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力量爆發的狀況,泛紅的眼眸似是帶著嗜血的瘋狂,看向索泓等人之時,黎生髮出了一聲猶如猛獸的低吼。

這種力量充滿全身的感覺,讓黎生迷醉。

聽著黎生的低吼聲,場中主人都覺得心中陡然掠過一絲涼意,索泓心中不安,道。

「上!」

一聲令下,四人齊齊身形齊齊射出,奔向黎生,人未到,各種兵器已經劃破風聲,直奔黎生而來。

來得好!

身形沖入,猶如猛獸出籠,黎生的身形劃過一道虛影,直奔離他最近的索泓。

索家第一人,讓我試試你究竟是什麼樣的斤兩。

長劍刺來,黎生棍劍打出,帶起一道黑影。隨著一聲巨響,索泓面色頓時大變。

一股巨力傳到長劍之上,長劍脫手,帶著微微變形的弧度飛向遠處。

尚未恢復身形的索泓來不及驚愕,一道掌影在自己的眼前越來越大,索泓只來得及伸手一擋。

嘭!

咔!

隱隱有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索泓的身形如同麻袋一般甩出,人在半空,已經噴出鮮血。

索泓,兩招敗。

狀況發生的太快,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黎生已經再度出手,向著索強一拳過去。

嘭!

來不及反抗,或許是索強震驚的沒有回過神來,或許是黎生的速度太快,一擊之下,索強如同索泓一般,重傷吐血,飛了出去。

這中無所不能的感覺,非常好!

沒有為此停留,黎生轉手,棍劍橫掃。

劍刃劃破衣襟,黎生看著神色驚駭來不及退走的索蓉蓉,一腳踹出,後者毫無形象的撲倒在地,翻滾幾圈撞到樹上才停了下來。

「饒…饒…饒命!誤會!我這就走!」

最後一人終於反應過來,顫聲開口,嚇得連兵器都落在了地上,依舊不斷地後退,黎生卻依舊沒有停下。

既然你和他們一同出手,當然要一樣的結局才公平。

伸手揪住此人的皮甲,彷彿知曉這是最後一個人,自己只能最後一次過癮,黎生用盡全力,向著遠處用力一拋。

人影猶如蒼鷹一般,在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也許是黎生太用力,此人飛的實在太高,眾人忍不住昂起頭來,對著天上的人影不自覺的行起注目禮。

驚恐的慘叫聲在天空上回蕩,不知道驚嚇了多少山林之中的小鳥,就連深處巡邏的先天高手都聽到了這一聲慘叫,皺眉搖了搖頭。

哎,也不知道此人遇上了多恐怖的獵物,聽這叫聲,多半是廢了。

用不著黎生再度出手,僅僅是從這個高度掉下來,此人必定重傷。隨著此人落地,地面似乎顫了一顫,持續了好一會兒的慘叫聲戛然而止。

山林之中莫名的寂靜下來。

良久,眾人才接受了眼前這個讓他們震驚的事實。黎生和索家四人,索家完敗!

第一個出聲的是陳夜雪,後者雖然驚訝於黎生的實力,但更多的卻是激動。


「黎生,太好了,你真厲害。」

出聲之後,陳夜雪似乎發覺身邊有些怪異的氣氛,小心的看向一旁的陳修傑。

「修傑,我說錯話了?」

「沒有,你說得對。」陳修傑無語,搖了搖頭。

的確,是很厲害,一個人能夠完勝索家的四個人,又何止是一句很厲害能夠概括的?

黎生,原來我還是低估你了。

戰局落幕,力量緩緩收斂。黎生面上的潮紅退下,取而代之的是有些蒼白。

「黎生,你沒事吧。」陳夜雪跑上前來,關切的問道。

「沒事,有些脫力而已。」黎生道。開八門的時間不長,他只要休息一些時間就能夠恢復過來。

「我們走吧。」既然索家的人已經處理完,黎生自然不會在這裡待下去。

「對了,狩獵還沒有結束呢!」陳夜雪猛然反應過來。黎生笑著搖了搖頭。

「不用了,還狩什麼獵,吧索家的儲物袋拿來,歇一會兒我們就去交差。」

聞言,陳夜雪這才想起儲物袋的事情,眼中閃過驚喜,興奮的和陳曉芙去取索家的儲物袋了。

拿走索家的儲物袋,沒有理會似乎還沉浸在剛剛戰鬥的陳英哲,幾人漸漸走遠,好半晌,此地眾人才有了動靜。

吞咽了一口口水,歐陽堅的聲音有些乾澀。

「黎生,他到底有多厲害?」

「我怎麼知道?」歐陽星瀾翻了一個白眼,隨即又嘆了一口氣。

「反正比我厲害。」

歐陽家和趙家的人也走了,走的時候,沒人看此地的索家人一眼,所有人似乎都沉默了,唯獨趙晗霜瞥了一眼黎生等人離開的方向,輕笑著喃喃了一句。

「黎生,以前怎麼沒注意呢?」

「黎生,你現在什麼修為啊?索家的人你幾招就擺平了?」

「……」

「黎生,你剛剛到底用的什麼手段,怎麼突然間就變得那麼厲害了?」

「……」

「黎生…」

「夜雪。」

「啊…啊?怎麼了?」陳夜雪瞪大了眼睛看著黎生。

「我覺得你沉默的樣子非常美。」黎生認真的看著陳夜雪,嚴肅道。後者臉色一紅,繼而羞澀道。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黎生瞪大眼睛,一副『我說的是真話』的表情,隨後微微一笑,轉過身軀。

果然,身後似乎是消停了不少,再也沒有了喋喋不休的聲音,陳修傑佩服的給老生豎了一個大拇指,暗暗佩服。

自己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沒了陳夜雪的打擾,眾人集中精神注意著身邊的環境,小心翼翼的向外圍走去。在這山林之中,哪怕是撤退也要小心謹慎,不能大意。

等到走出了山林,幾人也終於放鬆下來。黎生陳修傑幾個男子還好,陳曉芙兩人直接就不顧形象的坐在了地上,一副我再也不動彈的樣子。

「哥,你背我!」雖然走出了山林,可是距離驗收獵物的地方還有一段距離,陳曉芙再也不想走路,對著陳修傑撒嬌道。

後者無奈,義正言辭的拒絕,不過還是奈何不得陳曉芙的連番攻勢,最後只好彎下腰來,背起得意的陳曉芙。

後者享受著免費勞動力的同時,依舊不忘看了陳夜雪一眼,眼神之中充滿著挑釁。

看見了吧,妹妹就是比姐姐吃香。

對此,陳夜雪本是不在乎的,然而看了一眼身旁的黎生,頓時生出一些念頭來。

「啊!」

走著走著,陳夜雪突然痛呼一聲,隨後倒在了地上。黎生等人一驚,急忙過去扶著後者。

「怎麼了?被蛇咬了?」黎生焦急道。此時雖然已經到了官道之上,但是依舊有蟲蛇出沒,如果被毒蛇咬了,也是很危險的。

唯獨陳曉芙面不改色,女人最了解女人,她一眼就看出了陳夜雪的目的。

「腳崴了。」陳夜雪的聲音帶著痛苦和些許哭腔,然而回答的內容卻是讓黎生一愣。

「黎生,要不……你背我吧?」


黎生沒有回答,看著眼前實力絕對算不上弱的陳夜雪,又看了看平整的官道,咬著手指陷入了沉思…

「我都走不了了,你還發愣,你還有沒有良心啊?」陳夜雪看到黎生的表情,面色微窘,繼而嗚咽道。

既然已經出手,必須要有成果。

最終,黎生還是沒有耐得住陳夜雪的連番轟炸。後者腳崴了,不論是真是假,他總要有點擔當。

隨後,黎生在陳英哲艷羨複雜的目光中背起了如同陳曉芙一樣面露勝利笑容的陳夜雪,向前走去。

男人的責任心啊… 雖然剛從山林之中出來,可是黎生並沒有像陳夜雪等人一樣精疲力竭,臉不紅氣不喘。

然而背起了陳夜雪之後不久,黎生面色紅了,喘息亂了。

陳夜雪很輕,起碼比黎生想象的要輕,背在背上,重量幾乎讓黎生毫不在意。

陳夜雪很軟,也和熱。背在身上,黎生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背後傳來的清晰觸感,也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身後的人似乎一直不安份的扭動,隨著扭動,那觸感越來越清晰。

隨後黎生髮現,自己似乎也越來越熱了。


嗯,溫度是會傳播的。黎生這樣解釋道。可能過一會兒,兩人習慣了,溫度就會降下來的。

然而事情往往並不像人們想象的那樣發展,隨著時間的流逝,黎生感覺到身體越來越熱,臉色紅的像是一隻燒熟的螃蟹。

等到了眾人聚集的地點,黎生已經滿臉通紅,額角已經有汗水滴落。

驀然間,眼前人影閃動,帶起一陣疾風,黎生大驚,定睛看去,卻是陳家家主陳茂財,後者神色緊張之極,急吼吼的問道。

「夜雪!怎麼回事?你受傷沒有了!?」

「爹爹別擔心,女兒沒有受傷,女兒只是不小心崴了腳。」陳夜雪臉色紅紅的說道。

「爹,我也被人背著,你怎麼沒有看到我?」就在陳茂財依舊為陳夜雪擔心之時,陳曉芙微微有些不滿的聲音傳來。

「你姐姐臉色這麼紅,怎麼可能沒事?」陳茂財沒有耐心注意小女兒心中的不是滋味,急道。

從黎生來到聚集處的時候,他就看見了面色通紅滿臉是汗的黎生和他背後同樣面色奇怪的陳夜雪,在他想來,一定是隊伍在山林之中遇到了強大的獵物,陳夜雪重傷,黎生艱難的將後者背了回來。

至於是不是有人將陳夜雪重傷,陳茂財並不擔心,若是聚仙城的人敢對陳修傑出手他不在意,可是若真有人敢對她的寶貝女兒下毒手,恐怕還沒有人有這個膽量。

至於陳曉芙,知女莫若父,看著後者的臉色神情,他就知道沒什麼事情。

「哼,爹爹偏心!」陳曉芙忍不住抱怨。

「姐姐他真的沒事,至於她為什麼臉紅……可能是天氣太熱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