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現在,縣尉的下場幾乎已經註定,同時卻也有傷他自己的威嚴,嗯,總之一句話,他不喜歡看到這種混亂的場面。

「拿下……審一審,可是嚴宗黨羽……」

至此,李破在不願多說一個字,拂袖而去,之後縣令,裴旭等都來求見,卻被拒之於門外,李破睡了個安穩覺,第二天起來的時候,稍稍問了兩句。

徐世績當然不會理解錯他的命令,直接將縣尉拿下,和吳通稍一商議,便砍了他的腦袋,他們有志一同的認為,區區縣尉,殺了也便殺了,倒是之後襄垣縣孫氏一族該怎麼處置,需要問一下。

他們有所顧忌,可沒有顧忌的人就在他們身邊,羅士信沒有當值,聽聞此事後,他的怒火幾乎連帶著將吳通,徐世績,裴旭幾個人都燒成灰。

凶名在外的羅士信,一旦惱起來,除了有數的幾個人外,幾乎沒人不怕,更是無人可阻,軍中將校,碰到羅將軍,多數都會不由自主的變得溫文爾雅起來。

因為你跟他講理,很可能講不通,你跟他不講理,那他就更不講理,猛將這樣的頭銜,天然就應該戴在羅士信頭上。

名將最喜歡碰到這樣的對手,可不少例子都證明,名將也很可能被猛將蠻橫的掀翻在地。

這一晚,襄垣很熱鬧,卻也可以說是鴉雀無聲。

暴走的羅士信先就帶人去抄了孫縣尉的府宅,襄垣縣很氣派的一家宅院,隨即人頭滾滾而下。

準備看熱鬧的主簿沒想到,他那點小算盤在這個時節是多不合時宜,引來的大火燒的他這一家渣都不剩,滅門之禍隨之而來。

漢王府的親軍衛士橫行襄垣,襄垣大族的鮮血刺紅了所有人的眼睛,同時也將恐懼紮根在他們心中。

縣令這個才子還是比較聰明,所以說啊,讀書多一些沒壞處,這邊漢王府親軍一動,他便跑到了漢王殿下門外長跪不起,不然的話,紅了眼的羅士信幾乎一定會斬下他的頭顱去跟其他兩位作伴。

所以李破第二天早晨梳洗完備,聽到的第一句話就是,「哥哥,俺給你出氣了……」

一夜之間,將襄垣縣城籠罩在白色恐怖當中的傢伙,裝作一副很累的樣子,在李破面前說著好聽話,嚇的外間跪了一夜的縣令瑟瑟發抖,止也止不住。

記住手機版網址:m. 果然,此話一出,莫妮卡眉間的愧疚之色散去了不少,「你想吃什麼,我現在就去給你做。」

「我想吃你做的壽司。」

「好。」她起身去冰箱找食材,這裡倒是什麼都有,她準備好食材便開始動手做飯,奈美一直圍在她周圍同她說話,不過她知道奈美現在是強顏歡笑,她是不想讓自己愧疚所以才會強忍著心中的疼痛表現的不在乎。

此刻她的心就如同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攥住一般疼的喘不過氣。

因為她比較擅長做壽司所以沒多久便卷好一盤壽司了,之後她又做了幾個菜然後煲了味噌湯。

在她們準備開飯時卻有位不速之客來別墅了。

尼克一走進別墅便聞到飯菜的香氣,瞧著桌上豐盛的飯菜他挑眉朝莫妮卡問道:「這些是你做的?」

莫妮卡眉頭緊蹙,剛才因為激動所以並未細想尼克為什麼會把奈美帶到這兒來,不過她可不認為他是大發善心幫她救妹妹,看來他應該已經查過自己了。

她略帶防備的開口道:「尼克先生介意借一步說話嗎?」

尼克唇角含笑道:「沒問題。」

奈美到底是在風月場所待過的人,她一眼便瞧出尼克對自家姐姐的興趣,他眼底泛著濃烈的征服欲,她悄無聲息的用手捏了捏姐姐的胳膊,她總感覺這男人未必是姐姐的良人,他這種人一看便是情場老手,這樣的男人,姐姐是駕馭不住的。

莫妮卡自是知道她妹妹的意思,可她必須得跟尼克談談。

她轉頭朝奈美笑笑然後低聲道:「放心,等我回來。」說完便搶先一步向別墅外走去。 重生小甜妻︰陸少,求稍息 天天看小說

尼克則仍是一副淺笑模樣的跟在她身後。

與總裁的契約交往 出了別墅莫妮卡環視四周後向遠處的池塘走去,因為這裡氣候屬於地中海氣候所以現在雖是冬天但氣溫也不會太低,池塘里的魚兒也都還歡快的游來游去。

莫妮卡找了一處僻靜的地方停了下來。

「尼克先生有什麼目的?」

聞言,尼克裝傻道:「莫妮卡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

莫妮卡面無表情道:「我可不認為尼克先生是突然大發善心幫我救妹妹,所以你有什麼目的就直說吧。」其實她多少也能想到些他的目的。

自己一沒錢二沒權,想來他能圖的也只有這個身體和這張臉了。

瞧著她這副利落乾脆的模樣尼克唇邊笑意更深了,他抬臂從身後環住她的腰然後湊在她耳邊曖昧的說道:「我的目的你應該早猜出來了。」

他輕舔了一下莫妮卡的耳垂然後低聲道:「說實話那晚之後我一直回味無窮。」他邊說著手還十分不安的向她的下體探去。

莫妮卡突然抬臂然後用手肘攻擊尼克,尼克沒有防備所以被她打的吃痛了一下,她也趁機掙脫了他的束縛。

她皺眉沖他道:「請你放尊重點。」她沒想到他竟光天化日之下就想要做那些齷齪事。

尼克輕揉了一下剛才被她攻擊的地方然後露出一個未達眼底的笑容。 「又殺了幾個?」

「沒幾個,哈哈,沒幾個,哥哥,你這些親兵衛士很久沒見血了,下了手就有點收不住……」

「瞧你這意思,還是我的錯了?」

「哥哥怎麼會錯?你看,錯的可不都掉了腦袋嗎?」

「呀,羅將軍竟然也會說話了,這是誰教的?」

屋中傳來很脆的啪啪聲,不要想歪了,羅士信又挨揍了,守在門外的徐世績和趙世勛就沒想歪,兩個對視一眼,很無奈的斂下眸子,心裡的想法都是一般,跟羅士信在一處為官,真的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大王對這位義弟的寵信和縱容,軍中諸將是既羨慕又嫉妒,可敢當面跟羅士信針鋒相對的人,是越來越稀少了。

對於像徐世績,趙世勛這樣的新晉漢王府親從來說,無趣之處在於,想象一下即便成了衛府將軍,也難壓羅士信一頭,以前受的打罵更是無從報復,連精神上的勝利都不會有,像他們這樣的傢伙,那得多難受就只有他們自己清楚了。

尤其是祖籍山東,又在河南領過兵的徐世績,羅士信是半隻眼睛也看不上他,若非知道哥哥比較看重這個狗崽子,不然的話,不定就要操刀為張須陀將軍報仇了呢。

所以說,徐世績的日子很不好過,唯一讓他欣慰一點的就是,任職漢王府左二領軍,行走在漢王府內很方便,讓他得空就能瞅見心上人的影子。

若非身不由己,他其實很想代替劉敬升留在晉陽看守漢王府。

不得不說,一位隋末名將徹底被帶偏了,日子過的稀里糊塗不說,連雄心都不剩多少了呢。

趙世勛是平遙人,一直在宇文鑊麾下效力,他家裡沒什麼牽挂,是地地道道的草根,父親因勞役而死,母親改嫁,十四歲從軍,到現在已有八個年頭。

無論是精神上,還是身體上,或者是仕途上,他都處在快速的上升階段,耿直而又勇猛過人,是羅士信比較喜歡的同袍人選。

可他偏偏與徐世績走的更近些,於是,年輕的漢王府統兵將領們也就分出了新老。

說實話,這兩個傢伙都是那種凶到骨子裡的人,可在羅士信面前,他們顯然凶的不夠徹底……

「不經有司,沒有稟報,擅殺官吏,你也是長進了……」李破的訓斥聽上去就輕飄飄的,揍人的時候卻很用力,打的羅士信的大腦袋一點一點。

李破神清氣爽的出來,拿眼一掃,便道:「這都是在做什麼?裴旭留下,緝拿賊人同黨,其餘人準備啟程,隨我去郡城。」

路過縣令身邊,對臉若死灰的縣令淡淡道了一句,「抄沒之家財,都分發給百姓,過後若讓我聽到襄垣縣內上下有一句怨言,哼……」

出了襄垣縣城,李破心裡暗嘆了一聲,打土豪分田地啊……當初官卑職小的時候他沒做過,沒想到都稱王了,反而要來做上一做,也是見了鬼了。

經過襄垣一事,李破也無心再做停留,一路疾馳,直奔上黨郡城。

路過潞城的時候,倒是入城走馬觀花看了一下,比襄垣要清靜,再沒有那許多人物來這裡等候他的到來。

可卻清靜的有點過了頭,沒辦法,前年這裡遭了匪患,那個什麼大盛皇帝在這裡作威作福幾個月,弄的潞城是一地狼藉。

也別提什麼恢復不恢復了,十年二十年之後,這裡估計也就是那麼一副樣子,你若給它太好的待遇,不定就又有人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

上黨郡城北二十餘里處,太守裴世清率軍中文武迎於道左。

裴世清看上去沒什麼變化,如今治有兩郡之地的他還是一副不溫不火的樣子。

襄垣縣發生的事情,連夜已經傳了過來,讓他多少有點不安,他認為上黨流的血已經夠多了,其他的要慢慢來。

自他入主上黨以來,除了砍下嚴宗的腦袋震懾諸人之外,他先就在梳理郡中官吏,現在差不多已經到了火候。

接下來才會輪到恢復民生,派人剿除盤踞在山中的各個匪巢等等。

按照他的構想,在三到五年之間,能讓上黨恢復些承平時節的模樣,從這點上來說,他和陳孝意等人差不多,都是久歷宦海的人物,治政地方的經驗很足,喜歡按部就班的治理模式。

既不會因地方貧瘠就有所惰怠,也不會因為時間緊迫,就行那急功近利之舉。

他治理上黨的切入角度也不稀奇,拉攏地方族類,尤其是上黨這樣一個諸族雜居的所在,他還要給予一些異族的頭人,首領們禮遇,他認為這是治理地方必不可少的一步。

顯然,李破的到來打亂了他的計劃,李破一到,便在襄垣大開殺戒,地方豪強的反應很難預料。

當然了,最多也只是增加一些麻煩,並不會出什麼大事,這時節還能拉起人馬來造反的人是越來越少了,上黨更是如此。

所以,他只是有些不安,並不會為此過於憂慮,而更多的則是在考量那位巡遊至上黨的目的。

是對他裴世清不放心呢……還是對河東裴氏不放心呢?

這其實是一個問題,一個讓人分外頭疼的問題,如今遠離絳郡的他對裴氏的未來已經有些把握不住了。

和裴世清並肩而立的張倫則在撓著大鬍子,不時的往官道上張望兩眼。

作為李破麾下八個開府的將軍之一,張倫這幾年幾乎是一年一個台階的走了上來,對軍功的渴望不比別人差。

如果是其他人來當這個郡尉,一定極為不耐,可張倫不一樣,他覺得率兵平定上黨,長平兩郡的軍功還夠他嚼上一段時間。

而他升遷太快,根基薄弱,軍功資歷上也跟其他衛府將軍沒法相比,所以他認為自己需要一段時間積累一下,上黨郡尉任上,正是一個好地方。

別看人家沒讀過幾本書,可所思所想確實不簡單,大鬍子心眼兒多,李破還真沒冤枉了他。

唯一有些遺憾的是,沒在漢王殿下稱王的時候呆在晉陽,按照他的想法,衛府將軍們中間應該很快就將有大將軍出現了。

這個時候呆在晉陽的人無疑會有近水樓台的優勢,當然,外間眾將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漢王殿下向來公允,不會忘了他們的。

所以說,張倫在上黨呆的很安穩,他也一直在跟太守裴世清商量剿匪的事情,沒多有少,也算是軍功嘛,而剿匪還能練兵。

他麾下的人馬大部分還是跟隨他一同降順的唐軍降俘,之後因為身任衛府將軍,所率兵卒立即多了起來,和李唐那邊就是不一樣,官爵沒那麼高,實權卻是倍增。

李破對他的看重,讓他非常感激,所謂士為知己者死,既然投了明主,那他張大鬍子也不會自甘小人,找准了時機,就得讓眾人瞧瞧,他的忠心絕對不比其他人差了。

他的雄心壯志,肯定是裴世清沒法相比的,可見,李破對麾下將領軍兵的控制力遠勝於文官。

而且,這種情形隨著地盤的增大還有加強的趨勢。

襄垣的事情張倫也聽說了,和裴世清不一樣,他根本沒當回事兒,要說在上黨殺人最多的,肯定不是其他人,他張大鬍子的名聲在上黨都能止小兒夜啼了才對。

尤其是當初隨李淵南下的時候,他以三千兵馬略上黨,長平,兩軍交戰殺的人就不提了,而戰後他砍下的腦袋連他自己都記不清有多少。

以漢王殿下之尊貴,殺個小小的縣中縣尉,主簿的又算什麼呢?那和踩死幾隻擋路的螞蟻其實沒什麼分別。

嬌俏小醫妃 他和其他將領一樣,怕的不是漢王殿下如何如何,而是羅士信那樣的傢伙,一怒之下,你都不知道他能幹出什麼事兒來。

在裴世清和張倫身後站著的,是上黨郡丞長孫敬德,上黨別駕於夢宣,這兩位是姻親,長孫敬德乃上黨文宣王長孫稚之後,和洛陽長孫氏同出一脈。

這一家無疑是晉地門閥中比較拔尖的那一類,上黨長孫曾經幾代鎮守上黨,稱上黨王,如今的東都長孫氏只是他們的分支而已。

他們才是上黨扎紮實實的坐地戶,在上黨的地位可以比照晉陽王,只是東都長孫氏多有興旺之像,相比之下,上黨主支卻走起了下坡路。

還未能在隋末亂世當中,顯出姓名。

於夢宣出身屯留於氏,為長孫氏姻親,嚴宗在時,他們被壓的很厲害,裴世清入主上黨,於氏作為裴氏門下,自然也就與長孫一道,投了裴世清。

長平郡丞範文進此時也在他們身邊,這位一路趕過來的傢伙顯然是長平大族的代表……

這一群二十餘人,加上各自扈從,黑壓壓一片的恭立於道旁,眼巴巴的盯著官道,竊竊私語間,讓這裡的氣氛既有著肅穆,又夾雜著躁動……

上黨的天空,變換著顏色,人心也在隨之變動,上黨俊傑匯於一處,努力的在尋找著屬於自己的位置。 「女人有個性一點能夠吸引男人的注意,可是如果個性太明顯的話可就是做作了。」他勾著莫妮卡的下巴說道。

莫妮卡不想與他再周旋,她直接說道:「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得放過我妹妹。」

聞言,尼克挑眉道:「沒問題。」

莫妮卡沒想到他如此爽快,他難道不怕等他將奈美放走之後自己會逃跑嗎?

尼克似是看出她的疑惑,他拿出手機然後劃出了一些照片給她看,莫妮卡在看到那些照片后臉色刷的一下變白了,她抬手便想要去搶他的手機,可尼克早已先她一步將手機收了起來。

他扼住莫妮卡的臉頰然後開口道:「你若不想她收到傷害那就乖乖聽話,等哪天我玩膩你了我自會放你走。」

聽到他的話莫妮卡的小臉又白了幾分。

「你放心,我會乖乖等到你厭煩我之後再離開,你什麼時候將我妹妹送走?」

「什麼時間都OK。」

「那今天晚上我想跟她一起住,我要跟她說些事。」

「好,不過就今天一晚上,我可是很懷念那晚的雲雨之歡。」

莫妮卡沒想到他竟會說如此低俗的話,她小臉頓時就紅了起來。

她轉身欲回別墅誰想尼克卻一把將她攔住,他低頭含住她的紅唇然後開始肆意妄為……酷錄文學

待莫妮卡回到別墅的時候臉上仍是紅彤彤的,她特意在門外站了一會才回去,奈美此時正坐在餐桌前,莫妮卡發現桌上的飯菜都還沒被動過。

她走過去柔聲道:「這些飯菜不合你胃口嗎?」

聽到她的聲音,奈美扭頭道:「沒有,我只是想等你回來一起吃,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吃過飯了,不過沒事,以後姐姐都會跟我在一起了。」

聞言,莫妮卡身體僵了一下,目光也顫了顫,奈美眼尖的發現了她的異樣。

「奈美,我可能要跟你分開一段時間,不過你放心我們很快會再團聚的,到時候我保證一定不會再丟下你。」

奈美毫無生氣的眸子中閃過一絲不易被察覺的傷痛,她就知道她的傻姐姐肯定是為了她做傻事了,她就說怎麼會突然有人出高價為她贖身,還不是因為她的傻姐姐為了救她而犧牲掉了自己。

那男人明顯對姐姐有企圖,姐姐肯定是答應了剛剛那男人的條件。

她聲音有些沙啞的問道:「姐,你是不是為了救我所以答應了剛剛那人的條件?」

聞言,莫妮卡臉上的笑容僵住了,頓了一下后她才開口道:「怎麼會,他我跟他是朋友,不過你這次能被救出來也多虧了他呢。」

看著莫妮卡略有些躲閃的眼神,奈美哽咽道:「姐,這麼多年我見過各色各樣的男人,我能看出他對你的企圖。」

說完她又起身向莫妮卡走過去然後拉著她向洗手間走去,她指著莫妮卡脖子上的紅痕說道:「朋友會做這種事嗎?」

莫妮卡從鏡中看到自己脖子上那一大塊紅痕,她臉已經白的不像話了。 一隊隊騎兵縱馬而來,當王旗出現的時候,他們便匯聚在了一起,同時放慢了速度,隨著王旗一起行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