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昆知道馬哥說的是林唐,趕忙說道,“馬哥,林唐是我最好的哥們,而且也很聰明,您看能不能把他也拉進我們教裏”。

馬哥不陰不陽的笑着看着林昆,林昆的聲音越來越小,馬哥陰笑着,接着說道,“你說啊,還想說什麼,要不你來當師父,我給你當徒弟好了”。

“不,不是,馬哥,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林昆趕忙解釋道。

“那個林唐不能留”,馬哥直接說道。

“什麼,要殺了林唐”,林昆驚訝的說道,“爲什麼,馬哥,林唐只是一個普通人,他跟我並沒有什麼仇恨,我們可以拉他入教,他一定可以做的很好的”,林昆趕忙幫林唐解釋道。


“哼,你懂什麼,你以爲他今天就是來找你嘮家常的嗎?你做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今天過來就是想殺了你救林偉的,就你還傻乎乎的爲他着想”馬哥冷哼着說道。

“怎,怎麼可能,馬哥,你是不是弄錯了,林唐就是一個普通人,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很瞭解他的,他不會害我的”,林昆還是不肯相信馬哥說的話。

“普通人,呵,你以爲林偉爲什麼還沒有死,就是他救的,他早就開始修煉了,現在已經比你快了一大步,要是想殺你,你根本就沒有還手的力量,而且他還是我們的死對頭,飛來客棧的人”。


“飛來客棧!?”林昆當然知道飛來客棧,自從他偶然認識了馬哥,接觸了紅帝教之後,除了學習詛咒和修煉之外,第一個知道的,就是紅帝教千百年來的死敵——飛來客棧。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林唐竟然進了飛來客棧,還想殺他,林昆已經開始動搖了,不死心的問道,“我們從小就在一起,他小時候還經常保護我,就算他進了飛來客棧,也不會不分青紅皁白的就想殺了我的,林偉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他也很討厭林偉的,馬哥,你會不會弄錯了”。

“呵,飛來客棧的人還是這樣的道貌岸然,自詡爲正派人士,卻連自己真正的仇人都不敢殺,還阻擋別人復仇,你說這樣的人,該不該死”,馬哥臉上露出了一個仇恨的表情。

林昆糾結了幾番,還是狠狠的說道,“該!憑什麼!我忍了這麼多年,當年林偉欺負我的時候,爲什麼他們不出來主持正義,現在卻自以爲是正義大俠,想來殺我救那些壞人,算什麼正派!”

馬哥滿意的看着林昆,嘴裏說出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刀子一樣,“所以,你明白要怎麼做了吧,林昆”。

“我明白了,師父,今晚,我就去殺了林偉”,林昆惡狠狠的說道。

“對了,小心那個林唐,他應該也會在那裏保護林偉的”,馬哥隨意的囑咐道。

“可是馬哥,你不是說我不是他的對手”,林昆有些擔心的問道。

“你放心,這不是還有我在後邊嗎,等林唐出來,就交給我了,你就專心的對付林偉就行了”,馬哥輕鬆的說道,他還沒有把一個剛修煉沒有多久的小毛孩放在心上。

林唐在林家門口設了保護罩,就趕回了林偉的家裏,林偉已經快要被自己嚇瘋了,一邊是虎視眈眈的林昆,一邊是不人不鬼還會說人話的貓,哪一邊看起來都不好惹,甚至還有丟命的風險。 第一百九十六章 半夜偷襲

所以在看到林唐進來後,林偉竟然有種看到親人的感覺,完全沒有之前互相看不順眼的樣子,一看就林唐走進,就撲了過去,恨不得把自己整個人都黏在林唐身上。

小甜甜翻了個白眼,衝林唐問道,“如是姐去哪裏了,怎麼只有你一個人過來了”。

“你眼裏就只有你的如是姐嗎,你別忘了,她現在是我的女朋友了,請你收斂一點,小甜甜”,林唐見到小甜甜,心情也放鬆了一些,還有心情逗樂了。

“我把她送回家裏去了”,林唐說道。

這下小甜甜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一巴掌閃開了林偉,靠近林唐,輕聲問道,“見到那個人?”

“嗯,見到了”,林唐淡淡的說道,“不好對付,所以把我爸媽和如是保護起來了,不要波及到他們”。

小甜甜難得嚴肅下來,皺着眉頭說道,“是什麼人,你這麼警惕”。

“我,我也說不上來”,林唐猶豫着說道,“但是一看見他,就有一種我們天生就是敵人的感覺,好像,好像前世就是仇人一樣”,林唐打了一個很爛的比喻,小甜甜卻沒有趁機嘲笑,而是也一樣的嚴肅的板着臉

“而且我總覺得,我們已經被他發現了”,林唐接着說道,“他跟我說的話,總是奇奇怪怪的,好像是有什麼別的意味,就是陰陽怪氣的,讓人聽起來很不舒服”,林唐皺着眉頭。

小甜甜不以爲然的說道,“那種變態看起來當然不舒服啦”。

林偉一直擠在林唐身邊,一步都不肯離開,小甜甜則對林偉十分的不屑,要不是因爲林唐的交代,根本就不想保護林偉。

距離林偉的那八個兄弟暈倒已經好幾天了,林唐又去看了他們,狀態比之前看起來差了很多,林唐不知道他們還能堅持多久,能不能堅持到他們除掉那個馬哥。

天黑了,林唐和小甜甜決定不回家了,以爲林偉在晚上出什麼事情,當然林偉也不可能讓林唐和小甜甜走,一直粘着林唐,之前是一直要攆林唐走,不信任林唐,現在卻一步不肯離開。

小甜甜對此嗤之以鼻,說林偉沒有一點的志氣,就是個貪生怕死之徒,林偉對小甜甜會說話已經習慣了,但還是不敢跟小甜甜對話,每次看到小甜甜那雙大大的貓眼,總是忍不住發抖。

夜晚,三人睡在同一個房間,林偉非要跟林唐擠在一張牀上,林唐也十分的無奈,他已經很多年沒有跟人睡在一張牀上了,還以爲自己下一次跟人同牀就是跟女朋友了,沒想到竟然是個男人,還是個死胖子。

林偉雖然很怕,但林唐在身邊,卻心裏放心了很多,沒一會就開始大聲打鼾,小甜甜也奇怪的在鼾聲中睡着了,打着小呼嚕,看起來睡得十分香甜,只有林唐等着兩個大眼睛,沒有一點的睡意。

還好他並不需要睡眠,也可以爲大家守夜,免得遇到什麼危險。

一直到了半夜三點了,林唐假寐着,閉上的眼睛忽然掙開了,耳朵一動,翻身坐了起來,再仔細的聽了下林唐的面色一白,有人進來了!

林唐沒有吵醒林偉,免得他慌的驚了門口的不速之客,但小甜甜卻已經醒了,黑暗中明亮的貓眼瞪着,更爲這緊張的氣氛添了一筆顏色。

一人一貓一對視,心有靈犀的同時輕輕走到了門邊,門外那個腳步聲依舊在響着,沒有絲毫被驚動。

“這不是馬哥”,林唐心中已經有了判斷,如果是馬哥,現在早都已經發現他們了,不會沒有任何的準備,就算是覺得他們不是他的對手,看不起他們,也不會這樣大膽。

而且外邊的這人腳步沉重,也不懂得隱藏,根本就不是修煉之人,“是林昆”,林唐看了小甜甜一眼,但兩人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現在還不知道馬哥有沒有在後面跟着,他擅長隱藏氣息,就算真的跟着,兩人也發現不了,到時候就一定會吃虧了。


門外的人已經漸漸的靠近了,林唐和小甜甜的呼吸都要靜止了,一動不動,就等着那人進來。

“咯噔”一聲,門把手響了!林昆就要進來了!林唐覺得自己要憋死了,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在林昆進來的瞬間就把他拿下,這個信心他還是有的。

就在門有些輕微的移動的時候,林偉醒了!他雖然是個胖子,卻心思細膩又敏感,林唐離開的時候他迷迷糊糊中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已經有些半醒了,也不打呼嚕了,林唐卻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還暗自爲林偉的配合高興,生怕有了什麼響動林昆不肯進來了,卻沒想到這是林偉醒來的徵兆,林偉剛睜開眼睛,就感覺到林唐不見了,一下就驚出一身的冷汗,在一看林唐和小甜甜都站在門口。

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又聽到門的響動聲,一下就猜出了有人要來害他了!嘴裏控制不住的尖叫了出來,“啊!有人!有人啊!林唐!有人來殺我了!救救我!我求求你救救我!”

即將打開的門戛然停住了,然後林唐就聽到門外一陣腳步聲,向外跑去,林昆跑了!林唐轉過頭,狠狠的瞪了林偉一眼,正在尖叫的林偉一下子噎住了,不敢繼續說話了,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無辜的看着小甜甜。

小甜甜真是越看林偉越覺得討厭,瞪了他一眼,卻也不敢離開,怕他們使的是調虎離山之計,趁他們都走了來殺林偉。

林唐這邊衝出了房間之後,就看到黑暗中一個影子快速向門外跑去,雖然沒有開燈,但是林唐良好的視力還是認出了那人就是林昆,便顧不得什麼,拔腿追了上去,林昆當然不是林唐的對手,沒跑幾步就被林唐在門外追上了。

“林昆,我知道是你,你別跑了”,林唐一把拉住林昆,說道。

林唐的身體震了一下,不敢置信的回過頭,看着林唐,說道,“真的是你在保護林偉,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林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這話難道不該是林唐來問林昆的嗎,怎麼現在反過來被問了,林唐覺得自己都要被氣笑了,“昆子,這話不應該是我問你嗎?你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你爲什麼要害人”。

“害人?他們配做人嗎?我從小被他們欺負,又有人管過我嗎,憑什麼現在他們出事了,就都來保護他們,這難道公平嗎”?林昆崩潰的大喊道。

“你太極端了,林昆”,林唐沒想到林昆的心理居然出了這麼大的問題,簡直就像是一個反社會的人,如果放任他就這樣下去,今天害的是林偉等人,明天說不定就會害無辜的羣衆,林唐抓住林昆的手更緊了,一定不能讓他逃脫。

“林唐,我真沒想到你會背叛我”,林昆面色痛苦的說道。

林唐更是感覺莫名其妙,他跟林昆根本就沒有什麼約定,“林昆,你聽我說,你冷靜點,先解除林偉那些人身上的詛咒,我們好好談談好嗎”。

“解除?憑什麼?”林昆冷笑着說道,“這是他們應得的,他們做壞事的,欺負人的時候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嗎”。

“他們是該被懲罰,可是不該是由你來懲罰,林昆,你不能這樣”,林唐苦口婆心的勸道。

“你要我解除他們身上的詛咒,好啊,這個詛咒解除的唯一辦法就是殺了我”,林昆瞪着通紅的眼睛說道。

林唐愣住了,抓住林昆的手也不自覺的放開了,林昆得到了自由,卻沒有繼續跑了,嘲諷的笑着看着林唐,說道,“林唐,你不是要解除詛咒嗎?來啊,殺了我,殺了我就能夠救林偉那羣渣子了,你來啊!”

林昆邊說着邊激動的向林唐的方向靠着,林唐被林昆逼得一直向後退,根本不敢動手。

林昆嗤笑了一聲,說道,“林唐,你根本就是個懦夫,你不是說要救他們,保護他們嗎?你不是自詡正義嗎,你們都是懦夫,飛來客棧,和你,都是假仁假義的懦夫”!

聽到飛來客棧這三個字,林唐不可置信的擡起頭,林昆居然知道飛來客棧,林唐正準備伸手將林昆抓回來,詢問他爲什麼會知道飛來客棧和他的關係,是不是馬哥告訴他的。

一伸手,卻撈了個空,擡頭張望,就看到剛纔一下消失的林昆出現在了前面的空地上,跟他在一起的,還有馬哥,林唐根本就不知道馬哥是什麼出現的,甚至可能一直跟着他們,但是林唐完全沒有察覺。

這個認知讓林唐不由得緊張了起來,原本還想着在林偉家裏有小甜甜,兩人一起說不定還有勝算,現在卻只剩下了自己,林唐只能竭盡全力一搏。

林唐將全身能調動的真氣都凝結起來,周圍的空氣都變得緊張了,卻聽到馬哥淡淡一笑,林唐僵了一下,然後怒不可遏,他根本就是在看不起自己,林唐決定就算是死,也要傷到馬哥,讓他知道飛來客棧不是好惹的。

卻聽到馬哥笑完之後接着說道,“林唐,你不必緊張,跟我鬥法,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林唐笑了笑,說道,“是不是對手,來試試不就知道了嗎?”

“我不是來跟你打架的”,馬哥直接說道,身邊的林昆楞了一下,不是說好了要除掉林唐的嗎,馬哥這是拖延之計?可是林唐根本就不是馬哥的對手。

卻聽到馬哥接着說道,“我說過我們會再見面的,今天我就給你一個機會,脫離飛來客棧,加入我紅帝教”。

林昆聽到之後十分的憤怒,但他不敢對馬哥太過放肆,只是質問道,“馬哥,林唐一直跟我作對,還阻擋我報仇,你爲什麼要收他進紅帝教”。

馬哥斜瞥了了林昆一眼,冷冷的說道,“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質問我了”。

林昆一下就怕了,趕忙低着頭說道,“馬哥,我不是那個意思,您不要誤會,我就是,不理解,爲什麼要招林唐進來”。

“嗯?你之前不是千方百計的勸說我要招林唐進來嗎?怎麼現在又不願理林唐進紅帝教了呢”,馬哥嘴角帶着變態的笑容問道。

“之前,之前我以爲他是我的兄弟,當然有什麼好事都想着他,卻沒想到,他跟我根本就不是一條心!” 第一百九十七章 林昆之死


馬哥斜瞟了林昆一眼,似笑非笑的說道,“他是不是跟你一條心,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只要他能忠於我,忠於紅帝教就行了”。

林昆沒有敢繼續說話了,很恨的看着林唐,他先在已經完全把林唐當作一個敵人在看待了,十分後悔之前說要讓林唐也加入紅帝教,他根本就不配!

同樣的,林唐也沒有想到,馬哥竟然會想拉他進紅帝教,不是說他們是天生的死敵嗎?這個馬哥究竟搞什麼鬼,林唐哼了一聲說道,“馬哥,你別想了,我是不可能加入你們邪教的,我勸你還是趕快棄暗投明,解除林偉他們身上的詛咒,不要一錯再錯下去了”。

“錯”?馬哥嘲諷的笑着,說道“憑什麼我們就是錯的,你們就是對的,難道就是你們在主宰這個世界嗎?我們就不能活嗎”?

“你看看他”,馬哥看着林昆,眼裏含着變態的悲憫,說道,“他一直認真的活着,兢兢業業的工作着,就是想要有一天能夠過上好日子,可是林偉他們呢,他們根本什麼都沒有付出,就能有錢,有女人,而我們這些認真活着的善良的人!還要受他們的欺壓!憑什麼!”

馬哥瘋狂的喊叫着,林昆也完全受了馬哥的感染,面露怨恨的看着林唐,說道,“你們憑什麼號稱正義,你們都做了什麼正義的事情了,你們保護了我們這些善良的人了嗎?林偉欺負我們的時候,你們在哪,現在林偉他們受難了,你們卻趕緊蹦出來說我們是錯的,憑什麼!”


一時間林唐被林昆的憤怒震驚到了,他一直知道林昆很恨林偉,但卻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的恨變得這樣的扭曲,竟然想通過傷害別人的性命來完成自己的慾望。

林唐十分的痛心疾首,看着林昆,說道,“昆子,我們從小一起長大,近幾年我不常回村,沒有及時的保護你,讓你被林偉他們欺負,是我對不起你,我可以向你道歉,但昆子,你想向林偉他們報仇,你可以努力的工作,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但害他們的性命,這是犯法的啊,你這樣,跟他們又有什麼區別呢,你想要成爲你最討厭的人嗎”?

“我……”,林昆說不出話來,他不明白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他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又是怎麼一步步站到林唐的對立岸的。

“林昆!你現在是動搖了嗎!”馬哥微眯着眼看着林昆,輕輕的說道,“你可別忘了,你現在的一切都是我給的,是紅帝教給的,你要是背叛了紅帝教,你現在的一切就都會失去了”。

林唐見林昆好不容易有一些微微的動搖,趕忙說道,“不會的!林昆!只要你回頭!你看我,我可以幫助你的,你只要把林偉他們的詛咒消除,回到正道上來,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的”。

被馬哥逼迫着,林唐勸說着,林昆感覺腦子一片混亂,他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他也不想要這樣,原本只是要讓林偉他們走黴運。。。對! 前妻請簽字 ,是啊!他的原意也並不是要殺了林偉他們啊!

林昆看着馬哥的臉,鼓起勇氣,說道,“馬哥,要不,還是把林偉他們身上的詛咒去除掉吧”。

馬哥一時間沒有說話,一會又嘴角帶着笑問道,“林昆,你再說一遍?你要去除掉林偉他們身上的詛咒?呵呵,你跟本就是個懦夫,你這種人,就只能掙扎在底層,爲着生計奔波,被那些垃圾踩在腳下”。

“馬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不是想要退縮”,林偉急忙及時道,“可是原本我不是也只是想要他們倒黴嗎?並沒有想要他們的命,那現在不就正好嗎?解除掉他們身上的詛咒,我們也可以順利的離開這裏,不然林唐,不,飛來客棧的人,豈不是會一直粘着我們”。

“哈,林昆,你不會不知道吧,這詛咒是你下的,詛咒一旦生效,也只有下咒者,也就是你,死了,詛咒才能消滅”,馬哥惡狠狠的說道。

“什,什麼”,林昆不可置信的說道。

“馬哥!你太惡毒了!”林唐聽到之後,氣憤的罵道。

“你,你之前沒有說過,這詛咒在他們身上,跟我又有什麼關係”,林昆急忙反駁道。

“關係?那關係可是大了,你別忘了,下咒的時候,是以你的血做引子的,不然憑什麼幫你完成心願,害那幾個根本不相干的人”,馬哥陰笑着說道。

“你,你是故意害我的!”林昆叫喊道。

“昆子!你冷靜一點!先過來,我們慢慢想辦法,好嗎”,經過思慮,林唐對林昆說道,不管有沒有辦法,還是想讓林昆逃脫了馬哥的控制,之後再想辦法來解除詛咒的好。

“林昆,你可想好了,你面前的那個林唐,可不是以前的林唐了,他現在是飛來客棧的人,他們飛來客棧的人道貌岸然,自以爲正義,一定會犧牲你去救那幾個壞人的”,馬哥邪惡的挑撥着。

林昆已經完全被恐懼掌控了,哆哆嗦嗦說道,“不,不要,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林昆!你別聽他瞎說!是他一步步陷害你到這個地步的!你不能再被他牽着鼻子走了!”林唐心急的說道。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把林昆說的捂住了耳朵,感覺腦子都要炸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