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安東尼奧閣下,非常歡迎您能夠來這裡佈道,宣揚主的光輝,我本人是您的狂熱信徒,請原諒我的招待不周。」布魯斯微微弓著身子和安東尼奧說話,蒼老的眼神中充滿了一股謙卑之意。

安東尼奧這股謙卑並不是對他,而是對主自然的虔誠,所以微笑在老布魯斯雙肩和額頭輕輕一點道:「主將永遠注視你,並且賜予你福祉。」

老布魯斯露出了真誠的笑容,這個在紫曜星帝都政壇上浮沉近七十年的老公爵很清楚面前這個年輕人的身份是什麼,儘管神聖教廷並沒有對外宣布這位神子的聖徒稱號,但任明眼人都清楚這位神子將隨著【救贖】信仰之源的日益壯大,終究會登上那聖徒的位置。

而成為聖徒就意味著在教廷中擁有除卻教皇之外最高的地位,而且除了無法代替教皇的權責之外,聖徒有權參與所有教廷事務,這權力是聖經教義賦予的,縱然如今的教廷不怎麼願意遵守其中的一些規定了,但聖經教義終歸是最古老的信仰之源,有關聖徒的規定他們還是需要遵守的,尤其是像現在教廷正處於十字路口,一位聖徒的出現應該是所有信徒都樂意看到的。

所以在這名神子宣布開始星空佈道之後,老布魯斯就以個人的名義發出了邀請,本以為會被拒絕,沒想到對方很乾脆地回復了邀請。

等待了一個多月,終於對方來到這顆星球上,老布魯斯很高興,一邊和安東尼奧聊著關於這片星空中的有趣故事,一邊朝城堡內走去。

晚宴,簡簡單單的一餐,沒有奢華和鋪張,老布魯斯有點不好意思,因為這確實是布魯諾思星球人的習慣,安東尼奧倒是很高興,在進完餐后還收了老布魯斯的孫子作為自己的教子,拉著他在一旁說話。

老布魯斯也坐在旁邊的躺椅上,一臉笑意地看著自己的孫子拘謹地站在那裡,眼神中多了幾分感嘆。

或許從那個漩渦各處風波詭譎的紫曜星上出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陪陪自己的親人,只可惜沒有能夠和首席**官見上最後一面,那些有利於貴族的法律條例只怕會在這些年內一一消失吧?

老布魯斯知道那位雄心壯志的奧古斯丁陛下一直在進行改革,原先應該是貴族之首的奧古斯丁家族逐漸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之中,隨後老貴族們在帝都地下世界的活動範圍被掌控起來,之後便是針對帝國頂尖貴族羅爾德拉克家族的狙擊,那些在聖戰之後崛起的新晉貴族一點都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貴族,便開始被驅動著去對付紫荊花,結果如今羅爾德拉克家族滅亡,代表貴族保護法令廢除的最後一道防線就這麼消失了。

隨後便是針對整個帝國的帝國貴族審核制度出台,從上到下所有貴族都會被重新審核爵位,這個時候才是奧古斯丁陛下肅清前共和國那些遺留貴族的開始,然而貴族們反應過來已經太遲,老貴族們逐漸沉寂下去,就像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腦海中想著這些事情,老布魯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那朵美麗的紫荊花來。

那大概是貴族最為揚眉吐氣的日子吧?

老布魯斯的孫自小布魯斯在和安東尼奧教父的引導下逐漸放開了心懷,開始很專註地聽教父講一些很有趣的故事,在這些故事裡,總是會出現一個叫徐林的主角,小布魯斯很好奇,問道:「安東尼奧教父,他是誰啊?」

安東尼奧摸摸他的腦袋輕聲笑道:「徐林啊,他和你教父一樣,也是一個白袍教士,只不過對方可比你教父厲害多啦!」

小布魯斯略微有些不信地問道:「真的嗎?可爺爺說教父您是神子呢!以後還會成為聖徒,難道這個徐林會比您還厲害?」

安東尼奧哈哈笑起來,拉起小布魯斯的手眨眨眼道:「他是你教父我小時候的信仰,你說他厲不厲害?」

小布魯斯眨巴了一下眼睛,似懂非懂。

安東尼奧再次摸了摸這個小孩的腦袋,輕聲道:「我的孩子,你要謹記教父的一句話,在這片星空中,有太多紛雜的聲音在干擾我們的心靈,高尚的,卑劣的,善良的,惡毒的,美麗的,醜陋的,太多太多,但你始終要記得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堅持自己的想法。」

小布魯斯更加迷茫,卻還是非常用力地點了點頭。

安東尼奧繼續喃喃著:「人這一輩子,有多少波瀾壯闊的事情做出來呢?無非都是些蠅頭小事,卑劣錯舉罷了……不將自己一直低到塵土中去,又怎麼能夠聆聽到命運女神輕輕走過的聲音?」(未完待續。。) 蕭四爺一路飛馳,奔到洞口,迅速將手中火把插回原位,洞門立刻“嗡”的一聲自動拉了開。

蕭四爺竄出洞口,熊宏洋這時也氣喘吁吁的趕了過來,他身子才探出半邊身子,蕭四爺回身猛的將他拉了出來,迅速一掌拍在柳樹上,地洞又“嗡”的一聲合了起來,蕭四爺此時也抱着熊宏洋,兩個起落間竄到了一間房屋後。

熊宏洋詫異的看着蕭四爺,蕭四爺放下熊宏洋,微微一笑,食指豎在嘴邊,做禁聲狀,然後小心探出半邊腦袋,向院內張望。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藍色長襖的女子,蒙着面紗,雙臂挽着綵帶飛身落進了院子,她落地的那一刻,蕭四爺只覺自己的心跳都已經停止了。

夜風忽起,吹動她的楚楚衣衫,隨着挽在她臂間的綵帶微微飄動,她臉上的面紗是繃緊的,蕭四爺雖然看不到她的容貌,但單憑她那纖弱高挑的身形,舉手投足間都盡顯的嬌美怡人,還有那藍色的長襖…

蕭四爺身子已經僵硬,卻又因爲激動劇烈的顫抖起來,熊宏洋第一次見到蕭四爺如此失態,還沒來得及問詢問,就聽蕭四爺一聲大喊:“小蘇!”

熊宏洋頓時被這突然的一聲大喊嚇了一跳,而蕭四爺已經衝了出去!

剛纔飛進院子中的,難道竟是老闆娘蘇墨淺?

那藍衣女子也被蕭四爺一聲大喊嚇了一愣,匆忙看去,身子竟也顫抖起來,蕭四爺已經飛步跑上前來,她似欲迎上前去,可腳才前移半步,手便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臉,似想到什麼極爲可怕的事一樣,連退兩步,不等蕭四爺走近,飛身便跳出了院子。

蕭四爺眼見便要走近,見她竟飛身逃開,忙叫道:“小蘇,是我!”說着也施展起輕功追去,熊宏洋急忙跑出來,喊道:“四叔!”

蕭四爺早已不見人影,聲音卻遠遠傳來:“去屋中等我!”

蕭四爺邊追便喊,那藍衣女子似並不是老闆娘,對蕭四爺的話不理不睬,置若迷惘,只顧全力狂奔,蕭四爺緊追不捨,一時間竟追不上她!

蕭四爺越發焦急,心中大亂:“這背影明明就是小蘇,可她爲什麼見我就逃?小蘇與我輕功相差無幾,她弱不肯停下來,一是三刻我實在難以追上,我該怎麼辦?!”

蕭四爺連日奔波,又與天宮高手幾番大戰,甚至生死懸於一線。

他除了在回京城的路上,叫了馬車休息了幾個時辰,這幾日便再沒睡過,縱然是鐵打的人恐怕也會疲憊,蕭四爺追了半個時辰,竟感覺有些喘,速度已然慢了些,那藍衣女子卻仍遊刃有餘,衣衫和綵帶向後飄揚閃動,將蕭四爺越落越遠。

蕭四爺又急又氣,一邊緊追,一邊從懷中掏出一物,也不管是什麼,看準那藍衣女子身上的腰俞穴,手臂一振,便擲了出去。

那藍衣女子正自發足狂奔,忽覺背後勁風襲來,想也不想,綵帶向後揮去,綵帶似有眼睛,準確無誤的捲住了蕭四爺所扔之物。

蕭四爺此時內力曠古爍今,若他全力擲物,又豈是藍衣女子能接的住的,可他只爲定住藍衣女子,又怕傷了她,所以並未用力,這才被藍衣女子輕易接住。

只見那藍衣女子足不停步,綵帶向一旁揮去,將蕭四爺所擲之物拋飛。


蕭四爺阻攔不成,反倒因爲一擲而降慢了速度,藍衣女子將他落的更遠了,蕭四爺焦急之餘更加篤定了自己的想法:“除了小蘇,誰又能把綵帶用的這麼好。”

夜色更濃,街上已經沒了人,寒風也開始呼呼吹起,冷風讓蕭四爺精神一振,蕭四爺頂着寒風,又追了半個時辰,藍衣女子的背影卻愈發模糊。

兩人一前一後又飛奔了一盞茶的時間,夜色朦朧中蕭四爺見她閃進一處衚衕,等他飛到那衚衕口時,卻哪還見的到藍衣女子的人?

蕭四爺穩住身子,負手呆呆的站在衚衕外,他想笑,笑小蘇並沒死,可他卻怔怔的流下了眼淚:“爲什麼不肯見我,爲什麼要躲着我,爲什麼沒死卻不告訴我,爲什麼忍心看我這樣傷心。”

寒風冷如刀割,天在此時竟下起雪來,雪花很小,很密,涼涼的六角雪花拍在蕭四爺的臉上,和他的流出熱淚混在一塊,小蘇的影子似又出現了,就在他的眼前,徘徊,回眸,微笑…

是那麼近,近的驅盡於殘忍,是那麼真實,真實的太過於無情。

蕭四爺伸出手去抓,眼前的幻影卻也隨之消散,他的心也跟着狠狠的痛了起來,痛得他捂着胸口,彎腰痛哭!

誰會想到他堂堂七尺男兒,不但掌管天下第一樓,更是當朝護國一等公,跺一跺腳都山河變色,竟會像一個孩子一樣失聲痛哭?

人言男兒有淚不輕彈,可當事到傷心之處時,又有誰能忍住心中那份悲傷。

痛哭的蕭四爺並沒看到,街角處,探出的截身子的藍衣女子,正悄悄的看着他,和他一起流着淚….

蕭宏滅又回到了雨文的那間房中,紅衣女子已經不知去向,雨文正坐在牀邊給蕭宏滅縫製新衣衫。

雨文的手很巧,做的也很快,才幾個時辰,一件漂亮的長袍便已經做好了。


蕭宏滅坐在桌前一臉凝重。

雨文伸了下懶腰,嬌聲道:“好啦,真累。”說着她拿着做好的長袍走到蕭宏滅身邊,道:“穿上試試?”

蕭宏滅擠出一絲笑容,站起身子,雨文微笑着幫他換上長袍。

“大小剛剛合適。”雨文笑道:“人靠衣裝,你換了新衣服,更讓人着迷了呢。”

蕭宏滅勉強的笑了笑,雨文嗔道:“好啦,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樣,人家答應你就是了。”

蕭宏滅一愣,旋即便雙手抱着雨文的腰,將她舉起,原地轉了一圈,喜道:“你說的是真的?”

雨文腰上敏感部位被他緊箍着,不由咯咯笑了起來,嬌聲道:“當然是真的啦!快放我下來。”

蕭宏滅哈哈大笑,放下雨文,道:“原來你對我這麼好。”


雨文一雙美目瞪着蕭宏滅,道:“我既然答應你背叛天宮,以後就只能跟着你了,你要好好待我,知道麼?” 談判陷入僵局的姆斯法林星系,被涇渭分明地分成三處區域,一處被聯邦黃金三叉戟左位雷林將軍率領的聯邦第十八和第二十二艦隊佔據,一處由帝國撒克遜親王的帝**隊佔據,包括最高星艦在內,而夾在中間的便是聯邦原先的反抗軍。

本來所有將目光轉移到這片資源豐饒星系的人都以為原聯邦反抗軍會是最先被兩方勢力消滅的存在,然而讓這些人大跌眼鏡的是,經過了近半年談判后,這股勢力卻反倒是姆斯法林星系中佔領星球最多的!

雖然說無論是聯邦也好還是帝國也罷,似乎都有意讓這股勢力成為緩衝帶,但這些聯邦反抗軍的力量也著實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明明已經在姆斯法林星系抵抗了這麼長時間,尤其是經過那位屠夫親王狠狠鎮壓之後,這支反抗軍竟然還保持著如此強大的戰鬥力,甚至變得更強,這不得不讓人感到十分詫異。

有些好事者特別是聯邦的評論家便惡意猜測是不是兩方中尤其是聯邦一方特意在供給這支聯邦反抗軍,不然不可能出現這種不符合常理的情況。


然而聯邦統帥雷林將軍卻是對此特別發表了聲明,聲稱聯邦反抗軍和聯邦政府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係,其最高統帥也早就不再聯絡,如今的反抗軍就是一支孤立無援的軍隊,僅僅只是作為曾經聯邦反抗精神的紀念所以聯邦軍隊讓其保留而已。

對於這份官方的聲明,不少人都對此嗤之以鼻。不過也沒有人不識時務跳出來,畢竟確實是沒有什麼證據證明有聯邦軍隊在為這支反抗軍提供支援,只不過依然會有好事者在私底下討論。

為此,聯邦統帥雷林將軍很是憂心忡忡。

這位黃金三叉戟左位由亞里士多德親手教出來的學生此刻正皺眉坐在第十八星艦的指揮室中,看著由手下通過魔法憲章搜集過來的消息,當他的目光落到其中幾條消息的時候,粗大的眉頭不由得劇烈跳動了幾下。

「這是什麼?」指著那幾條消息,雷林厲聲詢問旁邊的幕僚,那幾個在艦隊中頗有地位的幕僚面面相覷,好一會兒后才有人走出來回答。

「這些消息我們也不是很清楚。應該不是我們部隊的問題吧?在姆斯法林星系靠近沙漠星系的邊緣。在那裡帝國似乎又要在那裡開闢一處軍事港星球,和反抗軍有小規模戰鬥很正常,有什麼問題嗎?」

雷林緊緊地盯著那幾條消息,隨後緩緩放到桌子上。喃喃了一句:「當然有問題啊!而且不是小問題!」

沙漠星系邊緣開闢新的軍事港星球幹什麼?那裡又不會有聯邦軍隊出現。再加上環境極為惡劣。反抗軍怎麼會去那裡呢?

雷林仔細思索了一會兒,指著那處地方冷聲道:「去,派一隊精銳的魔法戰士去探查。務必要知道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

烏干達星球上,此刻正在發生著一場極為激烈的戰鬥,而發生戰鬥的原因卻是十分偶然。

一支帝**隊正打算前往最近的一顆軍事港星球,運輸艦剛剛開到了這顆星球附近,誰知艦船上的瞭望兵意外發現這顆星球上似乎有人類活動的痕迹(天知道這顆星球黃沙瀰漫環境如此糟糕他怎麼發現的),總之運輸艦的艦長為了確保運輸線路的安全,帶了一隊一百人騎士和劍士的混合兵團下去搜尋,誰知就此一去不返。

副艦長頓時明白了事態的緊急性,立即向帝國前線總指揮室報告了這裡的情況,誰知加密通訊還沒有發出多久,一隊裝備比聯邦魔法戰隊似乎還要精良的魔法戰隊竟然從這顆星球上衝出,與此同時出來的,還有三艘戰鬥力可觀的驅逐艦。

戰鬥就這麼發生了。

這支不知道為何埋伏在這裡的魔法戰隊十分強大,而且靈活多變,除卻會使用魔法武器之外,甚至還極為擅長依託三艘驅逐艦對運輸艦上的帝**隊進行點對點式地消滅,如果有當初參加過聖戰的高級將領在這裡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覺得這種戰法非常熟悉。

這分明就是當初那個在姆斯法林星系差點讓奧古斯丁陛下都遭遇滑鐵盧的艾斯打法嘛!

總之戰鬥發生的很快,結束的也很快,運輸艦上的八百名戰士被三艘驅逐艦和不知名魔法戰隊全部消滅,之後這支魔法戰隊便再次縮回了烏干達星球,就像是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唯有星空中漂浮的殘骸和屍體表明了戰鬥發生過的慘烈。

而之後更加大規模的戰鬥便發生了。

帝國方面負責這一塊的正是大殿下屋大維,這位手握戰車塔羅牌的殿下對這支運輸艦的全滅感到既是震怒又是驚心,在帝國後防區竟然會有這麼一支強大的敵軍潛伏著,而且看戰鬥力還頗為強大的樣子,便立即便派出了帝國第二十三艦軍團,命令消滅這支魔法戰隊。

而讓這位屋大維殿下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本以為僅僅只是一場小規模殲滅戰的戰鬥,卻是硬生生因為不斷發展和聯邦的後續兵力投入,差點成為了一次全面戰爭的導火索!

而在後來的歷史中,這場被稱為「烏干達偶然事件」的戰鬥,也被編入了屋大維傳之中,而在此戰之後發生的震驚整個星空的大事,也讓這位屋大維殿下很僥倖地說了一句話。

「我感謝我的叔叔,真的,若不是他,只怕全面戰爭會因我而爆發,我將成為歷史的罪人。」

而在這場戰鬥的初期,也就是帝國第二十三艦軍團到達烏干達星球的時候,兩個胖子正坐在艦船的指揮室里喝著酒,相談頗歡。

其中一個就是此次軍團的艦長屋大維殿下最信任的人,都鐸艦長,而另一個則是在姆斯法林星系戰鬥初期帝**團中迅速崛起並被冠以「胖子的逆襲」稱號的萊因哈特,都鐸正在給萊因哈特講解有關於目前姆斯法林的局勢,對即將發生的慘烈戰鬥一點都沒有預知。

一支聯邦的魔法戰隊而已,用近八千混合軍隊的帝**團來剿滅,在都鐸看來實在是有點小題大做。

然而坐在他對面的萊因哈特卻是心不在焉,不時望向舷窗外,露出幾分不安的神色。

都鐸直接就是一巴掌打在萊因哈特的頭上,笑罵道:「看什麼呢?又不是老娘們的大腿和屁股,這麼魂不守舍的,要是這會兒有戰鬥發生,你非得第一個死不可!」

萊因哈特皺著眉頭回道:「都鐸艦長,我感覺有點不對勁!」

都鐸一愣,明白萊因哈特再說什麼了問道:「有什麼不對勁?不就是一支潛入帝國後防搞破壞的魔法戰隊而已,又不是沒有剿滅過?」

萊因哈特搖了搖頭,隨後打開了三維立體魔法影像,指著烏干達星球道:「您看,這顆星球位於沙漠星系的邊緣,周圍環境極為惡劣,本就不屬於帝**團物資運輸的路線,聯邦沒道理在這種地方安排一支魔法戰隊啊!」

他再指了指周圍的一片區域,放出屬於帝國的軍事港星球分佈點後繼續說道:「再看這一片,幾乎都是帝國的區域,這支魔法戰隊怎麼潛入進來也是一個問題吧?除非他們通過沙漠星系……」

都鐸能夠跟隨屋大維在戰場上歷練,看上去雖然很肥胖,但絕對不是酒囊飯袋,在萊因哈特說完后,他很快也皺起了眉頭。

萊因哈特道:「而且聽之前通訊過來的信息是因為意外搜尋而出來的魔法戰隊,可見對方的目的並不是狙擊我們的軍團,而僅僅只是呆在那裡而已,但有個人曾經和我說過,越是看上去目的單純的,背後所圖謀的也就越大,我想要是可以在這裡打一個勝仗,說不定能夠挖掘出一個驚人的消息來!」

都鐸聽著萊因哈特所說,眼中也逐漸冒出幾分光芒來,而他正打算讓星艦上的戰士好好打起精神來的時候,卻已經聽到瞭望兵從通訊埠傳來的大喊聲。

「敵襲!敵襲!」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