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懼怕異能行者,只是曼德手下那麼多人,光憑龍騰這些兄弟根本就無法與其正面對抗,更別說直接殺進去了。”

他祖龍可從沒怕過誰,就算被異能行者打傷差點丟掉性命,但是依舊沒有感到恐懼,他只是不願自己的兄弟去做無畏的犧牲而已,那麼多兄弟都慘死在異國他鄉,連屍體都收不回來,他已經十分自責了。

要是再將所有龍騰的兄弟全部都栽在了裏面,那他絕對不會原諒自己。


要知道,曼德的武裝基地除了有異能行者,可是有着上千人的私人武裝,就憑他們這麼點人,去了之後只能是九死一生。

“人手不夠,就多準備一些,我相信,這件事只要上報給上面,他們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畢竟這種藥品要是研製成功,將是全人類的災難。”

祖龍聞言不禁點了點頭,覺得林凡說的很有道理,於公於私,這件事他都必須彙報給上面知曉。

可是,祖龍雖然傷勢好轉,但並沒有痊癒,此時的他根本就沒有辦法下牀。

還是李青璇勸阻讓他好好養傷,自己前去,祖龍才肯作罷!

“你說的可是真的?”龍騰負責人辦公室,一箇中年男人神色凝重的看着李青璇問道。

他便是龍騰的負責人趙百川,也是他親自將祖龍給接回來的。

只不過,當他到了那邊的時候,祖龍已經陷入昏迷,所以,具體發生的事情他也還不清楚,這次若不是李青璇親自過來告訴他,他還不知道光明會居然有這樣的野心。

“句句屬實,這都是組長親口告訴我的!”李青璇如實說道。

“祖龍醒了?”中年男人聞言一喜。

“是的!”

“不是連王老都沒有辦法嗎?是誰有這麼大的能耐居然能夠救醒祖龍?”趙百川好奇問道。

“是我們龍騰的一名新成員,他叫做段飛,也是一名中醫,是王老親自推薦的,本來我也只是抱着試一試的希望,沒想到真的被他救醒了。”

“哦……”趙百川頓時來了興趣,什麼時候龍騰居然吸納的這樣一個人才進來?

“那我到想要親自見一下這個段飛!”

“怎麼樣?老趙怎麼說?”李青璇一回來,祖龍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剛一出口,就是忍不住咳嗦了幾聲,沒辦法,他現在的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他說,一切要等上面談論之後才能做決定!”李青璇說道。

“哦……”

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畢竟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當趙百川出現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祖龍,你果然是清醒了過來!”看到牀上躺着,已經恢復意識的祖龍,趙百川眼中露出驚喜之色。

祖龍可是龍騰的靈魂人物,要是就此隕落,對於龍騰來說絕對是毀滅性的打擊。

所以趙百川那是相當的關心祖龍的身體狀況的。

“老趙,你來了!”

其實趙百川是龍騰部門的負責人,乃是副部級幹部,不過祖龍和趙百川的關係很好,也只有他和這位龍騰的一把手如此沒大沒小,敢如此稱呼趙百川。

“你有傷就不要動了。”見祖龍掙扎的想要起來,趙百川立刻勸阻的說道。

祖龍聞言,這才作罷!

“這位就是段同志?”趙百川打量着一旁的段飛問道。

“趙部長您好!”林凡自然是認識這位龍騰的大佬的,不過這個時候也只能是假裝成第一次見到。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聽青璇說,祖龍是被你救醒的,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本事,實在是不得了。”趙百川誇獎道。

“趙部長過獎了,我也只不過是運氣好而已!”

林凡這句話說得是真話,但是落在趙百川耳中卻是變成了不驕不躁,謙遜得體,覺得這個年輕人很是不錯。

“段同志這就謙虛了,運氣再好,若是沒有真本事,又豈能讓連王老都束手無策的病人清醒過來呢?”

林凡笑了笑不知道如何去接趙百川這句話,畢竟他不是喜歡那種迎合的性格。

趙百川似乎也覺得寒暄的差不多了,於是整了整神色,將上面做出的決議告訴了三人。

“上面對於祖龍帶回來的消息相當的重視,所以決定派遣猛虎特戰隊給予你們龍騰支援,聯合緬甸軍方一起救出專家,並搗毀曼德的武裝基地,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那批藥品,絕對不能讓光明會的陰謀得逞。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給銷燬,明白嗎?”趙百一臉嚴肅的說道。

“是!”三人都是齊齊應聲。

“好,事不宜遲,三天之後,你們就立刻出發,這次行動祖龍你有傷在身就不要參加了。”趙百川看着祖龍說道。

“我……”

祖龍也知道實際情況,因此並沒有胡攪蠻纏,只是心有不甘,不能和兄弟們一起戰鬥。

隨即,趙百川又將目光看向了李青璇。


“青璇,這次行動,組織決定由你和龍海一起負責,代號飛鷹行動,絕對不能出現半點差錯!”

一個不一樣的魔法師 保證完成任務!”李青璇應道。

上次的行動,龍騰小組一下子損失了十幾個精英,已經沒有了足夠的人手。

想要殺進曼德的武裝基地,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

因此,上面才決定出動猛虎特戰隊,除了給予人員上的支援以及火力,還聯繫了金三角的當地政F。


緬甸政F,早就想消滅曼德這支私人武裝力量,奈何金三角地勢複雜,再加上某些利益的牽扯,一直都無法給予有利打擊,這次華夏政F出手相助,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屆時,緬甸軍方會出動武裝直升機和軍隊配合華夏這邊聯合絞殺。

而對於這一切,金三角大毒梟曼德卻毫無所覺。 “段飛,這次多謝有你,組長才能夠安然無事!”趙百川走了之後,李青璇看向林凡感激的說道。

“和我客氣什麼,再說我不也是龍騰的一員嗎?”林凡笑道。

以前林凡是因爲害怕李青璇看出什麼端倪,纔不想和龍騰再有什麼牽扯。

但是這次來京城重新見到了祖龍之後,林凡便改變了想法。

既然註定要和龍騰有交集,一味的躲藏根本無濟於事,而且他現在早已改頭換面,不再是以前的林凡,即便是對方看出什麼,也不會將他和死了的自己聯想到一起。

自己又何必擔心那些呢?

李青璇笑了笑,就像是綻開的白蘭花。

“青璇,你居然笑了!”祖龍看着李青璇訝然道。

要知道李青璇可是極少笑的,特別是那個人走了之後,他便再也沒有在李青璇臉上看到笑容了。

事實上因爲職業的關係,李青璇平時很少笑。

她的笑只會留給一個人,可惜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李青璇笑起來有一種特別驚豔的感覺。

要是水牛在這裏一定會驚奇的跳起腳來說道:“璇姐,你居然會笑!”

李青璇趕緊是收斂笑容,看向林凡問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兩人都知道她是在轉移話題,因此就順了她的意。

“回去?我沒打算回去。”林凡說道。

“不回去, 大佬的黑色彼岸花 ?”李青璇隨意道。

“爲什麼不?”林凡笑了笑說道。

李青璇頓時十分詫異,剛纔她只不過隨意說說而已,沒想到林凡居然真有這樣的想法。

“你真打算我和我一起去?那可是非常危險的!”

“是啊,段兄弟,你在考慮考慮,那裏可不是開玩笑的,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祖龍也是一臉嚴肅的勸慰道。

他不知道林凡的實力,以爲對方只是醫術厲害,要是這樣的人因爲這次行動犧牲了,那對於龍騰,甚至整個華夏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損失。

林凡卻是不以爲意,比這更危險的地方他都去過,自然是對於這次飛鷹行動沒有放在心上。

“既然你們都去得,爲什麼我就去不得,別忘了,我也是龍騰的一員。”

“可是……你會使用槍械嗎?”不怪李青璇要這麼問,因爲她確實沒有見過林凡使用過槍械,將林凡吸納進龍騰更多是看重他的身手,而這次飛鷹行動,必然是要動用現代化武器。

若是林凡不會,去了只會是狼入虎口。

“這個你就儘管放心吧!”

開玩笑,他會不懂槍械嗎?

見林凡這麼說,李青璇便只能是答應林凡前去。

三天之後,所有人齊集完畢。

猛虎特戰隊的隊長龍海和李青璇照面之後,便帶着自己的隊員坐上了軍用飛機。

林凡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覺得有一雙眼睛陰冷的注視着自己。

“我們也走吧!”李青璇對着林凡說道。

於是剩餘的十幾個龍騰成員包括李青璇和林凡也上了另一個軍用飛機。

林凡等人一同飛往緬甸的一個軍區,降落之後,緬甸軍區的一個將軍便帶着幾個軍人迎了上來。

晚上,曼德武裝基地,門口的迷彩服士兵來回巡邏,更有暗哨燈光來回照射着。

一輛軍用貨車突然開了過來立刻引起了門口士兵的注意,隨即立刻被攔了下來。

“幹什麼的?”兩個士兵走了過來,對着駕駛室的司機喝道。

“運送物資回來的。”和迷彩服一樣打扮的司機回答道。

“運送物資?什麼物資?”其中一個士兵狐疑道。

從這裏進進出出的貨車,只有運送食物的。

“是食物!”司機回答道。

“白天不是已經運送過一次了嗎?”

“將軍說最近食物消耗比較大,讓我再運送一輛回來。”

“是嗎?將車廂後門打開我看看。”看着遮掩嚴實的後車廂,士兵懷疑說道。

“是是是!”司機忙點頭,下車去開後車廂的門。

兩個士兵立刻跟了過來。

司機不急不緩的打開了後車廂,當車廂打開的一瞬間,兩個士兵頓時睜大的眼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