是這龍骨天書中,沒有雮塵珠的線索那也就罷了,倘若真有,多半也是與扎格拉瑪先人們占卜的那樣,終歸著落是在某個大墓里埋著,那麼到時候不管是在什麼墓穴裡面,都要去一探究竟。

由於時間已過中午,四人都還沒有吃東西,所以就去找了一家飯店,要了一個包廂,然後叫了一桌子的家常菜。

至於說東四的那個羊肉火鍋店,林辰他們都吃膩了,以前懶得做飯,天天去吃。

等菜上齊了以後,四個人你一言我一語,邊吃邊商量了大半天,最後決定,要找雮塵珠,必定要先從刻滿天書的這塊異文龍骨入手。拿這拓片,到陝西去找孫教授,死活也要套出這異文龍骨中究竟記載著什麼內容。

沒有解讀拓片,他們就是無頭蒼蠅,根本就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因為怕陳教授的身體拖時間長了出現點兒什麼問題,所以四人決定即刻動身。

不過讓林辰無語的是,胖子居然有恐高症,這讓他們的行程耽擱了不少的時間。

畢竟火車的速度本來就沒有飛機的快,更何況這還是七八十年代的火車,那就更加的慢了。

雪莉楊把那個塵長老的摸金符給了胡八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