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導?”林凡冷笑,“真是可笑,難道作爲一名醫生,你們就沒有自己的判斷力嗎?如果什麼都讓我來說的話,那還要你們何用?”

“你,林凡,你不要欺人太甚。”毛嶺臉色漲紅,他今天是要跟林凡剛到底了。反正,自己這臉已經丟的不行了,也不怕在這裏多丟一會了。“我們好歹也是名醫榜上有名的醫生,你這麼說是在侮辱我們在場的所有人嗎?”

林凡搖搖頭,“我倒是覺得,大家比你有自知之明多了。你自己看看,除了你之外,還有誰站出來反對我?他們作爲醫生,最起碼還知道知錯就改。而你呢,簡直就是個極品。明明就是你自己的失誤,卻非要將所有的責任推卸到我的身上。你不覺得,你纔是那個最可恥的嗎?” 毛嶺被林凡說的啞口無言,只能灰溜溜的選擇了跑路。

“算你狠,今天我毛嶺認栽了。諸位,都請吧,你們該不會覺得這個小子會分你們一杯羹吧?”

被毛嶺這麼一說,那些原本還打算留下來看熱鬧的神醫也不好意思繼續待在這裏了。畢竟,他們可沒有毛嶺的臉皮那麼厚。繼續待在這裏的話,恐怕會被人笑話死的。

眼看着所有的神醫都要離開了,司馬大可就着急了。

“諸位,別走啊。”司馬大趕緊上前阻攔,“大家別走啊,你們可都是來自華夏有名的神醫啊,大小姐的病還指望你們呢。”

“管家先生,你也別阻攔我們大家了。正如林凡小哥說的,我們這幫子庸醫,連你是不是中毒都看不出來,哪裏還有什麼資格給大小姐看病啊。唉,回家讀書去了,有緣咱們再見吧。”

“可是,”司馬大叫苦不迭,“你們走了,大小姐的病怎麼辦啊。我可是在主人家面前立下軍令狀的,你們這一走,不就等於是把我給賣了嘛。”

然而,似乎並沒有人理會這個司馬大。他們現在的想法大多都是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省的被人笑話。畢竟,他們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這臉面不能丟啊。

所有的神醫都離開了司馬家,對於他們而言,司馬家已經成爲他們一生的痛了。

司馬大一屁股癱軟在了地上,沒有想到,事情居然會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當初,他可是在司馬頌面前誇下海口,說只要自己邀請來華夏名醫榜上的大佬,那大小姐的病肯定是藥到病除。結果沒有想到,名醫是來了,但他們連看病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林凡給懟走了。

“好了,你也出去吧。”

林凡對司馬大說道。

Www● тt kǎn● Сo

司馬大傻眼了,幾個意思啊?你把醫生趕走就趕走吧,怎麼還要把我這個管家趕走?開玩笑吧,這司馬家到底是誰說了算啊。

“你什麼意思?”

林凡淡淡的說道:“就是字面意思,你出去吧,這裏不需要你了。而且,我也不希望我在救人的時候,有別人在一旁圍觀。”

司馬大悲憤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用手指着林凡的鼻子說道:“林凡,你未免也太過分了吧?你可別忘了,我是這裏的管家。主人不在的時候,這裏我說了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挑釁你?抱歉,你還沒有這個資格。我只是不希望晴兒再受傷而已,你作爲一個管家,不爲主人家考慮,反而一股腦的將一大堆人帶到這裏來。你有考慮過,晴兒的感受嗎?晴兒她需要的不是醫生,而是關心。可你呢,居然還帶着這麼多人來爲她看病,你們什麼意思,是在羞辱她嗎?”

“這是我家主人的吩咐,跟你無關!”司馬大自以爲有司馬頌撐腰,根本就沒有將林凡放在眼裏。“再說了,你不過只是一個外人,你有什麼資格對我們司馬家的家事指手畫腳。”

“你們司馬家的家事我自然不會管,我現在要管的是我的朋友晴兒。現在,你可還有問題?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就請出去吧。我們這裏,不歡迎你!”

司馬大還想繼續跟林凡糾纏,卻被一旁的趙英歷給攔了下來。

“行了,你就少說兩句吧。晴兒大小姐跟林凡是朋友,林凡肯定不會害她的。你就先暫時離開吧,我相信林凡,他肯定不會無的放矢的。”

司馬大看着趙英歷,沒好氣的說道:“哼,你們兩個都是一路貨色,用不着你來裝好人。我現在就把這件事情告訴家主大人,我倒是想看看,在家主大人面前,你們可還有囂張的資本。”

說完,司馬大就離開了。對於這種腦殘一樣的行爲,林凡只能搖搖頭,選擇無視了。也不知道,司馬家爲什麼會找這麼一個傻缺當管家。

趙英歷有些尷尬的看着林凡,說道:“林凡小哥,讓您見笑了。這個司馬大是家主的遠方親戚,當初那位親戚對司馬家有恩,所以家主大人才會將他留在家中做管家的。不然的話,就他這個性格,早就被人打死了。”

林凡笑了笑,“沒關係了,反正我來這裏的目的,只是爲了晴兒而已。至於其他人怎麼想,那我就管不着了。好了,英歷,你就等在外面吧。一會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會叫你的。”

“嗯,我知道了。”

趙英歷也走出了晴兒的房間,順便還將房門給帶上了。不得不說,這個趙英歷,還是挺懂事的。最起碼,要比剛纔那個什麼司馬大靠譜的多了。要不是因爲司馬大跟司馬頌家有親戚,恐怕他早就餓死街頭了吧。

“晴兒,你還認識我嗎?在村子裏的時候,我去過你家。”

晴兒看着林凡,露出了微微的笑意。她點點頭,然後拿起了一旁的畫本。她知道,林凡看不懂自己的手語,所以她也只能選擇用筆寫字來表達自己的內心。

“今天的事情,多謝林大哥了。晴兒真的不想被那麼多人盯着,他們的眼神讓晴兒覺得害怕。”

林凡莞爾一笑,安慰道:“好了晴兒,你現在可以不用害怕了。只要有我在,他們誰都別想欺負你。”

“謝謝你,林大哥。”

林凡笑了笑,坐在了晴兒的身旁。

“其實,二狗在很久之前就拜託我,讓我治好你的病。只是,那個時候我還有其他的任務在身,就沒有來得及幫你。當我回到村子的時候,你就已經來到這裏了。沒有辦法,我也只好一路追到了這裏來。晴兒,你願意讓我幫你嗎?”

晴兒的神色微微一黯,繼續寫道:“林大哥,晴兒的病大概是沒得治了吧。其實,晴兒很早就知道了。所以,晴兒也認命了。至少我現在還活着,不是嗎?”

林凡搖搖頭,說道:“不,晴兒,你的病我可以幫你治好。但是,我需要你的配合。只要你願意的話,我就能幫你治好。所以,你願意讓我幫你嗎?” 晴兒猶豫了很久,可能是因爲經歷過太多次的失望吧,所以,這一次晴兒猶豫了。她是在擔心,擔心自己再一次經歷失望的痛苦。每每回憶起這些, 鄭王天下

“林大哥,你真的能夠治好晴兒的病嗎?你確定你不是在騙我的?”

林凡重重的點點頭,回答道:“是的,我確定能夠治好晴兒的病。其實,你這應該也不能算是病,而是毒。當初,你是被毒蛇咬傷之後,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這是因爲,毒蛇殘存的毒素,滯留在了你的體內。這些毒素無法排出,也無法被你吸收。你的身體因此而受傷創傷,所以才導致了你的聾啞。”

“我已經考慮好方案了,你只需要聽我的話,我保證讓你恢復如初。怎麼樣,你願意試試嗎?”

晴兒再次經歷了一番掙扎和抉擇,最終她選擇了相信林凡。

晴兒點點頭,目光堅定的說道:“這一次,我願意相信你、林大哥,那晴兒的病就拜託你了。”

“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你恢復健康的。”

林凡扶着晴兒到牀上躺了下來,然後開始替晴兒把脈。其實,晴兒的病說起來也很簡單,只需要清除她體內多餘的毒素就可以了。而問題的關鍵也在這裏,怎麼樣才能將體內淤積的毒素給清除出來。

如果不能解決這個問題的話,那不管林凡怎麼努力,結果都是一樣的。

晴兒躺在牀上,就這麼滿懷期待的看着林凡。林凡想了很久,纔算是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八九玄功!


林凡可以利用八九玄功的力量,將自己變身成爲一隻吸血水蛭,然後鑽進晴兒的體內。吸血水蛭不僅能夠吸取人體內的精血,同樣也可以將毒素吸出來。 老公腹黑:豪門寶貝妻

吸血水蛭太過貪婪,一旦進入到人體內,就會肆無忌憚的吸食人的鮮血。運氣不好的話,被他鑽進心臟,那估計連小命都保不住了。

但是,林凡化身的吸血水蛭不一樣。他可以控制自己的行爲,然後將晴兒體內淤積的毒素給清除掉。儘管這樣做, 桃運都市 。但只要能夠讓晴兒恢復健康,一切也都無所謂了。

“晴兒,你聽着。接下來不管你看到什麼,感受到什麼,都不要害怕。你要相信我,我是不會害你的。明白嗎?如果你準備好了,那就點點頭。如果你還在擔心什麼,那就搖搖頭。”

晴兒果斷的選擇了點頭,她等待這一刻,已經等待了十幾年了。不知道爲什麼,她心裏隱隱的有種預感。這一次,她是真的遇到貴人了。當初林凡出手救了整個柳園村,從那時起,晴兒就知道林凡絕對不是普通人。而現在,林凡更是親自來幫自己治病,這更加堅定了晴兒內心的想法。

她現在已經準備好了,準備迎接即將發生的奇蹟。

林凡深吸了一口氣,默默的念着八九玄功的口訣。晴兒只看到林凡的身上冒出了一陣青煙,然後他整個人都憑空消失了。晴兒吃了一驚,可是一想到林凡的叮囑,她還是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繼續躺在了牀上。

實際上,林凡並沒有消失,而是真的變成了一隻吸血水蛭。只是,他碰巧落在了晴兒的被子上,晴兒並沒有及時發現就是了。

化身爲吸血水蛭的林凡,趁晴兒不注意,直接鑽進了她的皮膚裏。晴兒感覺到了刺痛,她連忙起身查看自己的身體,卻只看到自己的手臂上,有一處細小的紅色斑點。而這個細小的紅色斑點,就是林凡進入她體內的地方。

奇怪,怎麼會這樣呢?

晴兒並沒有看到林凡化身的水蛭,所以纔沒有引起她的注意。假如晴兒真的親眼看到一隻吸血水蛭進入了自己的體內,恐怕她也就不會這麼淡定了吧。 畢竟,變身這種事情,現實生活中是根本不存在的呀。要是有人突然在你的面前變身,還不得給你嚇壞了啊。

林凡鑽進了晴兒的體內,便開始了尋找毒素的旅程。他之前已經查過了青囊冊,那是一種極其罕見的毒蛇。就連神醫華佗,也僅僅是在古籍之中見過而已。他也是無意之間見過一位同樣的病人,所以纔將這件事情給記錄了下來。

當然,神醫華佗最終並沒有幫這位病人治療。因爲當時華佗受到了魏王曹操的徵召,去幫曹操治病去了。而這個病人,也成爲了青囊冊裏少有的遺憾。

所以,華佗只是在青囊冊裏面寫了一個大概的治療思路。至於具體的治療方案,就一點都沒有了。

林凡就是根據華佗的這個思路,才決定化身爲水蛭,幫晴兒治療好這次的疾病。

根據華佗在青囊冊裏的記載,那種病毒融入到血液之後,便會淤積在某處,從而生根發芽。這種毒素,雖然不能致人死命,卻足以影響人體的正常體徵。事實證明,晴兒也是因此失去了說話和聽覺的能力。

這種毒素天生帶有異香,那是一種攝人心魄的異香。林凡在進入到晴兒體內的時候,便感受到了那種奇特的香味。而這,也給了林凡一個契機。不然的話,他還指不定什麼時候,才能真正找到晴兒的病竈所在呢。

聞着香味,林凡開始了自己的偉大旅程。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身處在晴兒身體的那個部分。總之,哪裏有香味,林凡就會朝着那邊前進。

“啊……”

晴兒只感覺自己體內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躥動,她忍不住發出了輕微的聲音。而這聲音在外人耳朵裏,可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啊……嗯……”

房間外的趙英歷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林凡小哥,你這就過分了啊。不是說好了是來治病的嗎?你這病怎麼治到牀上去了。可是,這個時候趙英歷也不能直接闖進去阻止啊。他要是進去了,這牀上的兩人,還不得殺了他啊。這事情搞得,頭疼啊。 趙英歷不知房間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憑聲音推斷,也絕對是那種不堪入目的牀笫之事。他現在就希望林凡能夠早點結束這場盤腸大戰,因爲根據他的瞭解,司馬大肯定還會捲土重來的。


而事實上,林凡此時還在晴兒的體內不停的尋找着病竈。

可惡啊,不知道是不是因爲久居幽蘭之室的原因,林凡感覺毒素的香味越來越淡了。要是再這麼下去的話,恐怕毒素還沒有找到,自己倒是先迷路了。

一個小時過後,趙英歷的臉都黑了。這林凡的體力也太強了吧,都一個小時過去了,大小姐都有些聲嘶力竭了,你這還沒完?

而就在這個時候,司馬頌帶着神醫諸葛青天以及司馬大正說說笑笑的朝着這邊走來。趙英歷暗叫一聲不好,這要是被司馬頌知道的話,那他還不得把林凡給宰了啊。要知道,林凡可是跟司馬頌稱兄道弟,而現在林凡卻跟在大小姐做那種事情,這要是傳說出去,司馬頌也就不用做人了。

趙英歷只能硬着頭皮,上前攔住了司馬頌。


“家主,您來了?”

司馬頌點點頭,說道:“是啊,剛纔諸葛神醫在幫阿朗看病。我心想着,讓諸葛神醫來幫着晴兒看看也是極好的。唉,晴兒這孩子命苦啊,從小就一個人在外面飄零。天可憐見,我總算是把她找回來了,總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她就一輩子不能開口說話吧。”

“家主所言極是,只是,大小姐現在可能有些不太方便。”

“哦?”司馬頌問道:“怎麼回事,晴兒身體不舒服嗎?”

就在此時,晴兒的房間路突然傳出了一陣**聲。這聲音,不管是誰聽到,都會想歪的。可事實上,卻是林凡找到了病竈所在,他利用自己化身水蛭的力量,將這些毒素一股腦的全部吸收了。

毒素被吸收之後,晴兒原本淤積的氣血也算是徹底順暢了。作爲當事人的晴兒,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暢感覺。所以,她便忍不住的**了出來。只是,她也沒有想到,此時外面竟然站着那麼多人。

聽到這聲音之後,司馬頌的臉一下子就黑了。


“什麼情況,趙英歷,誰在大小姐的房間裏。”

“這……”面對家主的質問,趙英歷也是進退維谷啊。要說是林凡吧,那自己未免也太不仗義了。可是,如果自己不說,那就是對家主的不忠。再說了,只要現在司馬頌闖進房間的話,一切也都真相大白了。

“回家主,我想在大小姐房間裏的應該是林凡沒錯了。”

司馬大眼珠一轉,這個仇此時不報更待何時呢。該死的林凡,這次我倒是想要看看,你還能怎麼逃過一劫。

“林凡?”司馬頌皺起了眉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林凡老弟怎麼會來我司馬家?爲什麼沒有人通知我?”

“這件事情,家主您還是問趙英歷的好。”

司馬大不懷好意的看着趙英歷,他這是打算連同趙英歷一起坑了。

“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司馬頌也火大了,自己孫女可還雲英未嫁呢。現在居然傳出這種事情,要是被外人知道的話,那自己司馬家的臉可還往哪裏擱啊。

趙英歷無奈,只好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全部給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司馬頌感覺也沒有什麼地方不對啊。而且,他覺得林凡的做法也是沒有問題的。如果不是發生了這種事情的話,他倒是覺得,林凡是個值得託付的人。到時候,讓自己的孫女嫁給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現在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司馬頌現在只想着殺人泄憤,哪裏還有其他的想法啊。

看到司馬頌的臉色難看,司馬大立馬火上澆油了一波。

“之前我就覺得奇怪,爲什麼那個林凡非要讓我們大家離開。敢情這小子是打算搞這麼一出啊,家主大人,這次的事情可是事關咱們司馬家的顏面。無論如何,您都不能輕饒了這個林凡啊。”

“這件事情,我自由分寸。”不管怎麼說,林凡都是趙煒的人。司馬頌就算自己不要面子,那也得掂量着趙煒的面子啊。要是這件事鬧得太僵的話,恐怕對誰都沒有好處。

本來,如果在場的只有司馬大和趙英歷,那還好辦了。大不了,讓林凡和晴兒結婚就是了。可偏偏,現場還有個諸葛青天。諸葛青天是什麼人啊,華夏第一神醫。無論是名望還是其他方面,這諸葛青天都似乎不遜司馬家啊。司馬頌肯定不能威脅諸葛青天,讓他保守祕密啊。

要是諸葛青天萬一不小心說漏了嘴,那司馬家可就真的是顏面掃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