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光包圍了蒼炎全身。

勉強的睜開眼睛,正看見敏兒那小小的身軀在自己周圍結着恢復陣法,只不過不是天界的神力而是凡間的靈力,對於他的傷勢根本絲毫不起作用。

眼看敏兒越來越着急,大眼睛中滿是擔心,漸漸地蒙上了一層水霧,蒼炎平淡的一笑,開口道:“敏兒,不用再費事了,本王拼着主經脈盡毀的危險勉強運用神力,現在恐怕已經真的成爲廢人一個了。”

“咿咿!”

聽到蒼炎受傷的原因,敏兒大眼睛中多了幾許哀怨,明顯是責怪主上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不用擔心,就算是主經脈盡毀,你主上我其他的經脈依然能夠修煉,可別忘了本王可是天界之主,怎麼可能被這點挫折打倒呢?”

蒼炎很有自信的一笑道,即是安慰敏兒,也同樣是在安慰自己……

盤腿於牀,運行了一宿傾天心法,再加上吸收星辰源氣,蒼炎總算是能夠行動正常了。

一大早,剛推開蒼炎的房間門,正看到一臉蒼白的他逗弄着敏兒,當然,在南宮嘉怡眼裏就是這樣,她可不會相信,蒼炎在好說歹說的安慰着敏兒叫她不要擔心,畢竟在她的認知中,敏兒只是一隻很普通的一級奇獸。

“蒼炎,明天就是傾天學院開學的日子了,姐姐要爲我們買一些生活用品,一起去吧,有你這個超級‘保鏢’在,就沒人敢招惹我們了。”


說着,南宮嘉怡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明顯是吃定了蒼炎,一定要他陪同。

對此,蒼炎心裏苦澀一笑。還什麼超級保鏢呢,現在就算是你,我都奈何不了,一起去的話,真遇到什麼突發事情,還說不上誰保護誰呢!

但怎奈南宮嘉怡不依不饒,蒼炎也只好答應她的要求。

不放心將婉兒單獨留在客棧,蒼炎幾人只好帶着她一起。

……


看着自己身上大包小包的,蒼炎已經開始後悔答應南宮嘉怡那小丫頭一起購物了。這哪是什麼保鏢啊,明明就是拎包小弟,想他傾天魔王,一界之主,何時做過這種事情?

“哎!”看着前面幾位大小姐嘰嘰喳喳的聊的不亦樂乎,再看自己這勞苦命,蒼炎不禁感嘆出聲,好在婉兒也能打開心懷時不時的與南宮姐妹聊幾句,也算是此行的收穫吧。

正當幾人買好了東西,蒼炎也暗呼解脫之時。

“駕!”

人潮擁擠的街道上,八匹駿馬拉着一輛金黃色的豪華馬車疾馳而來,所過之處人仰馬翻,完全無所顧忌的行進,令街道上的羣衆叫苦不迭,來不及躲避者,更是直接被馬車刮飛。

“太過分了! 一初見便傾心 !”

性子急躁的南宮嘉怡雙眼冒火的就要衝上前阻擋,卻被蒼炎攔住。

“守着她們。”對着一旁同樣怒火中燒的南宮玉清囑咐一句,沒在理會鬧着要打抱不平的南宮嘉怡,蒼炎幾步來到路中央。

待那馬車快要撞上他時,卻仍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蒼炎身上,魔王氣勢猛地放出。

“律——”


八匹駿馬彷彿是遇到了令它們極度恐懼的東西,一個緊急剎步揚起前肢,然後就是顫抖的匍匐於地,任那車伕如何鞭打吆喝就是不肯起身。


實在沒辦法了,車伕揚鞭向着蒼炎一指,怒道:“大膽賤民,竟敢阻攔公主鑾駕,該當何罪!”

沒有接話,蒼炎眼睛一瞪,魔王一怒,豈同兒戲,那車伕當即被嚇得魂不附體。

“發生了什麼事?”車中傳來一聲嬌叱,可能是突然停止行進的極度顛簸令她心情很不爽。

“公、公主,有一個賤……,哦,不不,是一位公子攔路。”

那車伕剛要稟報說一個賤民攔路,卻又注意到蒼炎那駭人的眼色,急忙改口。

那車中之人一聽,心道,這是哪一家的公子敢攔本公主的路,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

越想越氣,車中之人一把掀開華貴的車簾,正看到站在路中央,身着紫袍,紫色頭髮,長相俊美的蒼炎。

“你是誰?爲何要攔住本公主去路?”喝斥着,俏美的小臉上滿是驕橫。

一看到那所謂的公主,蒼炎頓時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只見她看起來不比婉兒大多少,充其量也就十四、五歲的樣子。

哼!這麼小就如此霸道,不好好管教管教長大了還了得?

正當此時,街道上的民衆們也看到了那公主現身,一個個跪倒於地山呼千歲。

那公主見狀,得意的一笑,望向蒼炎的眼神盡是驕傲。

“哼!見到本公主還不下跪!”萌萌的大眼睛一歷,伸出小手指着蒼炎的鼻子叱道。

蒼炎聞言愣了一下,轉而張狂的大笑出聲,“哈哈哈……”

笑的那小公主毛骨悚然。

“我從不跪人!”冷厲霸道的聲音響起,蒼炎眼神中充滿了睥睨。

笑話,誰敢讓傾天王下跪!凡間眼中的神域八荒五界,從來都是無數的人跪拜他,他又怎麼可能去跪一個凡間的小女孩,生來他就只跪父母,就連那蒼天大地都當不起他一拜!

毫無預兆的,一與蒼炎四目相對,那小公主頓時被駭的大哭出聲,連滾帶爬的躲回馬車之內,她是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能夠吞噬天地的眼神。

汗!即使受了委屈她也怨不到別人,誰讓她膽大包天到讓她所信奉的神明反過來向她跪拜呢……

“嗚嗚……,你這個壞蛋,我要告訴我皇兄,讓他砍你的頭,嗚……”

哭泣的叫罵不時從車內響起。

蒼炎不予理會,大喝道:“還不走!”

聽的車伕心頭一抖,奇怪地發現,八匹駿馬又站起來了,見狀,他不敢耽擱,急忙一揚馬鞭駕車而去,而且這次他也不敢再加快車速,慢慢悠悠的消失在衆人視線。

既然那小公主都已受到了教訓,蒼炎也不想去多做理會,只當是小孩子年紀小不懂事。

…… 看到公主一走,羣衆們忙起身去看那個敢頂撞皇室成員的人,卻不料早已沒了人影。

朋來客棧。

“哼!沒想到幾年沒見,那個小公主竟然變本加厲的霸道。”

南宮嘉怡進屋就開始氣憤道。

“哦?你認識她?”

把身上的大包小包卸在牀上,喘了口氣,蒼炎疑惑的道,他倒是沒想到那刁蠻公主能跟南宮家有什麼關係。

“當然了,那毛頭丫頭從小就是大公主的跟屁蟲,而我們兩姐妹又與大公主龍凝香是兒時玩伴,自然是認識她了。”

經由南宮姐妹的輪番解釋,蒼炎也算是明白了,原來大齊國前代國君共有三個孩子,一兒兩女,長子龍明也就是現任國君,而大女兒龍凝香被封爲凝香公主,小女兒,也就是蒼炎他們見到的那個刁蠻公主,名爲龍曉曉,也是以名字作爲封號,爲曉曉公主。

要說南宮家與皇室還是淵源不小的,二十年前的太子,也就是當今聖上,曾經被敵國所虜,是當時的千騎大將軍南宮毅冒着生命危險將其救回,才得以安全回到齊國,皇室自然念着南宮家的好,更將南宮毅奉爲太子亞父,待得南宮家兩位小姐,也就是南宮毅的兩個女兒,南宮玉清與南宮嘉怡出生後,皇室人也常把她們不遠萬里的接到皇宮中玩耍,從而令她們結識了當時還很年幼的大公主龍凝香,也自然是見過總是跟在姐姐身後的龍曉曉,也許是當時的龍曉曉太小所以不記事吧,好多年不見自然是認不出南宮姐妹。

這一天,蒼炎連同南宮姐妹並沒有再出屋,畢竟明天就開學了,他們需要做些準備,其實說到做準備,蒼炎倒是無所謂,對以他自己名頭建起的學院他本就沒什麼興趣,倒是南宮姐妹忙的不亦樂乎,明明是妹妹要上學,姐姐卻如同事媽似的,看來很早失去父母的姐妹倆,一向是姐姐又當爹又當媽的把妹妹拉扯大,昨天還剛吵過架,今天卻又好的跟百合似的,看來呀,血濃於水的親骨肉間並沒有什麼隔夜仇啊!至於老爺子南宮逸雲,就不用想了,一天天操國家的心都還操不過來,更別提管這兩姐妹了,這也應該是老將軍格外疼惜這兩個孫女的原因吧,總是覺得虧欠她們太多,年老了自然會多思量這些。

……

傾天學院做爲最高等的靈力學院,他不只是大齊國的驕傲,更成爲了整個大陸所有國家的羨慕對象,畢竟在這個學院中,出過很多個震驚整個大陸的巫術師與武鬥士。

很古樸的青石大門,斑斑道道的痕跡譜寫出了歲月滄桑,幾千年來屹立不倒的最高學府又豈同一般,明明沒有任何華貴的裝飾,但其蘊含的氣勢卻如同來自亙古洪荒。

打量着來來往往的新生,蒼炎不禁有了些睏意,對他來說就算那什麼傾天學院在凡間再牛逼也只不過是一個死不要臉的打着他的旗號建起的非官方認可學院。

“蒼炎,到你了。”

邊上有人叫他,一看正是滿頭香汗的南宮玉清。

看到蒼炎打着哈欠,一臉的不明所以,我們的南宮大小姐當時就無語了。

拜託,這可是每一位少年巫術師武鬥士都向往的傾天學院啊!你這傢伙怎麼進門的第一天就想睡覺啊!

當着周圍那麼多人面不好明說出口,我們的南宮大小姐只好一臉笑眯眯地叫道:“蒼炎弟弟~~”

汗!本王這歲數,給你當祖宗都嫌自己降輩兒,居然敢叫我弟弟!

蒼炎頓時朝她翻了個大白眼,無奈道:“有話就說,少在那噁心人。”

“噁心人???”

南宮嘉怡聞言朝他怒目而視,不過又想到當前狀況,壓下火氣不敢發作,繼續笑眯眯的道:“好弟弟~~要聽姐姐話哦。”

說着,又伸出白嫩的小手像哄小孩似的撫了撫蒼炎的腦袋。

哼!敢說姐姐噁心人!看我不噁心死你!

再看蒼炎,完全被雷住了!

死丫頭!蹬鼻子上臉是不?

蒼炎心裏恨恨的想着,臉上卻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說道:“好姐姐,人家要親親嘛!”

說着指着自己的臉示意着南宮玉清,來,妹兒,親一口!

完全就是一副弟弟在向姐姐撒嬌的樣子。


同樣被雷住了,南宮玉清呆呆的站在原地,大眼睛眨了眨,看了看左右似乎沒有人注意到這裏,放下心來,一臉無奈的說道:“好吧,你贏了……”

“趕緊去報名吧,就差你了。”

說着,伸手一指旁邊的報名地點。

“好。”嚴肅且果斷的回答。

就好像剛纔的事情完全沒發生過一樣,在一旁等着看好戲的南宮嘉怡注意到這兩人前後的巨大反差,也一樣被雷住了,真是一個個變臉比翻書都快……

辦好了入學手續,由於南宮玉清與於婉兒並不是院內學生,只好回到客棧,反正南宮玉清短時間內並不會離開傾天城,蒼炎就放心的將可憐的婉兒交到了她手上。

南宮嘉怡報的靈力修習是武鬥士,而蒼炎報的卻是巫術師,在他報完這個靈力修習的時候,可是把南宮兩姐妹驚壞了,因爲一直以來,她們都以爲蒼炎是武鬥士,卻沒想到他報了巫術師。

而蒼炎之所以想要修習巫術師,一來對他來說其實修習什麼都一樣,二來巫術師對靈力的控制可以更好掩飾他的聚星之力,也可以打消別人的懷疑。

第一天同樣也是正式開學,和南宮嘉怡分開後,懷裏揣着時不時想露出小腦袋看看四周的敏兒,蒼炎來到了雷系巫術師三年級的班級,因爲傾天學院的入學要求是滿十六週歲,擁有靈力,付出學費,而根據靈力的不同,巫徒、武徒爲一年級,巫士、武士爲二年級,巫師、武師爲三年級以此類推,所以雖然是入學新生,蒼炎卻已直接跳級爲三年級學員了。

進到班級,是一個面積非常大的教室,講臺上,一位大約二十五歲左右,年輕漂亮的女導師,而臺下坐滿了一排排身着紫色雷系巫術師長袍的學員。

那美女導師看到蒼炎後,對着他一笑,將她帶到講臺上。

“同學們,靜一靜,我們班又來了一位剛入學的新同學。”

說着,轉過頭對蒼炎微笑道:“向大家介紹一下自己吧,順便說一說自己有什麼愛好和特長。” 聽到美女導師讓自己做介紹,有看到臺底下如此多的學員望着自己,蒼炎不是什麼薄臉皮小男生,也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畢竟做爲一界之主,上百萬的天界大軍都曾隨自己任意支配,更別提凡間的一個小小教室了。

擡起手晃了兩晃算是打招呼,接着平淡的開口道:“我叫蒼炎,沒什麼愛好特長。”

言罷還回頭望向美女導師,那意思,我也自我介紹過了,找個座吧。

卻沒料到美女導師突兀來一句,“這就完了?”

“對呀。”

依然是平淡的回答,蒼炎自己覺得也沒什麼好說的,畢竟面對着一羣“小孩子”自己也沒必要多費口舌,難道說自己是天界之主,傾天魔王,特長是所向無敵?在人家眼裏, 超寵進化 ,雖然那是實話。

正當氣氛略顯尷尬之時……




Leave a Comment