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風大罵一聲我靠,他清白之身可不想給這麼一個邪門的人。連忙運轉體內靈氣,猛力地衝擊身體各個部位,希望能重新獲得行動力。

但是,身體卻像癱瘓了一般,無論怎麼刺激就是不管用。樑虞的手已經挽在葉風的脖子,一對鮮紅得嘴脣就要和葉風來個零距離接觸。

葉風雖驚不亂,腦海中閃過一個想法。剛纔首先是大腦一顫,接着身體纔不能動彈,也就是說,應該刺激身體的神經系統,才能取得效果。

這麼一想,葉風將靈氣調轉,向着神經系統狠狠地撞了過去。 靈氣猛力地衝擊神經,那種痛處可不是肉體上的損傷那麼簡單。葉風陡然間覺得一陣劇烈的疼痛,甚至連身上都有種收縮的感覺。

但是幸好,憑着這股痛感,葉風重新找回了知覺,手腳飛快地動彈起來。恰好樑虞的小嘴就要貼到葉風,葉風伸手一拍,竟然給了樑虞一記響亮的耳光。

樑虞退出了三步,愣愣地看着葉風,訝異道:“你怎麼能動了?”旋即又醒悟過來,怒道:“你小子倒真狠,連自己都可以攻擊。 快穿攻略:大佬,求放過! ,姑奶奶想幫你,你反而把我給打了。今天要是不給你點教訓,以後我還怎麼出去見人?”

身體能夠自如地運動,葉風就放下心來,又笑道:“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少爺我一世英名,豈能毀在你身上?”

以樑虞高高在上的地位,被葉風如此諷刺,哪裏受得住?當下惱怒道:“你找死!”揮手猛力一拍,呼嘯的靈氣如一團火焰,纏繞着樑虞的手臂,向葉風飛快地轟去。

葉風心中篤定, 我只是個女配 ,跟他比起來還有段距離。當下側身一避,同時強悍的靈氣波動涌出,對着樑虞的肩膀打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葉風只覺腦海中一陣顫抖,竟然有些暈眩的感覺。“精神操控?”葉風心中閃過這個念頭,同時催動體內靈氣,集中抵禦着腦海中的不妥。那靈氣似乎和什麼東西撞上,蕩起一圈圈無形的漣漪。隨後葉風的痛苦似乎減少了許多。

“原來如此,只要事先預備,就算是精神力也是可以防禦都的!”知道了這一點,葉風也就安心了。精神力這一塊實在太神祕了,和他所學的靈脩差別太大,他一開始也不知道怎麼應付纔好。

但只要能夠防禦,那對付樑虞應該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但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簡單,樑虞雖然處於劣勢,但卻沒有絲毫的慌亂。只見她眼睛一瞪,一道紫色閃光從眸子中疾閃而出,向着葉風飛刺而去。

葉風一驚,精神攻擊竟然還可以這般實體化?連忙催動靈氣,將一股氣息集中在胸口,抵禦住了紫光的攻擊。

那紫光與靈氣防護相碰撞,讓葉風身體猛地一震,接連退出五六步。精神攻擊竟然這麼恐怖,既要防禦無形的攻擊,又得注意實質的出擊,實在是令人防不勝防。

精神力與靈脩分處兩域,但若是以綜合實力來衡量,剛剛踏入凝形境的樑虞,絲毫不會弱於一般的凝形境五階強者。黑席父子說過想要再利用過後殺死樑虞,現在看來就有些天真了。

樑虞出手極快,而且兼之不時發出精神波動,令葉風應付起來有些手忙腳亂。自己這麼直接就找上樑虞,實在是有些衝動了。

“臭小子,你現在後悔已經太遲了!”樑虞怒笑道,剛纔葉風打了她一巴掌,現在她可是極爲惱火,出手也是毫不留情,極爲狠辣。

“神動之術,隱沒星月!”樑虞嬌喝一聲,精神漣漪從身後不斷擴散,如同實質一般涌向葉風。其中蘊含着狂暴的能量波動,若是被直接打中了,估計葉風不死也得變白癡。

葉風不敢遲疑,連忙運起渾身靈氣,形成一個全面的防護罩。精神力橫掃而過,葉風就像是大海中的一片孤舟,搖搖欲墜卻又勉力支持。

但精神力的攻擊極爲精細,葉風雖然有渾厚的靈氣罩,但在這般浩蕩的攻擊下,還是有一些精神力滲透進去,打在葉風的身上。

葉風嘴角流下一絲鮮血,大腦嗡嗡作響。樑虞的攻擊直接傷害到了精神層面,恐怕不如肉的的傷那樣好恢復。

樑虞一波攻擊未完成,又順勢打出一道蠻橫的精神波動,欲制葉風於死地。葉風也是手忙腳亂,這一次的攻擊不好躲避。

眼看就要被擊中,葉風突然間靈光一閃,天靈獄戒不是可以容納精神力進入嗎?


當下擡起手臂,手中戒指閃出一道黑光,像是吞噬萬物的黑洞般,將樑虞的那道精神力盡數給吸收了進去。

樑虞只覺一陣黑暗,突然間就暈倒了過去。葉風知道,這是因爲她的一道精神進入了天靈獄戒,在戒指的作用下,使她的靈識溝通了另一個世界,這才暈死過去。

葉風深吸了一口氣,也是分出了一道精神力,進入了天靈獄戒。

樑虞突然間進入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心中也是大駭,以爲自己中了幻術,不斷地拍擊周圍,想要找到出口。

葉風見他還沒有搞清楚情況,當下笑道:“喂,只不過換了個地方,你是不是就怕了?”

樑虞聞言大怒道:“我會怕你?你試試看!”當下精神集中,發出一陣強悍的波動。

現在的樑虞和葉風本身就是一道精神力,但天靈獄戒的神奇就在於,它可以模擬現實世界,給予幾乎相同的活動能力。所以樑虞順利地發動精神力,卻沒發現自己是進入到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葉風腳踏詭異的步伐,接連快速地閃動,向着樑虞衝去。但是她的精神攻擊實在太過強悍,莫說是葉風,就算是張大師在這,也會感到十分棘手。再纏鬥十幾分鍾後,葉風依然沒能佔據絲毫的優勢,反而被樑虞逼得險象環生。

“這樣下去,恐怕我會被她活活拖死!” 婚色盪漾:總裁的天價逃妻 ,旋即想到:“我這都暈了,莎莎就在這裏,幹嘛不請她幫忙?”

葉風喊道:“小騷包,有種我們換地方再打!小爺今天整死你!”說完毫不猶豫地衝進了第一個黑色旋渦,樑虞自持綜合實力比葉風更強,當下也是毫不猶豫地追了上去。

再通過長長的甬道,葉風直奔那個鮮花遍地的山谷。

“莎莎,救命啊!”葉風大喊道。

一道嬌柔美麗的倩影聞言飄然出現,莎莎見到葉風,忍不住微微一笑,道:“怎麼了?葉風你惹了什麼麻煩了?” 回答莎莎疑問的,卻是一聲轟隆巨響。樑虞一道紫光橫掃而出,在空中席捲而過,直接將一塊巨石打成了碎片。滿地的鮮花被震上空中,隨風飄落。

莎莎一見美目中一股怒氣閃過,這花谷是她精心所栽培,這麼多年的時間,可耗費了不少心血。“何方妖孽?竟然敢毀姑奶奶的聖地!”

樑虞不禁一愣,望着莎莎好一會兒,旋即冷笑道:“誰是妖孽?我看你才真的不是人呢!”憑着強大的精神力,她一下子就發現莎莎的真身是一條美人蛇。

見到樑虞如此無禮,莎莎不管三七二十一,飛身衝了上去,一道渾厚的靈氣匹煉陡然間甩向樑虞。靈氣將五彩的花瓣捲起,像一條美麗的花柱,只是若是被擊中,恐怕會死的很難看。

以樑虞初入凝形境的實力,自然不敢與之硬接。明亮的大眼睛猛然眨了眨,精神漣漪隨即擴散而出,帶着狂暴的波動,像是要破壞所接觸的物體。

莎莎乍見那精神波動,也是有些輕視,只是簡單地劃出一個妖氣防護罩。葉風見狀大喊道:“小心!”

莎莎一愣,旋即反應過來,催動妖氣加厚了防護罩。但是畢竟還是慢了一步,精神波動與防護罩狠狠地撞擊在一起,連地面都微微顫抖起來。

一聲巨響之後,莎莎嘴角流下一絲鮮血。在這一次對攻中,明顯吃了個小虧。莎莎擡起纖纖細手,將那絲血絲輕輕抹去。而後,眼神極其冰冷地盯着樑虞,漠然道:“竟然將我打倒吐血,你好,你很好!”話語中殺意昂然,莎莎這是動了真怒。

樑虞卻不懼怕,揚起一絲輕笑,道:“嘿,我聽說靈蛇內丹有助於保養肌膚,今天我便試試是不是真的。”

莎莎眼神更加冰冷,沒有一絲的話語,卻讓人感受到她可怖的妖氣暴動。

樑虞嘴上逞威風,但心裏也是暗暗對莎莎有了忌憚,頓時將最強的精神攻擊使了出來,一股如潮水的兇悍氣息瀰漫而出。就算是葉風,此時也感到了有些無力。想不到精神力攻擊竟然強悍如此,甚至可以越階挑戰數個等級。若是自己也有機會修煉的話,那攻擊力必定大大增加!

“不過精神力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修煉的……”葉風苦笑一聲,能修煉精神力的體質,實在是太罕見。

面對如洶涌的精神攻擊,莎莎眼睛都不擡,但是一股精純的妖氣悄然環繞在身邊,冷冽的氣質讓她如冰山女神那般冷豔不可侵犯。

“踏雪歸虛!”樑虞冷喝一聲,那浩瀚的精神力陡然成型,夾雜着毀滅的氣息,向莎莎鋪天蓋地地涌去。

莎莎巍然不動,淡淡地看着樑虞的全力一擊。直到那精神攻擊已經進入莎莎不到一丈的時候,一條足有數十丈大笑的靈氣蟒蛇陡然升起,張開山洞般得血盆大口,猛力往那精神波動咬去。

靈氣蟒蛇狂暴異常,面對巨大的精神攻擊,沒有絲毫的退縮。反而以越挫越勇之勢接連前衝。靈蛇在精神的衝擊下,璀璨的光芒變得有些暗淡,但是氣勢還是非常兇猛。

“破!”莎莎喝道,陡然加緊手中的妖氣的輸出。那蟒蛇就像是被打了雞血,猛力往前衝了上去,將那精神攻擊生生給震散了。

而後又餘勢不減地衝向樑虞。自那精神波動破碎後,樑虞就已經元氣大傷。那靈氣蟒蛇突然間襲來,她根本就沒有絲毫的躲閃之力。在一撞之力下,樑虞倒飛而出,身子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

而那靈蛇又順勢衝上,那渾厚的妖氣化作一股狂暴的力量,生猛地轟擊在樑虞的身上。那單薄的衣衫立馬被震碎,而後那嬌嫩的肌膚像是被毒藥腐蝕般,飛快地銷蝕而去。

在樑虞的慘叫聲中,她鮮活的生命永遠地離去,甚至沒有留下一絲的痕跡。只有她隨身的袋子在第一次衝擊中被震飛,在空中迴旋之後,落在了莎莎手中。

葉風目瞪口呆地看着莎莎,像是遇見了什麼恐怖的怪物似的。女人,發起怒來真是太恐怖了。葉風暗暗告誡自己,以後無論如何不能惹莎莎進入暴走狀態。

莎莎嘴角揚起一個微笑,道:“好久沒這麼失態了。諾,送給你了。”隨手將到手的袋子扔給了葉風。

葉風接過袋子,打開一看,旋即露出欣喜的笑容。因爲他看到了一本書,《神默錄》!

這竟然是一本教導人如何學習精神力控制的祕技!雖然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天賦去學習精神力,但聊勝於無。就算只是學到樑虞的那種程度,那也給自己的攻擊手段增添了很多。

假如葉風能學完這本書,那可以保證,要是對上黑伏父子,他連一絲靈氣都不用,就可以將他們打得屁滾尿流。當然,這個是很難的,因爲有天賦的限制在裏面。

葉風把書裝進了天靈獄戒,開心地笑道:“莎莎,今天實在是謝謝你了!”

莎莎嗔怪地瞪了葉風一眼,道:“哼,平時不來,一來就給姐帶來那麼多麻煩!”葉風知道她也只是在開玩笑,也是不在意地淡淡一笑。

葉風從天靈獄戒出來,心中打定主意,先去黑霸武館看看。雖然操念師樑虞被莎莎幹掉,但是畢竟鬥鳳還在黑霸武館的手上,保不準他們還有什麼齷齪手段。若是有什麼機會,就把那鬥鳳給救出來。

葉風趕到了黑霸武館,卻見武館的弟子都集中在武館附近,其他的地方倒是鬆懈了很多。看樣子,黑席也是得到消息樑虞即將趕來,所以纔在此做好準備。

葉風小心翼翼的潛伏在一個大樹上,觀察着黑霸武館的變化,同時思考着作戰策略。

他可以看到,黑席父子端坐在大院之中,愁眉緊鎖,似乎因爲等不到樑虞而相當着急。

而那隻痞子似的鬥鳳,被五花大綁在中間。大概是因爲煩透了它的那張烏鴉嘴,連嘴巴都被人用布給綁住了。

葉風思索片刻,忽然間笑道:“好,就給你來一個調虎離山!” 黑席今日得到樑虞的消息,說是已經從蠻延城出發,中午之前可以到達武館。但是現在已經快傍晚了,卻還是沒有一絲動靜,心中不免暗暗焦急。

黑席看了黑伏一眼,只見他也是皺着眉頭,頗有些不耐。兩人對視,黑伏道:“這人太過傲慢,等此事一了,一定要讓她好看。”

黑席沉重地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不好了!柴房着火了!”一陣喧鬧聲響起,讓黑席父子臉色一變。黑伏道:“快叫人去看看。”

父子倆心有靈犀,同時想到了一個人,葉風!


“看到鬥鳳!恐怕有外敵入侵。”黑席到底是多年的**湖,一下子就下達了命令。

“不好了,西廂房也着火了!”又是一陣慌亂聲。

“該死!一定是那個小鬼在作祟!”黑席一怒之下將桌子一掌擊碎,又派人前去查看。

黑伏緩聲道:“冷靜點,莫要中了那小子的奸計!”黑席點了點頭,突然又響起一陣大喊:“不得了了,賬房也着火了!”

這一次黑席可坐不住了,除了賬本和錢,他還有很多寶物都放在了賬房,要是全都燒了,那黑霸武館起碼得白去一半以上的家產。

“要是讓我捉住他,我非把他抽筋扒皮不可!”黑席咬牙切齒地道,最後還是忍耐不住,決定去賬房看一下。

黑伏道:“也好,要是能發現並把他小子捉起來,那就最好不過了。”黑席帶着一部分人馬往後院走去,只留下黑伏在看守鬥鳳。

而就在黑席離開的同時,黑暗處一道矯捷的黑影飛快地急竄而出,從背後猛力打出一掌。呼嘯的靈氣非常粗暴,狠狠地擊向黑伏的背部。

黑伏非常淡定,猛地躍上十幾米高,任由那靈氣將他所坐得椅子即成碎末。黑伏冷冷地盯着來人,緩聲吐出兩個字:“葉風!”

葉風在後院縱火,爲的就是將黑席調離,然後他可以趁機找機會把鬥鳳救出來。而實際上,他的計劃也還是比較成功的。

那隻痞子鬥鳳見到葉風,嗚嗚啊啊地怪叫着,但是因爲被綁住了嘴巴,根本說不出話。估計也是叫葉風救他之類的。

葉風含笑看着黑伏,道:“嘿,你的傷養好了嗎?還要再來一次嗎?”

黑伏眼中閃過一絲怒氣,卻依然冷傲地道:“你這次是想幹嘛?我們已經沒有追究大山武館之事,你卻來搗亂我們的好事?”

葉風冷笑道:“追究什麼?明明就是你們先到大山武館搗亂的。還有,若是給你們時間,控制了這隻鬥鳳,以後大山武館還有好日子過嗎?”

“那你就是鐵了心要壞我們的事了?”黑伏口氣變得冰冷,這一次關乎到黑霸武館的未來,他也不敢大意。

“替天行道而已。”葉風淡淡地道,同時已經做好戰鬥的準備。如果不速戰速決的話,萬一被黑席趕了回來,他們以二敵一,葉風還是比較危險的。

黑伏也是飛快地運轉靈氣,葉風這個對手,他絕對不敢小覷。畢竟前車之鑑還歷歷在目。眼看兩人的氣勢攀上高峯,大風在這般肅殺的氣氛下,也是戛然而止。


“喝!”兩人同時大喊一聲,殘影閃現間已經纏鬥在了一起,激烈的破空聲不絕於耳。比起一個月前的戰鬥,兩人都是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裂風腿!”葉風右腳猛力掃出,一道極爲強橫的真空斬擊飛快地衝向黑伏,像是一把巨大的鐮刀,收割着所有的生命。

黑伏深吸一口氣,手臂瞬間變得通紅,血腥的氣息瀰漫而出,同時一個巨大的爪子凝化而出,對着裂風腿狠狠地抓了過去。

兩人強大的靈術進攻,直接在地面上崩裂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縫。而在接觸的那一剎那,甚至引起狂風席捲,地上被轟出一個十幾丈大的深坑。碎石激揚,灰沙四濺。

“比起一個月前,你倒是進步了不少!”黑伏深有顧忌地道,葉風的進步實在令人頗爲驚心。現在和葉風對戰,他已經有了些乏力的感覺。如果在給葉風一些時間,自己恐怕再難和他相提並論。

“而你卻因爲傷勢,讓你這個月的的修行停止了!”葉風笑道。其實不是黑伏修行停滯,只是葉風的進步太過神速,黑伏這般資質,也都很難跟的上罷了。

“這小子,太恐怖了!”黑伏暗暗道,若是有機會的話,他是真的想擊殺葉風。他有預感,葉風將來一定是個禍害,卻不知道會毀了什麼。

葉風深吸了一口氣,此時可不能在浪費時間了。當下腳步斜踏而出,身子詭異地消失在黑伏的面前。此時以葉風的實力,再施展飄零鬼步,身形可謂變化莫測。以黑伏的眼力,也是很難再看的清楚。

只見到一道黑色影子一閃而過,黑伏的胸口便中了一掌。黑伏定下心神,不再使用眼睛,只是憑着戰鬥的觸感,預示着葉風下一步的動作。

但葉風冷冷一笑,手中一道光芒涌動,輕微的破鳴聲響起,那強大的破壞之力如火舌般侵襲向黑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