唧唧……

木靈、羅天神情均是一呆,低頭看著兩人中間小不點模樣的靈猴,臉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呆鄂還是忍禁不禁。

靈猴剛才竟然信誓旦旦:「哼,不過區區化神境小士。讓本靈猴出去分分鐘鍾收拾乾淨!」

……

羅天睜開雙望向遠處開始啟程的青山修士,揮手召出一件烏黑法袍隨即套在身上口中法決一起,隨著點點波動羅天的身形和氣息便一點點的消失了;便連剛才動用靈息的波動,也被烏袍上面的瑩瑩之光一招就此散去。

羅天心中一動再揮手,一個金毛髮色的小猴崽便出現在一旁的枝杈上。

「走了!」

羅天嘴角露出壞笑,一把抄起還在好奇的打量四周的靈猴,御空而起想著青山派修士追去。

當然,羅天只是看看的貼著枝杈飛行,向那灰袍修士般的凌空而起羅天卻是沒那個膽量的。

誰知道會不會突然從旁邊蹦出什麼可怕的精獸怪物,或者一不小心撞進什麼絕境,那羅天可就要悔之莫及了。

靈猴好像也知道羅天事情關緊,雖然不滿羅天的動作,可還是乖乖的爬到羅天的肩頭。好奇的打量四周環境,一雙眼睛活靈活現甚是可愛。

青山修士再次上路速度比之此前顯然也快了不少,算算時間這已經是第五天了。

而羅天卻是已經等了差不多半月之久,現在臨近匯合的日子已經很近;羅天也是極其希望這些青山修士早日趕到目的地的。

此後又是兩天在好不停息的趕路中渡過,青山修士看起來也是怕夜長夢多徒生變故。

這兩日幾乎沒有停歇的趕路,就是休息都是那灰袍強修祭出一方十幾丈的法毯;眾人靜坐其上閉目恢復,在灰袍人的催動下繼續趕路。

羅天倒是還輕鬆一些,只是遠遠的墜在三十裡外不緊不慢。靈力不足便服下食靈丹,靈識有所損耗那識海中六成的元魂心力也會無時無刻的凝聚修鍊為羅天補充回來。

這場意外的旅途到了現在更像是對羅天的一種歷練。

兩日後的午間,羅天一路追隨那群青山修士到了一處巨大的無名峽谷,這峽谷但是寬度就有近千丈,長度更是令羅天舉目四望都無法看到盡頭,只看到一道裂痕蜿蜒至極遠處;好似大地被撕裂了一般。

一路行來也非順風順水,只看青山修士中又少了三名碎體靈修和一名凝神靈修便知路上的兇險。

羅天倒是佔了這群青山修士的便宜,一路行來前面的妖魔鬼怪各種危險,均被這些免費的開路工清除趕緊。

就是還有僥倖殘留下來的,也都對羅天毫無威脅的一些雜草。


當然,相對來說羅天此行一路的收穫也是寥寥無幾。倒是靈猴滿載而歸,總是趁羅天不注意偷偷溜出去;然後又是神不知夠不覺的潛回來。

一開始羅天還擔心靈猴走失狠狠的責怪了一番,後來在發現靈猴不及不會走失,並且能夠跟上自己的速度。還能從這茫茫深山中找到各色神奇的靈果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這不是廢話么,一個免費為你提供靈果的苦力,你會去責怪對方到處亂跑?

羅天可不傻,自然是樂的享用這些無需任何代價便能受用的靈果寶物。

咔嚓…

羅天一口咬下手中青翠靈果的表皮,立時一股清甜湧入腸胃化作一股令人舒坦的濃厚靈息融入軀體,強話羅天肉軀的同時,也讓羅天琢磨的獸體修鍊法門精進了幾分。

更有一絲微弱的波動直達識海,讓羅天損耗的靈識補充了一絲。

得益於靈猴尋找靈果寶材的特殊能力,羅天這兩人不及沒有損耗太多實力卻是修為精進了一些。

「悟空,以後多尋點這類果子。味道不錯!」

察覺到手中的果子可以補充一絲靈識損耗,羅天眼前一亮便打趣道。能夠補充靈識的寶材可不多見,既然有機會自然要多存儲一些。

吱吱……

靈猴的回應自然也是歡喜,不過手裡抱著一顆大蟠桃口齒有些不清楚;但是看那眉開目笑的神情應該是極為歡喜。

羅天心裡嘿嘿一笑,也是覺著不可思議。

自己不過是給這靈猴取了一個名字,沒想到竟是領著『狡猾』的猴頭幾日來都歡喜非常,次次都把最好的果子給了自己。

想到自己給靈猴取得『悟空』這麼名字,羅天的心裡就有種想笑笑不出的衝動;好像這個名字在心裡有什麼特殊意義一般。

但又怎麼都想不去來……

『悟空』這名字其實是羅天從典籍中關於禪宗之道記載中照搬過來的。

禪宗記載便把五行靈猴稱謂『悟行』,意思是五行之氣感悟天道常倫后化作的靈物;其實就是造化之靈的意思。

羅天取『悟』字,而以靈猴可隱去身形的特性起了這『悟空』的名頭。

青山修士在谷口稍作休整,便忽然全力加速向谷內飛去。

這次飛行超出羅天所料,完全是放手一搏的氣勢。

羅天不敢遲疑一口吞下手中靈果,來不及將手指上的殘液清除。便招呼一聲靈猴向谷內追去…… 羅天衝進谷中才發覺情況不對,此前所見峽谷兩邊岩石黝黑諸多斑點。

現在離得近了羅天才赫然發現,這哪裡是什麼黑色的斑點岩石,分明是一隻只黑羽血鴉匍匐在岩石之上。

剛才經過青山修士一眾疾行猛遁,這些在白日間沉睡的血鴉立時從睡夢中驚醒。

羅天這才是明白了青山修士為何一改謹慎小心作風,變得迅猛不過一切。

單從數量羅天便感到無窮的壓力,入眼密密麻麻不過剎那邊遮蔽了峽谷上方的一線天空;使得羅天向上飛出峽谷的打算只好放棄。

「哭啊!」

羅天看著頭頂徘徊中嘰嘰喳喳的黑羽血鴉,那個無奈心中後悔。

此前一直是青山修士在前清掃障礙,現在倒是變了成了羅天在後面扎屁股;青山修士倒是只管疾飛,哪裡用管背後驚醒的黑羽血鴉。

「加速!」羅天也是不傻,這種情況下根本不可力戰;血鴉的數量就是無敵的實力。

黑羽血鴉羅天對其特性也多有了解,這一切都要得益於家中典籍所涉豐富。

這黑羽血鴉性極嗜血,只需聞到一絲的血腥味便可以激起其血性,便會無窮無盡的攻擊面前之物。更可怕的是黑羽血鴉是群居性的低等級禽獸,一隻血鴉實力不如一名識靈境修士。

但一旦成千上萬的聚集起來,在數量恐怖的情況下化神境強修都要退避三舍。

現在羅天所要做的便是在黑羽血鴉發現並將自己當做目標前,衝出黑羽血鴉的籠罩範圍,避過這令人驚駭的鴉群。

羅天的運氣還算不錯,儘管血鴉遮天。但是『嗚喳』亂飛間並未對羅天發起攻擊。

額……

額頭閃過黑線,羅天好像發現一點不對勁?

仰頭望著那紛飛的血鴉,然後身體猛然一顫臉上尷尬道:「靠…我怎麼忘了,我身上有隱身法袍在……」

儘管羅天想到血鴉並不攻擊自己的原因,但還是有些心糾。畢竟血鴉的數量恐怖到不下數萬,真要對羅天發起進攻只需片刻功夫,羅天便有可能被食盡血肉。

有了隱身法袍的臂助,羅天便無需擔心血鴉的圍攻;立時發動法決速度又迅猛了幾分,在身後留下一串旋轉的氣流。

喳!

喳喳……

忽然,空中盤旋的血鴉飛行方向一轉紛紛俯衝而下,看軌跡竟然是沖向羅天……

「糟糕!難道被發現了?」羅天大恐連忙語氣一層無色的透明氣罩保護自身,同時召出數枚爆裂靈決、火烈靈決準備應對。

血鴉俯衝速度極快,不過眨眼便到了羅田眼前,手中一翻靈決已經露了出來隨時可以祭出。

然而這時羅天卻是發現,這些血鴉雖然是直奔自己而來,但好像並不是對自己攻擊。

羅天心中一動咬緊牙關,打算將賭上一把。

『賭』字充滿了不確定性,這對修士而言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可能用到這個字。

呼——

嘩啦啦…..

血鴉扇動翅膀的聲音連成一片,在羅天耳邊響成一片。眼睛死死的盯著的眼前呼嘯而過的一隻只血鴉肅穆的神情卻是緩緩的舒緩了下來。


羅天的賭博顯然是賭對了,呼嘯而下的血鴉並未攻擊向羅天,相反而是向著谷底衝去。

身旁血鴉連續不斷的撲下整整持續了數息時間,羅天在這段時間也不管有任何異動;血鴉不曾發現羅天自然不會攻擊,可一旦羅田被這些靈智簡單的獸禽發現,將要面對的便是無窮無盡的圍攻。

血鴉群飛去羅天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立刻變將遁速提升到極致向谷內深處飛去。

一番耽誤那青山修士早已不見,空氣中的靈息波動更實在血鴉的攪動下所剩無幾。羅天心中不免現出一絲焦急,到了這裡追丟了這群青山修士豈不是在太可惜了。

羅天遁飛間向谷底望了一眼,只見谷底暗紅色的雲霧瀰漫;那些撲下的血鴉不過眨眼功夫便隱入暗紅雲霧中,就好像谷底有什麼更加吸引血鴉的存在。


若是羅天還有時間,在有隱身法袍的臂助下可能還會下去一探究竟;但事有緩急羅天現在主要任務,便是追上青山修士不惜一切代價得到那靈精。

那青少年修士在灰袍修士的帶領下遁速極快,比起羅天來也是只快不慢。

羅天整整急速飛行了半個時辰,也未發現青山修士的身影。

倒是在追蹤的過程中,在四周岩壁上發現了不少劍氣法決留下的深深劍痕;這些劍痕所到之處岩壁上都布滿了血鴉的血跡,不久前竟是爆發過血戰。

「谷中還有修士?」羅天心中一動放緩了遁速,四周靈息波動已經變的強烈,也不用擔心失去目標。

一開始羅天在崖壁上發現的劍痕還不是很多,可越是向後追蹤,岩壁上的劍痕變更多。

且這些劍痕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也更加恐怖,甚至於羅天在一處劍痕內發現了一些零碎的靈石碎片,羅天看到這些靈石碎片便好奇的動用法能向下挖掘實驗。

令羅天意外的是,竟然被他發現了玄晶石。

玄晶石是靈石中的次殘品,也可以說是純度最低等的靈石。這類靈石一般是不會作為靈力補充或者靈幣原料使用的,大多用在靈決煉製或者一些雜品法器煉製中。

但有一點卻是玄天修士們公認的嘗試,有玄晶石出現的地方必有靈脈!

靈脈乃是天地靈氣聚集之地,在此處因為天地靈力過於濃郁便會逐漸的凝聚成石;靈石便是對著些天地靈力聚集起來的石頭的稱謂,乃是修鍊一途中罪不可缺少的物資、等價之物。

「近了!」羅天目光變的炙熱,儘管自己對靈石的需求不大隻是希望得到靈精;但是有這樣一條極品靈脈擺在面前又怎能有不取之理?

當然了,對羅天來說這些都是末節。是在得到靈精后視情況而定才能決定的!


「你究竟何人?為何對我青山門士苦苦相逼?」

谷內忽然傳來一陣隆隆嘶吼,吼聲中帶著靈息靈壓;在谷內驚奇駭人颶風,呼嘯著向羅天背後席捲過去。

不過剎那間羅天背後便是一陣血雨腥風,那些並未落入谷底暗紅色雲霧中的血鴉立時在空中炸做一團血舞。

喳!

「糟糕!」羅天來不及思考那灰袍修士為何發出巨吼,額頭冒著細汗向著前方衝去。

谷底傳來一陣陣血鴉嘶鳴,在羅天驚恐的注視下先是一隻血鴉從雲霧中衝出;接著兩隻、三隻,直到後面的無窮無盡……

這些血鴉已經不同此前的迷茫徘徊,而是充滿強烈的嗜血氣息,不大的身板里湧出的時能夠將一名成年壯漢壓垮的狂躁殺意。

喳!

血鴉群發出徹響山谷的嘶鳴,瘋狂的撲向此前血鴉被聲波爆裂的空中;被血腥味激起煞氣的血鴉根本不管不顧這些曾是同伴的屍體,而瘋狂的吞噬起來。

羅天一邊急遁潛逃一邊額頭冒汗,幸虧他見機不對提前離開;若是再慢半分此刻那些被分食的血鴉中怕就有他的身影了,密不透風的鴉群下就是羅天身有隱身法袍也無從躲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