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喝,還有,你還是點個小杯的吧!」田七葵對著陸庭歡笑了笑,眼睛眨了眨,好像是想表達什麼意思,但是她並沒有體會到。

「那就要一杯小杯的焦糖奶茶,加冰。」陸庭歡改口說道,女生點了點頭,便開始在機器上操作了起來。

「同學,你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嗎?」田七葵看著女孩認真的模樣,不動聲色的打聽著。 「是的,我大三了。」女生一邊專註著手上的奶茶,一邊解釋道。

「哦哦,那這家店開了多久了?」田七葵繼續打聽著。

「不到一年吧!」

「是嗎?那你知道這附近開的最久的一家奶茶店是哪家嗎?」

「最久的?」女孩聽到田七葵的話,不由得抬起頭看了看她,然後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似乎是在思考。

「嗯,隔壁那家好像是三年多,應該是從我進大學就開始了…其他的幾家大多都是這兩年剛開的…」

女孩皺著眉頭,認真的回答著田七葵的問題。

「好像沒有那麼久的奶茶店。」女孩想了半天,得到了這樣的一個答案,「不過有學校里有一家甜品店,好像已經有十多年了。」

「真的?」田七葵和陸庭歡聽到這句話,異口同聲的回應道,音調上揚,有些興奮。

「嗯嗯,不過最近好像在對外出售了。」女孩說道這裡,聲音停住了,似乎有些什麼難言之隱,遲疑了片刻才繼續解釋道,「可能是被同類型的店鋪影響吧,甜品店的生意就越來越差了。估計熬不住了。」

「同學,那家甜品店叫什麼?」陸庭歡終於明白了田七葵問這些問題的目的,便急忙追問著。

「糖在心。」

陸庭歡喝到了焦糖奶茶,整個人又恢復了活力。

兩個人繼續朝著景大的校園裡走去。

景大不愧是S市的頂尖大學,從進入學校開始,四處都縈繞著文學的氣息。

田七葵還沒畢業,來到這裡感覺很特別,就好像以前上學時候,偷偷去隔壁學校一樣。

糖在心在景大靠東面的位置,挨著文學院的教學樓。

這是一條不大不小的小食街,一眼望去便可看到街尾,麻辣燙,燒烤和炒飯等小店在街上一應俱全。

兩個人站在小食街的街口找了半天才發現了糖在心的位置。

這似乎不是一家傳統的甜品店。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甜品店應該有著少女系或者是淡色系的牌匾放在店鋪頂端,就算不是精心設計的專有字體,也至少要用個正規的黑體或是幼圓,將『糖在心』三個字寫在牌匾上。

而景大的糖在心,刷新了他們的認識。

不知道是店鋪年久失修或是老闆已經放棄了她,本來該有的牌匾上面的字體已經陸陸續續的掉落,剩下的只是一塊廣告牌模樣的條幅掛在中間。

店鋪周圍是完全的透明玻璃,也因為長時間沒人打理變得並不明亮。

玻璃的正中用紅紙貼著『出讓』兩個字,也格外的扎眼。

現在是下午三點一刻,本來是下午茶的高峰時間,甜品店裡卻冷清的可以養蒼蠅…

田七葵和陸庭歡站在店鋪門口,相視看了一眼,心裡同樣的疑惑。

「哎,同學,吃什麼進來看看?」或許是兩個人在門口遲疑的時間有點久,換來了店內服務人員的注意,便走出來對著二人寒暄道。

田七葵和陸庭歡點了點頭,便一同走進了甜品店。

「同學,外校過來的?沒見過你們啊?」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看到兩個人有些意外,但隨即便換上了一副熱情的笑容走了過來。 「是啊,我們聽說景大的甜品特別好吃,所以專程過來嘗嘗。」田七葵看著女人裝扮,雖然一副甜品師的打扮,但是確實從隔壁的休息室里出來,以及她熱情招呼客人的模樣,八成就是這家店的老闆。

「哎呀,你這丫頭還真會說話。想吃什麼,姐姐今天給你們打折。」女人聽著田七葵有些奉承的話,笑的花枝亂顫。

「您有什麼推薦?」田七葵也熱絡的回應著,畢竟她們今天過來的目的是打探消息的。

「榴槤你們吃不?我們家賣的最火的就是榴槤忘返,吃過保准你們流連忘返。」

老闆娘叫著服務生過來將桌子擦了擦,便帶著田七葵和陸庭歡坐到了卡座上。

她將一本有些『歷史』的菜單放到了桌上,繼續介紹道,「你們今天運氣好,我嘴饞給自己買了個榴槤,若換是平常,這榴槤忘返可以吃不到的。」

田七葵聽著老闆娘的介紹有些心動,但是榴槤的味道太重了,還是要考慮身邊陸庭歡的感受。

「榴槤你吃嗎?」田七葵試探的問了問她。

「我可以的…不過…」陸庭歡面露難色,悄聲的說,「剛剛那小杯的奶茶,真的是喝的我好撐!」

陸庭歡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田七葵不讓她喝大杯的奶茶了…

原來今天的下午茶戰役才剛剛打響…

田七葵和陸庭歡在老闆娘的推薦下,點了一份流連忘返和楊枝甘露。

老闆娘應了一聲之後,便高高興興的朝著后廚走去。

老闆娘一離開,田七葵就開始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這家店確實有些年頭了,牆壁因為漏水開始掉皮,本來白色的牆體也已經泛黃,桌椅看上去也已經有年頭沒有翻新過了。

「同學,你們店鋪在出讓嗎?」田七葵大概分析的出,這家店的生意是真的很差…她看了看坐在吧台里發獃的男生,開口詢問道。

「嗯,是啊!」男服務生似乎沒想到田七葵會提問,有些意外,卻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剛剛那個人,是你們的老闆嗎?」田七葵繼續追問道。

「嗯…」

「看上去很年輕,應該在這裡做了蠻久了吧!」

「我們這家店有十多年了,聽我們老闆娘說,以前她就是景大的學生,畢業了便接下了這家店來做。」

男服務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一個人看店太久寂寞了,現在可算找到了一個能夠聊天的人,便開始聊了起來。

田七葵也發現了有了聊天的慾望,心裡歡喜,便繼續追問道。

「那你們老闆娘的手藝應該很不錯吧!」

「是啊,我們老闆娘做的甜品特別好吃,你看我在這工作了三四年,被她的甜品『荼毒』的胖了八斤了。」

田七葵看著男生的模樣,雖然說被荼毒,但是卻一臉幸福的模樣,不由得揚了揚眉。

「不胖,很可愛。」

「你們在聊什麼?」老闆娘的動作很快,兩樣甜品已經全部坐好上盤。

老闆娘將榴槤忘返和楊枝甘露放到兩個人的面前,除此之外還有兩杯珍珠奶茶。 「老闆娘,我們沒點奶茶。」陸庭歡可能是真的喝不下了,小臉寫滿了拒絕。

「私人送的…我親自煮的,好喝著呢…」老闆娘看的出陸庭歡的拒絕,便將兩杯奶茶都放在了田七葵的面前。

「謝謝謝謝…」田七葵還是很感恩的…雖然兩個人來到店裡的目的並不純粹,但是老闆娘熱情的性格還是很吸引人的。

「嗯,很好喝。」田七葵嘗了一下,奶茶不是很甜,和平時那種沖泡粉狀的味道很不一樣,應該是用不錯的紅茶煮的。

「還有這杯。」老闆娘看到田七葵的認可,很開心,馬上將另一杯向前推了推。

田七葵有些意外,她本以為這兩本奶茶是一樣的,但是現在看著老闆娘充滿期待的眼神,似乎不太一樣。

她將另一杯奶茶拿起,輕抿了一口…

「這個味道…」田七葵有些意外,很特別,好像從來沒有喝過…

「老闆娘,這個味道很特別,很清香,不是港式奶茶的的那種茶香的濃郁,也不想台式的那種清甜…」

「哈哈,這是我的獨家配方。」老闆娘聽到了田七葵的讚許,心滿意足,有些得意。

有這麼好喝嗎?

一旁的陸庭歡看著田七葵和老闆娘兩個人的商業互吹,忍不住拿起了第二本奶茶嘗了一口…

「擦…這味道好特別…」陸庭歡自認為喝過很多的奶茶,卻好像從來沒有喝過這麼特別的味道。

「是啊,清甜中太有回甘,不會甜膩,又少了茶的苦澀,多了些絲滑的口感。」田七葵將自己對奶茶的評價更具體的描繪了一次。

「老闆娘,你好厲害。」田七葵舉起了大拇指由衷的讚美道。

熱絡招呼的老闆娘被小姑娘這麼誇著,竟然有些害羞,臉上爬了少許的紅暈,卻顯得更加的有魅力。

田七葵看著老闆娘害羞的模樣,臉上的笑容也更深了。

「我們快嘗嘗這兩個甜品。」有了前面奶茶的墊場,兩個人小女生對甜品的商場更加的期待。

榴槤忘返,榴槤球,糯米球和雪山底和應季的水果搭配,看上去和其他的甜品店的並無二樣。

田七葵用勺子撐了一點的榴槤球…眼眸不禁亮了起來。

甜品師將榴槤打碎,加上了冰淇淋在裡面,讓榴槤的味道更有層次感。

田七葵不禁有些意外,想不通的是這麼好吃的店,為什麼生意會這麼慘淡。

「喲,有客人啊!」伴隨著尖銳的高跟鞋聲音,穿著一身限量版的高定的女人,出現在了甜品店裡。

有些耀眼的珠寶首飾和這家店鋪顯得格格不入,甚至和景大也格格不入。

「今天有客人在,我不想和你吵架。」老闆娘看到來人,臉上本來的笑容蕩然無存,隨後便換上了一臉的戒備。

「呀,新同學呀!」女人似乎沒有不介意老闆娘的話,自顧自的走了進來。

她看了一眼田七葵和陸庭歡,有些驚訝,隨後又換上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田七葵看著眼前的女人,也是三十多歲的樣子,但是似乎保養的很好,整個人的皮膚水水嫩嫩,但是裝扮有些艷俗。 「也是啊,除了新同學誰還會來這裡吃東西呢?」女人將手中限量版包包放下,扯過來了一個椅子坐在了田七葵的身旁,做出一副要講故事的架勢。

「林北北,你夠了!」老闆娘有些忍無可忍的吼道,「這麼多年我從來都沒有去招惹過你,但是為什麼現在你還不肯放過我!」

老闆娘的聲音有些聲嘶力竭,說到後面帶著一絲的哭腔。

「老闆娘,你沒事吧!」服務生看到自己老闆娘受到欺負,便馬上跑了過來,扶在她的身邊。

田七葵和陸庭歡本來是來打探消息的,卻不想遇到這樣的畫面。

「我不肯放過你?哼,放過你做什麼?讓你在出去危害人間,破壞別人家庭嗎?你個小三!」

林北北也是越說越激動,到後來整個就站了起來,指著老闆娘的鼻子罵道,「你這種女人,用現在的詞說叫什麼,叫綠茶婊!搶閨蜜的男朋友,你要不要臉?放在古代,你是要被浸豬籠的。不過可惜,你生在了當下,做小三的也能堂而皇之的走在大街上了…」

「當年卻是我一時糊塗做錯了,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就不能放過我嗎?」老闆娘帶著哭腔,眼淚不停的留下來,看著有些可憐。

「哼,你哭啊!就知道哭,當年他不就是被你那幾滴眼淚騙上床了嗎?哼…怎麼這麼多年了沒有新的招數了嗎?還是只會哭嗎?」

「喂,你夠了,老闆娘早就和那個男人分手了!」服務生站在一旁,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緊握著拳頭大聲的反駁著。

「哼,分手還不是早晚的事情?他能因為你的幾滴眼淚和我分手,肯定也會因為下一個女人和你分開!」

「你這個女人怎麼回事,自己都已經嫁人了,幹嘛總是抓著以前的事情不放?」服務生看著自家老闆娘哭的梨花帶雨,心裡有些憋氣。

「怎麼,當小三還怕人說啊!我現在就出去告訴大家,這家店的老闆娘是小三,看誰還要來吃甜品…」林北北越說越來勁,順勢拿著包包就要到門口去喊…

「喂,你給我回來!」服務生上前就要把林北北抓回來。

男人的力氣肯定是要大於女人,更何況服務生的正直壯年…

他這一拉,林北北站不穩,險些倒在地上,還好田七葵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扶住了她。

「你們都冷靜一下…」田七葵扶著林北北站穩,忍不住說了一句。

旁觀的兩個人,實在是有點看不下去了,在校園內這種公共場合,萬一動起手來,場面可太難看。

陸庭歡聽到田七葵的話,也站起身來,順勢將服務生像后拉了拉,兩個人保持著安全的距離,互相鄙視的看了一眼。

「有什麼事情坐下來慢慢說吧!」田七葵拉著林北北到卡座上,輕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撫。

林北北看了一眼她,沒有說話坐了下來。

陸庭歡也一樣,給老闆娘讓了一個位置,讓這個哭花妝的女人坐在了自己的身旁,服務生則一臉警惕的站在了老闆娘的身邊,做出一副誓死捍衛的模樣。 「我們大家有什麼話,慢慢說嘛!」陸庭歡看著大家都落座,便一副和事老的模樣率先開口道。

「哼,她這個女人,三天兩頭就來店裡鬧,老闆娘苦心經營這麼多年的甜品店被你搞得一點生意都沒有…」當事人還沒開口,一旁的服務生就忍不住說道。

「哼,她做甜品?她的心都是臭的,做的甜品會有人吃嗎?」林北北不甘示弱,趾高氣昂的回懟了一句。

「你…你….」服務生氣的說不出話來。

「明明…」老闆娘打斷了這個叫明明的服務生接下來的話,然後自己開口說道。

「北北,我知道你恨我,當年確實是我沒有抵住誘惑,破壞了你們兩個的感情,但是現在你已經結婚了,你也找到你的幸福了,並且你先生對你也很好…」

田七葵看著老闆娘娓娓道來的模樣,確是顯得楚楚可憐,女生看了都有些不捨得責備,何況是男人呢。

「袁璐,別叫我名字,我覺得噁心,還有我先生對我好那是他愛我,並不能作為你背叛我們之間友誼的借口。」林北北不依不饒的補充了一句。

「嗯,林小姐。」袁璐改了稱呼,叫了一聲林小姐,繼續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也不指望去挽回什麼了。現在這家店也已經在對外出讓了,之後我會離開S市,不會在礙你的眼了。」

「你要走?」

「你要走?」

林北北和明明聽到這句話,竟然同時有了意外,異口同聲的問道。

「怎麼?還不讓走嗎?」袁璐沒有在意明明的意外,而是有些苦笑的對著林北北說道,「我已經被你罵了這麼多年…還不夠嗎?」

「呵,做錯事,還怕人說嗎?」林北北這句的氣勢已經沒有了原來的咄咄逼人,但是卻依舊不願意趨於弱勢。

「說吧,罵吧,林小姐,這些日子,您最好每天都過來…不然以後可能真的沒有機會了…」袁璐似乎是放棄了最後的掙扎和辯駁,任由林北北再說什麼。

「你…你…你不要臉!」袁璐這種不癢不痛的態度,讓林北北好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樣…無處撒火。

她丟下一句話,便拎著包包氣勢洶洶的離開了甜品店。

看著林北北離開的身影,又看了看袁璐的一臉疲憊,田七葵的心裡有些異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