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咔!咔!

傀儡展開的碰撞聲響成一片,所有藍煙星的修士皆是危機感大增。

「動手。」

隨著中年修士下令,新一輪衝擊展開。

穿著法器傀儡的修士一馬當先,成為前鋒,擁有傀儡身的修士緊跟而上。

剛剛組織起反抗力量的藍煙星修士在第一波衝擊里就崩潰,有些修士甚至心生絕望,崩潰了。

沒辦法,仙古宇宙修士的法器更先進,這就好比穿著單兵法器的修士對上還在冷兵器時代的刀劍修士,根本沒有可比性,毫無懸念的被碾壓了,就算藍煙星修士擁有主場優勢,高修為的修士還更多也一樣。

「又打起來了。」

吳澤一直在關注,對他來說,眼前一幕只能算是還有點有趣的小打鬧,如果他出手,別說這些修士,就算整顆藍煙星及周圍星空都會被他一掌打得泯滅,整個藍煙星絕對沒有一顆超過拳頭大的石頭。

這時,一隊仙古宇宙修士自天空飛過,卻是忽然發現了坐在塔頂的吳澤,只是停頓了一下,就向著這邊飛了過來。

吳澤注意到,不禁扭頭看去。

「上。」

小隊領頭的修士見到吳澤,皺了皺眉,對手下的修士命令。

一位修士漠然飛出,手上大刀滴答著鮮艷血液。

「你們想幹嘛?我只是圍觀的而已,不用波及我吧。」

吳澤看出了他們的想法,但他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先言語溝通一下,雖然他並不排斥滅殺修士,但畢竟我是個文明人不是。

仙古宇宙修士盡皆不語,提刀修士距離吳澤只有十幾米了,雖然詫異吳澤竟然還不逃跑,不過也沒多想。

他揮刀斬出,銀白刀光絢麗,眨眼間劈向吳澤。

吳澤沒躲,應該說動都懶得動一下。

刀光斬過,卻從吳澤身上穿透了過去,就像吳澤只是個虛擬幻象。

「你們竟然攻擊我,我很不高興,你們玩完了。」

吳澤認真的說。

「走。」

領頭修士毫不猶豫,剛說完就全力逃離,提刀修士可是元嬰修士,在藍煙星的修士里也算得上一號人物,可是吳澤卻直接無視攻擊,他雖然不清楚吳澤的實力,但也沒多少信心能打得過,畢竟他自己也不過是元嬰修士。

吳澤扭頭望了望四散奔逃的修士,背著小手,搖頭,「跑吧跑吧,可是這有什麼用呢?」

而此時奔逃的修士們也發覺到不對,以他們的速度,這麼一會至少能遁出幾百里,可現在……

領頭修士不禁回頭望了一眼,聳入雲霧的高峰,高大磅礴的高塔,不錯,挺近,近距離看才能感受到那股雄偉的氣勢。

領頭修士開始慌了。

「回來吧。」

吳澤的聲音響徹在所有修士耳邊,所有修士只感覺周圍環境快速的變幻,前伸,像是自己被拉回。

早在所有修士逃跑前,吳澤就將周圍空間掌控,拉伸……

雖然看著很久,實際上,遠得不行,這些修士再跑個十幾億里差不多就能離開影響範圍了。

「前輩,請原諒我們有眼無珠,冒犯了您。」

雖然知道這樣說也沒用,但額頭冒汗的領頭修士還想爭取搶救一下,萬一救回來了呢。

「哦。」

吳澤隨意應了一聲,揮手放出小狗大小的魅影,然後一指幾位修士,「看,有好吃的。」

魅影就是一團漆黑,沒有固定的形狀,聽到吳澤的話,立馬就是一口……嘎嘣嘎嘣!

「誰讓你咬我腳了。」

吳澤臉黑了,一腳猛的一甩,魅影飛向天空,落地之後直接融入了樹蔭之中。 大夏首都河系中心區域,通明司,這是大夏仙朝的情報機構,通明通明,意為一切在通明司眼中都通透明了。

「羅大人,這是最新情報。」

司長室,一位蒼老修士盤坐,他的面前是一面案板,上面有黑色花紋雕飾,顯得厚重樸實,帶著鄭重肅然風格。

暖暖總裁:老婆來個抱 案板上法陣亮起,一個玉簡被傳送過來,伴隨的,還有留存於空間中的一道彙報聲。

羅大人伸出布滿老繭的手抓起玉簡,法念觸發,其中蘊含的消息瞬間被理解。

「我大夏首都河系還沒真正出世,這些仙古宇宙的修士就忍不住了嗎?竟然派修士來攻擊我方靈氣星球,看來是試探。」

羅大人忍不住輕笑一聲,身為情報頭頭,智慧定然不低,一眼便看穿對方目的,甚至短短時間裡都已經好幾個對方目的的猜測了。

「雖然這些星球都只是外圍的靈氣星球,甚至沒有護國法陣的加護,但不管如何,名義上總還是屬於我大夏仙朝的一部分。」

羅大人手中捏著玉簡,目光深遠,想了半響,忽然展露微笑,「看來還是需要和他們商量一下,畢竟我只算是文官,沒有兵權。」

羅大人站起,一步踏出,消失在司長室。

十三號會議殿。

羅大人緩步走進,臉色平淡,看不出任何情緒。

坐在主位上,羅大人法念一動,便通過會議殿直接找到擁有兵權的幾位。

閉目養神,等了一會兒,一道道身影踏入會議殿。

他們都是能征擅伐的修士軍團領導者。

幾人相互對視幾眼,其中一位看似地位更高的紅甲修士淡淡開口,「羅老頭,叫我們來何事?你也知道,如今我仙朝軍隊正在逐步蘇醒,有許多事都需要我們去辦,我希望,你能給個充足的理由。」

「這便是你們要的理由。」

羅大人屈指一彈,一道流光射出。

紅甲修士抬手一拂,伸開五指,一枚晶瑩剔透的玉簡閃爍著微弱流光。

紅甲修士沒猶豫,直接法念接觸玉簡內部。

「原來是這樣。」

紅甲修士面色不變,雖然根據這份情報里敘述,三十多個靈氣星球都受到入侵,死傷慘重,可對於常年征戰,擴展大夏仙朝版圖的紅甲修士來說,這三十個靈氣星球的傷亡,在他看來,簡直就是小兒科,都不會特意去注視。

紅甲修士看完就遞給了身後幾位修士,然後看向羅大人,「你想我們怎麼做?」

紅甲修士很清楚,羅大人叫他們來肯定不是玩的。

「這是仙古宇宙修士對我們發起的第一次試探,第一次接觸,雖然外圍的靈氣星球對於我們大夏仙朝來說不算什麼,但仙古宇宙修士這是落了我們的面子,總不能當做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羅大人眯眼,「我想,我們有必要給他們一個教訓。」

「這,那我們如何做。」

索歡霸愛:杜少的替身情人 紅甲修士認為羅大人說得有理,想了想,開問。

「我通明司的人一直盯著那些入侵修士,現在他們還沒有離開靈氣星球,我的意思是,把他們都留下來。」

「這簡單。」

紅甲修士別的不敢保證,這種剿滅行動那還是有十足信心的。

「祝你取得戰果,有什麼需要就通知我通明司,我們會協助你的。」

「好。」

紅甲修士應了一聲,直接轉身離去,準備調兵譴將,乾脆利落得不行。

仙古宇宙,寂夜星空。

無數傀儡在星空中忙碌穿梭,傀儡工廠直接搭建在星空之中,立體佔地面積極廣,可達上百光年。

能量以瀰漫整個仙古宇宙的靈氣為基,以化真之道做為技術支撐,工廠發動,無數靈氣狂涌一點,然後在各種法器影響下產生蛻變,化作各種傀儡,像是直接列印出來,這看起來,就像是不可思議的憑空創造。

各大勢力之主與種族族長一行人見此,雖然早已經知道,甚至看了許多次,還是依舊感覺驚奇,同時對九草感到深深的忌憚。

九草再怎麼說曾經也是仙尊存在,甚至就算現在,每一人都擁有仙尊戰力,他們就算隱藏再深,也不可避免的被各大勢力探知,獲得些許消息。

他們都深知九草勢力的恐怖,說是仙古宇宙第一勢力絕對沒人反對,但其實他們還是低估了,九草要統一仙古宇宙,他們聯合在一起或許還有些反抗之力,也只是或許。

站在光滑如琉璃般的平面法器上,一行人正討論著對大夏仙朝的各種應對與利益分配。

五十幾個勢力之主和族長雖然面帶微笑,和和氣氣的商量著,但實際上周圍瀰漫的威壓足以使靈仙級別材料的寰宇精都扭曲。

寵婚甜契,總裁老公請別鬧 這不僅僅是話語上的爭奪,暗中的爭奪更兇險。

被推舉出來和眾人應酬的黑草漠然不語,在他看來,這些族長和勢力之主討論的利益根本沒有意義,要知道,仙尊可一個還沒出現呢。

此次大夏仙朝出世,可是宇宙級別的大事,說這些仙尊沒有興趣,誰會相信。

眾勢力之主和族長自然也知曉,但仙尊雖強,但他們可是代表一個勢力,一個種族,仙尊再強也不能抗衡,除非所有仙尊聯合起來。

這時候,所有族長和勢力之主的通訊法器都亮了起來。

黑草目光被吸引過去。

「什,什麼?」

「這些該死的大夏仙朝修士,竟然敢覆滅我們派遣的修士。」

…………

所有人得到消息,派遣前去試探的修士圓滿完成任務,可在即將回歸的時候被大夏仙朝的修士軍團攔截,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只有摧枯拉朽般的全軍覆滅。

一部分勢力之主氣急,但更多人只是神色凝重,緊皺眉頭。

「要我說,你們之前的試探計劃雖然有點用,但也只有這麼點了。」

黑草嘴角一勾,開始嘲諷。

「黑草,你什麼意思?!」

金烏族族長皇太吉那猶如藍色火苗的眉頭一皺。

「要我說,你們的試探只有外圍,只能搜集到外圍修士的情報,可這些對於大夏仙朝來說,根本沒有什麼用。」

黑草說的時候雙手抬起,然後分開以做強調,「要是我,就直接衝進內部先搞個大亂再說。」 「直接衝進去,說得容易,做起來你知道有多難嗎,光是護國法陣就是一道高門檻,跨不過去。」

一位勢力里以國劃分的勢力之主覺得黑草異想天開,他可是清楚的,護國法陣不僅僅只是法陣,還和國運這些虛無縹緲的玩意聯繫到一起的,只要是國家認同的修士都能傳遞過去自身意志與力量,化作防禦力量。

「這個我自有辦法。」

黑草擺出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模樣。

「好,就算你能進去,可裡面是未知的,誰知道有多少修仙強者,你一個人能應付?」

另一位勢力之主搖頭,也不看好,但說完忽然想到一個可能,「等等,你難道是要我們跟你一起進去?」

此話一出,周圍族長和勢力之主們都受驚了,以他們對九草的了解,這還真有可能,畢竟都是一群無法無天的主兒。

「你們。」

黑草掃視,「不,我還不想帶一群累贅。」

這次,黑草的嘲諷卻沒有引起勢力之主們的憤怒,甚至還有些慶幸,畢竟九草可謂是九個仙尊了,要是硬來,他們還真沒辦法。

「那你準備如何做?」

一位俏麗少女眨眨大眼睛,身材苗條,一身綵衣,泛著流光溢彩,顯得魅麗。

她是妖族族長夢璃,雖然看著一副少女模樣,但修士可不能以外貌判別,其年齡幾何沒有多少人知曉。

「護國法陣我們早研究透了,可以不驚動對方悄悄潛進去,然後怎麼亂怎麼來,至於具體的細節我就不多說了,反正到時候你們會知道的。」

黑草雙手環抱,淡淡的話語透出無比自信。

「什麼,你們能避開護國法陣?」

那內部為國劃分的勢力之主震驚,忍不住開口詢問,要知道大夏仙朝比他的勢力可更強大,九草能穿過大夏仙朝的護國法陣,是不是意味著也能視他勢力中的護國法陣為無物。

這由不得他不慎重,對於他來說,護國法陣可是一項重要的防禦外敵手段。

黑草瞟了他一眼,沒說話,只是嘴角勾起淡淡微笑,這便是明確的回答。

以國劃分的勢力之主感覺有些心塞,被九草這幾位盯上,可真不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

「說到底,你難道準備自己進去?」

皇太吉眯眼,問出一個尖銳問題,畢竟實力低了進去沒用,收集不到情報就會被大夏仙朝的修士給打死,所以進去實力可不能低。

「沒錯,雖然大夏仙朝還有五十年左右才能和仙古宇宙交接,真正出世,可在此之前我們必須了解大夏仙朝,如果可能,最好直接解決他們。」

黑草這話讓眾人心中微顫,他們可只抱著在大夏仙朝出世之前多搞些情報,知己知彼,可完全沒想到九草都已經在想出世前解決大夏仙朝。

真是太……太……太無語了。

「那你準備什麼時候動手?」

仙龍族族長獻駿詢問。

所有勢力之主和族長都看了過來。

「什麼時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