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晟霆先把藥含在口中,然後喝了一口水,接着,他另一隻手擡起徐錦姒的下巴,用最快的速度覆住她的脣瓣,將嘴裏的水和藥餵給她。

這一幕,讓小茹和醫生震驚不已。 吃了退燒藥的徐錦姒身體各項症狀緩解了許多,人也沉沉睡去。溫晟霆讓小茹和醫生先行離開,他一個人留下。

屋內安靜極了,能聽到徐錦姒均勻的呼吸聲。溫晟霆坐在她的身邊,一雙深邃的眸一直注視着她,將她的眉眼、脣瓣,一而再再而三的看清楚。

他有許多話想說,可是怕一旦開口,會將她吵醒。他便沉默……沉默……將翻江倒海的心隱藏進深淵裏。

此時,房門被輕輕地推開,小茹的小腦袋探進來,“先生,有位客人要見夫人。”

溫晟霆聞言,將徐錦姒的手放開並妥帖的用被子蓋住,然後起身朝着門口走來,關門時,目光落在她的臉頰上,停頓片刻,而後房門被緩緩關上。


“是誰?”面對徐錦姒以外的人,溫晟霆的態度向來是冷淡的。

“那位先生自報姓名,說是姓祁。”

“祁郢皓?”他尾眉微挑,徑直下了樓。

祁郢皓,他還敢找上門來。

坐在沙發上喝茶的祁郢皓聽到腳步聲後擡起頭,看到溫晟霆的那一刻,他站起身來。

“錦姒呢?我要見她。”

溫晟霆在一張獨立的沙發上坐下,眼皮微蓋着眼睛一點,“她不會見你的,你現在可以回去了。”

祁郢皓眸光微眯,“我要見的是錦姒,想必你嘴裏的這些話並不是錦姒的意思,所以,溫晟霆,我今天必須要見到她。”

溫晟霆擡眸,目光冷如利劍,“祁郢皓,徐錦姒是我的夫人,作爲她的夫君,我完全可以代表她。”

“呵!”祁郢皓不甘示弱的冷笑道:“是麼?這麼說來,我還是她的老闆呢,她沒來上班,作爲老闆,我有權過問吧?”

溫晟霆下巴撐頭,凝視他許久,隨後他起身,“好啊,既然如此,那你就等着吧,等到她想下來跟你說爲止。”說完,朝着書房走去。

“溫晟霆,你站住。”祁郢皓下意識的朝前邁了一步,可他立刻感覺到自己在溫晟霆的面前低了一頭,雖然覺得面子上過不去,但既然已經這樣了,他就一定要知道徐錦姒到底怎麼了。

“你還有什麼事?”

“我想知道,錦姒到底怎麼了?平白無故的,她不可能不去上班。”

溫晟霆回眸看了他一眼,輕蔑得很,“她怎麼了,我憑什麼告訴你?你又憑什麼覺得會從我口中得到答案。”

“溫晟霆,你!”

“祁郢皓。”溫晟霆乾脆轉過身來,雙手環胸,眸光倨傲,猶如君臨天下的王者,“如果此刻的我是你,我一定會客客氣氣的跟主人說“再見,打擾了”。”

祁郢皓的臉立刻青一陣白一陣的。

“溫晟霆,算你狠,但是你別太得意!”說完這句話,祁郢皓憤憤離開。

“小茹。”

“先生,我在。”

“以後只要是祁郢皓來找夫人,你就別給他開門。”

“啊?”小茹微驚,忙低頭道:“是,小茹知道了。”

天黑之後,睡了一天的徐錦姒悠悠轉醒,環顧四周,雖然黑漆漆的,可是她還是認出這是她的房間。同時,她發現,被子裏溼漉漉的,好像她在睡覺的時候出了很多汗。

此時,小茹推門走進來,同時把燈打開。

燈光刺眼,徐錦姒下意識的擡手遮擋。

“夫人,您醒了。”小茹端着清淡的晚飯朝着她走過來,將手中的飯菜放在牀頭的櫃子上之後,立刻看向徐錦姒,關切道:“夫人,你現在感覺好點了麼?”

“嗯?”她微微疑惑,而後回想, 腹黑惡魔:壓倒國民校草 ,渾身無力,好像是發燒了,她隨即點了點頭,“我感覺好多了。”

修真研究院 ,“夫人好了就行!這關鍵時候啊,還是先生有辦法,如果不是先生喂夫人吃了退燒藥,夫人根本不可能好的這麼快!”

“……”退燒藥?溫晟霆喂她?徐錦姒伸出手指着自己,看着小茹一臉認真道:“你是說……我吃的退燒藥是溫晟霆喂的?”

“對啊!還是先生用嘴喂的呢!”

“什麼?”房間內頓時傳出徐錦姒的驚呼聲。

小茹嚇得坐直了身子,一臉的不明所以,“夫……夫人……我說錯了什麼麼?”

“我……你……那個……那個退燒藥怎麼能讓溫晟霆用嘴餵我呢?退燒藥……用水……很容易吃的啊!你……你們……溫晟霆他……”徐錦姒要瘋了。溫晟霆怎麼能當着小茹甚至是醫生的面爲她吃退燒藥呢?

“如果不是我用嘴餵你,你現在恐怕還不能這麼大聲地說話。”

溫晟霆的突然出現讓房間內頓時安靜了下來,小茹識趣的很,忙偷偷的溜掉了。

溫晟霆走到徐錦姒的牀邊,又坐在一張獨立的軟沙發上。

徐錦姒低頭捂住臉,懊惱不已。

“你在後悔麼?後悔昨天不應該吃那麼多冰激凌。”

徐錦姒頓時擡起頭,眸光定定的看着溫晟霆,質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昨天吃了很多冰激凌?”

溫晟霆眸光微頓,他當然不會承認是他看到的。微斂眸光,而後擡起,長長的睫毛的陰影打在他的瞳孔上,“醫生說的。”

“醫生怎麼知道我吃了冰激凌?”

“他檢查了你的身體,說你發燒是因爲吃了太多冰冷的東西。我就想,你最愛吃的就是冰激凌,所以咯,答案顯而易見。”

“哼!”說的好像多瞭解她似的。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關心她麼?她纔不領情呢!

“關你什麼事!”

“你有心情跟我唱反調,說明恢復的還不錯。”溫晟霆起身,打算離開,卻忽然又站住腳,他在想,要不要將祁郢皓來過的事告訴她。就算她現在不說,恐怕到了祁郢皓的公司,她也會知道。

但是,溫晟霆就是不想告訴她,哪怕需要告訴她的理由有一千個,一萬個。

“今天有人來找我麼?”她一天沒去公司,擔心苗瑩瑩會找她,本來她是想問小茹的,可是小茹現在也不在跟前,只能問溫晟霆了。

溫晟霆忽然有些不爽,轉身看着她,臉上露出不耐煩,“你很希望有人來找你?” 徐錦姒眉頭微皺,心想溫晟霆說話的語氣怎麼陰陽怪氣的,“我是害怕公司裏的同事會因工作上的事情來找我,畢竟我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去公司,也沒往公司打電話,所以……”

“你這麼認真對待工作啊!”溫晟霆道。

“溫晟霆,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在想,在你如此認真工作的情況下,會不會出現公司機密被泄露的事。”

“溫晟霆!” 無仙須盡歡 ,叉着腰,怒視着眼前這個可惡的男人,“你幹嘛惡意中傷我?溫氏集團內部機密根本就不是我泄露出去的!我根本就什麼都沒做!我都離開溫氏集團了,你爲什麼還要抓着這件事情不放!”

要是放在平時,溫晟霆一定就此事跟徐錦姒好好地“談一談”,可是,此時此刻,他的注意力不在徐錦姒剛纔所說的每一個字上,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只穿着一件吊帶睡衣的徐錦姒的身體給吸引走了。

見溫晟霆突然不說話,只是一個勁兒的盯着她看,滿是疑惑的她下意識的低頭,隨後尖叫一聲,衝進被窩裏。

“溫晟霆,你這個臭流氓!”

溫晟霆大飽眼福,轉身離去,嘴角掛着久久不散的笑。

在溫晟霆那兒碰了釘子的祁郢皓滿心不爽,他沒有回家,而是去了公司。此時已經是下班時間,他本來以爲公司一定沒人了,沒想到一個角落裏還亮着燈,他走過去,發現是苗瑩瑩。

“你怎麼還沒走?”

“啊?哦!”苗瑩瑩聽到聲音擡起頭,當看到來人是祁郢皓的時候,內心立刻開心起來,“祁總,是這樣的,我……我還有一點工作沒做完,所以……”

“別做了!我心情不好,你陪我說說話。”

“啊?”苗瑩瑩的眼睛瞬間睜得非常大,一臉的不可置信。

“怎麼?你不願意?”祁郢皓雙手環胸,本來就不怎麼有耐心的他臉色更加不好,可礙於苗瑩瑩是徐錦姒的閨蜜,他道:“你不願意就算了,早點回家吧。”說完,朝着辦公室走去。

“祁總,我……”苗瑩瑩放下手中的筆立刻跑到祁郢皓的面前,神色慌張,又一臉的害羞,緊張道:“我……我不着急回家,我有時間陪你的。”

祁郢皓看着眼前這個害羞不已的女孩子,忽然有一種感覺在他的心裏蔓延開,他可以確定的是,眼前這個可愛的女孩兒,喜歡他。

祁郢皓忽然笑了,沒人懂得他笑裏夾雜着的意味,嘴角的笑意加深,他柔聲開口,“好啊!謝謝你,你來我的辦公室吧。”

“哦,好!”苗瑩瑩立刻迴應。

苗瑩瑩懷着激動、開心又忐忑的心情跟着祁郢皓去了他的辦公室。

“苗瑩瑩,你跟錦姒是閨蜜,所以你們很早就認識了?”祁郢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放下之後,看着苗瑩瑩,開口問道。

“對。”苗瑩瑩捧着茶杯,裏面是祁郢皓專門給她泡的玫瑰花茶,她沒想到他長得這麼帥,還這麼體貼、細心,內心覺得非常溫暖,“我跟錦姒從高中開始就是好朋友,後來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好,就成了無話不說的閨蜜。”


“無話不說啊……”祁郢皓刻意重複了這五個字,“那麼,你就是認識錦姒的人中最瞭解她的人了?”

苗瑩瑩自信道:“當然!錦姒從小就沒了父母,我跟她的關係最好,也最親密,她對我從來都沒有祕密的。”


祁郢皓瞭然,同時非常的開心。想要追徐錦姒,從苗瑩瑩下手,無意是最好的。

徐錦姒第二天回到公司,還沒等苗瑩瑩開口問,她就跟她解釋了昨天沒來上班的原因,而苗瑩瑩滿腔的抱怨全部變成了對徐錦姒的關心。

同時,徐錦姒去見祁郢皓,跟他解釋昨天沒來上班這件事。

“咚咚咚。”

“進來!”

徐錦姒抱着文件走進去,在祁郢皓的辦公桌前站穩,“祁總,我來跟你解釋一下爲什麼昨天沒來上班。”

聽到聲音,祁郢皓立刻擡起頭,當看到來人真的是徐錦姒時,欣喜若狂,連忙起身,走到她面前,情不自禁道:“你回來就好了,什麼都不用解釋。”他還以爲徐錦姒會因爲溫晟霆不再來公司上班,那纔是他最恐懼的事。

“不行,我不能讓祁總對我有誤會。”她道:“我昨天之所以沒來上班,是因爲我發燒了,高燒,燒的昏迷不醒的。所以,也沒能給公司打個電話說一聲。”

“那你現在好點了麼?”

“已經完全沒事了。”

“那就好。”祁郢皓鬆了一口氣,“如果你的身體還有任何的不舒服,要第一時間告訴我,我會帶你去看醫生的。”

徐錦姒淡淡的笑了笑,“我真的沒事了,祁總放心。昨天拉下的工作,我會盡快補上。”

她如此敬業,令祁郢皓很欣慰,內心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他看上的女人,真的很優秀。

“工作你先放一放,有件事我要跟你商量。”祁郢皓朝着沙發走去,示意徐錦姒同他一起。

在沙發上坐下,徐錦姒看着眼前的祁郢皓,開口問道:“祁總,是什麼事?”

祁郢皓的眸光微微閃爍,只是,他低着頭,任他眸底有怎樣的顏色,徐錦姒都不會察覺。

“是這樣。”他雙手交握,一派穩重自持的模樣,“這個季度公司的業務呈現上漲的趨勢,當然,公司的利益也更大化,因此,我想請公司裏的主幹去旅遊。”他看着徐錦姒,詢問的意味,“你覺得如何?”

“當然沒問題!”徐錦姒斟酌片刻,謹慎開口,“祁總請大家去旅遊,一來能夠表現出祁總對待員工的寬厚,二來,適當的娛樂之後,能更加激發大家工作的熱情!”

“你說的很對。”祁郢皓讚許道:“那麼,旅遊地點由你來選擇,具體計劃實施,也由你來監管。”

“當然!”祁郢皓看着她,確定道:“就是你。” “可是……”徐錦姒有些不解,“這不是應該由策劃部來做麼?我只是助理,這麼大的事情,讓我來做,恐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