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你的輪迴旋渦剛好屬性跟他有些接近。而此陣在歷經幾萬年過後居然產生了初步的意識。

不過,他還只處於稚嫩的童年時期。所以,意識不健全,因此給你一迷惑就入了套了。

如果我沒猜測錯的話,如果你能全面的熟悉了此陣。此陣可以為你所用。

而且,有可能還可以把此陣當一法寶收走。這可是能滅殺半仙境強者的輪迴大陣。

如果能收走的話那就是保命的不二法門。」撼岳說道。

卟……

就在這時候,一道異響聲傳來,唐春頓時感覺好像給什麼束縛住了似的身體沉重如山。發現浮塵老祖的寶鏡打出了一束紫青之光居然照射在了自己身上。

「浮塵老祖,你這是想幹什麼?」唐春問道。

「想幹什麼,哈哈哈,你不是擁有萬勝海青龍血脈嗎?那就好,好啊!」浮塵老祖狂笑了幾聲,道,「把真龍之血獻出來,老夫可以考慮收你為奴饒你一命。」

「老祖,他是我哥。請手下留情。」雲龍游天趕緊喊道,不過,叭地一聲,雲龍游天整個龍身都給浮塵老祖一巴掌煽成了兩截。

敖宮主跟老龍一看趕緊跪下請罪,而且,趕緊把雲龍游天送走了。

「哼,一點禮數不懂。小天海就是這樣子教育龍族後輩的嗎?下不為例,不然,全宮滅。」浮塵老祖寒著個臉,好像他就是人間的主宰似的。

至於敖天狂跟老龍都不敢吭聲了。只能眼巴巴看著唐春在掙扎。

「還不加把力氣把它扔進輪迴大陣中洗一把。到時,我分點精血給你們還是有的。青龍族是咱們龍族最高貴的神袛龍族一脈。他的精血好處多多。至於真龍之血你們就別想了。」浮塵老祖陰笑著,逼著老龍跟敖天狂不得不出手相助。

老龍跟敖天狂也很是無奈,只好出手合力攻擊唐春。

寶鏡閃著紫藍之光又拍擊了下來。不過。令浮塵老祖愣神了一下的就是唐春居然如箭樣的給拍進了輪迴大陣之中。

貌似這一拍之力應該沒那般神威吧?至少在唐春全力掙扎之下下降速度應該沒有那般快的。

浮塵老祖想不明白。

他永遠都想不明白。

因為。唐春借了寶鏡之力故意竄進的輪迴大陣之中。

目前來講躲進輪迴大陣比在外邊更安全一些。

一進入陣中,唐春更是感同身受。輪迴大陣居然如孩子般的撲過來對唐春很是親昵。大陣用它那水膜狀的手輕拂著唐老大。

見唐春一點事沒有,天香兒差點震落了下巴。

自己在這裡面可是不好受。倍受煎熬,現在都給輪迴到了少女時代,再下去豈不是就是童年時代了,再下去,太可怕了。天香兒都不敢想象結果了。

「天香兒,兩條路。第一條就是成為我唐春的婢女。第二條就是你回到嬰兒時代,功境全失。最後給浮塵老祖碎屍萬段抽魂剮魄。」唐春說道。

「你想得美,我天香兒堂堂的教主給你當婢女。我天香兒可是半仙境強者。你才多強?」天香兒掙扎著,氣得嘴唇都差點發綠了。

「有用嗎?輪迴大陣現在由我控制了。既然你想回到嬰兒時代本少就成全你。」唐春一聲陰笑,全力摧動輪迴大陣,那旋轉的速度更快了。

天香兒身上的光華越來越暗淡。而且,越來越年輕。

面色白嫩,貌似有從少女時代一下子墮入童年時代的跡象。而且,就連脫凡境顛峰功境也搖搖欲墜了。

「我服了,不過,你得發血誓,你不得讓我侍寢。我只是你的婢女。」天香兒無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好,我發誓。」唐春道,兩人就在旋渦中籤定了血契。

「現在你是我的婢女了,所以,你們幫助我。咱們一起殺出去。」唐春說道。

「怎麼出去,外邊那隻老龍太厲害了。如果我功境還在時估計都難以抵抗住龍族合擊。

而且,他的那面寶鏡估計是遠古之物。我的鎮宮塔都抵不住。

現在功境下降到脫凡境,更不是他的對手了。而你更不行。」天香兒哼道,此女一下子拿不下這架子。

「恢復你的功境那是不可能了,不過,你放心。你拚力往外攻擊不是了。這鎮宮塔我來幫你一把。」唐春哼道,從山寶中逼出一絲神耀,一點紫光注入了鎮宮塔中。

此塔立即好像恢復了活力似的,整個塔身漲大到了百丈方圓。發射出奪目的紫光來。

天香兒一愣,嘴巴張得老大,道:「你……你好像能控制此塔似的,怎麼可能?」

「呵呵,你家少主可是神人。你趕緊攻擊,拖住他們,我來想辦法。」唐春囂張的笑道。

其實,這貨明白。自己哪能控制鎮宮塔。又沒血煉過。那是因為山寶中的神耀讓鎮宮塔興奮了起來,得到了活力。

天香兒鼓足了全部勁氣摧入鎮宮塔中,此塔旋轉著居然飛出了旋轉往外一砸。

叭啦幾聲巨響,頓時把浮塵老祖幾個脫凡境第二個層次強者砸成了一團血霧。

那是氣得浮塵老祖全力摧動鎮宮寶鏡壓將下來,此龍鏡其實是浮塵海的鎮宮寶鏡,可以借浮塵海的氣運進行攻擊。

一旦離開浮塵海此鏡的威力就會下降不少。不過,此鏡可是一件正宗的遠古仙器,本身的威力也是不可小視的。

「收!」唐春一聲令下,剩浮塵老祖無瑕顧及自己之際徹底跟輪迴大陣融合了。一陣子動范,輪迴大陣突然狂暴了起來。

那旋渦張開大口往外一轉,深淵海中中那幽藍海水全給旋轉成了一片片大若百丈的巨刀往外鋒利的切割了過去。

而且,直接切割掉了浮塵老祖的護身罡光,而刀片甩將出去,把一時沒搞清楚狀況的浮塵海高手百名切成了碎塊。

「啊,輪迴大陣不受控制,造反了。」有人大叫道。

而輪迴大陣居然在瞬間縮小,收縮到幾丈方圓形成一根旋轉樣柱子往深淵海中下沉了下去。

而前頭的旋渦不見了,代之的是一把水之巨槍往前一衝,瞬間竄入了深淵之中。

浮塵老祖一愣,給長槍的槍頭戳了一下,頓,一條手臂斷開了。

老祖嚇得一愣猛退,而唐春利用這瞬間的機會卷著輪迴大陣衝天而去。

一到海面把輪迴大陣收入了穴位丹田之中。身影一晃,瞬移開動,一下子就到了六百里之外,再幾閃,唐春已經到了二千里之外。

此刻,再施展瞬移仙力已經耗去八成。只好借用輪迴大陣的能量展開天鵬巨翅翻騰起滿空的海浪滾滾而去。

一路過去銀電升騰,海面激起了百丈高的浪潮。

浮塵老祖差點氣炸了肺,等了醒悟過來帶著強兵追擊,可是唐春已經遠去了幾千里。

這一路追擊,唐春是越跑越快。猶如一溜銀光劃破長空。

再加上跨段位虛空法術。不久就遠去了幾萬里之遙。

浮塵老祖氣得幾寶鏡下去砸死了上千倒霉的海族生靈,氣呼呼的點齊了幾十萬海族強者直撲朝武島域而去。

唐春不敢回朝武島域了,乾脆直接飛進虛空之中直奔浩月島域而去。

唐老大打算先回老家看看再說。

神識鎖定之後並沒發現浮塵老祖的身影,這廝才敢展開了耀世之光8號。由天香兒親自操控。唐春進入大帝神廟恢復性修鍊。

一年過後,唐春恢復到了鼎盛時期。

並且,在全面的融合了輪迴大陣之後,唐春功境居然突然到了脫凡境頂峰,也就是金級階。

而輪迴旋渦猛漲到了五十萬丈方圓,在識海中形成一片旋渦狀的星雲帶。已經初具星辰空間雛形。

不過,精神力還是處於真仙境,並沒能突破到天仙境。看來,天仙境是個巨大的坎爾。

「天仙境是有仙位的,顛峰強者擁有爭奪神格的資格。

所以,天仙境也是一個巨大的門檻。突破的難度極高,幾百名真仙境強者也僅有一名能達到天仙之位。

而天仙顛峰強者更少。這是因為神格的需要,不可能滿地都是神袛的。

當然,擁有神格也未必就說你就是神袛了。神袛其實是主霸一方的神人中的強者。

而剛獲得神格只能說你是神人了。」撼岳說道,「你要好好融煉輪迴大陣,爭取把小天海的輪迴大陣真正的吃透變成自己的一件強力法寶。

到時,摧動之下可以滅殺普通的半仙境強者。

這也是你的殺手鐧,當然,要全面的摧動目前還是有些難度。非萬不得已不可動用此陣。」

「你是不是心裡還是不服氣?」唐春一屁股坐了下來,道,「給本少泡杯花茶。」

因為,天香兒的表情是相當的不願意。嘴撅得老高,能掛一個油瓶了。磨磨蹭蹭半天才泡了一杯茶過來,而且是哐地一聲砸在桌上的。茶水差點濺了唐春一身都是。(未完待續。。) 「 北塵天尊 。」天香兒脾氣居然相當的倔。

「呵呵呵,小聖母是你的師尊吧?」唐春淡淡笑道。

「你也知道小聖母,怎麼可能?」天香兒一愣,嘴張得老大,此女那表情相當的可愛。

「有什麼不可能,萬花宮我去過。而且,實話跟你說。

前不久,就在雷魚島域。萬花宮給我帶人合夥搗毀了。

炸開了,四大島域再沒有萬花宮了。就是小聖母的身體也給我們洞穿了。

現在不曉得逃到哪個旮旯去了。」唐春一聲冷笑。

「不可能,小聖母可是有著地仙境實力。而且,有超級仙寶鎮宮塔。擁有跟人仙境強者一戰的實力。你連我都打不過居然還吹牛。你這牛皮吹得沒人敢信。」天香兒哼哼道。

「好好看看這塊記憶玉片。」唐春一聲冷笑,扔給天香兒一塊玉片。


此玉片就是記憶玉片,可以把當時的場景一切活靈活現的記憶下來,跟超高清的三d影像攝像機有得一比。

天香兒將信將疑,神識一探入。不久,又弄了一些術法整盅了許久。

最後,她一臉震駭把記憶玉片還給了唐春,嘆道:「你只是運氣好罷了,不過,你的確毀了萬花宮。

不過,小聖母是很會記仇的。從此後,你將隨時處於危機之中。

她作為強者,幾年過後就能恢復。到時。天大地大可是沒你的容身之處。


你可能不曉得萬花宮背後的真正靠山。唉,我跟了你也跟著倒霉了。這命只能活一天算一天了。」

「靠山,不就是龍行天下的第一個騷包妻子天池聖母創立的嗎?

後來是她的後輩白仙雲當道。小聖母天月夜估計也是白仙雲的後輩。


而且,萬花宮整個都是一件贗品罷了。真正的萬花宮估計還在萬勝海。主持人就是白仙雲。」唐春冷笑道。

「連這個你都曉得?」天香兒真正的震駭了,表情誇張,身軀居然在劇烈的顫慄著,好像怕冷一般。

「我知道得比你還要多,這不算什麼。」唐春冷哼。

「你明曉得它們的實力為什麼還要選擇跟他們作對,難道你真不怕她們不成?」天香兒問道。

「我怕啊,我也不想跟他們為敵。可是她們找上門來的。難道我伸著脖頸由她們宰割不成。這不是我唐春的性格。我這人從來信奉。人不犯我我不欺人,人若犯我絕對滅之。」唐春全身氣勢大作,壓得天香兒都有一股子喘不過氣來之感。

「你……你的精神力好強大,似乎比小聖母還要強大。」天香兒愣神了。

「當然。老子真仙境精神力。小聖母算個屁。

前段時間正是因為此精神力才了奇不易傷了小聖母的。

不過。有此精神力你想想,突破仙人境界才我來講還有什麼難事嗎?」唐春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