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的天地平衡者很強,彈指間的九道天罰神雷似乎不過是他手中的微末小計,但是卻足以讓通天六重天的玉虛子的肉身打碎!

但是,三清道尊沒有親臨,僅僅幾件至寶附帶着神念破碎虛空而來,便將天地平衡者逼走,顯然三清道尊的修爲,即使不是三天二祖一魔那個層次,也絕對是相差不遠了。

但是從太清道尊的話語中,蕭凡得到了一個信息,那就是天地平衡者,只不過是輪迴至尊的一個化身!而且似乎太清道尊對這位輪迴至尊非常忌憚。

由此推斷,輪迴至尊的實力,凌駕在三清道尊之上,或許是三天二祖一魔那個級別,也可能更高!

父親蕭笑天破碎虛空而來,一刀之威將三清道尊的至寶劈入虛空亂流,可見父親的修爲差不多應該跟三清道尊差不多,或許更強!

一開始父親並沒有出現,看來他在九天界所做的事情非常重要,如果不是三清道尊對自己動了殺機,父親想必不會出現。

以上的一切,便是蕭凡對於這次經歷所得到的信息。

再向深的層次去想,玉虛宮的背後,有三清道尊撐腰,那麼佛道須彌山的後臺,應該就是高高在上的接引,菩提兩位佛祖,巫妖兩族的背後,想必是九位巫祖,一位妖皇,那麼武道聖地的後臺,又是誰呢?

神州如此,西方蒼夷之土的神聖聯盟和暗黑同盟在九天界的後臺,肯定是西方七大元素系的所有衆神!那也是一股可以比擬道尊佛祖巫祖妖皇的強大勢力!

不知不覺間,蕭凡回到了六道蒼穹,在聖殿六層,蕭凡,兮若,金崇,謬修等人皆然盤膝而坐在蒲團,聆聽着蕭凡把方纔的經歷緩緩道出。

當然,蕭凡並沒有提及蕭笑天的出現,這個屬於他自己的私事,可以跟兮若說,但是並沒有必要讓金崇,謬修,還有七位龍王他們知道。

聽聞蕭凡大戰玉虛子,並且聯合天罰神雷之力將玉虛子的不滅金身毀滅之後,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震驚的原因,一半是因爲蕭凡強大到可以比擬通天強者的實力,另一半則是震驚於天罰神雷的威力。

從小出生在五行部族的金崇五人卻是知道一些上古的祕密,聽完蕭凡所說,金崇不禁皺着眉頭開口道:“少主,據我所知,上古之時,三清道尊的實力應該是通天八重天,但是從少主的描述來看,三清道尊僅僅憑藉至寶和神念附着就能對抗天地平衡者,想必他們的修爲已經達到了通天巔峯,甚至於窺視到了三天二祖一魔那個級別的玄妙了!”

“恩。”蕭凡點了點頭,金崇的所說,恰好也是蕭凡自己心中的猜測,但是現在去想這些也是於事無補,一切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想到這裏,蕭凡不再提剛纔的事情,轉而向水戎問道:“六音,七神,八天,九黎四大部族的後裔什麼時候來?”

“已經派人去通知了,想必過些時日便會來的,少主放心,自上古當年,九大部族便是共同進退,我們五大部族歸附少主乃是人皇之意,另外四大部族也不會有異心的。”

“恩。”蕭凡點了點頭,道:“你們九大部族跟隨與我,一直以來我都沒有真正的將你們當做佈下,與玉虛子一戰,讓我尋回了真我自如本性,以後我們都是朋友,都是兄弟!以後我們談論議事,你們也都沒有必要這麼拘束了。”

“多謝少主!”衆人紛紛道謝,從蕭凡那微笑着不含一絲瑕疵的面容上,他們看到了真誠,同時他們也以真誠的效忠迴應着蕭凡,如此凝聚而成一團的齊心協力,才能讓六道蒼穹這個新崛起的勢力真正的如那些大勢力一般,屹立萬年而不倒!

衆人皆大歡喜之時,守護六道蒼穹東方蒼天島的天道化身傳遞給了蕭凡一道信息。

眼神掃了一眼衆人,蕭凡微笑着開口道:“我們六道蒼穹剛剛建立沒多久,便有客人來訪了,各位暫且離去,客人似乎想要跟我好好聊一聊。”

蕭凡話音一落,衆人便拱了拱手離去了,龐大的一個勢力運轉還需要他們去運作,至於兮若,蕭凡則是讓她留了下來,只見蕭凡屈指一彈,一道如橋樑般的接引之光便直向東方,鏈接到了外面的大陣。

接引之光消散而去,一個身穿白色長袍,揹負着雙手,面色淡然的年輕人出現在這六道蒼穹聖殿的六層。

揮手間,一個蒲團顯現在自己對面,蕭凡緩緩開口道:“無雙兄請坐。”

“多謝蕭兄。”對面這個叫做無雙的年輕人客氣的迴應一聲後,便盤膝而坐,一對平靜如水的眸子並沒有望向蕭凡,而是望向坐在蕭凡身旁蒲團上的兮若!

兮若看着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她感覺到了一股讓她心靈顫動的熟悉氣息,這個‘極’勢力的年輕首領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我會從他的身上感應到父親的感覺?! 對於玄級武器的強悍之處,童川並非十分清楚,可是這並不影響他對玄級武器的看重,在紫雲門中,唯有幾位核心弟子才能夠擁有的武器,由此也可見其不凡之處。

「此印是我不久前外出打獵的時候,僥倖獲得,乃是玄級低等武器,我取名為烏印!」

取出大印,烏索並未立即施展攻擊,反而還對童川說道。

聞言,童川點頭,這並非是身死之斗,既然對方都做到這種程度了,他也不可能小氣。

「這武器的等級我不知道,乃我師尊所贈,名為仙殤!」童川道。

烏索點頭,他早就注意童川手中的長劍了,但是即便是他也難以分辨等級,不過既然是童川師尊所贈,恐怕也不是靈級武器那麼簡單,畢竟童川的師尊就算在整個大陸上,也有些名氣。

烏索認為這柄長劍乃是羽晨子所贈,這也難怪,畢竟知道童川還有一個師尊的人並不多,而童川顯然也沒有愚蠢到會主動說出。

「小心了,玄級武器就算是我也無法徹底掌控!」

烏索低喝提醒一聲,下一瞬間,大印如同長了翅膀一樣飛入半空之中,不斷旋轉,迎風而漲!

「這是......」

童川面sè一變,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能夠變化的武器,而且隨著大印的變大,其上的傳來的威勢就更強。

「這便是玄級武器的特殊之處么?」

童川低聲細語,旋即盯著手中的長劍,他知道,這柄長劍定然不是靈級武器那麼簡單,不知是否有這等能力呢?

他不知道,這便是玄級武器的特殊之處,和靈級武器有很大的不同,玄級武器只要落在了元道手中,便能夠催動,發揮出比靈級武器強大無數被的攻擊,比如此時的烏索就是如此。

但是元道實力也僅僅呃勉強催動,唯有神虛實力的修仙者,才能夠完全掌控,若是由神虛高手施展玄級武器攻擊,那威力才恐怖。

而傳說的天級武器,唯有渡劫才能夠完全掌控,不過這等最頂級的武器,在大陸上也極為稀有,很少出現。

「原來小說中那些能夠變化的武器是真的啊!」

童川心中一嘆,以前他就在小說中看到過這類武器,在高手手中,武器能夠變化形態,化為一座大山鎮壓而來,化為巨蟒襲來,原本認為這不過的作者的想象,現在看來,果有其事。

轟隆隆!

大印不斷變大,轉眼間就化為數丈大小,和一間房子大小左右,直到此時,大印才停止,但是其旋轉速度卻沒有絲毫降低,然而也並未展開攻擊,似乎在等待童川做準備一樣。

「準備放棄了么?」

烏索詢問道,此時的童川舉頭望向大印,並未躲避的跡象,也沒有施展手段抵擋的跡象,讓他心中出現疑惑。

「哈哈,這小子是被嚇傻了吧,這可是玄級武器,和你那柄廢劍可不同。」

那些在一旁看戲的人大聲嘲笑,此時童川在他們眼中,完全就是落敗的下場,甚至若是烏索想的話,取他xìng命也是正常。

「這下怎麼辦呢?就算那神秘的劍招能夠反彈,但是這大印可是重量型的武器,靠那劍招也不能完全反彈吧!」大當家低聲道。


聞言,藍貝三人都是點頭,童川施展的劍招他們都見過了,能夠反彈力量,但是即便如此,想要抵擋這座大印也有些不夠。

小魚雙手環抱,盯著面sè沒有太大變化的童川,眼中出現疑惑之sè,這小子為何此時還能夠鎮定?難道還有什麼手段?

雖然小魚心中這般想,但是也做好了出手的準備,童川可是她們四人帶上山的,若是在此丟掉xìng命的話,可是不行的。

轟隆隆!

既然如此,烏索當下心神一動,大印帶著恐怖的勁風對著童川壓來,恐怖的勁風讓其衣衫嘩嘩作響。

這一刻,狂風大作,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童川身上,想要看看這個小子有什麼本事抵擋,不過在他們的心中,就算童川再強,也不可能抵擋這唯有元道實力才能夠施展出的武器攻擊。

望著頭頂不斷接近的大印,童川嘴角出現一抹幅度,他也明白,就算的太極yīn陽圖也不可能將大印上的力量全部反彈,就如同當rì和地鱷獸的戰鬥一樣,雖然當時地鱷獸尾巴上傳來的力量大部分被yīn陽魚反彈,但是還有部分被他承受,也就是這承受的部分,讓他受到重傷。

而此時,這大印可並非地鱷獸,其上的力量也地鱷獸有很大的不同之處,而且這還是武器,和地鱷獸的攻擊有著很大的區別。

不過兩三個呼吸間,大印就出現在童川頭頂數丈之處,速度徒然加快下壓,見此,小魚身形微動,不過當看見童川嘴角的幅度后,最終還是忍住。

直到此時,童川才有所動作,雙眼閉上,手握長劍緩慢划動,在劍尖之上有著一抹亮點,似乎隨時都要熄滅一般。

亮點並不刺眼,但是所有人都發現,當下心中更是疑惑,難道這小子就靠這亮點抵擋?這隨時都可能熄滅的亮點上什麼威勢也沒有傳出啊,甚至連氣息都不存在,若非親眼所見的話,都感應不到。

「太極,四兩撥千斤!」

童川心中低喝一聲,眼看大印就要落在身上的時候,長劍輕然上挑,那樣子似乎沒有一絲力氣一般,但是卻產生了讓所有人都震驚的結果。


長劍劍尖點在大印底部,其上的那抹亮點融入大印之中,旋即所有人都震驚的發現,大印居然停止下壓了,如同有什麼力量支撐著一般一樣。

「不對,大印在下壓!」

不過也有眼尖之人,細看之下就發現,此時的大印還在下壓,只不過速度太慢,和剛才形成鮮明的對比,幾乎可以說是忽略不計,因此他們一時間才沒有發現。

「這是什麼招數?怎麼可能?」

「難以相信,如此細小的劍身是如何阻擋大印的。」

「這小子真的是不惑實力么?」

在大印停下的瞬間,如同炸開了鍋一般的議論瘋狂爆發,所有人都無法相信這是事實,但是這的確是真實。

轟!

就在此時,童川手臂上青筋暴起,隨著猛然低喝聲,大印停下的下壓,反而還不斷被抬起,下一刻,倒飛而出。

咻!

大印如同受到什麼巨大的力量一般,和長劍觸碰也不過一瞬間的時間而已,卻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倒飛而出,這下,所有人都木呆在原地。


望著那不斷變小的大印,烏索瞳孔化為針尖大小,身體顫抖,玄級武器的攻擊,就被那一柄長劍抵擋住了?還被反彈飛了。

咻!

大印唰的一下飛出長百丈的距離,但是目睹這一切的所有人都不願相信。

轟!

大印落在百丈之外,轟然巨響下,連這地肺山都震動,可見其上有多麼恐怖的力量,隨著這聲巨響,也將所有人驚醒。

所有人都望著那位手臂已經流血的少年,望著那已經露出蒼白面sè的少年,突然感覺到背後吹來冷風,出現口乾舌燥的感覺。

烏索無力癱坐在地上,大口吐著氣息,臉sè也逐漸化為蒼白之sè,能夠勉強催動這玄級武器一次已經是他的極限,體內的元氣也消耗乾淨,但是此時的他沒有在意自己,雙眼難以置信的盯著童川。

滴答!

鮮血從童川手臂上低落,就如同敲打著在場所有的心臟一般,即便是大當家五人,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接下來又是什麼樣的攻勢呢?」

童川吐著粗氣,緩慢道,但是卻在所有人心臟上猛然敲擊。 “你是什麼人?”兮若皺着眉頭緩緩問道。

聞聽兮若發問,這位叫做命無雙的年輕人微微一笑,道:“兮若,無極尊主讓你收集九大至尊神器,而你卻是忘了無極尊主的使命,反而死心塌地的跟着蕭凡,你實在是讓無極尊主失望啊。”

“你稱呼父親無極尊主,你是無極界的人?”兮若臉色微微一變,駭然的說道。

對於兩人之間的對話,蕭凡只是在一旁靜靜的坐着,並不說話,只是聽着。

命無雙看到兮若驚訝的模樣,點了點頭,道:“無極尊主本來將希望寄託於你,然而你卻讓無極尊主失望至極,我得到了無極尊主的一絲神念,因此現在我是無極界的界主,今日前來,卻是想讓兮若小姐將無極圖交給我。”

轟隆!命無雙的一番話,宛若一道雷霆,讓兮若的大腦一片空白,呆楞的片刻,兮若方纔回過神來,不敢相信的說道:“不可能,父親難道不要我了?”

命無雙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無極尊主被封印在不周山之巔,如今茫茫無數載已經過去,尊主的靈魂意念分成無數縷已經突破了封印,尊主準備放棄肉身,尸解轉世,如此一來,你們之間的父女情緣,也就做了一個了結。”

“天道太極,大道無極,由此看來,這三天二祖一魔中的無極天,似乎是準備放棄自身的所有因果糾纏,尸解轉世之後,他不再是無極天,而是一個全新的存在,兮若也不再是他的女兒。”一旁的蕭凡緩緩說道。

蕭凡此時心裏很明確,無極天做了如此這樣一個選擇,同樣兮若也要做一個選擇,擺在兮若的面前,只有兩條路。

一條是,即使是無極天尸解轉世,她依然將無極天當做自己的父親,現在就跟命無雙走。

另一條則是交出無極圖,從此與無極天父女情緣斷絕,你走你的陽光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此時的兮若眼神中盡是迷茫,蕭凡和命無雙兩人都靜靜的盤膝而坐,也不打擾她,因爲他們兩人知道,這一切還都需要兮若她自己去做選擇。

沉默良久之後,兮若似乎終於下定了決心,只見她緩緩站起,對着蕭凡歉意的說道:“蕭凡哥哥對不起,我曾經答應過母親,所以我還要繼續我的使命。”

蕭凡的身軀微微一顫,擡頭望向兮若那張絕世的容顏,他看到在兮若那看似清澈的眸子中,有着點點霧水凝聚,似乎下一刻就會淚雨傾盆。

深呼吸一口氣,蕭凡穩定下心神,道:“爲何要說對不起?一時爲人子,一世爲人子!天地浩劫必然大起,一切過去之後,你我之情若是永存心中,終究還是會再次重聚的。”

對於蕭凡而言,說不心痛那是假的,然而兮若既然做了這樣的選擇,說什麼也都無補於事,他也知道,並非是兮若不愛自己,而是因爲兮若的心中不想愧對自己的父親和母親,而自己與她之間,不過只是短暫的分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