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光幕上正360度無死角的循環播放著艾麗塔駕駛穿梭機進行折躍時的影像。

「目標確認無誤。」一張滿臉笑嘻嘻的面孔伸出下方的觸手將畫面定格在了穿梭機駕駛艙外的汽車人標記上。

「繼續關注,計算偏差值。」面容無悲無喜宛如死人般僵硬的的面孔,用機械而冰冷的聲音下達了指令。

「群體折躍需要10小時充能,或許可以讓少量海盜船先過去。」另一副面帶微笑的大臉嘴角抽動著說道。

「不,沒有我們直接掌控,那些個愚蠢的鯊魚精比單細胞生物還要低劣的智慧只會提前引起汽車人的警覺!」滿臉愁容,宛如全宇宙都欠他一個解釋的面孔大聲對此提出了否決。

「我們為此等待了太久的歲月!消滅汽車人和那些自以為是的霸天虎!賽博坦是我們的!抽取這顆星球的地心能源!必須馬上完成充能!」最後一張怒容滿面的臉大聲發出了咆哮。

「計劃可行,照此辦理。」僵硬的死人臉做出了最終的決定。狹長的觸手伸出,輕輕摁下了環形控制台上的按鈕。

自大氣層外突然射下的一道粗大能量柱,貫穿了土黃色行星的表層。能量柱上無數旋轉的白色光圈讓它看上去彷彿一個巨大的鑽頭,正一點點伸向地核深處。

而同時,無數覆蓋於地表下蘊含高熱的物質被轉換成了能量不停地沿著在光圈圍繞的光柱被抽取而出!

直到2個小時后,當光柱隨著螺旋形飛船的離開而消失后。整顆行星已經失去了它表面荒涼的土黃色。只剩下一系列自然災難發生過後滿目瘡痍的地表和一片最深沉幽邃的死寂!

「哇我!雖然這並不算是一趟愉快的旅程,不過我已經開始有些喜歡這大個子了,至少他比看上去要有用多了。」

看著遠方汽車人大型裝配工廠若隱若現的輪廓。月嬌湛藍色的雙眼中充滿了好奇和興奮,剛從黑霧中走出不久,口裡就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緊隨她身後走出克勞莉亞轉身注視著身高同自己差不多的尼科爾斯,手拄著腮沉吟了片刻,低下頭望向周啟。

「人類,我可以研究它嗎?當然,作為一個冒昧的請求,你曾經答應過的研究次數可以減少一次。」

「當然可以,克勞莉亞。這再好也不過了。我想尼科爾斯一定會很樂意的。」

「唔?卑鄙的人類主人,你在說什麼?」尼科爾斯一臉狐疑地看著周啟。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嗯,美麗的克勞莉亞女士提出,在之後的某一時間想要對你進行更深入的了解和接觸。」

「哇哦!真的嗎?我已經有些等不及了!」尼科爾斯偏過頭沖著克勞莉亞送出一個夢魘般的飛吻。暗金色的豎瞳中滿是迷醉的眼神。

「謝謝你人類,我沒想到你這麼輕易就能說服他答應。原本我以為會遭到拒絕。」克勞莉亞布滿欣喜的眼神中露出一抹狂熱。拆卸實驗室里那些冰冷的零件,怎麼比得上研究如此奇妙的生物來的有趣。

「看起來她比我還要著急,可為什麼這位美麗的小姐不願意摘下冰冷的頭盔,讓我一睹芳容呢……唔,第一次約會,我該送她些什麼,這該死的地方貧瘠到連花都沒有嗎……」

看著貌似已經進入狀態的尼科爾斯,周啟渾身一陣惡寒。

「希望事情能一切順利。」抬眼注視著遠方汽車人龐大的基地輪廓,他口中不禁喃喃自語。

片刻之後,當周啟第三次步入汽車人總部的指揮大廳中時,等待他的只有通天曉高大的身影。

「對你的到來我感到意外,人類周啟,雖然我很欣慰地見證你遵守了自己的承諾。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你再次回到這裡?」通天曉蹲下身,俯視著周啟,湛藍色的眼窩中滿是問詢。

「尊敬的汽車人通天曉,我是來面見補天士的。希望能得到他的允許進入北極的能量矩陣。當然,只會是我一個人。」

「補天士正前往追尋鈦師傅的足跡,目前不在這裡。」說著通天曉站起身,伸出手指劃過光幕。屏幕上頓時出現了尚完好的五座金字塔要塞的影像。

目視著金字塔頂端自天際垂落的三道猩紅色能量柱,通天曉沉默了片刻後轉頭望向周啟。

「正有越來越多你的同類在進攻能量矩陣,你們的使命已經對賽博坦造成了巨大的傷害。我不知道,汽車人和你的友誼還能維持多久。」

周啟目光微微一縮,通天曉的意思很清楚。無論自己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只要敢在汽車人的領地內搞事情。將面臨汽車人的全面打擊。

想到這裡,周啟仰起頭目光一眨不眨地注視著通天曉的雙眼。

「我已經見過鈦師傅,也聽他說起了賽博坦即將毀滅的預言。我之所以回到這裡,除了想更多接觸他留在金字塔中的意識,獲取魔力神球的下落;就是想同補天士談一談。一旦預言成為事實,如何讓賽博坦的文明得以延續。而汽車人又將何去何從!」

「你說你見過鈦師傅?」通天曉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嗯,沒錯,能量矩陣的守護者就是帶有鈦師傅意志的能量聚合體。」

「我無法完全相信你人類。你的同類正對矩陣發起進攻,而你卻在我的面前大談賽博坦的存亡。這樣的矛盾很難被人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我明白了。」周啟點了點頭。通天曉說的沒錯。換做誰也無法合理的解釋這一切。而且自己進入金字塔的目的並非是如口中所說的那樣純粹。

除了想確保任務能順利完成外,更多的原質能量,火種碎片,無一不在吸引著他!

「你走吧人類,離開這裡。一切唯有等待補天士回來,相信以他的智慧一定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周啟無奈的點了點頭。繼續留在汽車人的總部已經失去了意義。距離第一階段任務結束只剩下16個小時。萬一實在不行,自己也只能挺而走險了!

正當周啟和通天曉溝通失敗,走出控制大廳,準備離開汽車人基地的時候。

就在這時,女氣車人克勞莉亞的腳步突然一頓!湛藍色的能量化雙眼中突然湧現出一抹驚喜的神色!

「怎麼啦克勞莉亞?」月嬌不明所以地望向自己的搭檔。

「我似乎感應到了艾麗塔大姐飛船發出的信號!」

「真的!」月嬌一聲驚呼。清亮的聲音頓時吸引了周圍大堆的眼球。

克勞莉亞沒有理會一驚一乍的月嬌。急促的變形聲里,飛快變作了小型房車的形態。位於車頂的雷達高高升起,一陣旋轉之後,對準了頭頂星空的某一位置。

「唔!這,這是什麼!」尼科爾斯一臉懵逼地望著克勞莉亞變形后的車身。心中才燃起不久的激情瞬間如高空墜落的玻璃,摔的粉碎。

周啟嘴角一抽,這時候他哪兒有心思顧及尼科爾斯心理陰影面積究竟是有多大。

一旦艾麗塔真的成功帶回了擎天柱。或許事情將會出現轉機!

片刻之後,控制大廳外廣闊的地面。

目視著偏體鱗傷的穿梭機緩緩自空中降落,周啟的心跳不由驟然加速。她們成功了嗎?

很快隨著穿梭機腹部垂落下來的升降艙。他心中的疑問瞬間得到了解答。

「怎麼是兩個?」

看著升降艙甲板上一大一小兩具金屬軀體,周啟眼中閃過一縷疑惑,飛翼一展,貼著地面急速飛了過去。

直到了近前他才看清。身材高大,只目測便超過了25米的巨型機械巨人。從他威猛厚重的外形來看,正是心中的偶像擎天柱!

而另一個身材嬌小的女氣車人是先前見過的火翼星。只不過眼窩中暗淡到極致的光芒,和周身因短路而不斷跳躍的電弧無一不顯示著,她傷勢之嚴重,同先前修理過的克勞莉亞有的一比!

「人類!你在這裡真是太好了!快幫助火翼星!她幾乎耗光了所有的能量!」艾麗塔走下船艙的瞬間,見到周啟的身影時,湛藍色的能量化雙眼中不由一亮!

周啟不等她說完,已然飛身落在了火翼星身旁。

女汽車人線條柔美的身軀上不見一絲傷痕,可是從眼窩中越發暗淡的神采可以看出,她距離死亡分明已經不遠!

「能量耗盡?」

周啟從艾麗塔口中清晰地捕捉到了這個字眼。看來問題比起自己想象中的似乎要好那麼一丁點!

畢竟能復活機械體的智能模組只有一塊! 「艾麗塔,快幫我把火翼星的胸蓋打開!」

看清女汽車人的的狀況,周啟急忙仰起頭對著艾麗塔大聲喊道。

「救護車!快讓救護車過來,這裡需要幫忙!」聞訊趕來的通天曉先是一臉不可思議地注視著平躺在升降艙甲板上的擎天柱。隨即轉頭大聲發出了命令。

沒過多久,一陣嗶哩嗶哩急促響起的警報聲中,救護車風急火燎地一路橫衝直撞沖了過來!

「病人在哪兒?為什麼不直接送修理車間!你們這些外行的傢伙是想要謀殺嗎?」救護車口中大聲地抱怨著,吱一聲,車身一個漂移,險險貼著周啟停了下來。

「該死的,他應該叫救火車才對。」女氣車人月嬌一瞥剛完成變形的救護車。忍不住出聲吐槽。

「天哪!我的眼睛沒看錯吧?是擎天柱首領!該死,我應該把那套鈦合金修理工具帶過來的。」救護車口中一聲驚呼,看樣子就要轉身沖回去取那啥鈦合金工具。

「好了救護車!先別激動,快把火翼星的胸蓋給打開!」艾麗塔的語氣中露出了些許急躁。她可沒時間聽這毛躁的傢伙耍寶。

「尊敬的艾麗塔。你確定不需要先檢查一下擎天柱?他看起來傷的很重。」救護車一面七手八腳地拆卸著火翼星的胸蓋。能量化的雙眼中一面帶著深深的緬懷不時望向一旁的擎天柱。

看著他忙碌的動作,聽著他口中絮絮叨叨的碎碎念。所有汽車人的眼中都多出了一抹柔和。

或許在救護車的眼中,他最為尊敬的領袖只是受了重傷躺在這裡,並未曾離去。時隔許久,依舊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接受擎天柱已經死去的事實。

咣當一聲脆響將眾人從以往的回憶中喚醒。原來是火翼星的胸蓋從救護車的手中滑落在了地面

「我的天哪!霸天虎們對這小姑娘做了什麼!她的能源核心都快要燒穿了!該死的活見鬼!她幾乎死定了!」

「冷靜,夥計。」周啟飛身躍起,伸手拍了拍救護車的肩膀。

「是你?人類!太好了!快用你那神奇的能力幫幫她。我對這樣的傷勢幾乎無能為力。」直到這時救護車才注意到周啟的存在,他湛藍色的雙眼猛然一亮,忍不住大聲喊道。

「我需要你的幫助救護車,我可以處理她的傷勢,卻不知到該怎樣讓能源核心恢復動力。」

「當然是能量塊!那些個高密度壓縮的固體能量可以馬上發揮作用!很可惜,現在的賽博坦已經幾乎找不到一塊完整的能量塊兒了。」

周啟聞言心中一顫!看來自己猜的沒錯!正如空間對道具描述中所說的那樣。能量塊確實可以恢復能源核心的動力!

「該如何使用能量塊?救護車?」

「你只需要把能量塊往放入核心,它馬上就能恢復運轉。不過相比找到能量塊兒來救活這可憐的小姑娘,或許你修理克勞莉亞的神奇能力還能派上些用場。」

周啟不等他說完,飛身落在了火翼星裸露在外的能源核心上。隨手腕處白光一閃,一塊約有書桌大小,渾身閃耀著蒙蒙熒光的能量晶體如變魔術般落入了能源核心。

從之前爆出的箱子中,他一共開出了11塊能量塊兒。正愁不知道這東西該怎麼使用。沒想到卻在這個時候派上了用場!

能量塊兒與能源核心剛一接觸,瞬間如同融化了的冰塊兒,化作一抹流光注入了其中。

「危險!人類!」

周啟正不明所以,周身一緊,已被身旁的救護車一把撈在了手裡。

這時,只見下方的能源核心宛如聚變反應爐一般,在能量的轟鳴聲里高速開始了運轉!一絲絲湛藍色的能量通過導管飛速流往火翼星的全身。

「該死!你差點就被烤熟了!作為一名醫生,你一定要認真小心!」救護車抬手將周啟放到眼前,大聲的教訓了一番后,才把他隨手往地上一扔,開始給火翼星合上胸蓋。

周啟伸手抹了一把額頭不存在的冷汗。大夫?咱說話能不帶大喘氣的嗎?說好的一放就完事的,這又不是打雞血,誰特么知道生效會那麼快啊。

「艾麗塔大姐?」周啟心中腹誹之際,救護車身前傳來了火翼星充滿了疑惑的清亮聲音。

我去還真是和打了雞血一樣啊!這就好了?

「別動,火翼星小姑娘。你需要到修理廠進行一次全面的檢修。離合器的電路還有雜音,車燈也要換對新的……」

周啟滿頭黑線地自動過濾掉救護車彷彿怪蜀黍般地淳淳勸導。一偏頭正迎上了艾麗塔在欣喜之餘,充滿了期盼的目光。

好吧,是時候展現真正的技術了。

周啟沖著艾麗塔點了點頭。飛身落在了擎天柱厚重的身軀上。手腕一翻,從紋章里取出了智能機械模組。

「具體會怎樣,就看你的了!但願這次投資物有所值!」

「契約者編號5106可選擇一次性消耗模組,可賦予使用目標機械體全新智能模版,或者用來複活已死亡的機械體。」

「選擇復活!」周啟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復活。被賦予了全新智能模版的擎天柱,還是擎天柱嗎?充其量不過是讓自己身邊多了一部會說話的戰鬥機器而已。這與他的本心和任務目標不符!

就在他做出選擇的瞬間!手中如能量晶體般的模組瞬間開始發亮!轉眼,只有成人拳頭大小的模組變得如同太陽般輝煌!

隨即,耀眼的光團緩緩從他手中升起,在周圍的一眾汽車人驚訝的目光注視下,飄然落入了擎天柱胸前猙獰的傷口中。

如同時光回溯!

擎天柱胸中被原本的威震天,如今的驚破天轟的粉碎的能源核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點點地開始修復。

片刻之後,一個全新的能源核心已然初具雛形!

不但如此,周圍因高溫溶解做一團的各種導管和電路,也開始一條條的被梳理。而同時,彷彿有一雙無形的機械臂將整理完的導線拈起,逐一連接到新的能源核心上!

「天哪!我不是在做夢吧?」

「擎天柱大哥看起來正在恢復健康!」

「我能感到,他或許下一秒鐘就會睜開眼睛!」

……

見證這稱之為奇迹也不為過的一幕,所有在場的汽車人口中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語。

如果他們能量化的雙眼可以流淚的話,恐怕此刻所有人早已淚流滿面!

他們的話語和目光中所蘊含的情感和激動,讓周啟這個外來人不禁深深為之動容!

隨著時間推移,擎天柱破碎的能源核心已變得湛然一新!

就在最後一根導線連接上去之後!擎天柱胸口翻卷斷裂的鋼板開始不斷拉伸,恢復平整,直到變得完好如初!

一切就像他剛走下裝配線時一樣!

然而,包括周啟在內的所有人懷著忐忑的心情等待良久,擎天柱依舊如同沉睡般沒有任何的動靜。

嗯?難道是復活失敗了?周啟心中不禁一陣驚疑。

不可能啊!按照空間的技能提醒,復活幾乎是100%能夠成功的!

「他的核心需要動力。」艾麗塔蹲下身,狹長的湛藍色雙目中帶著欣喜注視著周啟。作為擎天柱的戀人,沒有人可以比她更能清晰地能感應到,擎天柱智能處理晶元中那再度回復活力和躍動的火種!

早說嘛!

你不說要我怎麼知道你要,你說要我怎麼可能不給你!

心中正感疑惑的周啟長吁一口氣。偏頭沖著一臉發傻的救護車使了個眼神。

救護車哪裡用他出言提醒。飛身躥到擎天柱身旁。一陣手忙腳亂之後將他的胸蓋打開,再度露出他的能源核心。

周啟翻手取出一塊能量塊兒,雙手捧著遞給了艾麗塔。

「謝謝你!人類!你永遠無法知道,這對我意味著什麼。」艾麗塔沒有推辭,將能量塊取在手中,彷彿捧著這世上最為珍貴的事物,輕輕將之放入了擎天柱的能源核心!

機械的轟鳴聲強勁而有力!絲絲電弧隨著能量流轉的邁動,在擎天柱那強壯的身軀上不時跳躍,閃現!

時間彷彿過去了一秒!又彷彿過去了千年!

在所有人的期盼中。他空洞的眼窩,一絲湛藍色的光輝悄然亮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