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大龍和張小兵都是面色不怎麼好看,一雙手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身上。

因爲十分鐘前鄒忌讓軒轅峯放手。

軒轅峯鬆開申大龍和張小兵之後,申大龍和張小兵又試圖反抗,結果被軒轅峯出手小小的教訓了一下。

而現在在會議室,沒有一個人願意輕視軒轅峯了,而且大家也都知道了,軒轅峯並沒有惡意。

不過現在在座各位的臉色都非常的不好。

軒轅寶寶也是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不說話,自己玩弄自己的小手指呢。

“大龍,小兵,給我說明一下情況,前前後後都給我仔仔細細的說一下。”

鄒忌看着申大龍和張小兵說道。

申大龍和張小兵對視了一眼,申大龍深呼吸了口氣,“那忌哥,你聽好了……”

“今天凌晨,我和小兵還在這潔美的練身房裏鍛鍊,而福祿市,邪狼幫的總部則是突然之間就發生了大爆炸,然後我們在整個福祿市裏面的場子都遭到了進攻, 幾個小時,我們邪狼幫在福祿市的所有東西都被縱橫幫徹底的摧毀,而福祿省的幾個市的黑幫都叛變了,唯一幾個終於我們的市也被叛軍們一網打盡……”

申大龍的神色顯得異常的哀傷。

鄒忌皺起了眉頭,“這些我都知道,我是想問你,張棟他們怎麼樣了?”


申大龍看着鄒忌,緩緩的搖了搖頭,“不知道……當時我和小兵我們在練身房裏鍛鍊,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就是今天早上,安總裁來上班之後纔跟我們說的,當時我和小兵我們兩個就要出去和軒轅劍拼命,可是安總裁攔住了我們,我們後來一細想,出去也是送命,不如先看看情況再說……”

這時,申大龍情緒很是激動,“忌哥!張棟他們現在生死不明,仇雲,仇雲那傢伙是叛徒!是他,就是他在總部裏放了**!就是他!”

申大龍和張小兵都是雙眼通紅,“忌哥!我們邪狼幫上午幫衆,一夜之間,我們什麼都沒有!患難與共的兄弟也沒有了!!忌哥,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申大龍說着開始哽咽了起來。

鄒忌臉色陰沉的可怕。

慢慢地起身,走到申大龍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現在,我們只有一個辦法了。”

鄒忌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鄒忌笑了一下,“先睡覺,靜觀其變。”鄒忌的這個笑,裏面包含的意思太多了……

安颯音這時候和莫敏對視對視了一眼,安颯音站起來說道,“那好,鄒忌,既然你都決定好了,那我和敏敏就先睡覺去了,我們兩個去辦公室裏面的休息間了,至於你們…在沙發上將就一下吧……”

說完,安颯音和莫敏就站起身來了,準備往休息間裏睡覺去了。


“安總裁!”鄒忌叫道。

安颯音疑惑的轉身看着鄒忌。

“那個…安總裁,我可不可以麻煩你一件事?”鄒忌看着安颯音說道。

安颯音點頭,“當然可以,你說吧,什麼事?我會盡我全部的能力幫助你的。”

鄒忌點點頭,“那謝謝您了,其實我就是想,你的人脈不是比較廣嘛,我想請你幫忙打聽一下張棟他們的下落……這件事比較有風險的,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也不會強求的,我……”

“好!”安颯音直接打斷了鄒忌,“我答應了,就是打聽一下張棟他們的下落嘛,好了,我明天早上就幫你辦,不過,希望不大……”

鄒忌笑了,“沒事,只要你能夠幫忙就好了,真是謝謝你了”

“嗯。”安颯音點點頭就進了休息室,莫敏也跟在安颯音的後面,神情有些低落。

“莫敏!”鄒忌這時叫道。

莫敏立刻揚起頭看着鄒忌。

“那個……在山莊的時候,謝謝你了……”鄒忌微笑着。

莫敏一聽就笑了,正想說什麼,但是屋子裏的安颯音叫了她一聲,莫敏對這鄒忌笑了笑,然後就進了休息間,然後就把門給關上了。

鄒忌的臉色又恢復了沉默。

這時,他看到了椅子上的軒轅寶寶,一拍腦袋。

帝國第一寵:君少撩妻100式

可是走近一看,軒轅寶寶已經坐在椅子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鄒忌抱起寶寶。

“鄒忌小友,把她放沙發上吧,這纔剛認識一會,寶寶如果去和她們一起睡的話,她們難免會休息不好的,你把她放沙發上就好了。”

軒轅峯對這鄒忌說道。

鄒忌頓了一下,看着軒轅峯,又看了看懷中嘟着嘴的寶寶,鄒忌笑了一下,然後抱着她就往沙發旁邊走了過去。

放下寶寶,鄒忌又走到椅子旁坐了下來,“你們都休息吧,大男人的,趴在這桌子上對付一晚上好了。”

鄒忌對這幾人說道。

申大龍看着鄒忌,“忌哥,你睡吧,我們不累。”

鄒忌苦笑了一下,“我哪裏還睡得下啊,你們趕快睡吧,你們都鍛鍊了幾天幾夜了都。”

鄒忌這話說道申大龍和張小兵心坎裏去了。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那忌哥,我們趴桌子上睡一會,有事情叫我們啊。”

鄒忌笑着點點頭,“睡吧……”

申大龍和張小兵都趴桌子上睡了起來。

鄒忌看着軒轅峯,“你不睡一會?”

軒轅峯搖搖頭,“不困。”

“那好吧,我們一起看星星好了……”

軒轅峯也笑了一下,“鄒忌小友啊,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能不能回答我?”

鄒忌看着軒轅峯,點點頭,“你問吧。”

“剛剛那兩個女姑娘,你喜歡哪一個?”

鄒忌愣了一下,“你問這個幹什麼。”

“沒什麼,就是好奇。”

“我們都是朋友,哪兩個都是我的上司。”

軒轅峯明顯的驚訝了一下,“別逗了你,那老夫爲什麼發現那兩個女姑娘看你的眼神裏面都有濃濃的情意呢?”

鄒忌又楞了一下,“你看錯了吧。”

軒轅峯搖搖頭,“老夫對這個最敏感了,老夫也有一段戀情呢。”

“哦?能說來聽聽嗎?”

鄒忌好奇的看着軒轅峯。

軒轅峯點頭,“沒問題,你去看外章吧。”

“外章?”

【沒錯,就是外章,軒轅峯的愛情故事,大家去看看哈,不看可是錯過人生一大喜事啊,軒轅峯和木楊靜萍的愛情故事,可都是真是的哦!只是因爲小說的原因誇張了一些,大家移步看看哈!】【這可是由“軒轅峯”本人寫的哈!不是我寫的!比我寫的好多多了~~】

【還有,今天咱們正文也加更哈!今天四更,而外章更新兩萬多字!今天一天的!】 軒轅峯和鄒忌兩個人就這麼坐了一個晚上。


總裁在上:嬌妻萌翻天

看着外面福祿市燈火通明的街道和城市。

還有一些仍然在營業的酒吧。

鄒忌頓時感慨萬千,二十四小時前,這些東西都還屬於自己啊,可是就是一瞬間,這些全都沒有了。

鄒忌看着福祿市的夜市,鄒忌在反省自己到底哪裏出了問題,導致自己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一夜之間全部消失。

是叛徒嗎?還是別的問題?鄒忌看着自己的拳頭,突然,鄒忌腦海裏一閃。

自己的力量還不夠,自己還太弱了,想想當時在大原市的時候,自己面對軒轅劍,而且還是自己喝了那藥劑之後。

就算是那樣,自己在軒轅劍面前還是像一隻小鳥一樣。

鄒忌看着自己的拳頭,腦海中不斷的思考着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時,鄒忌突然想起了什麼,看着福祿市一個一個的酒吧。

鄒忌猛地轉身,拿起會議桌上的辦公電話,嘴裏默唸着幾個數字。

“滴…滴……”不知道鄒忌打給了誰,只是鄒忌一臉的焦急和擔心。

“喂?”一會,電話通了,裏面一個柔美動聽的女聲的聲音響起。

“喂,是我!”鄒忌說道,臉色也輕鬆了很多。

“啊,忌哥!!”電話那頭的王心心一下就驚訝的叫出來了。

“噓!小聲點,不要激動,我給你打電話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受傷?”鄒忌擔心的問道。

王心心搖頭,“沒有,當時已經是凌晨,因爲我們學校快考試,所以我早早的就回家睡覺了,忌哥,你有沒有事!有沒有受傷!”

電話那頭的王心心顯然也很是擔心。

“沒有,心心,聽好了,這兩天你好好的在學校裏學習,不要出門,聽到了沒有?”

電話那頭的王心心立刻點頭,“知道了!對了忌哥,我們這次考試後我也大學畢業了呢!我想去找你和你一起工作!”

可以感覺到王心心現在是笑着說的。

鄒忌沉默了一下,“不行,心心,你這麼好的成績,不如的話你就繼續上學吧,一直上到博士後!錢我來給你!”

電話那頭的王心心明顯的不願意,“不要,我就要工作,不上學了!”

鄒忌嘆了口氣,想了想,“那好把,心心,等你畢業了你來潔美好了,直接找安颯音,就說你是我妹妹,她會幫你的。”

電話那天的王心心疑惑道,“安颯音?”

“嗯,就是潔美的總裁。”

“啊”王心心驚訝了一下“你認識安總裁啊?!”

鄒忌點頭,“對,我們是朋友。”

那頭的王心心突然沉默了,一會,王心心低聲說道,“忌哥,我,我想自己找工作……”

鄒忌的眉頭皺了一下,“怎麼了?潔美不是挺好的嗎?”

“是挺好的…可是…可是我就是不想在潔美工作……”電話那頭的王心心低着頭倔着嘴說道,顯得很是小女人。

鄒忌又嘆了口氣,他知道,這丫頭就是犟,不然當初也不會自己去夜市攤上打工了,“那好吧,由你了,你自己萬事注意,做什麼事都要小心一點,不要輕易相信別人,記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