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他個雞雞,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陪我們喝酒,陪我們唱歌、跳舞,要是哥玩的開心,還要跟你們好好的耍耍。”坦克晃了晃手裏的酒杯。

“這纔是我的好兄弟,不管對手是誰,找上門才找茬,不管是否打得過,都要敢於亮劍,就憑坦克剛纔那句話,坦克,霸王花,咱三走一個。”夏東強舉起了手中了酒杯。

“強哥就是霸氣,別說十個,就說再來是個,我坦克找打不誤。”坦克意猶未盡的說道。貌似剛剛打的不是很過癮。

彷彿是爲了響應坦克的話,坦克話音剛落門就被第三次推開了。一名中年男子跟着服務員走了進來,那人環顧了四周,神情嚴峻。

“怎麼?想來報仇?”坦克壯大了嗓門。

“不,不,你誤會了。我叫胡軍,是1910的總經理。”中年男子趕緊搖手道。

中年男子看着眼前的一羣人,看夏東強坐在這羣人的中央,一眼就看出他是中心人物。“這位小兄弟看着很眼生嘛,是第一次來我們這邊消費吧?”

“恩,怎麼了?你是來趕我們走的?”夏東強左手拿着酒杯,並不站起,微微的看着中年男子。

“怎麼會呢,所謂來的都是客,我已經瞭解了事情的經過,要是趕客人走我們這邊就沒生意了。三位來這邊消費發生的事情我深表歉意。”胡經理邊說邊向身後打了個手勢,服務員趕緊出去,隨後端上四杯紅酒走了進來,胡經理自拿一杯,服務員分別給夏東強他們三人每人一杯。

“來,大家幹了此杯,今天發生的事情就當我胡軍向大家陪不是了。今晚你們的消費全部免費,希望你們玩的開心。”胡軍陪臉笑道,“還請麻煩四位小姐幫我照顧好客人。”胡軍邊說便給四位舞女塞了幾張百元大鈔。隨後離開了包廂。

胡軍剛出包廂就立馬打電話到醫院,詢問李天虎的傷勢。還好,只是斷了幾根肋骨,並無生命危險。胡軍這才長嘆一口氣,要知道,李天虎的父親可不是個省油的燈,要是老爺子動起火來還不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這時老年得子的李長江也來到了醫院,看望兒子的傷勢,心中怒火中燒。別看李長江是個唱歌的,還是頗有些權利的。對身邊的祕書說,給我接1910胡軍的電話。

這邊胡軍剛掛完電話,又響了起來,接過電話,電話那頭想起重重的語氣,“我說胡軍,你還想不想在A市混了,今天這事怎麼搞的?你這經理怎麼做的?”

“李叔,今天這事還真不賴我,對手武功太強。。。。。”胡軍將當時的情況如實的說了一遍。

李長江微微皺了皺眉頭,沒想到這世上這有此神人,1v10,短短一分鐘之內竟然全部被撂倒。“那你打算怎麼辦?”李長江加重了語氣。

“李叔您放心,我已讓弟兄埋伏好,只要他們一出去,我那百八十名弟兄定會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胡軍聽李長江語氣不對趕緊說道。

“我需要看到那些人的屍體。”;李長江說完掛斷了電話。

兩個多小時過去了,夏東強三人已幹掉了三十多瓶酒,依然神智清醒。“要是能再打上一架,那就更過癮了。”坦克搖了搖最後一瓶拉菲。

夏東強看了看手錶,擡頭說道:“時間已經很晚了,我們還是回去吧。”

坦克環視了四名舞女,指着其中最漂亮的兩人道:“怎麼着,今天有沒有興趣跟哥回去耍耍。至於費用嘛,肯定是不會低滴”

“既然哥哥這麼看得起妹妹,妹妹當然不敢不從啊,不過妹妹還從沒玩過雙飛的感覺呢。”其中的一名舞女驚豔說道。

“雙飛嘛,顧名思義,就是飄飄欲仙的感覺咯。一個字diao,兩個字diao爆,三個字diao爆了。”坦克**地說道,話音剛落,兩名舞女早已被坦克扛在肩上,一左一右。

“強哥,要不你也帶兩個回去?”坦克調侃的問着夏東強。

沒等夏東強開口,霸王花就傳來了鄙視的語氣:“你以爲強哥跟你一樣喜歡重口味啊。”

夏東強。。。。。。自己一句話也扯到自己,真是躺着也中槍

連帶兩名被扛的舞女,五人走出了包間。



他們的一舉一動已被視頻監控室的胡軍看的一清二楚,通知弟兄們做好準備。胡軍對着對講機說道。 出了1910,霸王花道:“強哥,咱兩坐一輛車吧,讓坦克自己坐輛車跟那兩舞女慢慢淫dang吧。”霸王花嘴裏帶着些許不屑的語氣。

“ca,我還求之不得呢。”坦克甩了甩了頭,吻了吻身邊其中一名舞女,“兩位妹妹?待會咱們玩車震好不好?”坦克捏了捏舞女白潤的臉頰說道。

“大哥您真壞哦,什麼都會玩哦。您這麼強悍,我們姐妹二人怎麼吃的消啊,還不被您乾死。”舞女邊說邊用食指點了點坦克的嘴脣。


夏東強右手一擺,打了兩輛的士,剛要上車。就在這時,四周衝出了百十來號人,手裏有拿砍刀的,有鐵棍的,有板磚的,還有拿匕首的。一看就知道是衝着夏東強他們來的。

坦克身邊的兩名舞女頓時失去了笑容,臉色煞白。試想一下,那一百人衝鋒起來,不談那氣勢,光聽那震耳欲聾的聲響就夠嚇人的了。雙腿發軟,站在原地直哆嗦,雙手捂臉,微微發出沉吟聲。

“霸王花,幫我照顧好這兩位小妹。我去去就來。”坦克說完脫下了外套,扳了扳手腕,簡單的活動下筋骨,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這羣打手。

“霸王花,趕緊帶那兩妹子進去躲躲,等我們處理完在出來。”夏東強大叫到。


霸王花聽完趕緊去拉兩名美女。

夏東強看了看眼前人羣,微微嘆氣,露出無奈的表情,低聲自言自語道:“唉,還真是難纏啊,怎麼到哪都會碰到這樣的事情,非逼着哥出手。”說完拿出一把隨身攜帶的苦無,對坦克道:“坦克,我七你三,就這麼定了。”

“強哥,遇到這麼好的事情您也太自私了吧,怎麼着也得五五分吧。”坦克說完竟然頂着人羣衝了上去,嘴角微微翹起,露出詭異的笑容。

看到坦克如此的魯莽,夏東強無奈的搖了搖頭。夏東強眼神突然迸發出一股殺氣,左掌握拳,右手緊握苦無,也充了過去。

對方如洪水泄堤般的壓了過來,2vs100,人數相差懸殊,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

但結果卻出乎意料,坦克果然名不虛傳,在人羣中橫衝直撞,不管是誰,都無法跟他抗衡。只見他鐵拳一揮,一人順勢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向後面的人羣,那鐵棍砸在坦克頭上,“啪”的一聲,坦克絲毫沒事,巨大的彈力卻將那人虎口震傷。

他們不知道,坦克經常在美國地下打黑拳,已經蟬聯冠軍三四年,以力量聞名,如果坦克暴怒,頃刻之間可將眼前任何事物撕碎。

衆人見坦克就像一鋼鐵戰士,心生怯意。相比之下,夏東強似乎弱的很多,不僅長得斯文,還拿着小武器。俗話說恃強凌弱,於是大家紛紛向夏東強衝去。

殊不知眼前此人就是名震世界的“鷓鴣哨。”此人武功深不可測,速度極快。

夏東強微微一笑,露出一絲的不屑。“蹭”的一聲,之間一個殘影,夏東強消失在那羣人的眼前。等到再次看到夏東強的身體時,夏東強已出現在他們面前。看似瞬移,其實夏東強只是提高了自己的速度,不斷快速的移動,普通肉眼根本就無法捕捉,夏東強並沒有急於攻擊,在人羣中不斷的攢動,那種效果極帥。

“嗖”的一聲,倒下一人,一秒過後,腹部噴出一股鮮血。簡直是難以置信。夏東強閃到這羣人面前,晃了晃手裏的苦無,鮮亮鋒利,竟然沒有一絲血跡。

普通人根本難以想象,一打幾並不稀奇,但是面對幾十倍的人數優勢,卻還能從容應對,這就十分的罕見了。好在現在是深夜,並沒有多少行人。爲數不多的幾人見此陣勢,早已躲了起來,怕殃及池魚。

夏東強每每閃過,就有一人應聲倒下。呼!呼!呼!,一根鐵棍呼嘯着向夏東強飛了過來,夏東強輕盈一閃,躲了過去。餘光看到霸王花正跟幾人纏鬥,略佔下風。其中一名男子雙手持棍,高舉頭頂,向霸王花後腦砸去。

千鈞一髮之際,夏東強手臂用力一揮,右手苦無飛了過去,苦無猶如一支離弦利箭,飛了過去。只一聲慘叫,苦無重重地戳進打手的手臂,夏東強緊接着一記重拳,打手飛出數米。

“注意安全。”夏東強轉身對霸王花微微一笑。隨後又加入了戰團。

只一根菸功夫,剛纔氣勢洶洶的百十名打手全都癱倒在地,武器隨處可見。坦克拿起地上的衣服往肩上一甩,走到夏東強面前對夏東強說道:“實在是太弱了,不過跟強哥一起打鬥就是舒服。”此時的坦克短袖也被劃破幾個口子,傷口隱約可見。

“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的高手啊,下次可別這麼衝動了。這要是碰到弱的還好,要是碰到強的可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說完夏東強向霸王花走去。坦克大嘴一咧,跟着走了過去。

這裏面的胡軍得知外面發生的情況後,頓時癱坐在地上,渾身直出冷汗。這夥人究竟是什麼人,竟然這麼強悍。正在這時,胡軍的電話又響了起來,這纔回過神,拿起手機,接了起來。

“我說小胡,結果怎麼樣了?”電話那頭傳來沉重的聲音。

“李。。李叔。剛剛安排的一百名打手全都被打到了。”胡軍邊說邊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什麼,你小子說的是真的?”李長江將信將疑的問道。

“千。。。千真萬確,我手下的人親眼看到的。”胡軍話中稍微有點顫抖。

“你給我查清楚這幾人來歷,這事還不算完。”李長江不滿的掛完電話。

“我說兩位美女,沒有驚着你們吧。”坦克邊說邊摸了摸其中一名舞女的粉嫩的臉頰。

可能是受到巨大的驚嚇,那兩名舞女依然驚訝的張大小嘴。許久纔回過身來。

坦克輕輕地拍了拍她們的洗臉,對夏東強說道:“強哥,咱走吧。”


而此時夏東強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根據他多年的經驗判斷,隱隱感覺有人在暗處盯着自己。夏東強擡頭望着一輪明月,忽然又微微一笑。

“風,火,雷,電。感覺怎麼樣?”

“那身材高大的男子武藝稍強,有點難以應付,不過那女的到目前爲止還沒什麼感覺,從剛纔的表現看似乎不怎麼樣。”

“不可掉以輕心,他不會看錯人,該你們出場了。”以爲鬍鬚花白的老者低沉的對身後四人說道。

見夏東強不動,坦克滿臉困惑,“強哥快走啊,我坦克還急着回去風花雪夜呢。瞧瞧這兩名美女,看來我今晚可要精盡人亡啊,要不強哥也去找兩個試試。”坦克調侃的說道。

“咱們還有四名貴客要好好的招待。”夏東強雙手交叉道。

“怎麼才四名啊,這也太不過癮了。”坦克左顧右盼道。

“這四人跟剛纔那百人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雖然我沒有跟他們交過手,但他們的武藝應該不差,坦克你可要小心點,霸王花你也上吧,我這次就不出手了。你們兩個必須要擊敗他們”

“。。。。。。。。”坦克無語,又說對手很強,又讓霸王花上,自己卻在一旁看着。強哥這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啊。坦克有點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只聽四聲輕響,四名穿戴整齊的男子從高處跳了下來,站在了坦克面前。那西裝,帥的一逼:那手套,白的一逼;那眼睛,黑的一逼。如果用兩字形容的話就是裝13了。

“是那個組織的四大金剛吧。還挺能裝13的嘛”坦克微微一笑。

“閣下武功不錯,我兄弟四人看後心裏直癢癢,想與閣下切磋切磋武藝,不知可否?”

此時的坦克戰意正濃,一聽切磋武藝,渾身沸騰,如同餓虎找到獵物一般。

(多點收藏,多點鮮花撒) “事情好像越來越有趣了。”坦克脫光了上衣,全身肌肉膨脹,青筋暴漲。

四名男子絲毫未動,“我們四人不是隻對付你一人,而是你跟她。”中間一名男子指着霸王花道。

霸王花看上去就是個普通的女生,竟然點名要跟她交手,雖說不出對手處於何種目的,不過還是小心爲妙。坦克轉頭看了看身後的霸王花,霸王花似乎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

“先打敗我再說。”坦克將手手一橫。

此時的夏東強站在一旁,一手搭着舞女的香肩,一手夾着一支菸悠閒的抽了起來。他心裏清楚,這是張將軍在測試二人的實力,他不能出手。

面對人數上的劣勢,坦克必須先發制人,最好的辦法就是逐個擊破。坦克突然加速,一個箭步,衝了過去。一人見狀,迎了上來。坦克擺出右拳,一股強大的氣流放佛圍繞在鐵拳的周圍,鐵拳向一枚**射去。那人立馬伸拳相迎,兩拳相撞,二人同時向後退出五六米。

竟然能正面接住坦克的鐵拳,顯然是一名力量型對手。雖然接下了坦克的重拳,不過那人還是甩了甩手,看的出剛纔坦克的鐵拳還是很有分量的。

夏東強細細看了看此人,發現此人上衣胳膊上有個雷字,相必這人就是風、火、雷、電中的雷了。

沒等坦克站穩身體,幾柱小旋風夾雜着片片樹葉橫向想坦克穿來,坦克高高跳起,雙腿拉成180度,風柱擦着坦克下身而過,“啪”的一聲,坦克回頭一看,那風柱竟將一個大樹鑽出幾個小洞。驚出坦克一身冷汗,差點就做不成男人。

“我說你也太損了吧,沒看到那邊還有兩個美女嘛,竟然打我那邊,我日你姥姥的。”坦克要點生氣的說道。雖然坦克有點發怒,但此時的頭腦卻格外的清醒。

“坦克,小心點,此人似乎具備特異功能,善於控風。”夏東強對坦克提醒道,依此推測此人就是風、火、雷、電中的風了。夏東強環視了一下,打量了其餘兩人。其中一人面紅耳赤,渾身散發一股很強的陽剛之氣,想必此人就是火,剩下的最後一名自然而然就是電了。

“放馬過來吧,怕你就不是坦克。”坦克大喝一聲,朝四人衝了過去。

站在風前面面紅耳赤的男子,微微伸出雙手,突然兩道火龍從手心竄了出來,直奔坦克。待火龍飛出,風張大雙手,仰面朝天,“哈”的一聲,突然刮來一股強風,加快火龍飛躍的速度。

飛奔中的坦克瞳孔中的火龍迅速變大,看着疾馳而來的火龍,迅速順勢後倒,雖然躲閃及時,但胸口還是被火龍撩了一下。火龍剛過,雷立刻出現在坦克的正上方半空中。亮出右膝,藉着空中的慣力狠狠地砸向了坦克。

坦克趕緊連續幾個側滾,躲了過去。剛一擡頭,半空劃出一道閃電,向坦克劈來。坦克躲閃不及,伸臂抵擋。那道閃電就想一把尖銳的利劍,伴隨着一道血光,閃電在坦克的左臂劃出了一道口子。

“挺厲害的嘛。”坦克舔了舔左臂的傷口,轉身對身後的霸王花嚷道:“霸王花你還不出手啊,沒看到他們都會特意功能嗎。沒看到剛纔他們攻擊老子大鳥嗎,再不出手我就不能再風流倜儻了。”

霸王花做出一個ok的姿勢,隨後雙腿盤膝而坐,兩眼緊閉,雙手護於膝旁。這時操控火的那名男子忽然兩膝跪地,雙手抱頭,叫了起來。隨後突然站起,對着雷就是兩股火束穿了過去。風見勢不妙趕緊使出一道風強,擋了下來。

見風擋了下來,火轉而向風發起了攻擊。“你們兩個快去攻擊坐着的那名女子,她現在操控着火的大腦。”風一邊抵擋火的攻擊一邊對其餘二人說道。

二人聽後目光轉移到霸王花這邊。其中的電正欲發力,坦克卻以出現在他面前,向他揮出了鐵拳,無奈之下,電只能暫停攻擊,躲避坦克的鐵拳。趁着這個間隙雷衝向了霸王花,伸出右腿,狠狠的向霸王花的右肩俯衝而去。

突然一道火牆擋在了霸王花的面前,雷躲閃不及,右腿燒了起來。

失去了雷的保護,跟坦克近戰單挑,很顯然電佔據了下風,坦克一記重肘,向電重重砸去,情急之下,電只能伸臂抵擋,無奈坦克力道之大,愣是將電愣生生的摁了下去,跪倒在地。左手趁機抓住電的一隻手,扔出十幾米遠。暫時解決了電,坦克向雷走了過來。

此時雷腿上的大火剛剛熄滅,見坦克快速跑到了自己的面前,隱隱猜出電已被坦克擊敗。二話不說對着坦克就是一記掃堂腿,坦克後退數步,躲了過去。

坦克手背擦了擦鼻子,回頭看了下身後的霸王花,此時的霸王花已微微出汗。坦克知道雖然霸王花能夠控制別人的大腦,但也要分人而異。難度越大,特意能力就會消失的越快,若完全消失,霸王花的意志很有可能不能回到自己的體內,變爲植物人。想到這裏,坦克不由冒出一身冷汗,大喝一聲,使出了全身的力量。

頓時一股真氣圍繞在坦克周圍。“吃我一拳。”雷咆哮道,一記單拳砸向了坦克。坦克身體一側,躲了過去,對着雷的肱二頭肌就是一拳,雷的右手頓時耷拉下來,微微搖晃,好個力道,竟然打斷了雷的胳膊。

夏東強看了看旁邊的風火二人,由霸王花控制的火拿出百分之百的功力噴出一團烈火,風無處可躲,只能用風豎起一道壁壘,阻擋了烈火的攻勢。兩人一直僵持,似乎都已精疲力盡,但心裏都明白,誰先放手誰就輸了。

勝利的天枰明顯偏向坦克他們一方,似乎已經沒有繼續激戰下去的必要。

恰恰在這是時候,張將軍出現了,穿着一套老式中山裝。身後的電一瘸一拐的跟了過來。

見對方停止攻擊,霸王花也回到了體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