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羅郡九十九中區,乾羅區中,林氏一族是當之無愧的龍首,但若論武力……」

「當屬傳承『印第安座』血脈的兀家。」

「不過。倒未曾聽她提起過兀不凡,似乎這青年和林樊一樣,也是單相思。」

林風心中微忖,輕然一笑。

不知不覺,自己倒是進入『大哥』這個角色,替羽墨瞎操心起來。

目光倏然望去。只見羽墨正朝自己微微一笑,旋即走來,輕輕挽起自己的臂膀。林風倏地一怔,頓時感覺到一股磅礴殺氣從身旁傳來,不用看都知是那『兀不凡』散發而出。

「喔……」心中頓明,林風卻也不介意。

自己這做大哥的,替妹妹做幾次擋箭牌,並無所謂。

反正如今在釋羅郡,早已是傳的天花亂墜。

「怦!怦!」心跳的十分快速。林羽墨看似平靜,但芳心卻是從未有過的一片亂麻麻。和林風之間,有著說不盡的關係,是她指腹為婚的對象,更是間接害了她一家的『兇手』,但如今卻待她無微不至……

是好?是壞?

心中有什麼感覺?

事實上,羽墨現在都是弄不清楚。

剛才只是臨時起意,不止是『絕』了兀不凡的心。更要告訴所有人……

她羽墨,已是有了意中人。

一直以來。她都極為煩惱,包括兀不凡,林樊在內,有太多的青年才俊在追求她。只是,如今她只想振興家族,並不願考慮愛情這一方面。但麻煩卻是一樁接一樁而來。

「是你欠我的。」羽墨心道,輕抿嘴唇。

挽著林風的手臂,卻是心亂如麻,有著說不出的感覺。

「走。」林風淡然一笑。

完全無視這兀家少主,徑自而去。

是否測試『承重力』並不重要。眼下卻是少趟渾水才是。

但……

「站住!」兀不凡暴喝,眼眸寒亮。


霎時間,兀家眾手下便將林風與林羽墨團團圍住。

「兀少爺?」林羽墨美眸輕閃,淡淡開口,「你莫要忘了,這裡是林氏一族,並非你兀家。」

唰!身影一閃。

兀不凡陡然出現在眼前,林風雙眸一炯。

狂暴的風壓,帶來強勁的氣流波動。

「好快的速度!」

「他的爆發力真是驚人。」

身形比自己龐大一半之多,但眼前這黑鎧青年卻絲毫不受此限制。

兀家,傳承『印第安座』血脈,確實無愧為南方十二星座中兩大『戰神星座』之一。

「我並非干涉你,羽墨。」兀不凡冷眼瞥過林風,沉聲道,「但你選擇這種窩囊廢,未免太糟蹋自己。」眼中帶著一分殺意,寒光凌厲,「像他這樣的貨色,我一拳能打死十個!」

星主級巔峰的氣勢,力壓林風。


兀不凡雄厚的殺氣澎湃散發,似乎是刻意而為,周圍眾武者無不面色難看。


但……

林風,卻置若等閑。

「嗯?」林羽墨眼眸輕閃,瞥過林風,心中亦是頗為驚訝。

手腕著林風,可以說林風的一舉一動,每一個細節都近在咫尺感應,但眼下林風卻氣定神閑,絲毫不受影響。


他,真的很神秘。

「只靠嘴巴有什麼用。」林風淡然開口,雙眸毫不避讓的迎上兀不凡。

霎時間,『叮』的一聲,左眼星穹瞳猛的璨亮,那是玉淼輕動的聲音,配合著星蒼瞳的綻亮,林風的雙瞳瞬間變的極為可怕。兀不凡面色陡然驟變,眼前彷彿閃過無數交錯空間,好似陷入一片幻境之中。

瞬間——

「破!」怒喝一聲。

兀不凡滿臉通紅,眼前霎時恢復光亮。

但此時,周圍卻是一片鴉雀無聲,每個人的眼中都充滿著震鄂。

兀不凡,竟然後退足足三大步!

被林風用眼神逼退!

震駭!

極為的震駭。

眾人獃獃的望著林風,後者此時依然一臉淡定從容,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但剛才的一幕,卻是無比清晰的印入每一個人眼中——四目對視,兀不凡直退三步,敗下陣來!

最為驚訝的,當屬林羽墨。

美眸宛如秋水碧波。閃動透亮。

林風在她心中,變的越加的神秘,挽著他的手,莫名的……

她竟感覺到一股『安全感』。

從未有過的感覺。

「你,你!!」兀不凡滿臉通紅,身體輕顫。

緊盯著林風。彷如一頭獵豹蘊藏著深深的怒意,兀不凡咬牙道,「好,小子,你有種!」

剛才情急之下他完全忘了,林氏一族可是有『瞳術』的傳承。一個不查,便吃了暗虧,此時哪怕他有再強的實力,亦無用武之地。在這裡動手生事,簡直是老壽星上吊。

「我認得你了,林風。」兀不凡雙眸寒光凌厲,「我們朱雀挑戰賽見!」

言罷,便是揮手怒喝,「走!」

領著兀家眾人,兀不凡滿臉忿怒之氣,昂首闊步而走。

這一次。吃了個大癟!

「那便是瞳術么?」林風心中輕動。

「融合玉淼之後,我對星穹瞳的感應和控制更強了許多。剛才……」

林風亦感驚奇,剛才不過是聚目而視,星穹瞳便是自發的攻擊,彷彿施展了幻術一般。

但自己,根本未掌握任何攻擊技巧。

「隨心而發,每一次『複製』倒也是這樣。」

「信手拈來。」

林風嘴角輕划。也未太在意。

起碼眼下,自己又多了一個攻擊的『技巧』。

「不好意思,林風。」林羽墨聲音輕微,倍感歉意。

原本只想借『勢』,將那些煩人的事情甩掉。卻沒想替林風惹了個大麻煩,林羽墨心中極是內疚。

宛如凝脂般的小手,不自覺的輕輕放開,羽墨輕咬嘴唇,低下頭。

「嗯?」林風眼眸微閃。

感覺到羽墨微妙的動作變化,頓知其心中所想。

小丫頭,似乎很內疚。

「小事而已。」林風颯然而笑,右手愛溺的揉了揉羽墨的小腦袋,眾目睽睽之下卻是一把摟過羽墨的肩膀,「走。」後者的身體瞬時間僵硬石化,美如畫卷般的俏臉『唰』的一下通紅,霎時間只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但,她卻生不出半點反抗之力!

兩人身後,有著一群震驚的武者。

林雄領著眾手下,原本信心十足打算來找林風麻煩,卻不想見到如此膛目結舌的一幕。

滿臉的獃滯,林雄有點神智恍然。

他,剛才沒看錯?

「林風,逼退了兀不凡?」林雄喃喃道。

「這怎麼可能!」

乾羅區年輕一輩的最強者,兀家少爺兀不凡,那可是星主級巔峰!!

他怎麼可能在一照面下被林風逼退?

心中無比忐忑,七上八下,林雄此時面色極為難看。有這麼多手下看著,他氣勢洶洶的來找林風麻煩,若是就這麼退縮豈非成了縮頭烏龜?但要過去找林風麻煩,到時他要中了林風的『瞳術』……

恐怕更是丟盡臉面!

「可惡,這傢伙怎麼會施展『瞳術』!」林雄咬牙切齒。

如今,他卻是進退維艱。

「啊,啊!!」倏然間,身後手下有人睜大著眼睛,手指林風,「少爺,他就是林風!!」

「我認得他,就是他把林樊少爺弄瞎了!」

瞬時間——

「嘶~~」倒吸了一口冷氣,林雄身後眾人無不面色慘白,兩腿直顫。

林樊是誰?

林氏一族雙星之一,副族長林烮地的獨子!

身具二檔『白穆瞳』,是家族重點培養,才華橫溢的年輕一輩頂尖高手。

林樊的瞳術,可是相當的犀利。

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