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迎向兩人的秦一白,卻被兩人強猛的勁力震得如斷線的風箏一般迅疾向後飛摔而去。

周圍的人們看到這一幕都不禁紛紛的搖頭嘆息,心中大叫這年輕人實在是有些太不自量力了。

後邊的徐市正想伸手去接飛摔而來的秦一白,站在其後的鬼谷子卻大喝一聲“我來!”

隨後輕輕一掌已把徐市推開,伸手向秦一白飛來的身體抓去。兩名合體修者的合力一掌,豈是徐市能接得住的麼!

可就在這時,秦一白飛速摔退中的身體竟突然一頓,如被一根無形的繩子牽引一般突兀地停了下來,就那麼一動不動地懸浮在半空中,而後平躺的身軀更是一個翻身,已從從容容地在空中立了起來。

“譁!”


周圍觀看之人見此情景立刻喧鬧起來,一個個眼睛瞪得大如雞蛋,一副不可思議之相。

秦一白可不是傻子!明知道對面兒是兩個合體大能,他怎麼會傻了吧唧的跟對方硬着幹呢?因此在他雙掌拍出的同時,已自展動神念,溝通了潛伏在右胸前的神祕小斧,從小斧中借出了一絲玄妙無方的神祕之力並融在了自己的掌力中。

這樣,既能探清合體修者的虛實,又能保護自己不至於受到太大的傷害。

而合體大能的實力也確實令秦一白吃足了苦頭,雖然有神斧之力護體,但他適才也被震得渾身痠軟無力、骨痛欲裂。也幸虧是他身具混沌神體,否則縱有神斧之力護身,也必會被兩個合體大能的洶涌元力給震成肉末。

站在空中的秦一白伸了伸腿擡了擡手,隨後又歉意的對鬼谷子一笑,笑容中充滿了對其剛纔迴護的感激之意。

“你個臭小子,嚇死我了!嘛的,差點被你嚇的爆血管兒了!”

鬼谷子嘴裏罵着,可臉上卻已是堆滿了笑意,也混不管修行到他這份兒上還會不會得凡人那種爆血管兒的病了,反正心裏舒坦了就好。

秦一白扭回頭輕輕的拍了拍袖子,冷眼瞧着齊東來非常不屑地一笑,伸出手來衝他微微地勾了勾手指,道:

“你!還有什麼路子,儘管亮出來,老子在這兒一併接着!” 當秦一白在空中毫髮未傷地站起之時,齊東來也是吃驚不小,他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好勇鬥狠的紈絝大少、一無是處的浪蕩子弟,現在也是一個身有不凡修行的修者。

秦一白以一己之身竟然能夠擋住他兩個大能高手的一擊,足見秦一白擁有不凡的底牌。此刻見秦一白滿臉不屑地衝他挑釁,不由陰陰地一笑,皮笑肉不笑地道:

“嗯…不錯!開了眼了,不過…我看你特嘛能牛逼到幾時!”

話落,啪的打了一個響指,似是輕描淡寫地道:

“再去兩個,看他的骨頭還硬不?”

隨着話聲,他的身後竟唰唰的又閃出了兩個形體模糊的合體修者!

一見這情形,周圍圍着看熱鬧的各路人物轟的一聲便亂了起來。

這不明擺着就是用實力壓死人麼!


兩個合體修者秦一白已經接的十分狼狽,如今再加兩個,這不明顯的是欺負人麼?

此時周圍看熱鬧的人中已經有人罵了起來。

“嘛的!有這麼欺負人的麼?怎麼不去找倆小孩兒比劃比劃,那不是更牛叉!”

“可不是嘛!老兄,你知道不,現在俗世特別流行拼爹。我合計着,這小子肯定也就是這德性,仗着有個好老子,特嘛在這兒裝人呢!”

“嘿!拼爹的小子,趕緊回家吃奶去吧!別在這兒丟份兒嘍!”

衆人七嘴八舌的一頓起鬨,竟大多都是貶扯齊東來的,而此時鬼谷子、墨翟等人也早已走到了秦一白身邊,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之勢。

卻說齊東來一見周圍衆人隱有抱打不平的勁頭兒,臉上的神色竟是越見陰狠,眼中寒芒一閃,一縱身噌的一下已經躥到了一個合體大能的頭頂上站好,冷冷地掃視了一眼周圍的衆多修者,厲聲喝道:

“都特嘛給我閉嘴!都吃飽了撐的是吧!今日鬼國轉輪王所屬在此辦事,有不服的給我站出來!否則都特嘛給我退下去!”

齊東來一句話說完,眼神更加兇狠地掃過了四周的每一個人,凡被他瞪視的人,全都不由自主地緩緩向後退去,顯然是被這轉輪王的名頭兒鎮住了。

只一會兒功夫,便已有八成以上的人退到了遠處。仍舊呆在原處的,不是本身修爲高絕者,便是一些與鬼谷子、墨翟有些交情的人。

齊東來有些變態的兇厲眼神緩緩掃過鬼谷子和墨翟,以及其後的徐市還有大魚小魚,嘿嘿地冷笑道:

“好…好啊!不見棺材不落淚是吧?就你們幾隻蝦兵蟹將還想擋住我鬼府的腳步麼?真是癡心妄想!”

鬼谷子活了幾千年了,什麼風浪沒見過呀!因此聽齊東來披着虎皮、扯着大旗的口氣不禁有些好笑,便一撇嘴道:


“行了小子!大話說的差不多啦,鬼國的人我也不是沒見過,怎麼着?今天帶了幾個鬼奴出來,就想在小梵天橫行了?”

此話一出,包括秦一白在內的大多數人才都明白過來,原來齊東來身後出現的這些形體朦朧的黑影叫做鬼奴!

“嘿嘿嘿!老東西,看來你知道的不少嘛!怎麼?嫌少是吧!好,我就多上點兒菜,讓你好好的舒坦舒坦!”

說罷,一揮手喝道,“鬼奴全部出動,這幾個人我全要活的,今兒個我要讓他們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兒到底如何!”

嗖嗖嗖…

隨着齊東來的話聲,他身後竟一連又幻出了八個一身鬼氣的鬼奴,且全部都是合體境界的大能修者。

一時間,大殿內竟是落針可聞!

原先自恃修爲沒有後退的高手,以及與鬼谷子、墨翟有些交情的修者們已再也無法保持冷靜,微微一亂之後已紛紛的選擇向後退去。到最後,竟再無一人站在秦一白等一方。

形勢比人強啊!在絕對的武力面前,任何人都會選擇明哲保身,這根本不奇怪。

秦一白心中暗歎一聲,並沒有埋怨周圍衆人的不仗義,只是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無論世俗還是修界,都是強者爲尊的地方,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老大!

雪中送炭者少,錦上添花者衆,這本就是人性的特點,你又能期望些什麼呢?人,必須要靠自己。這纔是王道!

站在合體修者頭頂的齊東來,一見秦一白幾人已變成了孤家寡人,不由哈哈大笑道:

“怎麼樣?秦一白!這天下還是識時務的人多吧?在場的英雄衆多,卻沒一個人幫你們,這說明什麼?說明你們完了,完蛋了!知道嘛!哈哈哈…”

齊東來也確實有理由得意。這天下之大,修者衆多,可有哪個人能像他這樣隨隨便便一揮手便派出十二個合體大能的高手來。

合體啊!可不是元嬰、金丹什麼的小蝦米。

一個合體大能,在俗世的修行門派中,都足以執掌一派的門戶了,可在齊東來這裏,僅僅是他的一個影子護衛而已,這特嘛的還有天理麼?

所以齊東來高興,心中的滿足感空前高漲,他恣意張狂的笑着、發泄着,這種感覺他覺得比在俗世中欺負普通人強多了,真特嘛…爽!

可就在這時,“沙沙沙”的一陣腳步聲響清晰的傳進了在場衆人的耳中。


正在得意而笑的齊東來面露驚訝地停止了暢笑,一臉不可置信地看着秦一白身後。

只見原先隨着終南祖師王喆老道站在人羣中的葉婉靈,此時正一臉堅決地向着秦一白處走來。

一雙如玉的小手兒緊抓着自己的衣服下襬,顯然心中很是緊張害怕,但眼中卻閃爍着倔強而堅定的光芒。只見這小丫頭一步不停地直接走到了秦一白身後站好,也不說話,就那麼無聲無息地表達了她的堅定立場。

“哎,造孽啊!都說女生外嚮、女大不中留,以前還不信,道爺今天算是特嘛領教了。真是命苦啊!”

老道王喆苦着一張老臉,嘴裏一邊嘟嘟囔囔地數落着,腳下卻也是隨着寶貝徒弟走了過來。

秦一白一見如此,心中立時就是一暖。這小丫頭處處跟自己做對,可沒想到關鍵時刻竟能如此支持自己。雖然這做法有點兒傻,簡直可以說是飛蛾撲火,但這一番心意秦一白卻是永遠記住了。

“葉丫頭,你可知道你在做什麼嗎?現在退出還來得及,要不你到哥哥這兒來,哥可是想着你呢!”

適才一臉驚訝的齊東來,此時卻是一副豬哥相地滿嘴亂噴着,氣得葉婉靈牙齒咬得咯咯直響,嬌軀也在微微地顫抖。

秦一白聽到齊東來的胡言亂語後眼中寒芒一閃,一聲大喝中往前一步踏出,一股鋪天蓋地的殺意直衝齊東來撲去,其威勢竟然不下於合體修者的施展。

對面的齊東來被這殺氣所攝,媽呀一聲竟從空中跌下地來,而他身旁早已有兩個合體修者縱身而上,替他擋下了殺氣的衝擊。

適才威風八面的齊東來這下可是惱羞成怒,跳着腳對那些鬼奴道:

“給我上!全都給我拿下,尤其那個女的。嘛的,看老子怎麼修理你!”

十二個合體修者,在齊東來一聲令下之後已飛速地把秦一白等人圍在了中間。

明眼人心裏都清楚的很,滿打滿算秦一白這邊也只有鬼谷子、墨翟和王喆三個合體境界修者,大魚小魚的修爲衆人都不清楚,徐市在這種場合中根本派不上用場,和小丫頭葉婉靈一樣都是保護對象。

兩相對比之下,與對方十二個合體大能的實力相差的實在太遠了,除非發生奇蹟,否則今天肯定是凶多吉少。

當此緊要關頭,鬼谷子、墨翟以及王喆三個老頭全都咬着牙把心一橫,準備玩兒命了。

而秦一白也已經把右手扶在了右胸前,神識早已溝通了潛伏在那裏的神祕小斧,隨時可發出驚世一擊,他也知道,眼下可真正是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候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四象殿大廳最裏面的玉石寶座上突然明光一閃,一道人影已出現在了寶座中。

但見此人頭梳八寶髻,細眉長眼,鼻直口闊、大耳垂倫,身披一件寬大的麻衣。隨着他微微的一笑,一團祥和的氣氛瞬間沖淡了大殿中肅殺的氛圍。

只一顰一笑便可對氣場影響如斯,這人的修爲也未免太可怕了。

此人眼見場中的形勢,不由細眉微皺,淡淡道:

“東來!不可胡鬧,趕快退下!”

而後,又向着秦一白等人道:

“諸位,這齊東來乃是我老友鬼國轉輪王的新進弟子,如有得罪之處還請見諒,希望各位給我一個薄面,暫時揭過了吧!” 秦一白不認識此人,可是鬼谷子、墨翟等人卻是認識啊!

一見此人現身,大殿中的所有人齊都鬆了一口氣,全都面向此人施禮致意。

聽到此人說話如此客氣,鬼谷子趕緊上前一步施禮答道:

“天主真是太客氣了!此事本就不是我等引起,是非自有大家見證,但無論如何也是失禮了,還請天主勿怪!”


原來來人竟是小梵天的主人,其真名幾乎無人知曉,衆人皆稱其爲天主,意既小梵天之主。

鬼谷子幾句話把是非曲直挑的清清楚楚,答話間尺寸把握的更是滴水不漏,沒有留下一分把柄。

也不怪鬼谷子如此小心,誰叫這天主一上來就說跟齊東來師門有交情呢?是親三分向!連老百姓也明白這個道理,何況精明如鬼谷者。

這天主一見鬼谷子如此小心,不由微微一笑輕輕點了點頭道:

“好!既如此,那此事就算了結,在我小梵天之內再也不許尋釁生事,否則休怪我無情!”

而後,他又轉向大衆道:

“小梵天疏忽,讓各位見笑了,現在宴會正常進行,請大家隨意享用。”

說罷一拍手,已有無數下人手託食盒酒罈魚貫而入,轉眼工夫大殿中已是酒香瀰漫,肉香撩人。人都說修行之人全都不食葷腥,可這實際上滿不是那麼回事兒啊!你看這滿桌滿席的,倒有一大半是肉類菜餚。

眼見形勢緩和,秦一白也是長出了一口氣。這要真打起來還真是懸了,自己雖然還有王牌在,但以這神祕小斧對付十幾個合體修者,他委實沒有什麼信心。

其他人也是一樣,一番緊張之後雖然沒什麼心情大吃大喝,但也都圍在一張桌前應景的閒聊着。

適才沒有如願的齊東來可沒那麼好的涵養,一見事情已無法逆轉,便冷哼一聲轉身出了大殿,臨行前,滿是怨毒的眼神卻是盯了秦一白半天之久。

衆人中唯一沒有受什麼影響的便是大魚小魚這兩個小鬼頭,此時就好像沒事人似的大呼小叫地尋找着可口的美食,爭搶的不亦樂乎。

小丫頭葉婉靈也是一改剛纔一往無前的大氣,靦腆地座在師父身旁,低着頭不言不語。

而老道王喆則是看一眼秦一白,再看一眼自己的寶貝徒弟,看來看去的瞪着眼珠子直生悶氣,鬼谷子和墨翟卻是看着王喆的模樣相對竊竊而笑,氣得王喆更是怒意難消。

就在衆人心思百轉之時,突有一個執事模樣的人急匆匆走了過來,掃了一眼幾人後便走到鬼谷子面前恭敬地道:

“先生,我家天主恭敬幾位貴客移駕一會,還請隨我來。”

說着已束手候在一旁。

鬼谷子初聽這人的傳話明顯一愣,想是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出。但人家以門主之尊、小梵天天主之架請幾人過去,那是給足了幾人面子,想不去也不是那麼回事兒了。

所以,鬼谷子給衆人打了一個眼色,率先站了起來。那執事之人等幾人全都站起之後,便領先一步向着最裏面的玉石寶座方向走去。

玉石寶座之處乃是大殿中的至高點,比其他地方足足高出三尺有餘,其上白玉鋪地,顯得高雅異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