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十幾名戒律堂弟子,紛紛倒下,一個個躺在血泊中抽搐不停,痛苦哀嚎。

「你……你竟敢,對戒律堂弟子,下如此狠手!還有,你居然會永生蓮花步……而且,還將步法修鍊到大圓滿了!這絕對不可能!」韓喆雙眼閃過一抹恐慌,看著眼前血腥的場面,心中早已被恐懼布滿。

圍觀弟子驚醒后,看著眼前的一片血腥,聞著空氣中濃郁的血腥味,頓時嚇的面色雪白,胃中更是翻江倒海。

「蘇白!你,你還想幹嘛!難不成,還想對我動手?!」

韓喆一臉驚悚的怪叫,面色逐漸蒼白……

「我……當然是為門派清理門戶了。」、

ps:各位,每天穩定保底兩章更新,饅頭已經很努力了,求求各位投投推薦票,求求各位打賞一下好嗎?新書不易啊,需要衝榜,需要數據,這一切都得靠各位兄弟姐妹!請各位支持!拜謝! 韓喆面色難看到了極致,面對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蘇白,一陣手足無措。

「大家同為永生門的師兄弟,給條活路吧……」韓喆他故作鎮定的說道,他已經完全被蘇白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給驚呆了。

蘇白臉上掛著靦腆的微笑,從容的邁步前行,淡淡道:「給你一條活路?之前,你可想過給我一條活路?或者,給其餘弟子一條活路?這些年,死在你手裡的弟子,應該不少吧……血債,是需要用血償的!」

「你……你給我去死!」

韓喆臉上露出一抹猙獰,雙眼中殺意扭轉,暴喝一聲,向蘇白虎撲而去。

一道寒芒破空而出,帶著凌厲的劍氣,劃破蒼穹!

韓喆清楚,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不是蘇白死,就是自己亡!

而且,他相信,自己突然間的反撲,蘇白有很大的幾率會躲閃不及!

況且他還使出了自己的法寶,風龍劍!

此劍一出,寶光乍現,風聲呼嘯,隱隱約約還能聽見龍吟聲在空氣中回蕩,威勢驚人!

「這是,風龍劍!」

「這可是一件寶器啊,而且還是柄上品寶器,有五枚風符被刻制在劍刃之上,威力驚人!」

「韓喆居然用出了風龍劍,他的戰鬥力至少提升了兩倍!」

……

眾人無不震驚,全被一柄寶光流轉的長劍所吸引,每個人的眼神中都充滿了炙熱,心中羨慕不已。

「受死吧!」韓喆嘴角勾出一抹自信的微笑,他相信自己一劍就能將蘇白斬殺!

然而,蘇白依舊錶現的從容不迫,臉上的靦腆笑容越來越濃。

眼看風龍劍就要刺中自己胸口,他不急不緩一個側身,剛好和鋒利的劍刃擦身而過,以完全不可能的姿態,將風龍劍的奪命一擊給躲過。

韓喆嘴巴大張,雙眼中露出濃郁的不可思議之色,他萬萬想不到,蘇白連這樣突如其來的一劍都能躲掉,太變態了!

圍觀的弟子們也看的目瞪口呆,他們自問若是換成自己的話,一定已經在韓喆的一劍之下斃命了。

「哼,躲過一劍而已,有本事繼續躲!」

韓喆滿臉惡毒的盯著蘇白,心中殺意前所謂有的濃郁,蘇白此子不能留,這樣的變態妖孽,太恐怖了,留著是個隱患!

「受死!」韓喆怒吼一聲,手中風龍劍對著蘇白,劈頭斬下!

咻咻咻——

五道風刃破空斬出,在空中化作五道綠色的虛影,速度奇快無比,莫說給人反應時間,就算想將它們看清都極其困難。

這,就是寶器的威力所在!

寶器,能夠結合刻制的符文,發揮出相應的威力。

然而韓喆根本沒有將寶器的全部威力發揮出來,他畢竟只是斗戰武聖大圓滿的強者,還沒有邁入更深的層次,身體裡面沒有凝聚出靈氣。

若是能夠將靈氣凝聚出來,配合靈氣催動寶器的話,威力會比現在大幾十倍不止!

而現在他所斬出的風刃,其實是寶器最基本的威力罷了,就算是個三歲小孩都能運用。

反觀,面對疾馳而來的風刃,蘇白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在別人眼中速度奇快無比的風刃,到了蘇白眼裡卻極其緩慢。

這,就是他的戰鬥經驗所帶來的好處。

已經在自己眼中變的極其緩慢的風刃,想要躲避豈不是易如反掌?

唰唰唰——

風刃帶著呼嘯的風聲和能切碎一切的恐怖威力,從一動不動的蘇白胸口穿過!

這一幕,被所有人看在眼中。

「哎,這樣一個妖孽天才,就這樣完了。」

「初生牛犢不怕虎啊,結果可相當慘烈。」

王忠更是嘆息連連道:「太自大了,太狂妄了,太會吹牛了……我在宗門內認識的第一個兄弟啊,你怎麼這麼快就走了呢……」

「哈哈哈!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得罪戒律堂的下場!若是誰以後還敢挑戰戒律堂的權威,後果將和這個廢物一樣!」韓喆仰天長笑,心中痛快無比。

可是,還不等韓喆的笑聲的散開,便有人發現異樣。

蘇白竟然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被風刃洞穿的胸膛沒有一丁點鮮血流出,甚至連一點傷痕都沒有。

好像,風刃根本沒有碰到蘇白一樣。

其實當風刃襲來的時候,蘇白便運轉《永生蓮花步》,在風刃的空擋中穿梭,成功將風刃全部躲過。

可是,由於速度太快,而且時間很短,故此給眾人造成一種錯覺,蘇白就像站在原地沒動,反而被風刃洞穿了身體一樣。

其實不然,風刃根本沒有碰到蘇白一根汗毛!

「韓喆,你自己將自己推向死亡,怪不得我了。」蘇白淡漠的開口說道。

韓喆的舉動,已經讓蘇白徹底下了殺心。

「什麼!」

韓喆背後一涼,猛然定睛向蘇白看去。

只見,蘇白動了,並且向自己一步步走來。

「你……你怎麼可能躲過我的風刃!」韓喆驚悚的怪叫,雙眼已經被恐懼所布滿。

圍觀的弟子們也被驚的久久無法言語。

特別是王忠,用一種活見鬼的目光看著蘇白,驚呼道:「兄弟,見好就收,現在離開永生門,還有活路可走啊!」

然而,蘇白並沒有聽王忠的話,反而一臉悠然的說道:「怕什麼?」

韓喆,已經被蘇白嚇破了膽,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氣。

「死!」蘇白冷聲說道,大手抓著韓喆的腦袋一捏。

砰!

伴隨著一聲輕響,韓喆大好的腦袋爆裂開來,好似西瓜爆裂一般,腥紅四濺。

「手下留人!」

這時,一聲暴喝,如雷聲滾滾,從遠方轟鳴而來!

緊接著,一道人影踏空而行,身上散發著濃郁的光芒,瞬間從天而降來到石門下方。

王忠看著到來之人,頓時嘴角抽出不停,失神道:「完蛋,現在想走都走不了。」

ps:饅頭重感冒,喉嚨疼,咳嗽,頭暈等等……不過還是堅持寫了一章,希望大家能夠支持,多多投票,多多打賞,你們的支持,就是饅頭的動力! 來者,踏空而行,從天而降,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濃郁的光芒,讓人不敢直視。

等他落地后,光芒逐漸消散,眾人才看清,原來是個老頭。

只不過,老頭身穿金邊長袍,眉宇之間不怒自威,雙眼更如同獵鷹一般散發著犀利寒芒,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光是從表面上一看,老頭就是個不得了的人物。

更何況,他能踏空而行,匯聚光芒於一身。

需知,只有達到「魚龍三變」的強者,才能吸取天地靈氣,並且踏空而行!

斗戰武聖大圓滿之後,武者便要邁入「魚龍三變」的修鍊境界。

顧名思義,「魚龍三變」自然就是由魚變龍,屬於凡人和武修真正的分水線。

若是斗戰武聖大圓滿的強者成功突破,從「凡人七境」一躍進入「魚龍三變」,便是一躍成龍!

反之,若是突破不了,那麼就只能當一條小魚。

而「魚龍三變」中的三變,其實就預示著有三種境界變化,分別為:天靈境、地靈境、轉輪境。

每一個境界,又分為初期、中期和後期。

世人都知道,只有真正成為「魚龍三變」的強者,才配被稱之為強者。

因為,武者一但突破至「魚龍三變」,力量將會得到突飛猛進的增長,能夠吸收天地靈氣,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翻手夷平萬里山河更不在話下。

從氣息上不難判斷,老頭應該是天靈初期的強者!

此刻,圍觀的弟子們才從驚訝中蘇醒,沒想到這裡的動靜,竟然將天靈境界的長老都驚動了。

「這是……林風長老!」

「我記得,戒律堂好像就是林風長老在掌管,而且韓喆還是他的……關門弟子!」

「以目前的形勢來看,蘇白死一百次,都不足為奇。」

頂級老公好霸道:婚久情深 眾人議論紛紛,林風看著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戒律堂弟子們,再看向已經沒有了頭顱的韓喆,臉色越加陰沉,雙眼中的憤怒和殺意,前所未有的濃郁!

「目無王法挑戰戒律堂權威,更下手狠毒殘害同門,你……該死!」林風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道。

「誤會,這是個誤會!」王忠一抹額頭汗水,急忙打起圓場。

他清楚,自己和蘇白一同進門,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若是蘇白被定罪處死,自己的日子也絕對不會好過。

原本,王忠還想到永生門中逍遙快活的混日子,可沒想到剛一進門就遇上這等勁爆的事情,他也很無奈啊!

「誤會?哪裡有誤會?」蘇白一臉茫然的看向王忠。

王忠嘴角一抽,焦急的輕聲道:「我的大爺,你可別說話了,求求你了!」

「怕啥。」蘇白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面色從容,且毫不畏懼的與林風直視,道:「目無王法?我看是戒律堂的弟子,久居高位、濫殺無辜、禍亂門派,他們才是目無王法吧!殘害同門?戒律堂的弟子殘害同門時,你怎麼沒站出來,說他們殘害同門呢?若是今天死的是我,你是否會站出來為我出頭呢?言而總之,戒律堂就是仗著有你撐腰,所以才敢在門派中肆無忌憚,稱王稱霸的吧!你身為長老,沒有以身作則,反而袒護門下弟子禍害宗門!想不到,門派到底墮落到了什麼地步,才會由你這樣的人渣當長老!你……該當何罪!」

此言一出,全場寂靜,所有弟子均是大張嘴巴,被驚呆了。

甚至,林風都被蘇白說的話給唬住了,愣在原地久久無法言語。

半響過後,才逐漸有人從驚訝中醒來。

「我的天,蘇白膽子也太大了吧!」

「他說出了我們的心聲啊,可是……他太無知了吧,這樣當著林長老的面說出來,無異於找死啊!」

「這等正氣凌然的天驕,有幸來我們永生門,真的算得上是一件奇事,可惜他命不久矣啊……」

「切,還天才呢,我看蘇白就是個傻子,大言不慚,狂妄自大,還真當殺了個韓喆就天下無敵了?!」

「哎……」王忠嘆息一聲,面色難看的說道:「這傢伙,又開始吹牛了……作為一個剛入門的新人,最應該做的就是安分守己……他居然叫囂著定長老的罪,前所謂有的荒唐啊!」

這時,林風也從驚訝中蘇醒,看向蘇白的雙眼中,充滿了嘲弄。

一個新入門的弟子,居然敢對自己說出這等大逆不道的話,真是無知透頂,可悲啊!

「你是在定我的罪?你可知道,我一掌就能將你拍死!」 初見一眼便因你蘇心 林風陰沉的說道,身體所散發的殺氣,越來越濃郁。

「呵呵。」蘇白淡然一笑道:「看來林長老要死不認罪了,也罷,今天我便代替門派,懲罰你這個不作為的長老!」

「就你?哈哈哈!」林風仰天長笑。

他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可還是第一次見蘇白這樣的怪胎!

甚至,他之前都不敢想象,一個螻蟻要無知到什麼地步,才能狂妄成這樣,簡直是個大草包!

「難道,你以為斬殺了韓喆,就能挑戰我嗎?你不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是多麼的龐大嗎?無知小輩!」林風嘲笑道。

「哼!多說無益!」

蘇白雙手快速結印,嘴裡嘀嘀咕咕個不停。

「今天,我就代替門規,抽死你個老不死的,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規矩!」蘇白雙眼猛然一睜,爆射出兩道精芒,隨後雙指向林風一指,道:「給我抽!」

轟隆!

話音剛落,原本萬里無雲的晴空,忽然傳來一道震耳欲聾的雷鳴。

緊接著,在永生門的上空,一團團烏雲聚集,其中電閃雷鳴,散發出一股肅殺之意,讓人心生畏懼。

「哼!」林風冷哼一聲,負手而立,他可不相信蘇白能對自己造成半點威脅。

咔嚓——

下一秒,天空中的閃電便以奇快的速度凝聚,最後化作一根遮天電鞭,上面銀弧閃爍!

旋即,不等眾人反應,電鞭便帶著陣陣刺耳的聲響,從天空向下抽來,彷彿代表著天威,驚天地泣鬼神!

這一刻,原本還面帶嘲諷的林風,終於面色巨變,心中更是出現一種濃郁的不祥之感。

「這是,天威!天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